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羽?川兄妹

    “嗡嗡……”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着发出蜂鸣声。

    我放下手中的轻小说,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接听起电话。

    “莫西莫西?”

    “高――坂――龙――儿――!”

    从听筒里传来了极为恐怖的声波。我仿佛可以看见空气中有一圈圈的音浪以听筒为--绿@色#小¥说&网--向周围扩散开来……

    “京介?”我靠近听筒的眼睛因为恐怖的声波而不自觉地眯了起来。

    “你要是敢对桐乃出手的话,我绝对会?杀?了?你!”

    “您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我满头大汗地将挂断电话,然后手机关掉。

    星奈看着手脚僵硬地把手机塞入口袋中的我,好奇地问道:“谁的电话?”

    “打错电话的。”

    ☆

    今天是星期天。

    本来这种时候我应该会在家里躺在沙发上悠闲地吃着零食看电视才对。

    “啧,真是不幸啊……”我躺倒在柔软的沙发上悲鸣道。

    因为桐乃说‘我的朋友要到家里来玩,所以你别呆在家里!’所以被赶出来了……

    那栋房子名义上的主人是我好不好!而且明明比我晚转学过来却已经有了可以带到家里玩的朋友……真让人嫉、咳咳,羡慕啊。等等,莫非所谓的现充就是指桐乃这样的家伙吗!

    是敌人!那个人是敌人!

    “不要在别人家里抱怨啊!”

    小鹰一脸不耐烦地把茶放在我面前,然后坐到我对面。

    我端起茶喝了一口。

    “唔唔,小鹰的手艺不错么。”

    “哼,那是当然的……”

    “所以打算入赘夜空家,改名为三月小鹰了吗?”

    “怎么可能啊!”

    他面红耳赤了。不过说实话这家伙果然很迟钝啊。夜空对于小鹰的好感即使是我也能看出来,用最近星奈在玩的galgame来打比方的话就是‘好感度90,只要表白就能成功,努力一把,直接推到也不是梦’这种程度了吧。

    “喂,差点被你蒙混过去!你是从哪里知道我家地址的啊!”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大喊。

    真是拙劣的转移话题方式呢。

    “当然是从幸村那里问道的。”

    楠幸村→超级跟踪狂。

    于是小鹰整个人就otz了……

    “哦哦!难道你不打算改名叫三月小鹰吗?”

    “这是当然的吧!”

    “那么就是要改名楠小鹰??”

    楠幸村,别→♂。

    “你要把别人的姓氏玩弄到什么程度啊!”

    “羽?川幸村?”

    “不要再开这种玩笑了啊!”

    “认真的话先放到一边。”我又喝了口茶。

    “不是开玩笑的吗?上面那些话不是开玩笑的吗!”小鹰似乎要哭了……

    欺负的太过头了一点吗?星奈眼泪汪汪的样子很养眼,但小鹰眼泪汪汪的样子绝对是谋杀眼球的利器。

    “老哥,不对,吾之眷属啊!汝在吵什么呢,吾的暗之力都无法重新聚合了。”

    就在我正思考着要怎么转移话题的时候,一个小小的影从客厅外走了进来。

    金色的头发绑成双马尾,一篮一红的异色瞳孔透露着别样的魅力,雪白的肌肤和可的脸庞配合那看上去无比繁琐的哥特萝莉裙……是个不得了的小美女呢。

    “虽然我不是萝莉控,不过我也不得不说,小鹰goodjob!”我朝小鹰竖起大拇指:“监hx调hx教萝莉也很有,放心我不会报警的www。”

    “是妹妹啊!而且你的语气很奇怪啊!简直就像在说一出去就会报警一样!”

    “喂喂?是警察局吗?”

    “所以说不要报警啊啊啊――――――!!!”

    今天的羽?川家也很和平呢。

    ☆

    “吾之名为蕾希斯?薇?菲丽希??煌,是伟大的夜之血族的真祖!”

    小小的金发双马尾少女着几乎没有的部,骄傲地说道。

    虽然因为之前(由我引发的)乱的关系,她显得有些拘谨,不过就她的台词来看,真的是努力到让人完全意味不明啊……

    “哟西哟西,你已经很努力了。”

    于是我摸摸她的头,像漫画中的男主角一样说道。

    “我又不是小孩子!”她像是愤怒的小猫一样拍掉我的手,脸上因为愤怒(?)而一片潮红:“我可是已经生存了一万年的暗之末裔!”

    “上次不是还说年龄是七千岁的吗?”

    “唔……”看来小鹰随口的吐槽让她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金发萝莉闹别扭时的样子真的很可啊……………………让人忍不住想欺负她呢(腹黑笑)

    不过如果桐乃看到这门可的妹子一定会抓狂的吧……说不定真的会拐带回家,然后做出这样那样的事……

    光是想想就令人不寒而栗……所以还是别想了。

    “不过那个名字……叫什么来着?”我摸了摸下巴问道。

    “蕾希斯?薇?菲丽希??煌,能得知暗之真祖的真名,你就感到荣幸吧!”

    她眯着异色的瞳孔,似乎是想要像动画里一样做出高贵的笑容,不过从这个视角看上去反而是像小猫抓到了逗猫棒时一样的表

    真可………可到我内心深处黑色的液体正咕嘟咕嘟地冒上来呢……

    “真是难记的名字不是吗?”我无视掉了一边正在解释‘真名是羽?川小鸠啦’的小鹰,露出爽朗的大哥哥式笑容:“比‘寿限无寿限无扔屎机前天小新的内裤新八的人生巴鲁蒙格?费扎利昂艾扎克?休纳德三分之一的纯之感的剩下的三分之二是在意倒刺的感无法逃离的背叛貌似又可以逃离但我还是无法逃离不在家干鱿鱼?鱼青鱼子粪坑?鱼这个跟刚才的不同哦这个是池乃?鱼辣油雄帝宫王木村皇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小屎丸’还要难记啊。”

    “不对!不管怎么说都是你说的那个比较难记啊!”小鹰马上吐槽了:“而且你究竟是怎么记住的啊,这个名字!”

    “居……居然把我高贵的名字和那个寿限无寿限呜……”金发萝莉眼泪汪汪地捂住嘴巴,看来是咬到舌头了。

    “啊啦啦~这样可不行哦~”总觉得体内某个开关被打开了,我继续微笑着说道:“是‘寿限无寿限无扔屎机前天小新的内裤新八的人生巴鲁蒙格?费扎利昂艾扎克?休纳德三分之一的纯之感的剩下的三分之二是在意倒刺的感无法逃离的背叛貌似又可以逃离但我还是无法逃离不在家干鱿鱼?鱼青鱼子粪坑?鱼这个跟刚才的不同哦这个是池乃?鱼辣油雄帝宫王木村皇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小屎丸’哦~”

    “这种东西说一遍就够了!你这完全是在凑字数吧!”一边检查着妹妹的伤势,一边向我吐槽的小鹰已经疲惫不堪了。

    “居然那么宝贝自己的妹妹呢……莫非小鹰你是妹控?”我看似漫不经心地说道。

    其实昨天高坂京介打电话和我聊了很久,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男人是妹控有什么错!’。

    即使关系再差的兄妹,他们之间也会有着坚不可摧的羁绊,名为血缘的羁绊。

    “怎、怎么可能!”小鹰和小鸠都僵硬了。他艰难地转过脑袋,动作僵硬到我几乎可以听见他颈椎如同没有上油的老旧机械般嘎吱嘎吱的声音:“我、我怎么可能会、会是妹、妹控。”

    在他后,小鸠露出了既像伤心又像不甘般微妙的表

    真是特别有趣的兄妹关系呢。

    小鹰的把柄,get。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朋友不可能那么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