第六章 警花姐姐的第一次

    ()    ( )    成渝莫名其妙的说了半句没有再往下说,不过刘洵却明白她的意思,成渝的意思,若是刚刚自己再等一会儿的话,等那两人提枪上马警惕心放到最低的时候动手的话,男人在那种时候的防御力最低,若是自己等会儿再动手,估计况很好很多的,可能偷偷跑掉都是有可能的,这样便不会有光彩险死还生的凶险了,显然她也知道刘洵怎么做最好,口中苦笑一声,“成渝姐,你知道的,又何必说出来……”

    刘洵也没有说话,不过成渝却明白了他的意思,转过去没有说话,但是刘洵却发现她的肩膀隐隐有些抖动,犹豫了一下,过去扶住她的肩膀,再看那张俏的脸上,这会儿早已经挂满了泪珠儿,“别怕,都过去了,过去了,没事的。()”

    她被擒住之后的绪,却是在刘洵刚刚那句话之后彻底的宣泄了出来,回搂住刘洵大声痛哭起来。

    她,终究也只是个女人罢了,遭遇了那种事能一直坚持到现在才哭出来,已经很不容易了,刘洵心中暗暗的叹了口气,轻轻搂过她的肩膀帮她拭去眼角的泪水,凝望着那近在咫尺泪眼模糊的双眼,“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不过这成渝绪来的快也去的快,不过一两分钟便收起了刚刚软弱的样子,整理了下警服又成了那个英姿飒爽的俏警花,正要大义凛然的说些什么,不防刘洵伸过手指在她鼻子上轻轻刮了一下,“刚刚都哭成小花猫了,就别装坚强了,再说,男人嘛,天生的职责便是保护女人的。”

    成渝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刘洵刚刚略显轻薄的动作,想要板着脸教训他几句,不过眉眼刚刚瞪起来便听刘洵拉过她的手往后边隐去。

    两人这会儿已经到了刚刚那栋烂尾的二窗户边,成渝正要说话,便见刘洵把手指竖在唇边,然后用手指指了指下边,成渝顺着刘洵指的方向微微探头一看,便看到大约二十几米外一个人手提一个大大的包装袋正朝着这栋烂尾走来,细看,不是那绰号“二爷”擒住自己的刘大勇又是谁来。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想到自己被那人擒住险些受到侮辱,成渝忍不住拿出枪来开始瞄准,反正这人手上已经沾了几条人命,重案组对于这些穷凶极恶的人,办案的内部条例里边是有“视况就地击毙”的说法的,杀了这样的人渣没有什么心理压力。

    不过瞄了好大一会儿,眼瞅着刘大勇便要靠近烂尾,成渝握着枪得手却隐隐有些抖动起来。

    “别怕,刚刚我也是第一次杀人的。”心道,却不知她这样的心理素质怎么会进重案组,重案组要打交道的人,时常都是这样的穷凶极恶之徒的,开枪杀人虽然不能算是稀松平常,不过肯定是要经历过的,怎么看成渝的样子,似乎第一次杀人,不过想来她也是刚刚才调到重案组的。

    感觉到耳边气传过的麻麻痒痒的感觉,成渝的手抖动的却更厉害了,“我……我没有杀过人……”

    然后便感觉到自己抖动的握枪的手背另外一只大手紧紧的握住,“别怕,有我呢!”不知为何,听到这句话成渝的心却是骤然放松,抖动的双手也开始镇静下来,然后在那只手掌的控制下,瞄准,开枪……“啊……”

    一声尖叫声从下边响起。却是刚刚那枪打的不是很准,原本瞄准的是心脏,但是开枪的时候两人的手都有些细微的颤动,好在两人都是打靶的高手,最后也没有偏的太离谱,却是打中了那人的大腿。

    不过那刘大勇却极是强悍,意识到里边有埋伏之后,虽然被打中一枪依然没有放弃,一瘸一拐的就要跑掉,别看瘸着一条腿,这速度却还不慢。

    不过这厮大约是搏战玩多了,没用经历过枪战,基本的规避也是不知道的,就顺着那烂尾前边的道路往前逃,简直成了枪下的活靶子,刘洵也无心去追赶,追上了自己也未必打得过受伤的人家,倒不如直接拿枪解决到,这人,留着迟早也是个祸害,看自家对自家老爸的仇恨,那可不是嘴官司,估摸着是要拿命来还的,重活一世,刘洵自然不许有能伤害到自己家人的这种凶徒才在,更何况是这个沾满血腥的凶徒,杀起来都心安理得没有心理压力,这么想着,刘洵劈手就要从成渝的手中夺过枪。

    不过这下成渝可没有松手,而是凝重的看着刘洵,坚定的说道,“我是重案组的队员,这件事我自己来……”

    说完这话,刚刚握着枪还有些抖动的手却稳定下来,终于过了自己心理上的这一关,然后也不搭理刘洵,专注的瞄准,然后开枪,然后伴随这“啊”的一声,然后再开枪,再“啊”,直到第三声枪响之后那刘大勇终于扑倒在烂尾前不再动弹。

    随着刘大勇的倒下,二上刚刚还一脸镇定的成渝再也忍不住,返一把抱住刘洵,“我杀人了,我杀人了,我第一次杀人了……”紧接着便如刘洵刚刚那般偏头干呕起来。

    这也算是警花姐姐的第一次吗?还是自己亲眼见证的第一次。

    刘洵感受这体某处触碰到的柔软的感觉,心中有些邪恶的想着。

    不过到底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人,成渝的心理素质即便比不上刘洵这种穿越人士也异常强大了,估计也专门接受过这方面的训练,两三分钟之后便恢复过来,清醒过来的时候感觉到被刘洵半抱着子,某处软的地方似乎也紧贴着人家,不一脸羞红,赶忙站起来把头偏过一边,不过两人之间,却多出来一些迤逦的气氛来。

    接下来两人也不想跑到还放着两具尸体的下边去,便在二上边相互说起话来,刘洵也终于知道,这个警花姐姐,是上个月刚刚从省里边调来昌平市重案组的,至于为何调来成渝却是没说,不过刘洵却暗暗猜测起这个警花姐姐的份来,省里边下来挂职,还使用着价值不菲的大哥大,不是官二代便是富二代啊,就是不知道跑到昌平市来干嘛的,不过成渝不说他自然也不好多问。

    “对了,成渝姐,下边那两个人不是我杀的,三个人都是你杀的,好。”

    “嗯?”成渝有些奇怪,不明白刘洵为何把这种功劳让给自己,“为什么呀?这可是大功啊,那个疤脸和大头都是沾着人命的通缉犯,无论是抓住还是击毙甚至举报信息都是有奖励的,两个人,奖金有两万呢。”

    “成渝姐过意不去的话,到时候把奖金分我一半就好了,我的份,可不大合适领这份功劳,再说,我只有十几岁的年纪,就算是你实话实说别人也未必愿意相信啊,只会以为我老子想让我抢你的功劳,毕竟重案组是我老爸直接管理的。而你就不同了,你是重案组的人啊,立下只有的功劳,加官进爵不在话下啊。”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了,成渝姐你也不想我被千夫所指被人认为是冒领你的功劳,再说,我现在还是高一呢,要是让同学们知道我杀了两个人,让他们后与我如何相处啊?”

    “可是……”

    “唉,成渝姐,我都这么说了,你怎么还要可是呢?就当帮我忙了。”

    成渝摇了摇头,“我也知道不能把你杀了两个人的事宣扬出去,可是,可是有些东西无法解释啊,例如杀人的枪刘局的,我的54式配枪昨天刚刚上交,这明显解释不通啊,刘局的配枪怎么会在我的手里边?”

    “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怎么办,要不等我老爸来了再说……”

    正说着,成渝的“板砖”又响了起来,成渝接起电话,听到刘晓军说已经到了附近的时候,便把她刚刚击毙了刘大勇的消息也汇报了过去。不大一会儿便听到机动车驶进来的声音,车子停下来后,一个刘洵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影从车上走下来。

    下了,看着不远处那伟岸的影,刘洵不住喊了一声,“爸。“下边的话却说不出来,眼角也隐隐有些湿润。

    刘晓军也只以为刚刚经历了这种事,一时还没有缓过来,刚刚在电话里成渝虽然没有说的很清楚,但是自家儿子亲手杀了两个通缉犯的事却是刻意强调了的,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好样的,不愧是我儿子。”转而却发现了刘洵略微抽动的眼角,没有多说什么,“车里边有纱布和药酒,小成,你去帮着他处理一下伤口。”

    电话里边知道刘洵受了伤,刘晓军特意准备了药酒过来。

    不过看着近在咫尺的儿子,总感觉自家儿子发生了什么变化,一时却又说不出来到底是哪儿变了,只得看着他上车的背影摇了摇头,转而去查看被击毙的三个歹徒。

    车上,成渝有些奇怪的看着刘洵,“小洵,怎么感觉你的绪有些不对,刚刚你的表现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刘洵强笑了一声,“被成渝姐你发现了。”却没有多解释,成渝也便没有多问,帮着刘洵开始擦药酒。不过这点小伤,对于前世经常摔打的刘洵来说其实也不算什么,只要止了血便好了。

    求收藏,求票票,求一切!!!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