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不一样又一样的历史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老矣 书名:回到清末当悍匪
    清廷编练新军的消息没多久就传遍了大江南北,说来即在大家的意料之外,也在大家的意料之中,因此少不得又是一番议论纷纷。(天才只需3秒就能记住)叫好者有之,担忧者亦有之,不过多半都是咸吃萝卜淡心,跟他们本没有任何的关系。

    自从太平天国之后,清廷的军制就一直处于一种十分奇怪的状态。作为正规军的八旗和绿营,吃着国家的粮饷,过着食不果腹的子,打仗的时候最多是个帮衬。而作为清廷战争的主力,各地团练确是丝毫不受国家的照顾,打仗在最前,吃饭在最后,能活着,也是靠各地督抚用厘金养着,于是就变成了督抚们不是私军的私军。后世军阀大战,其实也是在这时留下的根患。

    李鸿章正在为新军的事烦心,事是他提的,慈禧也交给他做。至于怎么做,也只有个模糊的框架。

    周馥这时道:“大人,我看此事不如这样办,先在一地试行,若是可以,再在扩大范围推广,若这时证明有效,而且没有问题,再在全国推广。这样一来,虽不敢说万无一失,但终究是要稳妥许多。”

    李鸿章点点头,觉得周馥的建议不错。

    “务山,你觉得该由何人主持新军的训练工作?”

    新军的人选也是李鸿章头疼的问题,他手下能征惯战的人不少,不过大部分都是野路子出,要说了解西洋陆地战法,也不能说没有,不过多半都兼要职,而且水平有限。想要达到东北保险队里,吴晓,王晓小,项龙,郑海涛,严复,赵子光这样能够坐镇一方的上将,以及与之相配合的参谋体系,军队体系,北洋还真没这号人。

    周馥摇摇头,显然也没有合适的人选。

    “大人,人选的问题……首先,我们要建立的是新军示范营,在这一点上,下官同意务山的安排!不过这位营官必须符合两个条件,首先一定要是我们自己人,其次在朝中关系不能太复杂!”说话的是薛福成,字叔耕,此人乃是李鸿章的二号谋士,论地位仅次于周馥。不过之前一直在外地做官,算是李鸿章的得力外援之一。因为在中法战争中有功,所以从浙江绍台道升任了浙江布政使,也算一方封疆大吏!今次回京也是受了慈禧的传召。(天才只需3秒就能记住)

    李鸿章背手在屋里走来走去,“即要是我们自己人,又要与朝中没有太多关系……”

    这样的人显然不太好找,沉吟了片刻的周馥此时道:“大人,在下倒是有一人选!”

    “哦?何人?”

    “此人姓袁,名世凯,字慰亭,河南项城人。其从叔祖父乃是袁甲三,其叔父就是已经故去的前任户部侍郎袁保恒!”

    李鸿章一听袁世凯,就是一愣,此人他倒是听说过,当初跟着吴长庆去朝鲜,颇受吴长庆重视和好评。后来东北占了朝鲜,袁世凯跟着淮军回国,便被朝廷派去了广西跟着冯子材。在镇南关大捷的时候,他带着自家亲卫,奋勇杀敌,因此受到了潘鼎新的赏识。再加上他出于淮军,跟老潘算是一脉,经过他的推荐,袁世凯也终于入了李鸿章的法眼。

    淮军两位参谋长周馥和薛福成对他也算青眼有加,经过这两年的磨练,袁世凯也终于开始向淮军的核心圈子迈进。

    现在袁世凯正在代职念书,和他的拜把子兄弟徐世昌一起,进了北洋陆军军官学校。其实他最初是想去东北陆军军官学校的,不过如今北洋与东北的关系,比不得五年前,所以能进入东北陆军军官学校的名额变得十分有限。再加上这些名额需要在全国进行分配,而各地督抚则把之当做笼络军心的重要办法。因此与李鸿章为此事争到面红耳赤的不在少数,正所谓花花轿子人抬人,李鸿章也不敢在这件事上弄得太武断,不然犯了众怒,谁都没有好子过。所以即便受到他赏识的淮军后起之秀袁世凯,也没获得在东北陆军军官学校进修的资格。说来倒也成了袁大头,平生第一憾事。

    “这人倒是不错!”李鸿章点点头。“那么练兵的地点……?”

    “不易离开我们北洋的地界,又能让宫里随时看到成果,不如在天津小站如何?”周馥建议道。

    李鸿章思前想后,才道:“可以。”

    袁世凯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成了新军示范营的指挥官,除了他这个散财童子,固定孝敬周馥等一帮北洋大佬好处起了作用之外,其本也算是有真才实学。当然,光靠他自己是不可能成事的,届时还要从欧洲聘请正式的教官。

    知道消息后的袁世凯激动得一晚上都没睡好,徐世昌也是一样,此时的他们还不是后世的风云人物,即便不是初出茅庐,可也是第一次在满朝文武面前亮相。为了准备万全,他也跟徐世昌商议了很久,后来再去见李鸿章之前,还去拜会了周馥,薛福成等人,算是为自己的起步,铺就了稳定的基石。

    李鸿章见到袁世凯时,表现的十分。面前的青年个头不高,脑袋倒是不小,看一眼给人的感觉就是十分的精明。

    “下官袁世凯,见过大人。”

    “慰亭,快快请起,都是自家人。”李鸿章笑了起来,表现得很

    “谢大人抬!大人有事尽管吩咐,慰亭万死不辞!”袁世凯见了李鸿章就开始表决心。

    见到袁世凯如此懂事,如此会来事,李鸿章也是暗自点头,心中这人不错。

    东北也知道了清廷建立新军的事,不过总理杨秋兴并未发表任何的看法,虽然明眼人都知道,清廷的新军就是用来对付……更确切地说,就是用来震慑东北自治区保险队的。

    宁岛上,万国酒店集团的大老板佘胖子刚和王一一起吃完饭,他是来和王一商量生意的。

    “无事不登三宝,你这货跑我这来,总不是来送礼的吧。”还别说,佘胖子到宁岛来,倒是从不给王一什么礼物,不过王一边的女人,从沈雅芝,童千佳,一直到金儿,林泰熙,韩秀晶,姜佳仁,他到是一个不差,吃穿用度无所不包,而且具是从世界各地收集来的珍品。别说四个没见过世面的朝鲜女孩,就是跟随王一时已久的沈雅芝和童千佳,那也经常被震惊的无以复加。佘胖子在她们上可是下了大工夫,当然,这与王一带给他的回报来说,那就根本不值得一提了。

    “老大,这是我从牙买加岛寻回来的咖啡。”

    弗兰就站在王一后,他是英国人,知道牙买加盛产的就是蓝山咖啡。

    “还真是送礼来了!”王一笑了起来,他对咖啡没什么研究,诸如后世著名的猫屎咖啡,他自认没到那个档次,让他喝,他只会觉得恶心。至于蓝山咖啡,倒是久闻大名,如雷贯耳,不过基本上被本人垄断,而后世的天朝假货满地,王一不觉得凭借自己的份,能喝到真正的蓝山,所以也没去花那个冤枉钱。偶尔一两次喝手磨咖啡,一次是陪郭慧,那时光看女孩了,也没太在意咖啡的口味。而第二次更悲催,明显喝的就是毒豆,其实就是蛀虫的咖啡豆,王一喝完唯一的感觉就是心悸,十分的难受。

    “当然,当然。”佘胖子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

    王一摆摆手,让弗兰把蓝山咖啡取走,之后才与佘胖子道:“你上说的事,我派人帮你问了,自治区同意你在济州岛,台湾,海南,东南亚五省,乃至莫桑比克修建大型度假疗养酒店的计划,同时也同意将你们的酒店列为公务员疗养度假指定酒店……”

    “真的么?”佘胖子高兴起来。

    东北自治区属于高薪养廉,而政府为了给公务员添加福利,所以就建立了指定的度假酒店。每年的年假在这里消费,全部由政府买单,待遇优厚。当然,东北自治区对公务员的*惩罚非常严重,同级盗窃罪量刑的三倍。仅仅1886年上半年,就有39人因为贪污罪被判处极刑。

    不过佘胖子没高兴多长时间,旋即又愁眉苦脸起来,道:“老大,政策下来当然好,不过建酒店这钱……”

    “行了,别在这哭穷了,去找聂雄,到时把手续办齐全了,大商银行给你提供贷款。”

    一听这话,佘胖子终于再次喜笑颜开。此时手磨咖啡的香气开始在房间里弥散,几个丫头都围在弗兰管家边,学着冲磨咖啡的方法。不多时,家里的电话响了起来。打来电话的是东北保险队的总参谋长王晓小,当然,要找的只能是王一。

    “队长,清廷新军示范营的人选已经出来了,您猜是谁?”

    “谁?”

    王晓小一乐,道:“咱们部队在朝鲜时老熟人……”

    王一听完一愣,心中冒出了一个名字,喃喃道:“不会是袁世凯吧?”

    王晓小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诧异道:“队长,您是怎么猜出来的?”

    “真是他?”王一也就是随口一问,“那在哪里练兵?”

    “天津小站。”

    王一一阵的苦笑,心说这叫什么事啊。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清末当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