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历惊魂之前世今生

    ()    ( )    迷迷糊糊间,刘洵感觉似乎有人在拍打自己的头,耳边听着周围似乎有其他的声音,还伴随着刺耳的笑声和来回的走动声。()

    怎么回事?

    自己不是在驾车的时候被重卡撞到了吗?自己这会儿是是医院中还是已经进入天堂又或是地狱?怎么感觉眼皮子越来越重,上却没有被车撞后应有的疼痛的知觉,莫非,莫非自己已经死了吗?又或是,全瘫痪?

    脑子中胡思乱想着,努力的眨动着有些沉重的眼皮子,耳边的声音却越发的清晰起来。

    “大哥,嘿,这小妞长的真不错,看那多股多翘,那皮肤,白的和牛似的,挤挤都能挤出水儿来,可不是那窑姐儿能比的,要不,要不,咱们兄弟先爽爽?”

    伴随着一声猥琐的笑声传到刘洵的耳边,肯定了不是自己幻听,心下却有些奇怪和疑惑,小妞?爽爽?又又翘?又白又水?

    听着这话,怎么也不像是在医院里边,更不像是死掉了,倒像是土匪窝里一般。

    莫非,莫非自己遭遇了绑匪?

    不过转而刘洵便心中自嘲一笑,一个刚刚被重卡撞了眼瞅着要死的人,什么绑匪会去绑票啊,自己虽然事业有成,不过却也不像郭晓东那厮有着官二代富二代的份,自己那斤两,没事谁去搭理自己。

    感觉到上稍微有些知觉,刘洵使劲动着眼皮子想要睁开眼睛看看自己到底遭遇了什么事。

    “老疤,你别胡来,这小妞还有大用处呢,那批货能不能弄出来可就指着他了,暂时不能没有她。哼,撞上咱们的好事,算她倒霉。等货弄出来,随你怎么玩,不过这会儿可不行,万一这妞发了狂,到时候咱们可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了。要是坏了我们的事,哼……”

    那疤子似乎不甘心的嘟哝了几声,不过看样子似乎不大敢反驳老大的话,大概是想到了自己这位大哥杀人不眨眼的手段,哼唧了几声,转而道,“不能动那妞,那旁边这个小子怎么处理?要不,做了他?反正留着也是个祸害,带着还嫌麻烦,嘿嘿,老陈不是好这口吗,待会儿把股留给老陈爽爽,他绝对乐意。”

    “哼,你小子动动脑子好不好,没有几十岁还没有几十斤?脑袋让驴踢了?也不想想那是谁,那小子份特殊,他老子刘晓军是公安局的副局长,留着他说不准我们能保命用。哼,咱们这会儿搞到了他老子的警枪,定然要给刘晓军好看,给三子报仇。再说,陈那板,折腾一遭下来还不把人给折腾废了?还是那句话,现在这两个人都大有用处,我们的下半辈子可就指着这两个人了。”

    刘晓军?警枪?三子?听着耳边传来的对话,还有些迷糊的刘洵脑中不闪过一丝疑惑。

    刘晓军,那不是自己老爸的名字吗?

    至于警枪,那对于刘家人来说是永远的痛。91年那会儿,为市局副局长的刘晓军不知道如何丢失了自己的警枪,本来找回来也就罢了,即便是找不回来,以他副局长的份,用些手腕也能把事给压下去不过随后发生的事却把刘家打下深渊。警枪丢失不久之后,在一次亲自指挥的抓捕歹徒的行动中有警察被枪伤,验伤之后却发现那歹徒所用的枪竟然是刘晓军的警枪。

    于是,原本一件丢失警枪的事就成了大事,成为了倒刘运动的关键,一件不大的事儿在某些人的运作之下被上升到了无限的高度,更是险些遭了诬陷,差点被和罪犯扯上关系。再加上之后为锦江市市委书记的他外公也遇到了麻烦无法帮得上忙,于是,在一帮政敌落井下石之下,刘晓军背了处分,淡出了自己最喜的公安系统去了一个闲职上边,要不是当年有人为他父亲说话,刘晓军差点就被政敌冠以包庇黑社会的罪名,不过说的话也就仅限于此了,终究还是被打落尘埃。

    91年从副局调任闲职,之后几经变更,到93年之后更是被人找了个由头扒拉到了一边,彻底的失去了任何的权力,与一般人无异,而且因为之前在公安线这条容易惹事的口子上边,为副局长的他在这个位子上得罪过不少人,卸任之后有些人刻意为难,在那段时间里,刘家整个一家人都过的非常辛酸,刘洵的内心也就是在那段子里边彻底的成熟起来,开始洞明世事练达人,为后事业上的发展打下了基础。

    “老疤,你和大头好好在这儿守着这妞,我出去转转,弄点吃的回来。”接着脚步声走到旁边,在刘洵上踢了一脚,“这小子睡的到是够死,看来用的安眠药量大了些,不过有这么个宝贝主动送到我们手上,我就不信刘晓军不乖乖的送上门来。本来我只有三分把握,加上这小子,我现在有九分把握了,哼,三子,大哥会给你报仇的,刘晓军,哼……”接着脚步声就远去了,不过走了十几步路又返回来,

    “这玩意儿我出去不方便带着,你们两个可看好了,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搞来的刘晓军吃饭的家伙,以后咱们防就靠这个玩意儿了。”说完便又远去了,路过刘洵边的时候不忘了又给他一脚,脚下力道不小,显然对他怨气不浅。

    不过他这一脚倒是让刘洵脑子瞬间清醒过来,心中却也越发的确认了自己不是死了,也不是在做梦,而是发生在车祸后发生了某些不可知的改变。

    这下,刘洵的思维越发的清晰起来,许多东西开始在脑子里开始串联。

    老疤和大头?这不是91年父亲策划的那次抓捕行动中的在逃要犯吗?

    因为当年之后自己一家便被打落谷底,所以对于当年的事,刘洵的脑子里边记得异常的清楚,很多细节以及涉及到的人物,即便是在十几年后依然留有印象。还有刚刚他们提到的三子,似乎也是91年被父亲抓捕归案判了死刑的一个杀人犯,具体却是不太清楚。

    想到这些,再把警枪以及之前那些人说的话串联起来,刘洵的脑中已经勾连出一幅画面——这,这不正是91年父亲丢失警枪那会儿发生的事吗?

    至于刚刚那个被称为大哥的,自然便是拿着父亲的警枪伤人的绰号“二爷”的刘大勇了。对于这几个导致自己前世家庭剧变的人,刘洵可谓是刻苦铭心啊。

    莫非自己被重卡撞了之后重生回到了93年,回到了自己的前世?

    可是自己现在在哪儿?要知道,前世的自己,可没有经历过被人绑票的事啊?

    可是,如果不是回到了自己的前世,那刚刚听到的东西又怎么解释?

    刘洵头脑中疑惑的思考着,耳边又传来那老疤的声音,“啧啧,大头,这64式可是好东西,就是子弹金贵了些,大哥他花了好大的价钱才搞到了几十颗。”

    “疤……疤……哥,给我瞅……瞅瞅,瞅瞅这……这玩意儿。”

    听到64式刘洵精神又是一振,那,那不正是父亲前世的配枪吗?那会儿市局的警察大多用的还是54式,父亲因为是副局才佩64式手枪的,再结合之前提到的刘晓军、老疤、三子、大头等人的名字,刘洵现在已经有一半把握肯定,自己现在是重生回到了前世。

    想来是没有人会在自己车祸之后给自己演这么一出戏的,那么铁定便是自己成为了重生大军中的一员了,只不过这个重生似乎又略有不同,起码他一时解释不清楚为何自己这一世会落在刘大勇等人手中,前世的自己似乎没有经历过这一截。他们这些人虽然是亡命徒,不过肯定没胆量到市局的家属大院去劫人的,前世的自己也没有经历过这些事

    “看什么看,这东西是你这说话都说不利索的结巴能沾的吗,我说大头,你什么时候说话能利索点,这玩意儿,那可是大哥花了好大的门路才搞来的,嘿,这可是刘晓军的家伙,听说人家越战出的,死伤在这家伙什上的人可不少,沾着杀气的东西也是你能碰的?”

    那被叫做大头的结巴被疤脸拍打着脑袋,委屈的嘟哝了几声没有再说话。

    听到越战出,刘洵更加的肯定了自己之前的判断,自己的老爸,可不就是越战出吗,后来赶上大裁军的时候转了业到地方上边进入公安口子,从市局里边一步步走到今天副局长的位子,哪像正当壮年豪万丈的时候,却遭了那么一档子的事儿,前途毁了个干净……

    趁着他们说话的功夫,刘洵终于睁开了沉重的眼皮子开始大量四周的环境。

    许是他们太过于相信安眠药的力量,又或许是完全不在乎他这个臭未干的孩子,总之他们对刘洵没有采取任何防范的措施,连简单的绑着双手都没有做,就那么随随便便的扔在一边。

    几分钟之后,微微眯着眼睛,刘洵终于睁开了眼睛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当然,首先注意到的便是自己那还是少年时期的小了一号的躯和穿着的九十年代的老土衣服。

    微微看了看毫无隆起迹象的啤酒肚,百分百的确定了自己重生之后,这会儿的刘洵却是顾不得多想其他的事,而是开始考虑起自己的处境来。显然,自己现在是落在了老爸的仇人手里边,处境大大不妙。大概是自己重生而来引起了某些事的变化,总之前世没有经历过的绑架出现在刚刚重生回来的自己上。

    注意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里大概是一个烂尾里边,大约三四十平方大的破烂屋子,四面透风,里边到处扔着废材料建筑残渣之类的东西,屋子里除了刘洵之外还有另外两个大汉,大概便是对话中的老疤和大头了。

    在看清楚旁边那两个喋喋不休的大汉的面孔的时候,刘洵终于确定,自己确实是回到了前世,而且是回到了前世父亲刚刚丢失警枪的那会儿。

    他非常确定,那个被称为老疤的额头上有条十厘米左右疤痕的人便是前世父亲参与追捕的犯人,旁边的那个结巴大头也是团伙中的人物,前世的时候,自己对这两个人的记忆可是清晰异常的,这几个人的照片被他深深的刻入了脑门子中,这会儿看到这俩人,眼睛却不住的通红起来,那,那便是前世导致自己家庭剧变的人啊。

    哼,至于老疤手中拿着的64式,刘洵对这东西更是熟悉,前世的时候,他可没少偷偷的把玩过他老爸的那把佩枪,这会儿自然一眼便能认得出来,那绝对就是91年父亲丢失之后又不知为何落入罪犯手中的警枪。

    毫无疑问,自己是回到了91年,只是前世的时候自己似乎并未经历过这样的节啊,看来自己重生过来的同时,某些事也发生了不为人知的改变,例如自己落在了绑匪的手中。

    刘洵也知道,自己现在要做的不是不是想这些问题,而是从这些人的手中逃出去,还要拿回父亲的那把丢失的警枪防止前世的悲剧再次发生。

    可是,可是对方现在有两个人,而且还有一把手枪,怎么能逃出去?刘洵不觉犯了难。

    正在这时,一边的角落里传来几声响动引起刘洵的注意。

    “嗯?那小妞终于醒了,嘿嘿,这朵警花可是够辣的,抓她的时候还给了我几下重的,这会儿口还火辣辣的痛着,要不是老大出手还搞不定这妞,我说,她这体素质还真不是盖的,那么大剂量的药,竟然这么快就醒过来了。”

    PS:新书初发,还请大家多多支持下,先收藏着,肥了慢慢宰!恩,求收藏,求评论,求票票,求打赏,求一切!!!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