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假条的格式已经阻止不了我了!

    晴朗的天气,洒满大地的舒适阳光,午后那令人昏昏睡的蝉鸣声。

    恰逢今天是没有什么预定的假,做完所有家务,距离晚饭还有不少的余裕。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好好睡一个让人心舒畅的午觉,也能懒洋洋地窝在沙发里看上一整天电视,哪怕是那蝉鸣和风铃当成配菜,吃点西瓜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然后一个下午就能这么轻轻松松地过去了。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今天,没灵感,假条就拜托你了。】

    「……」

    于是在放下手机的一刻起,高坂龙儿的人生又进入了无意义浪费的模式。

    ……

    我为什么要说又?

    ☆

    「麻烦死了……好……」

    虽然已经快要秋天了,不过事实上外面的气温还是很高,哪怕只是走在路上都有一种被炙烤着,随时都会脱水的感觉。

    明明之前都还在抱怨每次要写请假条夜空都会胡闹把事搞得乱七八糟,不过这次只有我一个人反而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了……果然我装傻的能力还不足吗……

    在家里试着一个人吐槽了十分钟后,我果断放弃了这种蛋疼的做法,决定专程去小鹰家吐槽小鹰……

    不过在到小鹰家之前果然还是先去买瓶水润润干的快要冒烟的喉咙好了。

    ☆

    「……」

    「……」

    「这次终于连欢迎光临都不说了吗?」我看着柜台上一脸提防的黑猫,无奈地叹气道。

    「……(哔哩哔哩)」

    「不要突然就拿出电击枪对我示威啊!这个是犯罪了好不好!」

    「没关系,警察会相信的是我。」

    「不要对这种事自信满满!话说你的自信究竟是哪里来的啊!」

    「脸。」她想了想,补充了一句「你的脸。」

    「otz……」

    在消沉了数分钟后,我终于重新打起了精神「总之我现在是客人,快拿瓶矿泉水来。」

    「稍等。」她收起电击枪,啪嗒啪嗒的地迈着小小的步伐跑向货架。然后很快就跑了回来「客人您要的东西。」

    「偶尔你也是敬业的嘛……」

    正当她想要把手里的透明饮料交给我时,突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再一次跑回货架,拿了一根晾衣服用的魔术手。随后和我隔着大概两米左右的距离,用魔术手夹着饮料向我伸来。

    「……正常的递给我不行么。」

    「……太危险了(哔哩哔哩)。」

    「所以说不要用电击枪啊……」我究竟被这个家伙戒备到何种程度啊……

    泪流满面的接过饮料,我下意识地看向标签。

    →医用酒精

    「根本不能喝好不好!」

    「消毒用……对龙儿菌特别有效。为了我的体贴而感动吧。」

    「我只感受到了满满的恶意。」

    我把医用酒精抛还给她「至少给我给我找瓶能喝的吧……」

    「没问题。」她点点头再一次跑回货架,然后很快的返回,把手上的物品向我递来……当然还是用的魔术手。

    这次的饮料倒是很好辨认,不用看标签就能知道它是什么。

    →特浓酸牛

    「……」

    「……」

    「壮士!你放过我吧壮士!……请给我普通的矿泉水……能解渴的就行……」我按照字面上的意思五体投地地向黑猫求乞道。

    再这样下去我干脆随便找个公园喝自来水好了……

    「这样的矿泉水没问题吗?」

    「大丈夫だ,问题ない」

    ☆

    「为什么你会露出一副‘因为一个人吐槽太没意思,打算去小鹰家吐槽小鹰,结果因为想要买水被认识的打工营业员给戏弄了’的表?」为我开门的小鹰看着我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不由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我深呼吸了一下,朝小鹰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你知道吗?今天是泼水节哦~」

    ……

    …………

    ………………

    被我用矿泉水淋湿的小鹰正在自己的房间换衣服,我只能呆在客厅。

    小鸠正缩在沙发攒成一团,看着液晶电视上的人气动画铁之死灵术士。

    【汝的人生是毫无意义的啊!吾会在此将汝所重视的一切统统破坏!】

    【怎么能让你得逞!我早已领悟了世界的真谛!让你见识一下吧!真?残响死灭!】

    「噗……」

    「……(瞪)」

    糟糕……因为台词太中二一不小心笑出来了。

    我避开小鸠的视线,打算去看看小鹰换好衣服了没。

    「你对残响死灭有什么意见吗?」

    但被小鸠给拉住了。

    「呃……」

    「哼,愚昧的凡人啊……其实残响死灭是夜之王交给主角○华的,因为夜之王阿尔○斯是德○的弟弟,但是……」

    于是,在残害了其兄长小鹰后,我被小鸠无的中二邪气眼动画演说洗脑了……

    ☆

    「知道吗,桐乃!其实阿尔○斯和○德华之间……」

    「闭嘴!不要靠近过来!」桐乃一脸厌恶地和我保持了将近三米的距离「虽然以前就很恶心,不过今天恶心的程度几何级上升了!」

    「恶、恶心?!」

    「‘一想到和你在呼吸同样的空气都有被玷污了的感觉’这种程度的恶心!」

    「我是臭○泥吗……」

    作为一个人,总感觉自己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我的人生……已经毫无价值了……

    ☆

    等到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假条已经写了很大一段,不过却完全没有写的记忆……我的心中有一个声音不断呐喊着让我不要去看上面的文,总有一种看了心里就会有什么珍贵的东西会破碎的感觉。

    不过桐乃说要看这个,我就把文档发给她了。

    ※

    我是桐乃。

    之前的话似乎说的过分了一点,这家伙受的打击太大失忆了……总之这里就由我来进行惯例的收尾了。

    恩,今天的世界也很和平。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朋友不可能那么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