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望病人的邻人部

    我是三月夜空,因为今天龙儿感冒卧病在,所以由我来代写请假条。

    以上。

    ※

    把上面那段话用邮件发给作者之后,他打电话来大叫什么「我的请假条不可能那么短!」

    不过被我威胁了两句就一边哭着一边拜托我多写一点。

    不过就算是让我写我也不知道写什么呢。

    干脆就写写是怎么被调教的好了。

    ※

    【自主规制】

    ※

    明明写了很长一段,但是电脑却显示不出来。而且还从机箱中冒出了黑烟……

    果然这种凡间的器物已经没办法跟得上我的程度了。

    不过这样一来作者要求的字数就没办法达到了。

    唔,好麻烦。我腻了,干脆把这个丢给吧。

    ☆星奈接手

    呼呼呼~人家就知道八嘎夜空是写不好请假条这么高难度的东西……

    呜哇啊啊啊,八嘎夜空不要乱碰人家的电脑啊!

    可恶,不能讲夜空的坏话的话,那接手这个请假条就毫无意义了嘛!

    既然如此,那人家就好好清点一下人家的优点好了~

    ※

    因为无意义的文字太多,人家的优点一览都被作者删掉了。

    明明写了差不多有一本书的厚度……还打算之后拿到班里让那帮男生印刷成实体书好好观赏膜拜的呢,真遗憾。

    总觉得写这个束手束脚的。

    算了,人家也不玩了,给小鹰接手吧。

    ※

    ps.我是受,请大家随意s我吧!

    ☆小鹰接手

    呃……刚刚夜空把稿子拿走,然后似乎在星奈负责的部分添了一句话。虽然不知道她写的是什么,不过总有种为星奈默哀的感觉。

    不过,从本书开始到现在,我这个原作主角一直都处于打酱油的状态呢。

    这样一来我的人格魅力不就没办法被读者们注意到了吗!没错,就是那种如同萨○罗斯般让人为之着迷不已的超帅气人格魅力!

    ……

    对不起,我说谎了。

    咳咳,总之我已经向作者提议要增加戏份了,而且也获得了批准,所以大家就期待我在下文中的大活跃吧!

    ※

    把稿子交上去后作者黑着脸说「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于是只能把稿子继续传下去……不过如果把稿子给理科或幸村的话总有种请假条会变成bl宣传或战国讲座的感觉,最后还是决定把这个带去给生病中的龙儿。

    ☆龙儿接手

    最后还是要我来写吗!好不容易以为可以休息一次的!

    而且在病上也做不出otz这个动作!对于心沮丧的表现手法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啊!

    「你只会用otz来表现消沉么……」桐乃走进房间,将气腾腾的粥放在我枕边的桌子上。

    居然已经和我心灵相通了吗,不愧是我引以为傲的表妹啊。

    ‘噗嗤’←`体被钝器重击的声音。

    「唔喔哦哦哦哦!」我捂着腹部在上翻滚「居然对生病中的兄长施以铁拳!你真是没有人类的血和泪啊!」

    「因为你的笑容太恶心了,不自觉就……」

    桐乃似乎也觉得有点过分,不好意思地说道。

    不过因为‘不自觉’这种理由被殴打……我流下了悔恨的男儿泪。

    「呜,我可没有哭哦!只是体内的盐分和水分从眼睛里跑出来了而已!」

    「一般来说,那个就叫哭吧……」

    「才不是!只不过眼睛里进了砂锅而已!」

    「哦?是吗?」

    「哦哦哦!对不起我错了,请不要把盛粥的砂锅朝我眼睛凑过来!」

    尊严什么的……早就丢进伟大航道了啦……

    ※

    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我似乎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哟~龙儿,我来看你了。」小鹰的说话声从很近的地方传来。

    「……真是噩梦啊。」

    「为什么要在听到我说话之后立刻像是梦呓一样说出这种话啊!」

    「醒来看到的第一件事物就是小鹰那凶恶丑陋的嘴脸……这难道不是噩梦吗?」

    「那确实…………才不是!为什么我好心过来看完你却要被你当成噩梦啊!」

    「去去~~~」

    「那种像是在赶狗一样的语气词是怎么回事!你实在是太失礼了吧!」

    「唔……对不起。」

    「没错,这种时候就应该……」

    「对不起,不应该赶走,而是直接碾死才对。」

    「被当成虫子对待了!」

    ※

    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我似乎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哟~龙儿……欸?小鹰不在吗?」夜空说话声从很近的地方传来。

    「小鹰?」我努力地睁开干涩的眼睛,从像是一团浆糊一样的脑中搜索着刚刚发生的事「好像哭着‘我=臭虫还真是对不起了!’从这里跑出去了。」

    「哈?那个家伙太失礼了吧。」夜空坐到边的椅子上「居然用这种态度对待病人。」

    「就是说啊……」我咳嗽了一声「夜空,能帮我倒杯水吗?」

    「水?没问题。」她没等我说话就走了出去。

    其实房间里面有水瓶啦。

    呜……眼睛好涩,喉咙好干,鼻子也塞住了,全关节都在发出酸痛的信号。生病真不是什么好事啊。

    「水来了~」回来的夜空将玻璃杯递给我。

    「谢谢……咕嘟咕嘟……噗!!!」我一下子把嘴里的液体都喷了出来。

    「好脏!怎么了啊!」

    「夜空……你这个是在哪里倒的?」

    「楼下的矿泉水瓶里啊,怎么了?」

    「那个是医用酒精……」

    「……」

    「……」

    「那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不要跑!!!」

    ※

    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我似乎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龙儿,现在感觉怎么样了?」星奈的声音从很近的地方传了过来。

    「很不好……大概要死掉了……」

    「什、什么——————!!!」

    星奈惊慌的脚步声响起,然后一个重物猛然扑到我上,随后一把揪起我的衣领,将我从温暖的被子里拎起来来回摇晃。

    「快振作!不要闭上眼睛,不然就永远醒不过来了!」

    「我认为如果你再这样下去,我永远醒不过来的机会比较大……」

    「……」

    她尴尬地把我塞回被子。

    「不要开玩笑嘛,人家可是真的很担心啊!」

    「对不起。」我老老实实地道歉了。

    星奈似乎在抹着眼角的泪水,看来她确实很担心我的体状况呢。我不分场合开玩笑的毛病是应该稍微注意一点……

    「你要死了的话,那玩以后买r18gal就没那么方便了呢。」

    「……你还是让我死了吧。」

    ※

    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我似乎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龙儿大哥?」幸村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zzz……」因为之前的悲惨遭遇,我决定装睡。

    「不、不好了!龙儿大哥死掉了!」

    「才没有!」

    糟糕……忍不住吐槽了。

    「龙儿大哥还没死啊,在下真的很高兴呢!」

    「如果你能把措辞改一下我也会很高兴的。」

    「在下有什么能帮龙儿大哥做的吗?」

    「给我倒杯水吧……用那个暖水壶就行了。」

    「是!」

    噗噜噗噜←幸村倒水的声音

    啪嗒啪嗒←幸村快步走过来的声音

    咔唰啪啦←幸村不小心被电线绊倒,将水泼到我上的声音。

    于是病加重了。

    ※

    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我似乎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龙儿前辈~理科来和你【哔】了!」

    「回去!」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朋友不可能那么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