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考试中……这是请假条

    『引起世界变革的根源,往往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夜空和往常一样着还算有料的部捏造着名言。

    「所以今天我们就来征服世界吧!」

    「到底要怎样才会让话题一下子转到那里啊!」

    如大家所见,今天是请假条……

    大概是因为昨天更新的大章,作者的节似乎燃烧殆尽了,于是今天只能由我来执笔请假条。

    不过上一次请假条似乎是蛮久以前了吧?这么说来,其实作者还是有节的嘛。

    不过也托他的福,夜空积压的诡异思维也无处释放,导致今天的请假条危险度一下子上升了好多个等级……

    「仔细想想的话,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以《友少》为基础建立的,那换句话说就是为我们邻人部而建立的嘛!即使让我们成为统治者也是理所当然的啊!」

    「于是关于clannad和俺妹的内容都被你吃掉了么……」

    「……所以我们就来讨论一下要怎样把世界收为己用吧!」

    「喂喂!你刚刚已经意识到自己忘记了吧!现在只是打算蒙混过去吧!」

    「嘁,在意小事的男人可是会被女孩子讨厌的哦!」

    「我为自己不是你喜欢的类型而深感庆幸!」

    ☆

    「总之,大家无视掉那边那个没有理想的男人,谈谈关于统治世界的话题吧。不论是统治世界之后要干什么,或是对世界的规划之类的都行!」

    「我没有理想还真是对不起咧……」

    我已经没有力气去吐槽夜空了,只打算将这一次的会议记录当成请假条内容交上去敷衍(划掉)取悦一下各位读者。

    「呐呐,什么是统治世界?」

    偶尔出现在邻人部部室的玛利亚一边吃着通过完成‘替夜空做作业’这个任务从当事人那里获得的薯片,一边好奇的问道。

    「库库库,神之爪牙就是如此的愚昧无知啊~」小鸠抱着外形猎奇的兔子玩偶,用一脸轻蔑的表居高临下注视着玛利亚。

    (ps:小鸠站姿120cm左右,玛利亚坐姿100cm左右……)

    「哦?难道吸血鬼知道什么是统治世界?」沉浸于薄盐味薯片美味中的玛利亚并没有发现某个矮个子正利用自己满足她的优越感,而是漫不经心地追问道。

    「库库库,吾等夜之真祖在八千年前就统治了整个世界!没错,不管是天空还是大地,不论是海洋还是湖泊,都是吾等夜之真祖的!」

    小鸠一脸了不起地说着中二到让人不忍心听的话……

    ‘咔嚓。’

    「龙儿前辈,你在干什么?」

    理科好奇地问道。

    「把小鸠的话录下来,等她上国中的时候再放给她听……」

    「呜哇……真是恶毒啊前辈……记得过一会烤给理科一份。」

    「不愧是理科呢,没问题~」我伸出大拇指,朝理科露出一个灿烂爽朗的笑容。

    「你们两个真的是恶鬼啊。」小鹰在一边望着自己的妹妹。露出了不忍的表

    「嘛,其实……」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正打算解释几句挽回一下自己的形象。

    「与其让你们对我妹妹出手,还不如我这个大哥来给她最后一击!」小鹰大义凛然地说道「过一会也给我拷一份。」

    我&理科:「……」

    于是突然打了个冷噤的小鸠没有注意到在角落里,三个如同恶魔般的影正向着她露出诡异的笑容……

    ……

    「可是我问的是‘什么是统治世界’,并不是‘谁统治了世界’或‘世界是谁的’啊?」玛利亚歪着脑袋继续问道「难道吸血鬼你也不知道吗?」

    「诶诶?吾、吾当然知道啦……」小鸠的眼珠子乱转,额头也明显地冒出了不少冷汗「统、统治世界就是那个嘛……那个……」

    「哪个?」玛利亚好死不死地还继续催促道。

    好吧,或许她是没有恶意的,不过这种打击反而比恶意伤害更加大……

    「理科,似乎学到了点什么呢。」理科若有所悟地说道。

    「恩,我也一样……」

    「不要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妹妹的不幸上啊!」小鹰马上就吐槽了。

    「我也学到了不少呢……从统治世界的意义上……」

    「所以说夜空你对统治世界究竟有多执着啊……」

    ☆

    「统治世界?那种事人家不是已经在做了吗?」星奈放下手中的游戏手柄,一脸奇怪地反问道。

    众人:「「诶诶?」」

    什么?难道星奈的实际份是暗世界的统领之类的吗?!

    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隐藏的那么深啊!

    「世界本来就是围绕着人家转的嘛~」星奈用理所当然的表说「人家只要说想要什么的话,第二天要的东西就会出现在门口,这个难道不是世界的奇迹吗?」

    「我认为那个只是长辈的溺而已……」

    「而且人家的成绩总是最好的!」

    「这一点请去参考琴美酱,你会被打击到自卑的……另外光论学力的话玛利亚比你更强……」

    「唔唔……那人家拥有完美的外貌和材!和夜空这个完全洗衣板不一样!」

    「啊拉,居然有蚊子~」

    ‘啪唰!!!’

    居然能用塑料苍蝇拍挥出拔刀斩的音效,夜空你对洗衣板的怨念究竟有多深啊!

    「干嘛啦,八嘎夜空!」额头印着一个红色苍蝇拍印子的星奈噙着眼泪对一脸事不关己的夜空大吼。

    「拍蚊子啊~」夜空挥了挥苍蝇拍,做出拍打的动作「还是说你连脑子里都已经被腐占据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了?」

    ……空调间里哪来的蚊子……很显然星奈也想到了这一点。

    「啊啊啊啊!八嘎夜空什么的最讨厌了!」

    于是常的泪奔又一次上演。

    嘛……其实这次算是星奈自己祸从口出啦。

    我这样地想着,将换了张稿纸。

    ☆

    「总、总而言之,世界就是吾等真祖的啦!」

    「可是你还没解释统治世界是什么意思啊?」

    「……呜呜,老哥……」

    小鸠终于被玛利亚的求知打败,眼泪汪汪地跑来投奔小鹰了。

    「老实说,我现在已经开始担心这孩子的将来了啊……」

    我看着歪着脑袋完全不知道自己刚刚无意中完败了小鸠的玛利亚,一头冷汗地说道。

    「没想到前辈居然是萝莉控!理科我真是看错你了!」

    「不愧是龙儿大哥!居然有萝莉控这种变态属!」

    「才不是咧!那边的两只给我自重!」

    「话说……原本不是讨论统治世界的吗?」夜空奇怪地看着乱糟糟的邻人部。

    「邻人部的本意不是交朋友么……那你又什么时候看到过我们认真的演练交朋友的技巧?大家在一起,本来就只是在玩而已~」

    「……也是呢。」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朋友不可能那么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