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入部

    “我也想要有朋友啊!”

    柏崎星奈双手撑着窗户,大声叫道。

    这算啥?羞耻play?邻人部的入部仪式?!

    要是说进入邻人部需要有做出那么丢脸举动的觉悟……那咱恐怕还真比不上柏崎星奈呢。

    似乎是在羞耻play之后,柏崎星奈获得了进入房间的权利。

    她带着一脸期待的笑容,转,打算进礼拜堂。

    然后就和在她后的我四目相对了。

    “啊……啊哈哈……”

    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于是只能露出干巴巴的笑容。

    她的脸则是一下变得通红,然后眼角泛出泪花,看起来就像要哭了一样。

    糟糕……要是再让她哭出来的话,那误会恐怕一辈子都解不开了啊!

    “其、其实我也想要有朋友!”

    呜呜,说出口了!这种绝对算是羞耻play的台词,我居然真的说出口了!

    “之前对不起了,我只是嫉妒在班里人气好像很高的你而已!”

    反正连最让人自尊心崩溃的话都说了,我干脆用自暴自弃的态度连着之前的歉一起道了。

    “……”柏崎星奈似乎是被我吓到了,她呆呆地打量着我。

    半晌,她突然笑了起来。

    “什么嘛,果然本小姐才是最完美的啊!哼哼哼,这样一来班里唯一一个敢反抗本小姐的人也不复存在了!”

    好吧,我已经后悔了……

    ☆

    “增员了?!”自称是邻人部部长的黑长直美少女不可思议地看着我和柏崎星奈。

    在她后是之前中午贴告示的那个土黄发色的男生。

    “怎么可能啊!”柏崎星奈大声吐槽道:“他只不过是本小姐的一个没用跟班而已!”

    火大……那种轻飘飘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啊!没想到居然有人可以那么简单让我火大啊!

    啧,要不是才刚刚道过歉,不适合马上搞僵关系的话,我绝对要狠狠吐槽到让她对人参绝望的程度!

    这时,我发觉一道目光正注视着我。

    “怎么了吗?”我向那个土黄发色的男生问道。

    “没什么,只是有点在意而已。”他绺了绺刘海说道。

    “啊,我的取向很正常哦。”

    “不是这个在意啊!”

    “说起来我认识一个金发娃娃脸的家伙呢,他说不定和你的口味~”

    “所以说你究竟是怎么看待我的啊!”

    “不是‘因为发色异常而导致心理变态的不良少年’这样的设定吗?”

    “不要给别人随便添加奇怪的设定啊!而且我也不是不良少年!”

    “诶诶诶诶诶!”

    “那种惊讶的表算什么啊!亏我还当你是同类!”

    “没错,我们是同类。”

    “真、真的吗?果然……”

    “从不良少年的意义上来说的同类!”

    “我才不要当这种同类啊!”

    ☆

    “呼……”我深深地吐了口气。

    刚刚被柏崎星奈搞的郁闷的心现在终于舒畅了。

    我看着一旁因为不停吐槽而显得精疲力竭的土黄发色少年,不由再一次认同了‘自己的快乐就要建立在别人痛苦上’这一条真理。

    顺带一提,从刚才开始柏崎星奈和黑长直会长就在关于‘量’这一点上各持己见……

    老实说……这种事完全无所谓吧?

    “可恶!小妞,我拜托爹地让你退学啊!”

    目前看来是柏崎星奈处于劣势。

    “爹地?都这么大了还爹地妈地叫,你不感到难为么?像是个还在喝臭未干的小女孩似的,真让人困扰啊。你活着真的不羞耻么?”

    “……啊咕……!你,你这个人啊……真的是格恶劣啊……!”

    柏崎星奈呼呼地挥舞着拳头。

    仔细看的话,眼睛里还含着泪水。这家伙真的是只有外表高傲,格却意外地脆弱啊……

    看到一旁地土黄发色少年还处于再起不能的状态,我只能先上去阻止快要演变成真人格斗的两人的进一步互动了。

    “总之,你们两位都先冷静一下吧!”我插到她们中间。

    “闪开啊没用笨狗!”

    “别碍事废柴混混!”

    “……”

    所以说啊……这两人真的是非常善于激怒别人呢(青筋)。

    “总之,柏崎同学你先冷静下吧,还有这位……额,会长?”

    我维持着脸上已经布满裂纹的虚假微笑,将两人分开了。

    “我叫三月夜空,叫我夜空就行了,至于另一边的土黄色小混混叫羽?川小鹰,叫他小鹰就行了。”黑长直会长很豪放地坐到沙发上,指了指自己和一边的土黄发色少年。

    不过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她好几次都无意识看向正在躺尸中的某位少年。

    “好……夜、夜空。还有那边的。”

    怎么说呢……第一次直接叫女孩子名字,有点害羞啊。

    “还有那边的是怎么回事?我只是夜空赠品吗?!”

    看来那边的已经跑尸归来了啊。

    “不过,如果说交朋友的话,柏崎同学和夜、夜空不就能成为朋友了吗……”

    “哈?”

    “你在说什么?”

    夜空和柏崎都露出了惊讶的神

    “……啊啊,因为不是一个班所以也没办法一起进行料理实习和修学旅行么。”

    “不是那样!”

    两人同时说道。

    “为什么我不得不跟这样的人交朋友啊?”

    “我呢,可不想和她成为朋友哟。”

    两人互相对峙着说道。

    “……你什么意思啊,**女。”

    “……你才是什么意思啊,吊眼角。”

    “你这家伙也是吊眼角吧。”

    “我的吊眼角很可的,而你的却像个狐狸一样呢。”

    “啊――真够呛,居然自己说自己可。”

    “难道说出事实也需要犹豫不决么?”

    “啊,你去死怎样?”

    “哈?难道不应该是你这样作为一个人来讲,完全没有价值的家伙去死才对吧?”

    ……算了,随她们喜欢吧。

    就当活动结束,我拿起教科书打算离开的时候柏崎星奈从后面叫住了我。

    “请你也用星奈来称呼我。这是给你的特权哦。”

    “……为什么又”

    “你用名字叫这个狐狸女,却用姓氏称呼我,这样在你心中的优先顺位里,我岂不是排在了下面。”

    “……我知道了......星奈。”

    我勉勉强强的同意了。

    果然,世界上有些人天生就合不来呢。

    这个结论是今天邻人部第一次活动所得到的唯一收获。

    ☆

    叮铃铃铃……

    电话声将刚刚洗完澡的我吸引了过去。

    话说这是搬到这里来的第一通电话呢。

    “喂?是龙儿吗?”

    熟悉的声音从话筒那边传了过来。

    “啊,大介叔叔好。”

    高坂大介,这就是资助我上学的大叔,从亲属关系上来说似乎是舅舅那一辈的。自从泰子离家出走之后,我的生活费大部分就是来自于他的资助。

    原本他就算打电话来最多问问我的成绩和最近生活条件之类的就会挂掉了,但这次却打了很久。而且总是东拉西扯吞吞吐吐,就像有什么话说不出口一样。

    “其实,龙儿,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哦哦,正文终于来了吗?

    我打起十二万分精神仔细听着。

    “因为发生了这样那样的事,我想让桐乃去你那边念一段时间的书。”

    “哦,这样啊……………………诶?诶――――――――?!”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朋友不可能那么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