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清廷新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老矣 书名:回到清末当悍匪
    李莲英刚陪慈禧看完戏,慈禧有些乏累,正在休息。(最稳定,,.)不过看意思今天老佛爷的兴致并不高,脸色虽称不上沉,可也是愁眉不展,心绪烦乱。就是平颇受几位宠的格格,今天也难得被训斥一次。

    “这奴才是越来越不好当了。”李莲英心中感叹道。“看来要让手下人注意些,别一个不好,再弄出血光之灾来。”

    李莲英也明白,老佛爷的心病其实就是东北那帮无君无父的人闹的,你们自治就自治呗,朝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你们不想着怎么过安生子,成天在外边打打杀杀的。北边到现在都不消停,沙俄人三天两头就找总理衙门抗议,现在也知道抗议没用,还长本事了,竟跑到宫门前闹事。要说起来,他们也是蛋,有本事打东北自治区去啊!打不过人家,就拿我们来找平。左宗棠大人刚去世,他们就开始在新疆闹了起来,每天都要求赔款割地,闹吧!什么时候把王一那个兔崽子惹急了,你们也就知道厉害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在南边的法国人终于不闹了,至少不像从前那么闹了,虽然也出了四川的几个教案,但是总的来说,要比前几年老实许多。

    这两年大清总算过起了难得的太平子,除了跟东边的本矛盾严重之外,倒是没有太多心的事。虽然在大商造船厂订购的几艘战舰都被东北人弄去了那个什么非洲,不过从德国订购的几艘大舰这两年也陆续回国。本人的海军在北洋面前完全没有任何的优势,所以也不足为虑。

    李莲英真寻思呢,小太监过来报,道:“老佛爷醒了。”

    一听这话,李莲英立刻收了思绪,进屋服侍老佛爷起

    过不多久,就有小门官来到李莲英边低语了几句,道:“李总管,北洋大臣,直隶总督李鸿章求见。”

    李莲英不敢耽搁,看慈禧这边准备完毕,就走到慈禧边道:“老佛爷,直隶总督李鸿章求见。”

    慈禧看了他一眼,道:“宣!”

    自从东北自治区出兵打败法国占领东南亚,建立南五省之后,接着又在非洲占了莫桑比克。(.最稳定,)虽然对大清来说,这也是开疆拓土之功,但是正所谓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之前在北圻清军接连被法国打了个灰头土脸,最后虽然在冯子材的领导下,取得了反攻的胜利。但是了解清廷的人都知道,那不过是强弩之末,多亏东北的南洋舰队在严复的领导下,于台湾的基隆和淡水,全歼了法国远东舰队。不然镇南关大捷,也只是一时之胜利,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敌强我弱局面。

    说东北是人心所向,并不为过,如今多少督抚大员明面上跟清廷虚与委蛇,暗地里却和东北暗通曲款。这种事别说李鸿章,就是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的几位铁帽子王爷,甚至林慈禧都不敢轻易去查,万一一个不好,那就是牵出萝卜带出泥,真把人上梁山,但凡有人喊了反号,恐怕就是烽火连天,到时整个大清可就乱了。

    虽然现在从疆土面积上来说,东北即便加上莫桑比克,也无法与整个清国相比,但是工业产值,人均收入,粮食产量等等,现在的清国完全与东北不在一个档次上。

    李鸿章跟着小太监进了紫城,最近他子也不算好过,北洋水师在本长崎闹的那么一出,到现在也没完事,跟本人谈来谈去的,倒是没吃亏,可成天让小鬼子缠着,老李也难受。相比于此,最近发生的事则更让他头痛,英法美等国的传教士竟然跑到四川修教堂,强行传教。而加入其中的所谓教民说白了就是一群地痞流氓,仗着洋人的势力欺压当地百姓。结果积月累终于爆发了出来,四川各地民众开始焚烧教堂,并且围杀了那些仗势欺人的教民,连带着几名外国传教士也被牵涉其中。列强当然不会袖手旁观,最后闹到他李鸿章这,要是给列强赔礼道歉吧,民众不答应。反之,列强不答应。

    一堆事都压在李鸿章上,就是一个累啊,劳心劳力,还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今回京进宫也是受了慈禧的传召,商量的就是应对东北自治区的事

    “前一阵子,卿随庆郡王前往东北查看陵园,一路,不知对东北现在的印象如何?”慈禧说话时,没有什么表,这让李鸿章有些为难。若是如是禀告,怕是会引得老佛爷不高兴,可是要说假话,恐怕也瞒不过上面的那个女人。

    “回太后的话,东北一切安好,不过那边民众开始不尊王道,只知东北,而不知君王,确实令人担心。”李鸿章这话说的都是人尽皆知的事,朝中大臣也没少为此事奏议,但是清廷本对此也没有丝毫的办法。打也打不过,暗杀更是不敢搞,一个不好,东北寻了借口,王一这货就敢挥兵南下。北京离东北之近,但凡脑袋里没被灌大粪的,心中都是一清二楚,因此这段时间朝中迁都之议就没断过。要不是慈禧舍不得京城的园子……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越往南,汉人的势力越强大,各地督抚的势力也越强大。朝廷一旦迁都,难保不出个野心份子,要是弄出个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局面出现,那时可就得不偿失了。

    慈禧看了李鸿章一眼,端起一旁的茶杯,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之后,才道:“东北乃我大清祖地,若是任由这群*佞闹下去,我们大清可就失了根本,不知卿有何建议?”

    佞!

    这是慈禧第一次在李鸿章面前给东北自治区定,李鸿章也是一惊,虽然面色依旧,喜怒不形于色,但是内心里却是翻江倒海。他心里对此其实是有准备的,也知道宫里不会对东北总是放任不管。毕竟东北存在一天,就是对清廷威信的巨大伤害。当初承认和许东北自治,也是在飞艇的威胁下,迫不得已。不过话又说回来,真与东北较真,即便他李鸿章对自己的北洋再有信心,可面对东北的百战之兵,也没有丝毫的把握。

    “太后,非是臣下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东北实力强大,这是不争的事实,所以若想有所建树,必须从长计议!”让李鸿章与东北对战,他是一百二十个不愿意。只是慈禧既然问下来,而且也给他指了方向,他也不敢逆了老佛爷的意思,于是只得硬着头皮道。

    “哦?”慈禧眉梢一挑,看着李鸿章道:“卿详细说来。”

    李鸿章这时偷偷瞄了慈禧一眼,心中恍然大悟。若说慈禧想要真正的收回东北,应该是有几分这样的心思,不过现在看来更多的是面对东北时的不安全感,缺乏自保的能力。

    “臣下以为,东北之所以敢有不臣之心,要说是民心所向,怕是未必。我大清乃是天下正统,万民归心,而东北所依仗的不过是穷兵黩武的军力!瞧东北这几年之行事,每每与他国有争端,必然兵戎相见。古语云:‘治大国若烹小鲜’,东北只知武火烈焚,而不知文火相济,终是有失中和之道。眼下虽然看不出问题,但是时一长,必酿倾覆之患。所以目前我大清只需以静制动,一旦时机出现,便可手到成擒。”

    李鸿章说的这些话,慈禧听。

    “李卿所言甚是!”

    李鸿章继续道:“不过,我大清也并非没有问题,首先就是兵制败坏!太后,恕臣直言,如今八旗,绿营,面对东北,如以卵击石,皆无一战之力。而实力稍强的蒙古各军,如今与东北之间也是暧昧不明,实在不足为凭。”

    这才是慈禧最担心的问题,手底下没有可用之人,没有可用之兵。

    “那依卿的意思呢?”

    “裁撤旧军,编练新军!”

    慈禧听完没说话,李鸿章心中也是惴惴不安,新军之事朝廷也是早有议定,不过真向慈禧提出奏议的,他李鸿章倒是第一个。

    沉默片刻,西太后将话题转到了其他问题上,没把新军的话题进行下去。

    等到出宫之后,李鸿章坐在轿子里,沉吟不语,心中像被压了块石头,也没弄清慈禧对编练新军的态度是支持,还是反对,这让他有些把握不住未来清廷的走向。

    不过等他刚到家门没一会儿,宫里的旨意就跟了追了上来.

    当宫里的太监把圣旨读完之后,李鸿章愣在了原地,是在太监的提醒下,他才想起接旨。其实圣旨的内容很简单,就是让李鸿章提出编练新军的军制以及人选。慈禧的意思很明确,这事虽然由李鸿章负责,但是新军却并不归在他手上。慈禧许李鸿章向新军中安插势力,但是军队指挥,还是在朝廷的名义下。

    简单说,这就是顶替八旗和绿营的清廷官方新军队。

    这是补昨天的一章,刚刚完成复诊,耳鸣虽然还在,不过没有前一个星期那么严重了,希望下个月体能完全恢复正常。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清末当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