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横纲乐园的那些事(下)

    “呜哇……你们两个究竟做了什么事才会变成这样啊……”

    在电子游戏区消磨了半个上午,我、理科还有智代都去了一开始约定汇合的那家餐厅。

    在那里其他人都到的差不多了,不过其中最显眼的还是挑战极限组的那两个家伙。

    星奈和夜空,都虚弱地靠坐在柔软的沙发上,脸上毫无血色,双眼有泛白的迹象,表更是让人怀疑她们是不是已经阵亡了……嘛,简单来说,就是一副被玩坏掉的样子……

    为什么这两个家伙老是可以搞出那么残念的事来?明明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看上去就是质量颇高的美少女……

    “蹦极、高空下落,黑龙、弹椅、360°海盗船……”星奈脸上挤出一个残念的笑容:“不过,最后还是人家赢了……呜……”

    “你在说什么呢……白痴。”夜空不复以往的强气,虚弱地说道:“明明赢的人是我……你可是在第三个项目的时候就哭出来了……”

    “人、人家才没有哭啊!”

    “哼、别撒谎了,下来的时候明明两眼红通通的。我可是知道的哦……你这家伙,不仅哭了,还有点失了吧!”

    “为、为为为什么你会……怎、怎怎怎么可能啊,你是笨蛋吗!?”

    星奈红着脸否定道。

    为什么会突然口吃起来……?

    “诶……、难道说你……”

    夜空也一脸震惊。

    “怎、怎怎怎么可能嘛!?那种小意思的游戏,完全不可怕啊!不如说是太无聊我都想睡觉了呢!再说了,失的其实是你吧!?”

    “哼,要狡辩真是难为你了,你这飘着氨水臭的脏!”

    “‘噗哈~’”

    即使自己一副快要死掉的样子,星奈还是恶趣味地模仿着夜空被吓到时发出的声音。

    “魂淡!”

    “夜空才是巴嘎!”

    我一把揪住两个因为愤怒而重新生龙活虎的家伙,一边感叹人类的潜能真是强大一边把叫喧着再去坐一次黑龙的她们两人分开。

    “总而言之,先给我好好吃饭!下午还有其他的预定。”

    大概是想到了这次来的目的是送别会,夜空和星奈两个人别扭地朝不同方向撇开脸,坐回了餐桌旁。

    ☆觅食中……

    “来踢罐子吧!”

    吃完饭众人休息了一下之后,我如此宣布道。

    “……那个,能再说一遍吗?”其他人面面相觑,过了一会儿,夜空作为代表问道。

    “来踢罐子吧!”

    于是我又说了一遍。

    “所以说为什么啊!”小鹰?着脸:“今天是送别会吧,为什么突然变成了踢罐子啊!这也太奇怪了吧?”

    “提问!”我没有正面回答小鹰的问题:“你们谁玩过踢罐子的,举手!”

    ……

    “我小时候最多才一个朋友,大了以后自然不会去玩那种东西……”小鹰otz了。

    “同上。”夜空也叹了口气回答道。

    “踢罐子是什么?”by某千金大小姐

    “唔……小时候照顾椋都是玩一些比较文静的游戏……”

    “姐姐……”藤林姐妹pass。

    “欺负人?欺负人?”琴美缩在后面怯生生地问道。

    “踢小混混算不算?”智代还是一如既往的凶残。

    “踢罐子?就是传说中那种男生与男生之间肌肢体的基碰撞吗!啊啊啊啊~理科,理科兴奋起来了!”这个家伙就无视掉好了。

    “在下没玩过。”幸村倒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

    “好像很好玩!玛利亚要玩!”

    “库库库,区区踢罐子而已,就让吾这个夜之真祖告诉你这个神的爪牙,世界是多么赞酷的吧!”

    “??那个词应该是残酷吧?”

    “?嗦!”

    默――――――

    果然能呆在邻人部的没一个正常人啊……

    “既然没玩过的话,那就玩一次好了。”我这样总结道:“之前就说过了,离别的伤感啊之类的丢一边去,我要举办一个让所有人都高兴的送别会!”

    “事实呢?”杏冷不丁问道。

    “被最近玩的gal影响,想要玩一次踢罐子!”

    ““……””

    ☆

    “咳咳,原因什么的先放在一边啦。”我咳嗽了一下,无视掉其他人冷漠的视线开始说起规则:“首先这里人数一共是十二人,那么分成鬼组四人和踢罐子组八人。”

    “鬼组负责抓人,全员捕获就算赢,而踢罐子组只要能把目标的罐子踢掉就算赢。能够逃跑的范围是整个游乐园,所有设施都能使用,当然前提是不违反游乐园规定的况下。”

    “等一下!”我还没有说完,杏就提出异议:“游乐园那么大,要是有人躲在角落里不出来,那鬼组不就很难找到了?”

    “呼呼呼,这时候就轮到这个登场了!”我从口袋里拿出十二个纽扣状的仪器。

    “啊……原来昨天龙儿前辈打电话问理科的问题是应用在这个上面的啊!”理科颇感兴趣地拨动着我手里的那些小东西。

    杏没有说话,只是用‘快点解释一下’的眼神盯着我。

    “这个其实是徽章型的感应器啦。”我把其中两个拿了出来:“每个感应器都有‘收信’和‘发信’两种模式。鬼组的感应器设定为‘发信’,踢罐子组的感应器则为‘收信’,只要‘发信’的感应器一接近‘收信’的感应器……”

    我将两个感应器调到不同模式,那个设定为‘收信’的感应器马上就‘哔哔哔’地叫了起来。

    “也就是说,当鬼靠近的话,踢罐子组的感应器就会发出声响。不仅提醒持有者有鬼靠近,而且还会让持有者所在位置暴露,这样一来像是躲猫猫那样隐藏在隐蔽处的策略就无用了。”杏很快就理解了。

    “恩,不仅仅如此。幸村,帮我把这个拿远一点。”我把发信感应器丢给了幸村,幸村点点头,和我拉开了距离。

    于是原本急切的哔哔声节奏开始变慢。

    “距离越近的话响声越频繁,最大有效距离是八米。”示意幸村可以回来了后,我继续说道:“这个徽章在游戏结束前止关闭。被鬼抓到者在罐子被踢掉前处于囚状态,十五分钟后如果还没踢掉罐子,则被囚者也加入鬼组,感应器自己改一下状态就行了。一开始的三分钟鬼组去自己设定罐子摆放处,而踢罐子组则趁这段时间分散隐蔽。三分钟后鬼组用手机短信告诉其他人罐子所在处,然后游戏正式开始。晚饭由败者组请客,还有什么问题吗?”

    众人摇头。

    “那么,把自己的徽章拿好,猜拳决定分组。第一届,『邻人部最强无双踢罐子大赛!』mission_start!”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朋友不可能那么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