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人参淫家必须死!

    世界上有这么一种恐怖的存在。

    他以超越一切的姿态降临于此世。

    所有被其笼罩的人都只能在背负着难以望见未来的重担,拼上自己命的努力,为的只是能够在其统治下喘息片刻。

    无边无际的黑暗、让人难以喘息的绝望,眼不可见的枷锁锢了人们的**、精神、灵魂……

    这一切都会在红与黑的最终绝响之后,化为乌有。

    这个存在的名字,就是让人闻风丧胆,能止小儿夜啼,最强最恶的……

    学年评测。

    恩,也叫期末考试。

    ☆

    “光坂的那些家伙呢?”

    课间,星奈无聊地向我问道。

    “不要把别人的朋友叫成那些家伙啊……”我不满地嘀咕了一声:“应该是在逛街吧。”

    “和朋友一起逛街吗……”星奈白皙的右手撑着自己下巴,露出了憧憬的表

    ……咱都快忘记我们最初的目的是在这里交朋友了啊。

    看到星奈似乎进入了自己的幻想世界,我叹了口气,正打算去走廊吹吹风时,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拿出来之后发现是椋的短信。

    『标题:无题』

    『内容:?n?()?n?』

    为什么会是颜文字?而且还是代表鄙视的颜文字!椋她讨厌我吗?!

    然后手机再次震动了起来,依旧是椋的短信。

    『标题:无』

    『内容:对不起,刚刚是姐姐抢了我的手机发的……』

    ……

    杏,你这家伙连不在我边都想方设法要给我添堵吗!果然是一生的宿敌啊!

    “你在和谁发邮件?”不知什么时候从幻想世界归来的星奈凑到我边想要偷看我的手机内容,不过我马上就把手机塞回了口袋,然后双手捏住星奈的脸颊往两边用力……

    “干嘛啦!小心人家叫爹地让你退学哦!”星奈拍掉我的手,捂着脸颊眼泪汪汪地说道。不过这种一脸委屈的样子实在没啥威慑力就是了。

    恩,其实我是在模仿夜空上一次的动作啦…………手感意外的好呢。

    “话说回来,星奈你还没有手机吗?”

    我盯着星奈略带红晕的软扑扑的脸颊,在回味着手感的同时若无其事地转移话题。

    “哼,像人家这么高贵的人怎么会去用手机这种平民化的东西……”星奈嘟着嘴,像是小孩子一样赌气地说道。

    嘛……虽然早就猜到了……

    “那就去买一个吧,想要交到朋友的话,联络工具可是必不可少的呢。”

    “哦哦!原来如此,人家没有朋友只是因为没有手机!这是硬件上的不足,换言之,像人家这么高贵聪明美丽的人只要有了手机就能交到朋友了!”

    那啥……你绝对太高看手机的能了……

    不过因为很有趣所以还是先别戳破吧www

    “啊对了,星奈,你的午饭准备怎么办?”

    “让其他男生帮人家去小卖部带面包和果汁啊,怎么了?”

    “因为某些原因,我这里便当多了一份,你要不要?”

    “唔……偶尔品尝一下平民的料理也是不错的选择呢……不、不要误会了哦!不是因为是你亲手做的便当我才要的!”

    “是是~~~”

    “看着你这种态度真是火大?!人家才不想欠你什么呢!这里有进口的巧克力,拿去吃吧!”

    “不要像是施舍乞丐一样丢过来……等下!不要重新捡起来瞄准我的脸!”

    “那你不要躲开啊!”

    “怎么可能不躲啊!”

    “平民就像平民一样安静地呆在原地张开嘴说‘啊~~~’就好了!”

    “才不要!你那副像是要把n2塞进使徒嘴巴里的表怎么可能让我安静地下来!而且巧克力的外面的包装还没拆!这样塞下去会死的!绝对会死的!!!”

    “没关系,人家相信你!”

    “为什么只有这种时候你才说这么帅气的话!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表面对才好!”

    “只要张开嘴巴就好!”

    “不应该是‘只要微笑就好’的吗!!!”

    “可恶,既然如此,哪怕行使暴力人家也要让你把巧克力吞下去!”

    “目的完全改变了吧!这个巧克力原本是谢礼吧!”

    “觉悟吧!龙儿!”

    “我才不要!!!”

    “““你们两个赶快去结婚吧!”””

    诶诶诶?为什么班级里其他同学都发飙了?

    ☆

    “真是灾难啊……”我趴在部室桌子上:“现在不论在家还是在学校都好累……”

    “啊,说起来昨天那些人都住在你家了吧?要照顾那么多人确实很累呢。”夜空大概是看完了手上的轻小说,把她放回了书架后又重新抽出了另外一本。

    “不,照顾什么的还好啦……关键是有时候会发生一些能够危及生命的事……”

    “……”

    ※回忆replay

    “琴美,轮到你洗澡了……龙儿,琴美呢?”穿着桐乃睡衣的杏一边擦着长长的头发一边向正在看《三分钟让你发抖!》的我问道。

    “不知道,大概在楼上吧?”我心不在焉地回答道。

    杏突然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一把揪住我的衣领,将脸凑到和我的脸距离不足五公分的地方:“你家楼上有小提琴吗?”

    “怎么可能……”一提到小提琴,我的额头就浮现出了些许冷汗:“放心,安全措施绝对有保障。这间屋子里除了我房间有一把吉他之外,是没有任何乐器的!”

    “吉他?!”

    “喂喂,也不用紧张到这种地步吧?就算是琴美也不会把吉他当做小提琴啦,况且人家还是天才少女……呜!”

    话还没说完我的头上就被杏用字典砸了一下,还好她并不是认真的,只是象征地拍了拍。

    “你太甜了!难道你真的认为按照琴美的格能分清小提琴和吉他吗?”

    “……”

    琴美的知识储量可是很恐怖的,就连一把小小的剪刀她都能滔滔不绝说上很久相关的知识……虽然当时我手上拿的是园艺钳……

    “这样不是很危险吗?!”

    我和杏慌慌忙忙地跑到了我房间,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了。

    当我们打开门的时候,映入我们眼帘的是用拿小提琴方法,拿着吉他以及不知哪来的琴弓的琴美。

    “等一……”

    死神的旋律响起。

    于是我在一天之中,第二次看到了三途川。

    ※回忆终了

    “之后,最早醒来的我就只好带着琴美去周围邻居家道歉……”

    “然后呢……”

    “不明真相的群众报警了……”

    “……”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朋友不可能那么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