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重生历惊魂之挺翘圆白

    ()    ( )    刘洵小心翼翼的动作着调整视角,现在的他还在地上“昏迷着”,要想逃出去并夺回警枪,这是他目前最大的优势了,因为那些人可不知道他已经醒了过来。()

    眯着眼睛顺着墙角看过去,终于发现,原来这儿还有着第四个人,却是一个被绑着手脚还穿着警服的女警,口上也被贴着胶带,这会儿大概刚刚醒来,正在不安的扭动着这才发出了声响。刘洵终于想起,刚才他们似乎在商量着,利用这个女警来实行什么谋,拿什么货之类的,那个疤脸,似乎想拿这又又翘的女警爽爽。

    正想着,那边的两个人已经起朝着被束缚的女警过去,“啧啧,小妞,你的功夫不赖啊,大爷口现在还疼呢,嘿嘿,要不要大爷现在疼疼你?”

    笑了两声,“大头,你看这小妞的材,看那和股,嘿嘿,我还没见过这么俏的妞,发廊里的那些,哪个比得上她,而且还穿着警服,要不,要不咱们兄弟两个先爽爽?嘿嘿,也不知道进去了是什么样的享受。看那大腿夹的紧紧的,指不定还是个雏呢。”

    那个大头似乎有些意动,不过又有些犹豫,“可……可是,大……大……大哥,不……不让……”

    “去你娘的,就知道大哥,大哥又不能让你爽JB的,咋就这么死脑子。”

    那个老疤似乎不满意大头的回答,抬手在那大头的脑袋上边拍了一记,转眼瞅着那制服下人的材,不住流出口水来,暗下决心,这个俏警花,今儿个他一定要上了,哪怕拼着被老大毒打一顿也要上了,这么漂亮正点的妞,上了这辈子也值了。他这辈子没什么大野心,敢打敢拼却不好财,独独过不了女色这一关,出了混最大的目的也不过是为了天天有姐儿上,,至于老大的野心,他是从来没有想过的,再说,上了这女警似乎也不耽搁大哥的事,反正迟早要杀了的,不如趁机先爽一把。

    眼珠子一转,疤脸转而忽悠起大头来,“嘿嘿,你懂什么,大哥那是不好直接和我们说,没看到大哥刚刚出去时候的示意吗,那是故意给我们机会的,要不干嘛把这女警给咱俩看着他自己出去。得,你小子要是没兴趣,那我可吃独食了,到时候你可别不后悔,看那和股,又又翘的,嘿嘿……”说着口中猥琐的笑了起来,转拿着手枪便朝着女警走去。

    那大头似乎有些犹豫,不过看着那制服下边抖动着的人的体,又有些意动的样子,那老疤却已经走过去开始撕扯起女警上的衣服,口中的胶带依然保留着,大概也怕这女警大喊大叫的引来麻烦。

    大概是女警上的胶带缠的太多,那老疤撕扯的兴起,手中拿着的64式手枪也随手放在了一边的地上,撕扯的更加起劲。看那边的女警在撕扯之下露出了水嫩的肌肤,那大头嘴角抽动了几下,隐隐有溢出口水的迹象,终于意动起来,两人四手,一起加入撕扯的行列。

    女警似乎知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躺在地上不安的扭动着,胶带下的口中隐隐在说着什么,不过隔着胶带却是什么也听不到,只能凭借体的本能扭动,不过这无济于事的扭动却更激起了那两人的趣,口中怪叫着,手上撕扯的更有欢实了,那有些愣头愣脑的大头还帮着摁住女警乱动的手脚,把关节反剪过去,疤脸则熟练地对着衣服上边四处下手,看这两人配合麻利,显然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

    好机会!刘洵心中暗道。

    那两人大概从来便没有考虑过刘洵这个本应该吃了安眠药正在睡觉的小人物,这会儿趣起来,自然把他给完全遗忘了更不会意识到他已经清醒过来。

    感觉到体上边渐渐恢复的力量,刘洵知道,这便是自己脱困的契机了,估计也是唯一的契机。

    自己想要脱困,只能趁着他们这会儿精神松懈的时候,要是等到他们口中的大哥回来,那自己脱困可就无望了。

    两个人自己想要对付便已经很困难了,若是三个,那肯定脱困无望。他可是心里清楚,这些人都是水手上沾了血的亡命之徒,要不也不敢做出绑架女警这种胆大包天的事来,前世的时候自己还特意看过这几人的案例,都是手上沾着几条人命的通缉犯,也就是说,对付这些人,自己只有一次机会,若是失败的话,那自己的下场肯定是死,以这些人狠毒的子,对自己下手肯定没什么顾忌的。

    想到自己即将面对两个甚至三个亡命之徒,刘洵不住苦笑一声,没想到自己刚刚重生过来便又要经历一次生死了,莫非这老天发现自己重生过来有违天和,所以特意整了这么个事来勾自己的魂?

    不过既然重活一次,有了再活一世的机会,怎么着也要拼一把。

    这么想着,刘洵却是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要拼一把,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自己老爸,又或是为了改变前世的命运,自己都应该拼一把,更何况,还可以为了那个女警……

    趁着那两人注意力全部放在女警上的时候,刘洵一边暗暗的活动着有些酸麻的手脚,一边打量着地形开始在脑海中策划着如何脱困。

    这会儿服用过的安眠药的药力已经过去了,刘洵的体也开始恢复力量。

    若是现在起跑的话肯定不行,自己一跑定然被那两人发现,他们手中有枪,到时候在这种地方自己只能成为活靶子。刘洵可不敢拿自己好不容易二次得来的生命去赌这俩人的枪法不好,这么狭小的空间,即便是打不中,跳弹的威力也不小,说不准就跳自己上了。再说,自己也未必跑得过人家,自己现在的体可不是前世经过锻炼的体。

    既然跑不掉,那么想要逃跑就只能制服那两个人了……

    看了看自己这会儿的小胳膊小腿,虽然91年自己已经上了高一,不过体和力量都差的很远,若是放在前世自己体素质的巅峰时期,经常练习武警擒拿术和八极拳的自己出其不意之下放翻两个亡命之徒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过现在这小胳膊小腿的却是没有什么威力啊,前世的自己,也是直到爷爷去世之后才对爷爷留下的那东西感兴趣的。

    这么想着,那边的动静却是更大起来,刘洵这边与那两个大汉之间隔着大块的杂物,正好方便他活动手脚,微微抬起脑袋看过去,却见那边已经到了白化的阶段,那边俩人配合娴熟,很快就女警的制服给撕扯下来,那女警奋力扭动,不过一来被喂了药子没有力气,二来各处关节都被绑着,还有大头这么个愣头愣脑的人摁着手脚,自然起不到作用,反倒让那两人更加的兴奋。

    这个季节穿的东西本就不多,撕扯下来制服外,那老疤兴奋的怪叫几声,接着撕扯起裤子和内衣来……

    “好白……”

    “好圆……”

    “好大……”

    “好翘……”

    两人不由自主的惊呼出声,刘洵自个儿心底里也暗叫一声“好”。

    老疤看着被罩包裹在里边脱之出一对大白兔和上边隐约可见的两点嫣红,呼吸不住的急促起来,手也颤抖着伸过去就要把罩给取下来,女警这会儿似乎是没了力气,也放弃了徒劳的挣扎,一双眼睛中流露出绝望的目光。

    这时候的刘洵却犹豫起来,不知道自己这时候要不要出手。

    要说,他出手或是直接逃跑最好的时机,无疑是等那两人提枪上马防御力最低的时候,那个时候在做那事儿的他们的防范意识自然最低,再加上消耗了巨大的体力,自己在那个时候出手之后效果最好,最有把握,而且,即便是打不过,那时候面对两个没穿裤子露着腚的光股歹徒他也有把握成功的脱而去。

    可是这会儿看着那不远处的女警眼中的绝望的目光和脸上两道清晰可见的湿痕,刘洵的心中却不住的有些犹豫起来。

    难道,自己重活一世,还有靠一个女人牺牲体来给自己创造机会?

    难道,七尺男儿的自己要眼睁睁的看着这个花季年华的女警在自己面前被这两个歹徒给侮辱?

    看着她眼中那光芒,与前世自家以及外公家发生剧变之后自己那会儿的目光,又是何其的相似?

    说实话,刘洵自认不是什么好人,可是若是眼瞅着这个极有可能是父亲的下属,而且还是因为这几个歹徒为了找父亲报仇而牵扯进来的女警被自己的大仇人给侮辱了,无论如何他也做不到,他做不到无动于衷的在这儿等着那两人提枪上马之后才出手,做不到自己冷眼旁观的看着一个女警受辱,虽然那样逃跑的机会更大一些……

    心中暗暗感叹一声,却是下定了决心,不管了,反正自己遭遇了车祸本就是该死的人了,现在重活过来便已经是赚了,即便没有自我标榜为好人,可也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花季的生命在自己的眼前凋零,自己总归是要做些什么的。再说,英雄救美的桥段,还是很吸引人的,虽然他早就过了冲动的心理年龄,不过重生到了少年时代,便是冲动一次又何妨!

    小心翼翼的半蹲着体把不远处半截钢筋握在了手里边紧了紧,这是他就近能找到的唯一的武器了,所幸这半截钢筋的顶部大约是因为断裂的原因,足够的尖锐锋利,倒也勉强凑合。

    “嘿嘿,大头,那妞儿的真啊,那皮肤看着跟拿牛死的,白的晃眼,嘿嘿,这是咱哥俩的福气啊,你说是不是?能上了这女人,指定是八辈子的福气,指不定是个雏呢。”说着便一只手便朝着那女警的白又圆的上袭去。

    只要去掉那最后一层的隔膜,那美妙的两团东西便要出现在自己眼前,想到待会就要把这尤物压在下,老疤的呼吸又急促了几分,另一撕扯着裤子的手也赶紧用力了,触手之下的滑腻感让他更加的有动力,至于什么大哥的交代之类的,早就被他抛到了爪哇国。

    不过就在老疤的手即将触碰到那一抹惊人的白腻的时候,忽然觉得边似乎有些急促的脚步声,然后眼角的余光就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朝着旁边一脸兴奋的在女警上游走着双手的大头袭去。

    不好!

    PS:新书求包养,大家先收藏着支持下哦,肥了再宰,熊猫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