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重生历惊魂之生死一线

    ()    ( )    不好!

    眼角的月光感觉到有人急速过来旁疤脸就意识到不好,这才恋恋不舍的收回在女警上游走的双手,不过这时耳边已经是一声巨响,眼角的余光恰好看到大头应声倒下,口边犹自挂着口水,老疤心中不好的念头一闪而过,瞬间明白自己等人被偷袭了,不过却怎么也不明白什么人能找到自己几个人待的烂尾里边,要知道自己三人可是足够小心了,销毁了一切痕迹。()

    不过到底是厮混多年手上沾了人命的老炮,这临机应变的反应却是不慢的,收回揩油的手顺势一滚便躲过了刘洵又一次挥过来的钢筋,滚出几步一个翻跳将起来,右手已经顺势从怀里边摸出了一把短刀,同时也看清楚了刘洵的摸样,愣了一些,随后狞笑一声,“原来是你这小兔崽子,瓜娃子,什么犊子玩意儿,娘的,你疤爷正想找你老子给三子报仇呢,嘿嘿,你自个儿倒是不乖乖的躺着而送上门来,这可别怪疤爷送你上路。你小子乖乖躺着也就罢了,还敢坏你疤爷的好事。”

    偏头看了眼脑门冒血倒在地上死活不止的大头,心道,这小子有些邪乎,打的位置好巧不巧的正在太阳上,要不也不能一下子就把壮实的大头给撂翻了,往里自己也未必能这么轻松的放翻这愣头青的。不过虽然想着,却也没有太把刘洵放在心上,只以为他是蒙的恰好打中太阳,再说,一个毛头小子如何能让他这个沾了不止一条人命的老炮上心,骂了一句狗犊子,狞笑一声拿着短刀期便朝刘洵扑去。

    刘洵早年跟着他爷爷搭过八极拳的架子,虽然只是徒具其形,不过前世在其爷爷去世之后也在上边下了些功夫,再加上家学渊源,和做副局长的老爸也学过几招警察的擒拿术和军体拳,前世的时候也经常到郭晓东那厮的健馆中找人对练几次,倒也不怕那扑来的疤脸。

    不过到底没有与人生死相搏过,再加上灵魂刚刚重生到少年时期的体上边,初时的时候还微微有些不协调的感觉,这个体的力量和速度也都不够,所以空有前世锻炼出来的架子,对上老疤这个常年厮打的老炮却是有些吃力了,手中的半截钢筋在疤脸的短刀前完全成了鸡肋,几次险些被期近的疤脸拿短刀划伤,好在他近的擒拿术还不错,一时之间倒也无碍,不过刘洵的心中却暗暗的焦急起来。()

    别看现在两人旗鼓相当的摸样,不过一来自己的家伙不趁手,二来少年人的体力量和耐力都不行,比起疤脸这种一看便是厮打多年的亡命之徒比起来还是有一段距离的,这不,现在才两三分钟而已,两人你来我往的刘洵便已经气喘吁吁起来,脚下的步子也有些跟不上,不留神之下衣服也被割开了几道口子。好不容易找到机会用处了八极拳里边威力不小的贴山靠,嘿,没想到体的力量过小,反被那疤脸给靠的摔了出去。

    “小兔崽子,犊子玩意儿,让的得瑟,妈的,你当疤爷这名号是白来的?道上混的,哪个不知道你疤爷我的厉害,死在你疤爷这把刀上边的,没有五个也有三个,你个犊子玩意儿,敢和你疤爷我耍横动刀子?嘿嘿,看你细皮嫩的摸样,下边还没开过荤……”

    老疤一脸狞笑着拿着小刀朝跌坐在地下的刘洵走去,不过才迈出一步脚下便生了根般的定住了,口上也结巴起来,“别……别别,小兄弟咱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刚才不过是开玩笑的,小心,小心走火……”

    刘洵冷笑一声,一手揉着还有些发痛的股,一手却稳稳当当的举着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便指着疤脸汉子,不过心中却暗叹,这疤脸的武力值确实不低,要不是自己出其不意放翻了一个,估计今天就要折在这里了。要不是自己刚刚便留意了疤脸放在地下的手枪的位置,这会儿也不能这么恰到好处的“捡到”枪。事实上两人一交手刘洵就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主意便打到了地下的那把枪上边。

    “老疤是,你当我是三岁孩子耍呢,往后退五步,对,慢慢的放下刀,把刀慢慢放在地上……”不过话未说完便听到旁边断断续续几声嘟哝声,“疤……疤哥,谁……谁打……打……打我……打我脑袋。”

    刘洵脸色一变,暗道糟糕,看来刚才那下的力道还是小了些,微微偏头眼角的余光便看见那大头揉着流血的脑袋从地下往起来坐,心道不好,正犹豫着是不是要下杀手灭了那疤脸……

    到底与那些真正杀过人的亡命之徒不同,从没杀过人的他稍微犹豫了一下,这一犹豫却是坏了事,迎头便见一道寒光闪来,刘洵知道不好,不假思索的抬起左臂挡在前,在左手感觉到痛的那一瞬间,右手中的枪也毫不犹豫的对着扔出了匕首朝自己扑来的疤脸开了枪。

    话说,刘洵的枪法还是不赖的,前世的时候因为老爸的便利关系没少摸枪,大学毕业之后又时常到郭晓东的靶场厮混,倒是练了一手好枪法,这抬手一枪便打眉心的习惯,前世的时候对着死靶不知道打过多少次,下意识的开枪,自然便把老疤当做了疤子,一枪过去正中眉心。

    这会儿老疤离他也不过三五步远的距离,刘洵开枪之后脑子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是对着活人开枪的而不是那些死靶子,一醒神便看到老疤犹自瞪大着双眼不甘心的倒在了地下,那额头上冒出来的血迹和某些白色的物事,那透着恶心的耀眼的红白相间的东西,瞬间便让刘洵的心神瞬间有些发愣,“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看着自己手上的枪,刘洵脑子发愣的在口中喃喃自语着。

    “小心……”

    犹自有些愣神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喊示警。

    到底是经历过重生的人,心智比平常人要坚定不少,刘洵瞬间便清醒过来,反应过来这儿还有另外一个敌人呢,现在可不是走神的时候,感觉到背后一片影扑过来带起的风声,刘洵不假思索的一错,看到大头狞笑着拿着钢筋朝自己打过来,右手中的枪又下意识的扣动了扳机……

    ……

    开了枪之后刘洵才意识到,又一个人死在了自己的枪下。

    短短的时间里杀了两个人还经历了车祸和重生的事,这会儿心神终于有些经受不住,双腿一软有些站立不稳的样子。

    杀人这种事,对于没有经历过的人来说,对起心理和精神都是一个考验,很难一下子就接受了这个事实。杀过人的警察和战士都要接受几次心理大师的辅导来缓解心理压力防止造成心理疾病。眼角的余光不经意间扫过地下流淌着的红白相间的粘稠液体,刘洵不住胃中一阵翻江倒海,蹲下吐了起来。

    这一吐,吐的可谓是天昏地暗,直把他的胆汁和胃里边的酸水都吐了个干净还不罢休。

    “喂,你,你好,能不能帮我把胶带解开?谢谢!”

    耳边呼声传过来刘洵才拄着半截钢筋从地下站起来,刚才近乎崩溃的神智却是恢复了过来,看着地下的两具尸体和手中枪管还有些发的64式,刘洵终于接受了自己重生的事实,也接受了自己刚刚枪杀了两个歹徒的事。

    到底是重生过来的,连自己瞬间小了二十岁都能接受,还有什么是不能接受的。回过头来再想想刚刚的事,刘洵心中抑制不住的升起几分后怕的感觉,要不是自己事先出其不意放翻一个,要不是自己事先留意了警枪的位置,要不是自己前世练就了一副好枪法,要不是杀人之后有那女警出声示警,要不是自己足够果断的开枪,那么,现在躺着的人就不是地上那两个而是自己了,或者再多加上那个即将受辱的女警……

    “喂……”

    “我不叫喂。”

    淡淡的应了一声,刘洵这才回头看那被绑着的女警,刚刚也不知道她怎么把封在口上的胶带给弄了下来,还出声对刘洵示警,这才让他躲过一劫。刚刚他杀人之后发愣的时候,那大头却被枪声给惊醒过来认清了况,捡了刘洵刚刚丢下的半截钢筋冲了过来,要不是那女警出声,估计神智恍惚的刘洵便要杯具了,他可不认为自己是那个钢筋打在太阳上都晕不倒的傻愣大头的对手。

    起走到女警旁边开始帮那女警撕开胶带,口中却调侃起来,“我说警花姐姐,你好歹是个警察,怎么会落到这些人手中啊,现在的人民警察,唉……”说着还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

    这会儿,他这么调侃倒有一大半是为了缓解自己的心里压力,重生和杀人,无论对谁来说都不是一下子能接受的事,即便是他的心理素质已经不错也需要调节一下。

    PS:话说,写完这章,忽然觉得必须交代一下,以免给众书友造成误导,那啥,这章简单的秀了一下主角的武力值直接导致两个人的死亡,不过这本书的主线是商战和官场斗争,以及随之发生的风流韵事啊神马的,不会让主角去做特种兵啊、杀手啊之类的,也不会出现什么异能,就是单纯的重生,武力神马的不是主线滴。当然,也是有自己的作用滴,至于是神马作用嘛,我暂且就不说了。起码,我就认识一个从小练八极拳的朋友,嘿嘿,做起那事儿来一次能超过俩小时,所谓的一夜几次郎也不在话下,堪称近”搏,几近无敌啊。偶尔用来英雄救美啊神马的,也是很不错滴……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