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1991年,那是一个冬天

    ()    ( )    “洵仔?今儿个怎么有空来我这边溜达了,你小子,好几个月没过来了,嘿,怎么着,最近又子发痒,来我这边活动活动?咱哥俩,有子没有耍两下了,怎么样,过两招?”

    刘洵偏了偏肩膀让过拍过来的手,随手从旁边抓过一听饮料仰头便灌了下去,口中嘿嘿两声,脸上却连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都挤不出来,“行啊,今天你先陪我耍两下,有子没动弹了,看你长进没。()听说你那边的靶场弄来了两把新货色,完事儿咱也过过手瘾。”

    郭晓东笑了笑,“这才对嘛,不过你小子消息倒是灵通,我这边到了新货可没几个人知道。”揽过肩膀忽然似乎想起了什么,“对了,老四,你可有子没过来这边了,今儿个怎么想着来我这边了,可别说你小子真的是手痒了啊,这我可不信,我说,你小子最近是不是又在祸害哪个良家小白菜了?”

    说完笑两声,脑补着这小子的嘴脸,不过回头看着刘洵却没有像往常那般打趣之后的表,反倒是有越来越黑的迹象,赶忙摆摆手,“得得得,兄弟我不说了还不成啊,知道你小子不好这口,往里开玩笑也不见你这样的。”顿了顿,“嘿,不过你今儿个过来的正是时候,这会儿正好有个练功房空着,我也看看你小子最近长进没。”说着叫来两个人拿来练功服和护具。

    这边女服务员的质量却是不错的,郭晓东拿过练功服的时候顺势在人家绷的紧紧的翘上边拍了一记,那弹,啧啧,那二十三四岁的女孩也不恼,反倒回头对着这小子露出个“羞怯”的笑容来,嘤咛一声,那拒还羞的摸样,也不知道是谁占了谁的便宜。

    刘洵不耐的摇了摇头,他见惯了这小子和这里边的小姑娘打骂俏的模样,早就见怪不怪了,这年头的女孩一摸就湿的多了去了脸蛋清纯内心浪者一抓一大把,尤其是在这种地方。不过作为郭晓东有数的几个朋友之一的他却知道,这小子也就是口花花占点手上便宜罢了,这小子虽然换女人的速度比换衣服还快,不过兔子不吃窝边草这个原则却一直保持着,给自己打工的这些个女孩子,他一般是不会碰的。他这个会所的干净程度,在省城都是排得上号的。

    随手接过练功服,护具却随手抛下了,“今儿不穿这乌龟壳,咱俩真格儿的来两下……”说完也不搭理目瞪口呆依然把手放在人家部的郭晓东,自顾自的进了更衣室。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这小子今天怎么转了了,看到美女也不占便宜,还摆出这副脸色,护具也不穿,这可不像他往子,有问题,绝对有问题……”郭晓东看着刘洵的背影,眼中露出思索的神色。

    要说他们两个的关系,那是大学时代开始的铁哥们,两人大学时候便是一个寝室的,他在寝室里边排名第二,刘洵排第四,打开学认识了之后这俩人就对上眼了,成了铁杆。毕业后刘洵留在省会锦江发展,郭晓东却是靠着家里边的关系在这边弄起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健会所,里边各种健设施应有尽有,在省城也算是小有名气。前两年还搭上线,在郊区圈了一大块的地弄了个不大不小的靶场,时不时的能弄点新鲜货,在锦江小小也算个风云人物了,大奔也风的弄了一个。

    两人大学的时候就关系莫逆,毕业后又在同一个城市里边发展,自然时常见面喝酒打,刘洵因为家学渊源,对于搏击和击都是很喜欢的,时不时的要来这边和自诩被特种兵调教过的郭晓东过上两手,然后再到靶场过过手痒,再喝几瓶啤酒侃侃大山。

    ……

    十五分钟后,练功房里边传来郭晓东的哀叫声,“我靠,老四,你小子今天吃了激素了,怎么这么猛,早知道就不该脱了护具,你小子忽悠我呢……”

    “嗨,你小子轻点,敷个药也这么重的手,你当是摆弄猪呢,得得得,今天算咱出门没看黄历,碰上你小子心不爽拿我来出气……”

    又折腾了几分钟两人才从练功房里边出来,出来的时候郭晓东股一拐一拐的,走路的姿势煞是怪异,倒如被爆菊之后“菊花残满腚伤”一般,一旁的服务员憋着笑又不敢笑出声来,要不是早前见过刘洵好几次,说不准就要怀疑自家老板的取向了。()

    脸上边也有几处紫青,对着小妞挤眉弄眼了半天眼角却是越发的痛了,看来是挨了几下重的,再瞧刘洵也不见得好到哪里,衣服倒还算齐整,不过鼻子上塞着两截卫生纸,边上的血迹也没有清洗干净,边上的几个服务员见老板这副凄惨的摸样,装模作样的惊呼两声,都焦急着要过来献媚,被他摆了摆手赶到一边。

    “老四,你小子今天到底怎么会事,该不会是受了气要过来发泄发泄,嘿,这可不像你以往的子啊,我说,你小子到底怎么回事?我瞅着你小子今儿个就是有些不对。”

    刘洵扯了扯嘴角,没成想拉动了脸上边刚刚伤到的地方,终究也没挤出个笑容来,沉默了一会儿,长叹一声,动动嘴皮子却一直没发声,眼神中却透出几许迷离和追忆的神色。

    “得得得,知道你小子在大学那会儿就是个闷葫芦,喜欢把事憋在心里,我不问你还不成?”叹了口气,倒是又想起什么来,“你小子想发泄还是到靶场去,我这子骨可经不起你折腾,今天你小子还真有点磕了药的味道,往常咱俩过招你可是输多赢少的。”

    抬眼看刘洵脸上没有反对的表,这才又接着道,“嘿,我这儿最近来了两把新货色,托了好大的关系才搞到的,我也才玩过两次,超级猛,绝对是你小子的最。”

    ……

    靶场在市郊那边,占了好几百亩地,郭晓东这小子路子野,虽然在郊区,不过在锦江能圈出这么一大片的地方弄个靶场,那门路可不是一般的硬,单单地皮就能值个几百上千万的,而且,能批下靶场来就更不简单了,更不用说这里还能时不时的弄到些市面上见不到的好玩意儿,绝对是某些军事发烧友的最,不说里边停着的几辆特殊渠道弄来的军用悍马,在复杂地面上翻山越岭和玩似的。

    到了靶场之后,郭晓东献宝似地让人把自己新搞来来的货色拿出来递到刘洵手里,“嘿,你小子仔细瞅瞅,国外的新鲜货,走了不少门路才弄到的,就是后座力大了些,上次打了几发肩膀痛了半天,你先去试试。”

    刘洵没有应声,自顾自的把枪械商量的检查了一遍,挑了个疤子就玩了起来,不过不大一会儿郭晓东就发现了刘洵有些不对劲,不说刚刚两人过招的时候下手没轻没重的,就说这打靶,往里这小子过来也就过过手瘾,以这小子三十米内手枪百发百中的水准,顶多玩二十发子弹便没了兴趣,今天却拿着那把新到的玩意死命的玩,那拼劲看的郭晓东都心惊胆战的。

    他倒不是心疼那些子弹,那玩意儿在这里要多少有多少,可是他自己知晓那把枪得后座力有多大,他自己试过,最多也就打五枪就受不了了,可是看看刘洵现在,这会儿少说开了三十枪以上。两人的体素质差不多,开这么多枪,肩膀肯定受不了,肩胛骨被震裂了都有可能。

    十分钟之后,郭晓东终于忍不住过去一把撇下刘洵手里边的枪,“老四,你丫的今天咋回事,发泄也不能这么来,至于这么拼命干嘛,我说,你今天到底受了什么刺激了,刚刚在练功房那边就觉得你小子今天心里边有事。你丫儿的今天就是玩了命的想把自己给折腾废了……”

    说完也不搭理面无表的刘洵,扯过他的衣服把他拽到一边的休息区,“,到底怎么了,你小子大学时候就是个闷葫芦,出了校门才开了窍。不过对我总没什么不好说的,我说,当年那事发生了也没见你小子这样啊,出了校门之后那万片花丛过片叶不沾的本事哥都比不上,,该不会是谁坑了你小子几百万的,哼,省城这地界,保准给你搞回来。”郭晓东这话倒是没夸大,真要是在省城里边出了这事,以他的门路还真能干找回来,省城的衙内里边他郭晓东也算是号人物,等闲人是不敢招惹的,敢招惹的肯定不会无聊的去坑几百万。

    刘洵苦笑着揉了揉肩膀,刚才憋着一股气打枪的时候还没有觉着,这会儿坐下来才发现,肩膀上火辣辣的痛感折磨的要人命,解开扣子,里边早已经肿起来老高。

    晓东挥手叫那边的服务人员拿药酒过来帮着擦拭。

    “你小子,就是自讨苦吃,,到底怎么了,能让一贯云淡风轻的你都如此失态,和当年在大学失恋之后有一拼啊,我可记得那晚上咱俩喝三瓶伏特加你小子块胃出血了还死战不退。”

    一旁的刘洵正龇牙咧嘴着,虽然小护士的手法很温柔,制服很养眼,不过药酒碰触到红肿的肩膀还是压不住那火辣辣的痛,转动着眼神肆无忌惮的从小护士半敞开的衣领口瞟过去,白花花的一片,心中却没了往的心思,口中叹息一声,“郭子,我,我今天在街上碰到他了……”

    “她?”郭晓东一脸疑惑,“哪个她?你小子能记挂的红颜知己,没有几个,也就大学时候的她能让你小子一直念念不忘的,不过人家陈佩婉,早该有了自己的家庭了,还这么放不下啊。”

    见郭晓东把他理解为她,刘洵不由的苦笑一声,“我说的是李建宇,不是陈佩婉,今天在街上碰到他了。”顿了顿,“还有他老婆和孩子。”

    郭晓东沉默了一下,转而却开口笑道,“还以为什么大事呢,以为你小子这些年早把陈佩婉放下了,没想到还是这么刻骨铭心啊,不过人家现在都结婚生子了,也算是断了你的念想。我说,你小子这几年游历花丛却片叶不沾的一直没有结婚,不会是一直念着她。不过现在好了,放下了,就找一个踏踏实实的过。”

    “不是她。”刘洵应了一句,看郭晓东脸上有些疑惑,又接着道,“我是说李建宇的老婆不是她,而是另外一个女人。”说完拿过旁边开了口的罐装啤酒猛的往口中灌了几口,却不知是为了麻醉肩膀上火辣辣的痛感还是想要压下心中的伤痛。

    “不是陈佩婉?”郭晓东脸上愕然。

    对于刘洵与出陈佩婉之间的事他是知晓的,这两人大学时候便是恋人,一直恋了三年,可是临了大学毕业时候陈佩婉却提出了分手,郭晓东虽然不知道两人分手的愿意,不过却知道,刘洵自此之后便大变。他一直以为,刘洵这些年游历花丛片叶不沾是因为陈佩婉的关系。

    郭晓东也终于明白刘洵这小子今天为何不对劲了,那会儿毕业之后刘洵还一直在打听陈佩婉的消息,后来据说陈佩婉和以前一直追求她的李建宇在一起还订婚了,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刘洵拉着他喝了一夜的酒,差点胃出血。

    可是这会儿刘洵在街上碰到了李建宇和他的老婆孩子,老婆却不是陈佩婉,郭晓东自然明白刘洵这会儿为何不对劲。李建宇当年在大学就一直拿一把小锄头来挖刘洵的墙角,可是陈佩婉对刘洵就是死心塌地,愣是让为学生会副主席的李建宇无处下手,那会儿刘洵可没少拿这件事来炫耀。

    当年得知陈佩婉后来和李建宇订婚的时候,刘洵痛苦那么长时间最后把对陈佩婉的感深深的埋了起来,然后嬉戏与花丛中。可是如今却发现,李建宇的妻子不是陈佩婉而是另有其人,可想而知他现在心中的感受。

    大学时候他便知晓,这个老四看上去闷葫芦一个,骨子里却最是多,当年他便说过,这是他这辈子最伤心的两件事之一,这件事一直被他当做自己唉女人上边放纵的理由……

    唉,原本都准备放下了的东西终究还是不能完全放下,可是一朝发现自己一直以来坚持认定的东西是那么的可笑,刘洵当时差点崩溃了。在听到那个小女孩对着李建宇以及旁边那个不认识的女人叫出爸爸妈妈的时候,刘洵差点控制不住自己冲过去问清楚当年的事,问他为什么没有娶陈佩婉,问他陈佩婉在哪里,问他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说什么,转吩咐人拿来几听啤酒,陪着刘洵喝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李建宇的事,刘洵喝着酒,口中忽然冒出一句,“岁月是把杀猪刀啊,这年头。”

    对面的郭晓东刚听到这句话便一口喷出了最里边的酒,大笑着说道,“你小子什么时候感叹起岁月来,嘿,听哥的,岁月这玩意儿,那就是把杀猪刀,黑了木耳紫了葡萄软了香蕉啊。”说着做自豪状,“怎么样,哥这句够经典够哲学。”

    刘洵愣了一下,过了十多秒才反应过来这话里边的意思,也不大笑起来,“你小子的香蕉才软了,哥们还坚着呢。”倒是没想到这小子也有这么内涵的时候,往常可是只会说冷笑话的,不过经了这么一句内涵帝的话,刚才的郁闷却是减轻了不少。

    两人这一喝喝的可谓是天昏地暗,相互唠叨这,直到接近傍晚的时候才离开靶场,出去的时候一直在旁边服侍的一个长腿妹不着痕迹的把一张写着联系分式的卡片递到了刘洵手中,食指在他的掌心轻轻划过,眼神中的媚意是男人就能看得出来。

    “怎么样,你小子还成不成,要不要找人送你回去。”

    刘洵摇了摇手,“我的酒量你又不是不知道,再来半斤都没事。”

    “得,你这满口酒气的,还是开我的车回去。”

    刘洵笑了两声,“成,知道你郭大少的车在锦江敢查的人不多,省得被查了酒驾。我说,你这车牌号,在锦江可是好使的很,什么时候给我也弄这么一块,下次到音乐学院的时候可要方便多了。”

    “那是那是。”郭晓东大大咧咧的大言不惭道,转从台取过车钥匙,把刘洵送到了那辆牌照和车一样拉风的大奔上,背着后边的服务员却露出暧昧的眼神,“别以为我没看到那卡片,你小子,走哪儿都艳福不浅啊,我这儿的墙角也感兴趣了,不过咱可说好啊,兔子不吃窝边草,我这儿的水灵小白菜,您老人家可别惦记。”

    刘洵摆摆手,也不搭理他,上车独自驾车离去。

    不过独自一人开车走在三环上,看着新月异的锦江,想着郭晓东那句岁月是把杀猪刀的内涵话语,刘洵的脑中却不由自主的回想起往事来,想到当年陈佩婉和他分手时候的伤心,想起听说她和李建宇结婚时候的心痛,这么想着想着,却有勾起了无限的往事,记忆中那段不可触摸的往事在脑海中不住的浮现起来。

    那还是91年,那一年,对刘家喝周家来说那是一个冬天,一个寒冷的冬天。

    遥想当年,他小小也是一个有着昌平市市公安局副局长老爸和锦江市市委书记外公的小衙内,在昌平和锦江那可是排的上号的衙内,可谓是年少轻狂风无比,周围水灵的妹子无数,可是91年的那些事发生之后,一切却都变了,都变了。

    那一年,他老爸和外公集体倒霉,老爸几近于去职被闲置,外公也从副省级城市的市委书记到了政协养老,一辈子郁郁寡欢。当年在辽北省稍有名气的周家,也就是他的外公一家,养老的养闲置的闲置破财的破财入狱的入狱,偌大一个家自此烟消云散,而他的生活也自此改变,不过十多岁的他便开始体会人冷暖世态炎凉,平里恨不得你脚趾头的人,之后见面却一个个把脑袋高昂鼻孔朝天,这还算好的,那些个急于划清界限的,落井下石恨不得再踩两脚的,把一个内心刚刚开始成长的少年人生生的大落到尘埃,也迅速的成熟起来……

    如今他也三十多岁了,可是每每想起当年的事,想起父亲和外公的郁郁寡欢,想起阻拦歹毒被枪杀的爷爷,想起散尽家财最终进入精神病院的小舅,想起小姨最后一面时候的凄美容颜,想起临老却劳一世不能享福的母亲,他总是心痛无比。

    这种痛,是深入骨髓的痛,是深入灵魂的痛,是每每午夜梦回总是泪流满面的痛。

    若是当年父亲没有丢失警枪被陷害,若是当年外公的那篇文章没有署名上内参,若是小姨在美国经商没有被骗,那……

    触摸着那段伤心的往事,口中不由自主的哼起了“1991年,那是一个冬天”的旋律。心神恍惚间,眼角的余光却看到路旁的三口之家,微微一滞,那路边的三人,不是李建宇一家三口又是谁来。

    心神一震,微微有些酒意的刘洵有心停下车问问他陈佩婉的消息,问问为何当年明明听说两人结婚,现在看到的他老婆却是另外一个人。

    下意识的打了把方向盘,就要把车往路边开,不过拐过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跑到了单行道的另外一条道上,紧接着对面拐角处一辆大卡迎面驶来,而车前边便是李建宇的三口之家,刘洵赶忙猛打方向盘想要避过去,可是他忘了今天在靶场开枪太多的缘故,他的一只肩膀已经受了伤不大用得上力,直到肩膀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感的时候才意识到不妙,接着便是眼前一黑,最后似乎看到车窗外边李建宇诧异的眼神和小女孩受惊吓后的尖叫……

    只来得及感叹一声“可怜的大奔”便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