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猛兽之笼

    “啊咧?为什么过去的画面会不断地浮现在眼前?”

    【不妙!龙儿已经开始看到人生的走马灯了!】

    朦胧之中好像听到了什么人在慌乱地说话。

    不过这和我没关系所以算了……

    “额?渡河要六万円?!开始么玩笑,按照现在的行这种连一百円都不需要吧!”

    【越来越不妙了啊!已经看到三途川,而且马上就要和摆渡人离开了啊!】

    【啰嗦,小鹰!这种时候……】

    好吵……为什么总有奇怪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诶?渡河之前要先喝这碗汤?唔,总觉得有点可疑啊……”

    【不行了!已经要喝那碗汤了!快点阻止他夜空!】

    【所以说知道了啊……龙儿。】

    嗯?似乎有人在叫我?

    算了,总之先喝汤好了。

    【那碗汤其实是藤林妹妹做的哦。】

    她说了什么?藤林妹妹是谁?真是莫名其妙。

    ……

    等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脑海深处苏醒了。

    藤林妹妹→椋→椋做的汤→喝了会发生不得了的事。

    “那怎么能喝啊啊啊啊啊啊!”

    ☆

    “呜……虽然我的料理似乎让高坂君清醒了过来……”椋表奇怪地捧着侧脸:“但是这种微妙的心是怎么回事?”

    “你的错觉。”夜空很肯定地点点头。

    而刚刚恢复意识的我则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挠了挠脑袋。

    刚才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毫无印象?

    “嘛……算了。”

    因为总觉得如果想要搞清楚的话会有很不妙的事发生,所以这里就暂且不要追究了。

    我向空空如也的布景台上看去:“柊的巫女舞还没开始吗?”

    “已经结束了哦~”理科捂着嘴,眼睛眯成细细的一道缝:“就在龙儿前辈醒来前不久。”

    “什么么么么——————!otz……我特地挤到前面来是为了什么啊!”

    “虽然前辈那么期待我的表演我是很高兴啦……”从后台过来,还穿着巫女装的柊镜听到我消沉的话语,红着脸为难地说道:“不过还是很害羞……”

    “镜大人!”konata猛然窜到柊镜面前,握起她的双手:“cos的实在是太棒了!不愧是吾辈的挚友啊!”

    “才不是cos!不要把你的御宅思想带到夏祭上来啊!”

    “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小镜你不继续穿刚才那件巫女服?那个不是要比现在这件漂亮多了吗?”星奈不解地问道。

    欸,原来还换了衣服的吗……呜,越来越想看了。

    “因为那件衣服太贵重了啊。”柊镜无视掉还在一边大叫‘和吾辈一起参加c8○吧!’的konata,得体的微笑着解释道:“而且下摆和振袖太长,不论做什么都很不方便呢。”

    “是这样吗。”星奈一脸惋惜:“真可惜呢……明明是那么漂亮的衣服。”

    “嘛,这也没办法啊。说起来高坂前辈不用那么沮丧哦,下一个节目就快要开始了。”

    可能是觉得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在路边的树根边画圈圈太寂寞了,柊镜过来安慰道。

    “什么?!还有巫女舞吗!”我马上回过头,用大红○团般的气势问道。

    “不是巫女舞啦,是街委会成员大叔们的抬神轿舞。”

    “唔喔哦哦哦哦哦!美少女在哪里!我对大叔们露的腿毛没有兴趣啊!”

    ☆

    因为其他人都对接下去的表演没什么兴趣,所以正当我们打算继续回去逛庙会看看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时,夜空突然叫住了我们。

    “不觉得烟花大会我们只在一边看太无聊了吗?”

    她一改往沉的样子,神采飞扬地说道。

    “什么意思?”小鹰战战兢兢地问道:“就算是我们要求去打工,那些负责人也不会同意的吧?毕竟是有一定危险的工作啊。”

    “小鹰的想法就是幼稚不成熟呢。”夜空毫不留地打击着小鹰的自尊心:“当然不是去帮忙啦,那种打工一样的事完全没有一点激好不好!”

    “那是要干什么?”我代在一边做失意体前屈的小鹰问道。

    “去买了烟花,在视野良好的地方一起放啊!”

    其余众人:“(幼稚不成熟的究竟是谁啊!)”

    ☆

    “麻烦你们了不好意思。”我抱着一大堆烟花爆竹,向边和我一样抱着这些危险物品的冈崎和原说道。

    “这倒是没什么关系啦。”冈崎无所谓地说道:“反正好像很好玩的样子。”

    不,我是在向你之后会被秋生硬塞早苗面包而道歉。而且按照冈崎的格,原也会倒霉的……绝对。

    “不过你最近还是留意一下杏比较好。”

    正当我在心中为冈崎画着十字的时候,他突然说了一句意料之外的话。

    “杏……怎么了吗?”

    “那家伙最近不太对劲呢。”原也在一帮搭腔:“明明我无意中在她面前说了她平,结果居然只被字典打到手臂脱臼而已。”

    不不不,那个已经很严重了好不好!你以前究竟是生活在怎样水深火的状态啊!

    “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不过根据渚所说的,杏她最近一直都会失神发呆。你也知道那家伙的格,失神发呆这种事应该是和她无缘的才对啊。”冈崎认真得说道。

    从古河那里听来的吗,那应该就不是毫无根据的谣言了。

    “没错啊,失神发呆这种少女化的症状怎么会出现在杏上呢。”原大笑着说道。

    “恩恩,怀的少女因为一直想着心上人而老是失神发呆这种事确实不会发生在杏上呢……”我也点点头附和道。

    然后,一种无法言喻的危机感突然就占据了我的心头。凉意顺着脊椎以时速两百码攀升到了我的大脑。

    虽然因为体僵硬着没办法向边看,不过光光用感觉就能得知,冈崎和原也和我一样处于被震慑的状态。

    这是人类为‘动物’对食物链更加上层的‘捕食者’所带有的,那种存在于基因深处无法改变的恐惧感。

    “不像女孩子……呢。”一个声音在背后幽幽地响起。

    ““呜……””

    没错,这里就是猛兽之笼。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朋友不可能那么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