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追命钟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冷寒心梦 书名:万死一生
    公平一战?那不是开玩笑么?兆林摇了摇头,没有开口,听了杏香的话,心里也是没底,他带了十年的食物,这个不假,如果杏香也带了十年的食物,那谁输,谁赢,还真未可知。

    杏香微笑的点头,通过兆林的表变化,心中已经了然,对方带的食物,就算不足十年,也差不多,看来自己要努力了,心里想着,手印一翻,祭起大钟,钟高七米,内径五米,通体金色!

    杏香给这口大钟,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追命钟。

    追命钟一出,洒出一片金光,兆林立即开始借备,双手各捏着一块玉简,猛然就是一愣,她要干什么?本来他以为,杏香会攻击他,哪曾想,那追命钟旋转着,开始升空,转眼就升了五十米。

    杏香看差不多了,手印翻转,追命钟开始平着移动,她的想法简单,就是想把兆林扣住,按照王皓说的,这追命钟强度够用,没多少武器能损坏它!这才让杏香想出一个这样的攻击方式。

    兆林也猜到了杏香的想法,看一眼正从头顶落下的追命钟,甩出一块玉简的同时,体也横移一步,躲开追命钟的范围。

    可哪有那么简单?玉简破碎,形成一个盾牌,一下把追命钟弹开,可追命钟并非笔直的上弹,而是产生了弧度,有对应上了兆林。

    可哪有那么简单?玉简破碎,形成一个盾牌,一下把追命钟弹开,可追命钟并非笔直的上弹,而是产生了弧度,有对应上了兆林。

    兆林看着追命钟又落,玉简,闪!

    这也就形成了一个循环,追命钟始终悬浮在兆林头顶三十米左右,兆林一块块玉简几乎是不停的扔,那又怎样?把追命钟弹起来,追命钟还是会落,不管兆林怎么躲,追命钟,都会如影随形。

    郁闷吧?郁闷的可不单单兆林自己,通过神识看到这一幕的四大家族长老,都显些吐血,他们耗费灵魂之力弄出来的玉简,就被兆林这么浪费,不吐血才怪。

    再看杏香完全成了旁观者,无聊的站在擂台上,掰手指,追命钟的下落,不用她控制,只要掌握追命钟的方向,就可以了,如何看来,她耗费的灵魂之力实在有限,甚至可能比兆林用的还少,毕竟兆林激发玉简,也是需要灵魂之力的。

    不到十分钟时间,兆林自己都不知道丢出去多少块玉简了,他也感觉到,此时的被动,看一眼悠闲的杏香,恨不得过去拼命,可惜,他不敢,他来的时候,长老特别交待,就是不能攻击,攻击是需要耗费灵魂之力的,做一次攻击的灵魂之力,可以激发很多块玉简,这是不争的事实,可那些长老,做梦也不会想到,居然会出现这一幕。

    其实杏香就是在引兆林攻击,因为她也有防御玉简,攻击耗费灵魂之力太多,这个她懂,所以才想出一个这么奇特的攻击方式。

    这样不行!兆林快速作出判断,捏在手里的玉简,晚扔了一瞬,这一瞬间,追命钟,就降下十米,距离兆林头顶还有二十米高度,兆林翻手出玉简,又一步跑开。

    效果出来了,兆林心中大笑,看着头顶的追命钟,屡屡出现偏差,已经开始找不准他的位置,多少有些兴奋。

    就在兆林沾沾自喜的时候,四大家族内部,看到这一幕的长老,集体送给兆林一块牌扁,牌扁上只有两个字~白痴。

    可兆林不这样认为,他认为他做得对,既然对,就要继续,玉简慢了一点,追命钟又落下五米,距离兆林还有十五米,兆林弹出玉简,把追命钟,再次震飞。

    看到这一幕的长老们,都忍不住闭上眼睛,眼不见为净,实在惹不起这份闲气!

    又是一个小时,兆林没有再让追命钟降落,这让杏香有些失望,不由的小声嘀咕一句:“师叔,看你的了!”

    杏香的话音未落,一道金光从杏香的乾坤袋里飞出,赫然是一把金色的弯月刀。

    来了!兆林神识一直留意着杏香,一见金光,弹手就出一枚玉简,速度相当的快,不会可惜,玉简碎裂的瞬间,弯月刀竟然退了回去,也就说明,他这块玉简浪费了。

    就在兆林一怔的时间,追命钟又降一米,金色弯月刀也动了,急忙双手各弹出一枚玉简,一枚向弯月刀,一枚向追命钟。

    “小心了!”就在此时,弯月刀再次后退,诡异声音随着弯月刀的后退,而响起,这个声音,不属于兆林和杏香,但杏香却是听过这个声音,这属于她师叔的声音。

    兆林不敢大意,没有考虑这个声音的出处,却是盯着弯月刀的轨迹,就见弯月刀停在杏香的头顶,猛的一沉,一道人影从刀里钻了出来,高不及一米,是个女人,正是曹雪。

    什么?兆林瞪着眼睛,如果此时他还能保持平常心,他就不是人了,就在他这一分心,追命钟又降了一米,此时距离他头顶十三米,急忙朝追命钟甩出一块玉简。

    此时,曹雪也离开了弯月刀,就站在杏香的边,伸手朝前一指,弯月刀呼啸的飞了出去,向兆林。

    兆林急忙出一块玉简,阻止弯月刀,可此时,曹雪手持一面大盾,头顶再次出现一把弯月刀,此刀不再是金色,而是锈迹斑斑,没有半点光泽,就见曹雪手印一翻,弯月刀,立即出…

    震撼啊!杏香关注的不是曹雪的武器,在她看来,师叔一定是强大的,这个无可厚非,她震惊的是曹雪的容貌,女人在一起比什么?比资本,女人的资本无外乎材,年纪,容貌,可这一刻,杏香发现了,曹雪的资本,根本就不比她差,多少有些嫉妒了!

    “专心点!”曹雪皱眉的喊了一声,手印一翻两把弯月刀,朝着着两侧分开,让兆林郁闷不已,恨不得再长一只手出来。

    杏香一分心,追命钟也脱离了自己的轨迹,急忙收敛心神,控制追命钟。

    苦啊!兆林郁闷的要吐血,两只手,不停的出玉简,他要对付三件会飞的武器,哪有那么及时的,何况还是两种玉简,失误是难免的。

    就见兆林弹出一块玉简,在弯月刀上,弯月刀散出一闪金光,直接穿过大盾,速度不减的冲向兆林,兆林立即慌了,两只手里的玉简全都扔了出去,也急忙横着踏出了一步。

    这样的确解决了金色弯月刀给他的威胁,可另一把弯月刀,还有追命钟,距离他又近了一些!

    兆林目前犹如锅上的蚂蚁,除了乱窜的等死,他什么也做不了,玉简纷飞,已经不是一块一块扔,而是一把一把扔,这样还有打不准的时候。

    心慌则意乱!又是十几分钟,杏香眼睛一亮,手印猛的一翻,兆林头顶的追命钟,呼啸一声落下,正把他扣在钟内。

    曹雪速度也是不慢,反应超快,几乎就在追命钟开始下降的瞬间,她手中的盾牌,也飞了出去,当追命钟才把兆林扣住,盾牌也到,砰…的一声,撞在追命钟上,发出一声脆响,追命钟朝着擂台边缘,横着移出去十米,眼看就要出擂台。

    当初王皓为杏香打造追命钟,可是以藏风那口钟,为本体,追命钟内有钟锤,钟锤可以发出钟声,扰乱人的心神。

    再说,兆林感觉眼前一黑,就知道不好,还没等作出反应,啪啪响起钟声,震的头昏脑胀,刚想甩出玉简,就感觉体一歪,随着追命钟飞了出去十米,立即慢了一冷汗,还没等追命钟稳,从地下钻出一把弯月刀,等他发现,一切都晚了。

    “结束了!”曹雪伸手一握,飞回来的盾牌消失了,接着是两把弯月刀,一把金色,曹雪纵一跃,站在金色的弯月刀上,看着还没缓过神来的杏香说:“这一战,我消耗了太多,我需要补充一下,有些叫我。”说着,钻进弯月刀里,沉入地下…

    结束啦?等曹雪走了,杏香才反应过来,手印一翻,追命钟飞了起来,追命钟一起,杏香也看到了里面的尸体,血模糊,鲜血还在外溢,谱绘着一场胜利,证明着一个生命的离去…永远的离去…

    杏香接收了兆林的乾坤袋,里面除了大量的食物,还有大量的玉简,这一战,四大家族,亏大了。

    杏香双手握着拳头,走下擂台,这一战,让她看到了曹雪的强大,心中打定主意,一定要和曹雪打好关系才行,对了,还有宗主,据说,宗主可以制造魂器!

    此时的王皓,正在地底挖矿,当时他离开东门家的擂台,就想到一个血腥的报复,没有回明月楼,孤一人出了东城门。

    王皓也确实很小心,一出了决策城,立即沉入地下,这一沉,就是一千多米,才开始在地下穿行。

    决策城的四周,有着很大面积的平原,再超远处,也可见青山叠翠,只是距离稍远!

    四大家族的政策,就是锁城,不许皓月宗的人,随意出去,东门外,自然也会有人留守,此人王皓认识,正是被王皓打入死亡名单的东方家长老,拥有十八金实力的惠阔。

    按照四大家族的交待,除了这个王皓不能杀,其余的出来一个,杀一个,这惠阔才没有着急出手,否则王皓很难幸免,就因为惠阔没有及时出手,接下来有着傻眼了,看着王皓钻入地下,才发现一个问题,他不会土遁!

    惠阔神识扫向地下,直接锁定了王皓的影,王皓却根本不知,还颠的往前钻呢!惠阔也是不急,一脸微笑的跟着,他就不信王皓不出来。

    还真就让他蒙对了,王皓真没出来,半个小时以后,王皓找到一条矿脉,这是最低级的一种矿石,黑铁矿,也是普通武器的主要材料,别认为最低级的矿石就便宜,那你就错了,这片大陆上,会采矿的人不多,都是用力气挖矿,挖出来的矿石,也没有便宜的。

    王皓一看矿脉四周,都有被人开采过的痕迹,也就明白了,想来这里经常有散修过来,随即选了一个位置,直接一气化三清,化成三道分,开始采矿。

    一气化三清?惠阔一看王皓分出三道影,也是吓一跳,至少这个功法,他虽然不会,却听说过。

    惠阔悠闲的坐在地面,欣赏着王皓挖矿,这一坐就是几个小时,看一眼天**暗,已西垂,有着坐不住了,难道自己要守到他,把整片矿脉挖完?

    惠阔哼了一声,抓过一块玉简,用神识,再里面刻上几句话,手指一弹,玉简化成一道白光,朝东方家飞去。

重要声明:小说《万死一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