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标题什么的无所谓啦~

    「我喜欢你。」

    夕阳的余晖透过窗帘半掩的窗户,在地上投下了暧昧的曲线。

    依靠在窗帘上,少女的嘴角带着些许的弧度。

    「最喜欢你了。」

    她明媚的眸子里充盈着从来不曾有过的觉悟。

    往充满自信的悦耳声线此时也被紧张所支配,带着点点颤音,让人心神萌动。

    空的教室中,可怕的寂静感让人皮肤刺痛。

    一时间,似乎整个世界的声音只剩下我和她的心跳……

    喉咙干渴地蠕动着,我突然觉得自己的声带像是坏掉了一样发不出任何声音。

    到底在干什么啊,我。

    用力咬了下自己的嘴唇,腥咸味在口中扩散开来。同时,体的僵硬也稍有缓解,

    没错,不论如何,我都要把我自己想的倾诉给她听。

    「其实……」

    脸上的肌失去了感觉。我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了。

    「我……」

    但即使如此,我还是要说。竭尽全力。

    ☆

    “诶哆‘我也喜欢你,所以请和我交往吧感叹号’。”

    当我来到邻人部的时候,夜空正坐在沙发上翻看朗读着什么。

    “唷,龙儿你来了啊。”她把目光从手上的那叠稿纸移动到门口,向我招呼道。

    等下……为什么那堆稿纸那么眼熟?

    “龙儿前辈……意外的纯呢……”理科在一旁用揶揄的眼神看着我说道:“‘我喜欢你~最喜欢你了~’,呀~真是好纯啊~~~~”

    理科在说什么呢?话说为什么这段话那么耳熟?

    ……

    “唔喔哦哦哦哦哦!那不是我的小说稿纸吗!!!”

    怎么会这样……明明藏的那么隐秘为什么会被发现!

    “不要露出这种表嘛,等我看完就会放回流理台从左向右数第三个柜子里第二个抽屉下面隔间夹层物理课本封皮里啦~”夜空继续翻看着我的小说稿纸。

    “所以说不要随便翻看别人的东西啊!”

    “‘她的双眸,犹如月光般泛着神秘而又圣洁的光彩’……噗。”

    “也不要嘲笑啊啊啊啊啊!”

    ☆

    “为伟大的邻人部的一员,龙儿你怎么可以沉浸在男女私里面呢。”夜空藐视着正抱着稿纸,在房间角落缩成一团流着眼泪喃喃自语着‘嫁不出去了……’的我,慷慨激昂地说道:“那种异之间的,怎么比得上友!”

    “不不不,我认为两者是同一等级的啊……”小鹰怜悯地望了我一眼,说道。

    “总之,比起软绵绵的言小说,我们邻人部应该要用更加硬派的文学题材!”夜空无视掉小鹰的吐槽,一如既往地擅自决定道:“所以今天就来写推理小说好了!”

    “这个和友也没关系吧!”

    “真是悲哀呢……因为感纠纷而杀死了自己的好友……”

    “这个与其说是歌颂友,不如说是背叛友啊!完全和你一开始说的理念背道而驰了!而且还是以两百码的速度!”

    “小鹰,比起在这里吐槽,还是快点做写的准备比较好。”夜空颐气指使地对小鹰命令道。

    “没可能啦!我又不是轻小说作者!”

    “我们邻人部不是写过吗?超棒的小说接龙!”

    “你的审美观太诡异了,我已经完全不知道怎么办了啦!”

    “真是没有空间想象能力啊,小鹰。”

    “写作原来需要这种能力吗?!”

    “既然如此的话,那就先来现场演练一遍好了。犯罪现场推理!”

    “所以说为什么啊啊啊啊啊!”

    于是,事开始向更加麻烦的方向发展了……

    ☆

    “虽然外表只是高中生,但实际上也是高中生的名侦探——三月夜空。”夜空叼着一根大概是用来充当烟斗的吸管,一边口齿不清地说着台词一边从邻人部门外走了进来。

    “事件是什么况,龙儿警部。”

    嗯,我的角色似乎是一个madao警察。

    另外介绍一下况好了。目前邻人部全员都到场了。之前除了夜空之外,其他人通过抽签决定了各自的角色。

    星奈部贴着一张写有‘被害人’的白纸,正以极为残念的姿势倒在沙发上,在她边掉落着作为杀人凶器的苍蝇拍……

    那个,其实我认为苍蝇拍是凶器的话,犯人已经呼之出了……

    然后小鹰、理科、幸存上都贴着‘家属a(和被害者有财产纠纷)’‘佣人b(曾受到过被害者的虐待)’‘管家c(常常被被害者辱骂)’之类的字样。

    而玛利亚上则是……

    ‘被害者和某个警察私通生下的私生子d,(因为出问题而抱有自卑心态,实际上体内封印着拥有九条尾巴的巨大狐狸妖怪,在受到刺激时眼睛会变成红色,被誉为十大美色之一,同时念能力会得到质的提高。跟海○王罗杰修炼了霸气以后,习得了名为大红莲螺○丸的技能。但使用时必须大喊卍○,精通鬼道、瞬步。后接反面)’

    “设定太过详细了啦!而且正面没写完居然还要在反面写吗!另外这个和推理已经完全无关了啊!武力值那么高的世界杀人什么的已经完全用不上推理了吧!”

    “恩,在场所有人都没有疑点呢。”夜空点点头,若有所思的说道。

    “不不不,疑点太大了吧?不管怎么看都有一个超可疑的人啦!”

    “恩,根据不在场证明……原来如此,我知道了……”夜空眼睛眯了起来,随后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伸手一指:“没错,犯人就是你!”

    →羽瀬川小鹰(家属a)

    “等下!按照剧本上说的,我是有不在场证明的啊!”小鹰马上申辩。

    顺带一提,剧本是夜空即兴编写的,而且据她所说为了留下悬念而没写结局……

    难道说有什么伏笔吗?

    “没错,你的不在场证明非常充分,但是你还忽略了一点。”夜空像是真正的名侦探一样自信满满地说道:“那就是你长着一张明显的坏人脸!”

    “这是歧视啊啊啊啊啊!”原本正认真听着夜空推理的小鹰哭倒在地。

    真可怜,应该庆幸我没有抽到嫌疑人呢……

    “咳咳,刚才的不算。”可能夜空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她尴尬地摆摆手,随后露出了深沉的表:“没错,这是一场密室杀人案件。”

    “突然间增加了新的设定?!”

    “诸位又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虽然那些证明里都有一小段时间去向不明,不过是不可能在那么短时间里赶到犯罪现场的……”

    “赶得到啊!那里有个会瞬步的啊!”

    “所以结论就是……是自杀!”

    “要怎样才能用苍蝇拍自杀啊啊啊啊啊!话说这个推理也太随便了吧!”

    ☆

    “腻了……”夜空撕掉上写着‘名侦探’的白纸:“果然推理小说很麻烦呢。”

    “你终于有这个认知了吗……”我无力地趴在椅子上。

    “所以,我们现在来写科幻文吧!”她将写有‘绝○武士’的白纸贴在口,兴致盎然的说道。

    邻人部其余全员:““饶了我们吧……””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朋友不可能那么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