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拒绝采访的邻人部

    作者在雪山遇难中,所以今天没有更新。

    以上。

    ☆

    「大家好,我是清廉正直的校报部兼新闻部部长,藤堂莉莉西亚的说~今天我也要为大家奉献上绝对真实可信,新鲜出炉的新闻哦~」

    「在那之前……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会出现在我们邻人部吗?」我无力地看着某个自我感觉良好的金发法式面包卷。

    「当然是因为新闻在这里!」

    「不不不,就算你用登山者那种‘因为山在那边,所以要去登山’的语气说……」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总之,藤堂哔哩哔哩同学……」

    「是藤·堂·莉·莉·西·亚!哔哩哔哩是怎么回事啊!我又不会超电磁炮!」

    「是是,总之哔哩哔哩同学……」

    「连藤堂都省略掉了吗?!」

    「总之那边那个金发面包卷……」

    「这个称呼没礼貌了吧!而且我只有前面的两缕是卷发而已!」

    「因为好麻烦所以直接叫同学a好了。」

    「省略的太过分了喂!邻人部的成员不知道什么叫尊敬吗!」

    「同学a真是太失礼了,我们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什么叫尊敬呢。」

    「失礼的是你们吧!话说在讨论礼貌问题前至少把我的称呼改过来啊!」

    「那么a同学……」

    「只是调换了‘a’和‘同学’的顺序吗!!!」

    「我只是认为不需要对你太有礼貌呢。」

    「这个已经是赤`的人攻击了吧!我要写进采访记录了哦!」

    「可是莉莉西亚同学的采访记录里面不都是捏造的新闻吗?」

    「这个是对为新闻人的我最大的污蔑!」

    「那么提问!‘今天的邻人部也很和平的度过了~’这样的新闻标题是什么?」

    「『大公开!本极恶社团邻人部依旧无所事事浪费学校的预算!』」

    「速答!而且还是明显的贬低标题!」

    「……糟、糟糕,一听到邻人部三个字就忍不住……」

    你到底对邻人部有多大的怨念啊。

    「嘛……不过因为是事实所以算了。」

    「喂!连部员都承认了吗?!好弱,这个社团的凝聚力好弱!」

    「清廉正直呢~」

    「呜……」

    「绝对真实呢~」

    「可、可恶……我也是有报道过真实事件的呢!」

    「比如呢?」

    「唔,那就现场来报道给你看好了!」

    ☆藤堂莉莉西亚的现场报道

    『这里是藤堂莉莉西亚~今天也为您报道最真实最新鲜的新闻哦~☆』

    「噗……」

    『……不要随便在别人的现场报道里捣乱啊!』

    「对不起,因为句尾装可那个‘~☆’和藤堂同学的形象搭配真是太违和了……」

    『啰嗦!』

    ※报道再开

    『今天要为您报道的是【作者雪山遇难案,纯属捏造!】』

    「等下!这个还用得着报道吗?一般的读者都猜到了吧?!」

    『实际上是因为剧被读者猜到了,正在电脑面前自暴自弃!』

    「嘛……因为是那个作者啊……」

    『还一边借茶浇愁一边嘟哝‘码字什么的最讨厌了……’』

    「因为不会喝酒呢……不过你这么说出来的话那家伙会哭的哦……」

    【哔哔哔……】

    「啊,有邮件。」

    『本报最新消息,【圣克罗尼卡学园番长·高坂龙儿的手机来电声音超老土!】』

    「我不是那么新潮的人还真是对不起了!」

    『那么邮件内容呢?写了些什么?』

    【发信人:在雪山的蝙蝠】

    【标题:无】

    【内容:咱才没有哭呢……只是咸味的茶从眼睛里流出来了……】

    『「……」』

    「我觉得现在还是先停止这个环节比较好呢……」

    『真、真是奇遇呢……我也刚好这么想。』

    ☆

    「果然新闻工作者的主要任务还是采访啊!」藤堂莉莉西亚着十分有料的部,用着自己的话,用十分了不起的态度说道。

    「龙儿你还没把这家伙赶出去吗?」夜空指着金发新闻工作者,用打从心底厌恶的语气说道。

    「那种超讨厌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啊!我的存在就那么碍眼吗?!」

    「啊,不好意思……」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

    「没关系啦,不过你还是好好的和你们社长沟通一下……」

    「因为粘太大所以还没能清理掉。」我向着夜空歉意地说道。

    「原来之前是在对三月同学说话吗?!而且你把我当成了什么啊!黏菌吗?」

    「好吵,连美羽的话都听不到了啦!」星奈摘下耳机不满地抱怨。

    「唔,对不起……」

    「明明好不容易才玩到h的部分……」

    「快把我的歉意和少女的纯真还给我!」

    总觉得夜空和星奈都对戏弄校报部兼新闻部部长这个活动乐在其中呢……

    「龙儿前辈,理科发明了新的东西哦~」理科拎着一个皮箱走了进来。

    「啊拉,是志熊同学啊。」藤堂像是发现了新目标的苍蝇一样凑到了理科边「你发明了什么东西呢?」

    「嗯,藤堂同学要看吗?」理科把手上的皮箱交给她。

    「诶?我可以打开吗?」似乎对那么爽快就把东西交给自己有点疑惑,藤堂歪着脑袋向理科问道。

    「啊,等理科先做一下准备。」理科将邻人部全员都叫到一起,把我们带出了部室,然后用在部室的藤堂刚好可以听到的声音悄悄说道:「等会儿听到理科说‘趴下’!大家就趴倒在这个位置……」

    「喂!为什么啊!这个究竟是什么样的危险品啊!」莉莉西亚同学颤抖了。

    「其实只要一打开啊话,就会……」

    「……(咽唾沫)」

    「出现打开者的立体投影头像。」

    「那有什么意义吗?!」藤堂同学突然发火了……真是搞不懂新闻人啊。

    「可以当镜子用呢。」

    「难道不能在里面装一面镜子吗!」

    「这是个盲点呢!」理科露出恍然大悟的表

    「不不不,没有想到才奇怪吧!而且为什么出现我的头像要卧倒啊!」

    「因为是藤堂同学呢。」

    「我是什么样的危险人物啊!」

    「大概就是伏○魔的等级吧。」

    「所以说为什么啊啊啊啊啊!」

    ☆

    于是今天也这么过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朋友不可能那么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