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硅谷之行 下

    第二百四十五章硅谷之行下

    此时远在旧金山的刘洵自然不会知道,就在他刚刚下了飞机的时候,一份资料也摆在了聂嗣通的桌前。

    “这么说来,高卫、连浩天这两人,真与那小畜生关系不浅了?”聂嗣通看着资料,斜着眼冷笑了一声,不过口上虽然如此说,看似满不在乎,心下却也是无奈的很,知道自己的某些上不得台面的(阴yīn)司手段,注定是用不到刘洵(身shēn)上了。若是刘洵与高卫只是点头之交的话,那聂嗣通有一百种办法玩死刘洵。既然刘洵能在碧桂苑中占股份,自然是与高卫的关系不浅,要不高卫也不会让刘洵在这种油水很大的公司里边拥有股份。既然刘洵与高卫关系不浅,那他与刘洵之间的矛盾,便只能用其他的方法来解决了。

    事实上,自始至终,刘洵都没有得罪过聂嗣通,不过这些纨绔子弟的想法,哪是旁人能理解的。

    “碧桂苑有那小畜生的股份?哼,和高卫掺和在一起,一个副省级的外公,能占百分之十就不错了。”

    显然,聂嗣通把刘洵在碧桂苑中拥有股份,归结到刘洵外公的头上,刘洵老爸那个正处级的位子,根本没有被聂嗣通看在眼中,而聂嗣通也根本没想到刘洵对碧桂苑的影响力,只是按照他那(阴yīn)暗的想法,想当然的推测。

    他根本不知道,碧桂苑能在短短半年之内火遍半个中国,其实大半是刘洵的功劳,若不是刘洵当初慧眼识珠让他小舅与高卫、聂嗣通联合接盘了碧桂苑,又通过一些列的手段,让碧桂苑起死回生,现在的碧桂苑,根本是另外一番景象。聂嗣通也根本不知道,原先,刘洵在碧桂苑的股份高达百分之四十之多,即便是后来有所减持,那也是他自己提出来的。

    低估刘洵的实力,注定要让聂嗣通吃个大亏。

    “华清科技?哼,名字倒是不错,不过一个小(屁pì)孩也学人家去搞什么公司,以为办公司是过家家吗?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小子,洗干净脖子吧。”看到刘洵成立了华清的时候,聂嗣通不屑的哼了一声,下属的调查资料里边说明了华清科技是类似于中关村的科技类公司,目前还在研发产品中,当看到研发的产品是从美国广播电视技术展览会上获得的技术之后,聂嗣通自然很是不屑,和广播电视沾边的技术,哼,看自己玩不死他。

    聂家原本的势力便主要分布在国企和央企中,邮电部和电子工业部下属的大型企业,聂家不少的直系或旁系人员都在其中担任中层以上的领导位置,在他想来,等到刘洵的产品研发出来之后,上市销售的话,肯定绕不过电子工业部的,到时候让电子工业部下属的企业用些(阴yīn)司手段,不怕挤不死刘洵。这年头,私企与国企竞争,还是很吃亏的,而且,通过这样的手段,怕是高卫也无法说出什么来,只能闷着头认了。

    不过很显然,聂嗣通还不知道刘洵研发的具体产品是什么,刘洵做的保密工作不错,直到现在为止,除了华清科技的主要工作人员,还少有人知道,这个不声不响在昌平市成立的公司,到底是研发什么的,聂嗣通更不知道vbsp;研发出来之后,将在中国掀起什么样的风浪。他也不知道,未来的华清,到底在中国的家电史上,拥有什么样的地位。

    “美国土地证?”

    看到关于美国土地证的资料的时候,原本面带不屑的聂嗣通,终于露出贪婪和羡慕的神色来,他手底下人给的资料,清楚的表明了这个土地证的价格以及每月在各地的出货量,即便是不了解这份土地证进货价格和刘洵所支付的独家署理权费用,但是根据资料来估计,每售出一份土地证,利润至少能达到两千元。

    不得不说,聂嗣通以及他手底下的那些人都有些小家子气了,超过八千的利润,居然只估算出来了两千。

    不过这倒也怪不得他,谁能想到,在美国销售高达1888美元的土地证,实际进货价格仅为130美元呢?其利润值,超过了十倍。聂嗣通能把利润估计在两千元人民币,大概他自己认为已经算是比较高了,又哪里知道,他所看到的,连点皮毛都不算。

    而且,聂嗣通即便仅仅估计出来实际利润的四分之一,也足够他羡慕了,这么一张薄薄的的土地证,转手便是上千元的利润,想不羡慕都不行。

    而且,下属给他的资料里边,清楚的说明,靠着这份土地证,单单从国内各省市以及亚洲地区的国家收取的独家署理权费用便高达好几个亿,再加上资料里边还对土地证销售的市场前景做出了估计,保守估计,全球范围内的销售或许能达到五十万份 ,按照两千元每份的利润来计算,那便是十个亿的利润,再加上之前的独家署理权费用,也就是说,单单凭借这份土地证,一年的利润便高达十多亿,让聂嗣通想不羡慕都不行。

    土地证的利润自然不是只有两千那么少,全球范围内的销量更是远多于五十万份,单单国内和亚洲地区的其他国家,便能达到五六十万的销量,稍微大胆的猜测,全年销量达到一百万份都是有可能的,也就是说,其总利润,要在聂嗣通估计的数字上边翻上几番才是实际利润值。

    不过仅仅是资料上估计出来的十多亿的利润便足够让聂嗣通流口水了,92年正是国企改革的前夕,全国的国企,倒有近一般是亏本的,四分之一勉强维持不赚不赔的局面,能够盈利的,仅有四分之一,而年利润能达到十亿以上的国企,那简直是屈指可数。聂家在大型国企中的地位根深蒂固,他对这样的现状自然很是了解,而且,也正是因为这种现状,聂家在京城六大家中的地位每况愈下,毕竟,绩效不好,对其仕途发展也是有很大影响的,好在国企亏损是普遍状况。

    连大型国企年利润过十亿的都屈指可数,可想而知,一张薄薄的土地证在92年有可能获得十多亿的利润,聂嗣通想不羡慕都不行,想不眼馋都不行。不过眼馋也没用了,他知道土地证的销售是挂靠在碧桂苑下边的,高卫和连浩天都站着股份,自然没了他聂大少插手的余地。

    这厮还是想当然的把刘洵排除在大股东之外,只以为高卫和刘洵两人相互看对眼,这才让刘洵跟着赚点零花钱,想来也不会让刘洵占太多的股份,不过即便是百分之一,那也是一百多万啊,想当年,他靠着家里的关系,在大学时代才赚了第一桶金,现在,也只能羡慕刘洵的好运了。

    他又哪里知道,刘洵在土地证上面所占的份额,高达百分之七十之多,而土地证商机的发掘,从头到尾都是刘洵的功劳。不过这些事(情qíng),知(情qíng)者,除了碧桂苑的上层之外便是像刘洵父母、小姨、以及成渝、江雪妩这些亲近之人,又或是江家老爷子高家老爷子、邓公这样高不可攀的人物,自然没人去告诉聂嗣通实(情qíng)。

    嘿嘿,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按照聂嗣通此刻收集的刘洵的资料去与刘洵斗,不吃亏才怪。上述几乎就是他收集的关于刘洵的所有的资料,余下的,包括刘洵在股市的表现,他都仅仅是一知半解,只知道刘洵似乎从股市上赚了不少钱,却不知道具体的数字,只怕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从沪市回来之后,刘洵的资产便已经破亿元了。至于刘洵收购思科的事(情qíng),聂嗣通更是完全不知晓了,只怕美国都未必有多少人知道思科现在的主人是刘洵。不过思科的大股东变成了vista投资这个新成立的投资公司,这却是业内都知晓的事(情qíng)。至于刘洵与vista投资之间的关系嘛,除了周裴婠、瓦伦丁、钱伯斯等思科的中高层,便少有人知道了,

    且不说聂嗣通此刻的心中所想,以他这种(情qíng)报收集工作,对上刘洵,能讨得了好才怪……

    刘洵一行人到了旧金山之后,便由单秀玲安排的住下。

    由于要负责美洲地区的土地证销售工作,销售公司又在旧金山地区设立了分公司,全权负责美洲地区的销售,单秀玲便是这边的负责人,也算是大权独揽了,每月都能经手大笔的钱财,好在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她显然有着很高的素养,再加上经过刘洵的考证,倒是信任的很。

    在旧金山休息了两天倒过来时差之后,几人便开始了正式的忙碌。

    让刘洵微微有些奇怪的是,他前几次来美国,从来没有出现过时差颠倒的现象,似乎根本不需要适应,不需要倒时差,这次却休息了两天才缓过来,让他很是奇怪,想了半天也没有想明白,最后只能归结于前几次都是来美洲找小姨的,这次周裴婠不在美国,时差现象就出现了。

    *j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财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