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线1

    “理科!”

    比起莫名其妙的黑猫,我自然是更加在意那个不自然的理科了。

    在理科的影消失于教学楼拐角的时候我就急忙跑了过去。

    这里是哪里?为什么我会在这里?还有其他奇怪的地方,我有很多事想和别人商量。在这种时候看到邻人部的伙伴让我惴惴不安的心一下子放松了下来。

    「龙儿前辈,真是怕寂寞啊~又不是像小兔子一样太过寂寞就会死掉~」理科大概会这样的吐槽我吧。

    不过没关系,害怕寂寞也好,讨厌孤独也罢,就算是被嘲笑胆小也没关系,我想和邻人部、和光坂的大家在一起。

    一个人孤零零的,实在太难受了。

    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会加入邻人部。正是因为这样,大家才会聚集起来。

    没错,理科的话,邻人部的大家的话,一定会理解我的!

    ☆

    “对不起……理科、理科没办法理解……那个……前辈?”

    理科在墙角缩成小小的一团,瑟瑟发抖地看着我。

    此刻我脸上的表一定很奇怪吧。

    为什么……为什么那个可以毫不犹豫宣布自己的兴趣好是萝卜级bl,能够毫不羞耻地承认工口才是自己本质,能够将贯彻h精神的行动引以为傲的变态理科会露出这样软弱的表

    为什么……为什么之前一直说喜欢自己,一直缠着自己,甚至不惜加入邻人部这种(看似)奇怪组织也要和自己在一起的理科会对自己露出那么害怕的表

    为什么……为什么从来都只会被人多和嘈杂环境所击倒,一直以来元气满满的理科……会哭泣?

    “前、前辈……?”

    理科似乎变得更加害怕了,她的声音越来越小,脸上的泪水越来越多,体也止不住地颤抖着。

    这也是没办法的啊。

    在旁人看来,现在这个场景就是:像是不良少年一样的学长在人烟稀少的地方将一个学妹拦下……她没有放声痛哭已经很厉害了好不好。

    我稍稍后退了几步,让她面对的压力能够稍微减小一点的同时,再次深呼吸。

    脑袋里已经比之前更加混乱了。

    原本以为能够找到邻人部的同伴一切谜团就会迎刃而解。不过在发现理科之后,事反而变得更加复杂了。

    首先,从她之前的自称来看,她是理科无误。

    但是,比起在我记忆中认知的理科,这个理科不仅着装打扮不同,就连格都不一样……或者说,除了外貌和名字,这个理科和我记忆中的理科完全是两个人啊……

    “难道是邻人部的大家在和我开玩笑吗?”我随口喃喃道,不过这个假设马上就被我自己推翻了。

    开玩笑的话不可能让这个学校的师生来帮他们一起串口供,但上课的时候老师和同学明显是真的认识我的。

    可恶,现在该怎么办……

    等下……如果有不同格的理科在,那么星奈夜空她们说不定也在这个学校!

    如果能够把她们统统找出来说不定会有办法!

    “那、那个……前辈……理科、理科可以走了吗?”

    理科看着面色不善的我,弱弱地问道。

    ……真是不习惯啊,这个柔弱系的理科。

    要知道原本在邻人部的时候,理科可是变态到连抖s夜空都甘拜下风的啊。

    “你要去干嘛?”我尽力做出一副温柔的笑容,不过从理科那种被吓到的小鹌鹑一样想把自己缩成一团的样子来看,恐怕起到了反效果……

    “老师拜托理科……帮忙拿一份资料影印之后发给全班……”

    “……班长?”

    噗噜噗噜地摇头。

    “……生活委员?”

    噗噜噗噜地摇头。

    “……被同学信任的番长?”

    噗噜噗噜地猛烈摇头……话说这样摇头颈椎骨真的没问题吗……

    “……只是路过却被老师抓住当成跑腿的因为格内向无法拒绝只能硬着头皮把所有的事一个人独自做完的路人甲?”

    点头点头。

    “你究竟弱到什么程度啊!”

    “哇啊啊啊,对、对不起!”

    大概是被我突然的吐槽吓到了,理科猛地鞠了个呈直角的躬,全力地道歉起来。

    果然现在理科超弱气的……

    “算了,总之我来帮忙吧。”

    我叹了口气无奈道。

    不论是在什么地方,理科都是那么容易给人添麻烦啊。

    “诶诶?可、可是……这样的话,前、前辈来之不易的休息时间……”

    理科受宠若惊地跳起来道:“还、还是让理科一个人来好了……虽然慢了一点……”

    “长了这样一张脸,只要对老师说一声,休息时间要多少有多少啦。”

    “诶……真的吗……”

    “我只是开个玩笑,居然就这样接受了吗?吐槽呢?!”

    好吧,我承认理科没有否认我的玩笑对我内心伤害很大……

    “诶诶,吐、吐槽……那个、诶哆……搞什么飞机啊(关西腔)!”

    “……”

    好冷……

    “呜?~~~理科、理科果然是什么都做不好的孩子……”

    啊,哭着自暴自弃了……

    ☆

    “不过,理科也有点羡慕前辈呢……”

    经过了半个多钟头的相处,理科总算是不会在对我那么害怕了。

    抱着一大堆影印教材资料的理科傻乎乎地笑着对我说道。

    顺带一提,我目前抱的材料大概是理科手里的四倍……好重……

    “羡慕什么啊,我可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值得别人羡慕的呢。”

    我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这个并不是自谦,事实就是如此。我有着能吓住大部分宵小的面容,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体格,堪堪一线水准的成绩。不论哪种都不足以成为一般人羡慕的对象。

    就连原本作为我最强项的打架也因为久不上战场而退步了颇多。

    目前我唯一值得自豪的,就只剩下‘堪称鬼神’的家务能力(杏语)了……

    “因为啊,前辈不是有很多自由时间吗?”理科抱着厚厚一叠资料,摇摇晃晃的样子让我害怕她随时都会跌倒:“理科也想要那么多时间去做实验之类的。”

    这就是所谓的江山易改本难移么……

    “理科的愿望是什么?”我突然好奇地问道:“是成为发明家之类的吗?”

    如果是的话,在我记忆中的理科就已经达成这个愿望了……虽然她发明的东西都很微妙。

    “不是,是……”理科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她用资料堆挡住自己的表,只留下一个红通通的耳朵:“……总、总之跟前辈没有关系啦。”

    “嘛……虽然跟我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你要是再那样走路的话,会撞到哦。”

    “撞到什么……唔?!”

    理科整个人都撞在墙壁上,她捂着脸蹲在地上,看上去好像很痛的样子,原本抱在手里的资料则散了一地。

    “没事吧?”看到她半天没有动静,我担心地问了一句。早知道伤害很大的话就应该早点提醒她了。

    “米事……”因为是捂着鼻子,理科的声音听起来怪怪的:“啊!资料!”

    她看着散落一地的资料,眼里噙着泪水,泄气地耷拉着肩膀:“果然理科是个什么都做不好的孩子……”

    这就是那个吧……真正的otz!

    ☆

    “今天谢谢前辈了。”理科接过我手上的资料,摇摇晃晃地向她的教室走去。

    “小心点唷~”

    “恩,理科知道……呜哇啊啊啊啊~~”

    嘛……虽然教室里传来的噼里啪啦声和各种惨叫声让我有点好奇,不过现在还有更加重要的事。

    我掏出手机,确认了一下目前的时间。

    “如果说这里的作息时间和光坂或圣克罗尼卡学院一样的话,那距离放学还有……两个小时么。”我将手机放回口袋:“足够了。”

    接下去的两个小时,我逛遍了整个学校,但除了理科之外,没有发现其他认识的人。甚至连那只特立独行的猫都没有发现。

    说实话,有点丧气。不过比起一开始以为只有自己一人在这个学校时那种茫然无措,独自彷徨的感觉已经好了很多。

    因为不论如何,理科都在。即使她的格已经改变了,但在和她聊天的时候,她偶尔还是会用一点记忆中的那种方式说话。

    虽然每次说了之后她本人都会因为语气或内容太失礼而道歉……

    “嘛……有理科在的话,确实好很多呢……”

    明天,也去和理科聊天吧……

    我在心中这样对自己说道。

    ☆

    “理科?你在干什么?”

    第二天下午,我奇怪的向正匆匆忙忙在学校内奔走的理科问道。

    就因为这家伙今天一直都不在教室,所以之前几次去她教室都没找到她。

    “啊,前辈……”理科的表很悲伤,她用快要哭出来的声音说道:“理科最喜欢的发饰不见了。”

    “发饰?那个东西对你很重要吗?”我好奇地问道。

    “对理科来说,那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东西!”她一反之前怯懦的样子,认真地说道:“虽然记不起来了,不过,那个是一个非常温柔,而且对理科来说非常重要的人送的。”

    看来应该是她长辈送给她的礼物吧,承载着不同寻常记忆的礼物。

    “是吗,那我也来帮忙吧……”

    于是,我和理科两个人找了一下午的发饰,但还是一无所获。

    最后直到我说明天继续一起找才把想要在校舍摸黑寻找的理科劝回了宿舍。

    “不过话说回来……从开始到结束理科都没告诉我那个发饰长什么样啊……”我躺在上??地想到,万一找到了却被我当成是垃圾丢了怎么办……

    真是的……明天好好问问她那个发饰究竟是什么样的吧。

    ☆

    感觉有人在我耳边轻声说话。

    我缓缓睁开眼睛。因为还未从困意中完全脱出,所以总觉得看到的东西都模模糊糊的。

    然后,出现在我前的,是夜空。

    是梦吗?

    我揉揉眼睛。

    夜空,更加清晰地出现在我眼前。

    “夜空?”我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发现了不同寻常的现象……夜空自腰以下的体逐渐变得透明,到了脚踝部分的时候已经几乎没有东西了……

    “这个,是梦。”夜空将手轻轻放到了我的枕头旁边,留下了某件物品之后,又缩了回去:“龙儿,你要拯救的人,可不在这里呢。”

    “等一下?夜空,你在说什么?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皱起眉头刚想坐起来,结果脑中一阵晕眩,体不受控制地跌回了上,然后就好像连续熬夜了很久之后,睡意一下子涌了上来一样。

    无法抗拒。

    于是,意识就此中断,我又再度陷入了沉眠……

    ☆

    “着火啦!!!”

    窗外嘈杂的尖叫声和各种声音的混合将我再一次惊醒。

    “夜空!”我下意识地朝前看去,但那里什么都没有。

    难道真的是梦?

    我的目光落到了枕头边上――那里正好好地放着一个让我眼熟的发卡。

    难道这个发卡就是理科在找的发饰?

    我将发卡拿起来仔细地端详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

    “这个不是我在横纲乐园电子游戏区兑换的发卡吗?”

    因为这个系列的饰品很漂亮而且也不贵,所以我兑换了一些送给邻人部的成员和光坂的朋友。

    ……

    等一下,如果这个真的就是理科在找的发卡,那在她记忆中那个‘虽然想不起来、但是很温柔很重要的人’不就是我了吗?!

    ……总觉得再深思下去会很丢人呢。

    “着火啦!!!”

    窗外尖锐的叫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朝窗外看去,因为前面宿舍楼的阻挡我看不到究竟是哪里着火了,但火光还是将东边大半个天空都映成了橘黄色。

    因为有点担心理科,于是我还是决定出去看一下。

    把睡衣换掉,将发卡随手放进口袋里,然后我就出门跑向了起火点。

    ☆

    着火的地方是女生宿舍。

    我在周围转了几圈,但是没有发现理科的影。

    “那家伙……该不会……”我抬头望向烧地正旺的宿舍楼,心中突然有了些许不安感。

    “该死,消防车还没来吗…………志熊呢?她在哪里?你们谁看到她了?”一个女老师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中。

    志熊?难道说的是理科吗?

    “老师,理科她刚刚说要去救猫……好像没有逃出来!”

    ……

    我抑制住自己马上冲进火场的冲动,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

    没错,这种时候,我应该……

    ※※※※※

    a.冷静什么的滚一边去,理科的生命刻不容缓!快点冲进火场!==è世界线?终点a

    b.不行,行事太过鲁莽的话不仅救不出理科,连自己也会有危险==è世界线?终点b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朋友不可能那么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