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群众喜闻乐见的……

    已经放学了,星奈也去了部室,但我却找了点借口留在教室。

    并不是有什么不良的企图,而是打算实践以前‘某个人’所教我的一种仪式。

    将一枚硬币竖立在桌子上,然后在上面再竖立起一枚硬币。

    这是一项非常艰巨的工作,哪怕是微不可查的震动和一点点的分心就会导致前功尽弃。

    因为怕被夜空星奈她们干扰所以干脆连部室都不去了。

    即使失败了很多次,但我还是很小心的做着。

    就在成功女神将要降临的那一刻!

    “呜呜……”

    教室的门伴随着呜咽声被打开了,然后又被狠狠关上……

    于是硬币顺理成章地倒下了。

    “喔哦哦哦哦哦哦!半个小时的努力成果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嚎叫着瞪向那个打扰了我的人。

    然后积累的气势马上消散了。

    星奈正伏在桌子上哭的梨花带雨。

    就算是我这种铁石心肠的,能够毫不犹豫对他人使用灭绝人吐槽的人也不会对这种状态的女孩子出手啊。

    “呐?又被夜空欺负了?”我叹了口气,开始重复起刚才的工作。

    “呜呜嗯呜呜恩恩……”星奈抽抽搭搭地发出模糊的声音。

    “哦哦,是在玩工口游戏的时候被夜空他们发现了,”我心不在焉地用两根手指将第一枚硬币竖起:“然后呢?”

    “恩恩呜呜嗯嗯……”

    “被夜空强迫读工口台词了……还真是残念啊你……”

    喔喔,第一枚成功了,接下去就是超难度挑战了!

    “为什么你会听得懂人家刚才的话啊!”一旁传来了星奈不可思议的声音。

    “一点点推理而已……”我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手上,像是应付般随口说着:“昨天你不是向全班男生征集了那部《剑锻造师》的游戏光盘吗?”

    不过居然真的有人会在上学时带那种r18游戏光盘啊……世界真神奇呢。

    顺带一提,星奈对于那个男生的奖励是‘在午休的时候让她搁脚’。

    ……这个班男生除了我只剩下m了吗。

    “依照你的格,绝对通宵玩了那个吧?”我暂时停止了手中的动作,斜着眼睛盯着星奈。

    “怎…怎么可能!人家怎么会做那种事……”她心虚地发出‘啊哈哈’的敷衍笑声,额头冷汗直冒……

    盯…………………………

    “是啦!我是通宵玩了啦!”在我的盯梢攻击之下,她自暴自弃的大喊道:“不过那也是没办法的啊,因为故事太精彩了嘛!”

    “剑锻造师的流程长度一个晚上应该是无法完成的,所以你才一下课就跑去部室了。然后的场景就很好猜了。”我淡淡的说明到。

    因为星奈在人际上的运气残念到让人可以当成戏剧看的程度。

    “另外,虽然确实和我没多大关系呢……”我叹了口气,转过头继续干活:“不过数学老师(男)看到你在课上睡觉很伤心呢……一副想要去死的样子。”

    “诶!发生了那种事吗?!”她惊叫道。

    “还有你流口水的样子让一些男生露出了‘幻想破灭’的表。”

    “呜哇啊啊啊啊啊……”

    惊叫变成惨叫了呢。

    “还有其他人的反应要听吗?”

    “不用了啊!”

    ☆

    “今天真惨啊……”星奈一副燃烧殆尽的样子趴在一边。

    我也没有继续捉弄她,而是专心对付那两个硬币。

    即使知道这个不简单了,但没想到居然难到这种程度。

    不过没关系!我已经再次看到胜利女神在向我招手了!

    “成功啦!”

    终于把一枚硬币竖立在另外一枚竖立着的硬币上了!

    接下去就是在脑海中想象出想要成为朋友的人。

    “你在干什么?”

    突然一张脸出现在我面前。

    “星奈啊啊啊啊啊啊――――――!!!”

    因为被乱入的脸吓了一跳,我的膝盖撞到了课桌,于是好不容易完成的硬币叠罗汉又被破坏了。

    “唔诶?!怎么了?”她被我的样子吓到了。

    otz……除了失意体前屈之外任何动作语言都已经无法表达出我现在的心了。

    “交朋友的咒语……算了……”

    我整个人都像动画里那样变成灰白色了,拿起书包动作飘飘忽忽地走出了教室。。

    “诶诶?画师忘记帮你上色了吗?”

    “才不是这个问题!”

    话说我们根本没有插画师啊魂淡!

    ☆

    “??会和想到的人一起陷入危险的咒语?”走在我旁边的星奈好奇的问道:“那种东西有什么意义吗?”

    “人会和一起陷入危险的同伴更快的产生友谊。”我得意的显摆昨天刚刚从杂志上看到的豆知识:“这就叫吊桥效应。”

    “吊桥效应好像不是这个意思吧……”星奈可地挠了挠下巴:“算了,比起这个,你刚刚成功了吧?那么是想和谁一起陷入危机之中?”

    “没人……”我低声嘟哝了一句。

    “什么?”星奈显然没有听清:“大声点啦,你是个男生啊。”

    “没有人选啦!因为你突然出现,我还没来得及想好就被破坏掉了!”

    “……真是没用呢。”她突然切换成了鄙视模式:“果然要交朋友不能靠歪门邪道啊~”

    “是谁的错啊!”我咬着牙从喉咙里挤出这句话:“而且我觉得只会玩游戏从来不去实践的家伙没有资格说我!”

    真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家伙。

    就在我们吵吵闹闹的快要走出教学楼时,老师突然出现了。

    “是柏崎和高坂同学啊。”他捧着满满一箱没充气的足球,一边向我们打招呼一边满头大汗地向门外挪着。

    “老师好。”我象征地点点头,星奈则做出一副优等生的样子向老师回礼。

    说实话光看她外表,谁也想不到她的内在那么恶劣吧……

    这时老师像突然想到什么一样对我们说道:“那个,我还有一些事没办,能不能请柏崎和高坂同学把这个箱子拿去器材室?”

    ☆

    “呼……你还真是会装乖乖女啊。”我气喘吁吁地把箱子丢到老师指定的位置,一股坐到跳高用的垫子上:“为什么你接下的活要我来做啊……”

    那个看上去不大的箱子意外的重。打开以后才知道除了没充气的足球外,里面居然还有哑铃之类的器材。于是我的血泪史就开始了。

    最可恶的是,这个活是星奈接下的,但最后却完全是我一个人完成的。

    “废话,人家可是完美的女神柏崎星奈啊!这种脏累的活自然不在人家的守备范围之内。”她莫名其妙地自豪着:“而且人家不是也陪你到结束了吗,你居然还抱怨个不停!”

    心俱疲的我已经懒得吐槽她了。

    拿起放在箱子上面的书包,我就打算回去了。

    “?”

    “怎么了?”

    看到停在门口的我,星奈奇怪地问道。

    “门……打不开了。”

    “……”

    “……”

    “等…你开玩笑的吧?”

    星奈好像害怕了,她冲到我跟前,用力拉着门,但门丝毫没动。

    难道器材室的门是自动锁么……而且老师也没给我们的钥匙。这下真的有些麻烦了。

    “呐……龙儿,刚刚那个时候,在硬币还没倒的时候,你叫我的名字了吧。”

    停止了无用功,星奈低垂着头,用看不清表的姿势低声说道。

    “……!”

    难道……那个仪式成功了,不过对象却是星奈?

    “救命啊啊啊啊啊!”于是我急忙捶着门大声呼救了。

    “为什么你会这么害怕啊!一般来说应该是反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朋友不可能那么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