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线·终点A

    这种时候已经没有继续磨磨蹭蹭的时间了!哪怕只有我一个人也要去救理科!

    我握了一下口袋里那个冰冰凉凉的发饰。

    “一定要等着我啊,理科!”

    然后……

    “喂!你干什么!”一些面孔陌生的老师在我边惊叫。

    不过我已经没有空闲去管他们了。从他们手中夺过一桶水,在朝宿舍奔跑的同时将自己上彻底淋湿,之后丢掉桶,冒着灼的火舌,我就这样在后师生们的惊呼中冲进了女生宿舍。

    本来为男天堂的女生宿舍此时彻底被烈焰所占据。

    充斥在整个视野的是铺天盖地的橙红。眼中的一切都被空气扭曲而不断晃动着。

    橙色的等离子体构成各种形状的火焰,不停炙烤着周围的空气。空气中的氧气含量降低到了一个让人难以呼吸的地步,与之相反的是各种灰烬尘埃数量激增……吸入这些物质过多的话最终会导致葬火海。这一点在原本的防灾演练说明书上就有记载。

    上原本湿透的衣服已经开始渐渐被烘干,如果不再快一点的话,恐怕还没等带着理科逃出去,恐怕我自己就要变成bbq了

    呼吸有点困难了,甚至在一瞬间我满眼都只剩下流动的纯白……大概是差点就失去意识了吧。

    再这样下去在找到理科之前我自己就会撑不住了。

    “理科!”

    为了节约找到她时间,哪怕会吸入灰烬粉尘我也不得不大声呼喊理科的名字。

    “前……辈?”这时在一个走廊拐角处,穿着校服的理科突然出现在我面前。

    她瞪圆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我:“为什么前辈会在这里?”

    “当然是为了来救你啦!”我看着她一副呆呆的样子就忍不住给了她一记手刀:“还愣着干什么!快点走啦!”

    我一把拉过她的手开始向外跑去。

    要是快一点的话,应该可以……

    “可恶!路被堵住了吗……”

    二楼塌方下来,还冒着火苗的建筑材料将通往外面的通道完全塞死。

    一楼的窗户都是有防盗栏杆的,所以从窗户出去这一点也pass……

    二楼的话虽然可以通过吊单之类的方法从窗口逃生,不过目前二楼已经开始塌方了,现在上去也只是自寻死路而已。

    难道没有什么其他办法了吗……

    就在我苦恼的时候,我后的理科突然狠狠撞了我一下。

    “前辈小心!”

    随后我们刚刚站着的地方被一堆熊熊燃烧的木材,石灰和水泥给占据,而我和理科则因为惯撞进了一间房间。

    这间房间还算完好,不过从墙壁上的裂纹来看,崩坏也是迟早的事了。更何况房间的木门已经开始燃烧了。

    “多谢你了理科。”我看着那堆还在燃烧的建筑材料,心有余悸地道谢。

    “不用道谢,本来就是理科让你陷入困境了啊。”理科刚刚想要站起来,结果立刻悲鸣了一声,瘫坐在地上。

    “怎么了?”我看着理科脸上那副人畜无害的无奈笑容,不由有种很不妙的感觉。

    “啊哈哈,脚扭到了……”理科揉了揉自己的脚脖子:“看来理科已经不行了,前辈,你自己快点逃吧,只有你一个人的话说不定能逃出去!”

    “开什么玩笑!”

    我的怒吼在房间中炸响,一瞬间盖过了外面烈焰熊熊的声音。

    “要是我一个人逃的话,那不就没有进来的意义了!”

    “可是,会死的哦,继续和理科在一起的话。”理科从容地说道:“前辈还有很多事没能做吧?前辈还有很多人想见吧?既然这样的话那就没有必要管理科,一个人快点逃吧。”

    “那么你呢?”我盯着她问道。

    “理科的话……没事的哟~”她避开我的目光,轻轻说道。

    “真的没事吗?”我继续盯着她看:“你不害怕吗?”

    理科在木门被烧得噼啪作响的况下沉默了。

    “怎么可能不怕……”然后她轻轻地说道:“死掉这种事……理科怎么可能不怕!”

    豆大的眼泪从她眼中涌出,瞬间打湿了脸庞:“好害怕被火烧,好害怕被石头砸,好害怕不能呼吸,好害怕一个人在这里死掉!……不过,如果我不能这里停下,有着我拖累的前辈绝对会死的!你是这里第一个不是为了支使理科干这干那而和理科说话的人,要是因为我害你死掉的话……”

    “那不要死不就行了。”

    看着那么脆弱的理科,我一挥手打断了她的话:“我是绝对不会死的,所以你也要给我好好的活下去!”

    “主观意识是改变不了什么的!不论多么不愿,悲剧还是会发生……”

    “意识不能改变的话,那就靠着气势去弥补吧!”我从口袋里掏出那个发卡,将它递给理科:“不要小看我哦,你以为我是谁,我可是高坂龙儿啊!”

    理科呆呆的看着我递出发卡的样子,说道:“前辈……龙儿……前辈……龙儿前辈!”

    她突然一把抱住我。

    “龙儿前辈!原谅理科吧,理科居然把你忘记了!”

    这家伙记忆恢复了吗?!不对现在不是在意这个的时候。

    天花板已经有粉尘开始掉落,恐怕马上就要崩塌了。

    “乱七八糟的事以后再说!”

    我一把推开理科,随手抄起一把椅子。

    “龙儿前辈你想干嘛?”理科问道。

    “把窗户和外面的防盗栏一起砸碎!”

    即使是防盗栏也不会太过于坚固,所以全力砸的话应该能够砸破才对。

    “如果要砸的话,理科推荐砸那里哦~”理科对着空无一物的墙壁一指。

    砸墙?这种事一般不会有人做的吧……而且不管怎么想砸玻璃和防盗栏都比砸墙轻松啊……

    不过既然是理科说的……

    我抄起椅子,向那面墙狠狠砸去!

    “既然是理科说的,那就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这里好了!”

    ☆

    “唔,其实如果那个时候前辈没能砸开墙壁的话那这个番外就是神作了!”

    保健室病上,理科兴致勃勃地指手画脚。

    “不要拿生命开玩笑啦!”我端着刚刚煮了没多久,还气腾腾的粥:“不过话说回来……居然一下子就砸开了,而且还刚好裂了足够两人通过的缝隙,这也太神奇了吧……”

    “嘿嘿嘿~这种程度的计算对理科而言只不过是小意思哦~怎么样,龙儿前辈迷上理科…………呜哇!好烫烫烫!”

    “如果你能再正经一点的话说不定我会喜欢上你呢。”

    “真的?”

    “0.001‰的可能吧。”

    “这真是让理科泪流满面的概率啊,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

    理科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粥。

    披散着长发,映衬着如同薄纱般的阳光,穿着病号服的弱少女一口口啜食着小碗里的流质食物。

    我看着这个景象,呆呆地忘记了说话。

    怎么说呢……平时吵吵闹闹的家伙突然安静下来特别有感觉呢……

    “对了,龙儿前辈~”理科突然像是耍宝一样把脑袋朝我这边凑了过来。

    “干嘛?是比谁额头硬吗?”

    “理科才不会比这种奇怪的事呢!看发饰啦发饰!”

    理科前额上面带着那个头饰。

    其实理科不用强调我也知道啦……刚刚也只是因为太不好意思了所以才掩饰一下的。

    “嘿嘿,因为这个发饰是龙儿前辈第一次送给理科的东西啊~而且龙儿前辈实在太迟钝了,所以理科不主动一点是不行的。”她捧着粥碗:“龙儿前辈在理科恢复记忆之前不是问过理科的愿望是什么吗?”

    “嘛……确实是问过,不过当时被你敷衍过去了。”

    理科露出了一个阳光的笑容:“因为那个时候的‘我’不记得了。其实

    我的愿望是当新娘子!龙儿前辈的新娘!而且至今还在向这个目标努力中!”

    “哦,那就继续努力吧~”

    “好冷淡!”

    ……

    其实,这样的子也意外的不错呢。

    【理科线_fin_end】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朋友不可能那么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