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越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老矣 书名:回到清末当悍匪
    就在清法两国签订协约不超过24个小时,1885年6月10清晨,当第一丝阳光照在越南土伦(今岘港)的时候,巨大的影忽然随同阳光一起到来。(天才只需3秒就能记住)

    法国人士兵们发现了这里的异常,开始惊呼起来,“敌袭,飞艇!敌袭,飞艇!”

    惊呼并不能改变任何事,法国人和越南人,从空中望下去,就像一群惊慌失措的蚂蚁。有人试图向飞艇开枪,现在远在他们程之外,别说打不到,就是打到了,对飞艇也没有多少影响。反倒是子弹掉落回地面,会给他们自己造成不小的伤害。

    王庆是投弹手,此时的飞艇已经不用人力投弹,而改用了机械。虽然空投炸弹依然只有不到四百斤,但是投弹速度和稳定,却不是远不是四人抬的时候,可以比拟的。

    当第一枚炸弹被扔下之后,没多久,巨大的爆炸声传来。烟尘飞起,根本看不到是不是炸中了目标。不过王庆并不在意,只要把炸弹投在一个范围内,就可以了。

    此次进行攻击的飞艇并不多,只有两艘,都是猛犸飞艇。

    港湾外的海面上,大商南洋舰队已经现,太平号和安详号已经开始发威,巨炮轰岸。而天枢,天璇,天玑,天权四舰,并没有发动攻击。与护卫舰们一起迎接法国人的到来。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法国人的舰队并没在这里。后来占领土伦才知道,法国人为了防范大商南洋舰队的偷袭,已经把舰队全部南撤到了西贡。

    虽然如此,法国人还是利用炮台发动了反击。自从孤拔舰队被全歼之后,法国人就加强了炮台的建设,今天可以看出成效,炮火十分犀利。但是在海空联合攻击下,法国更多的是一种苟延残喘。

    太平号和安详号,在一轮试之后,开始了齐。飞艇上有数据被传了过来,观测员们不断调整着数据,炮弹已经开始落在炮台周围。

    刘步蟾也在安详号上,自从跟严复吵了一架后,两人一直处于冷战的状态。冯子材的镇南关大捷和谅山大捷,让刘步蟾难得直了腰杆,不过没等他高兴几天,腰杆就因为慈禧的停战令,而再次弯了下来。

    严复,萨镇冰以及大商的其他海军军官嘲讽清廷和西太后的话语十分难听,刘步蟾和方伯谦也算同命相连,听到了只能忍耐。(!赢话费)夜深人静之时,也难免会羡慕一下自己的两位师弟。都是当兵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四个小时之后,土伦炮塔化作一堆瓦砾废墟。之后在护卫舰的掩护下,六艘运输补给舰开始靠岸,三千海军陆战队士兵开始登陆,很快便拿下了已经被炸成残垣断壁的土伦城,之后清剿法国残兵。

    第二天,三艘运载着大量工程人员和物质的货船开到了土伦港,大量越南人被要求参加建设。他们虽然害怕法国人,但是更怕这些能控飞天之船的陌生人。

    没多久,东北自治区攻击并占领土伦的消息就震惊了全世界。

    听到消息的慈禧差点被气晕过去,指着东北大骂王一。而法国公使巴德诺在北京见到驻京办的唐绍仪的时候,更像是被人踩住了尾巴的狗,狂吠不止。

    “你们东北到底要做什么?你们的清国已经与我国签署了和平协定,你们为什么还要攻击我们?”巴德诺脸色铁青。

    唐绍仪微微一笑,当着所有公使的面,道:“朝廷与你们签协定,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记得我东北从未与你们签订任何协议,我们一直处于战争状态。别说我们没给你们机会,当初贵国能赔普鲁士五十亿金法郎,我们才要五亿而已,不过才十分之一!”

    “你……”

    “怎么?又想威胁我?”唐绍仪笑道,不过在场的其他各国公使都感觉脖子后面冒凉气。

    李鸿章给大商发去了电报,当然语气十分之不客气。东北的回应也很强硬,直接在《申报》上放了一首诗。

    “十二金牌事,于今复见之。黄龙将痛饮,花目忽生期。”

    谁都知道,这是东北在骂李鸿章是秦桧,而慈禧就是赵构。杨秋兴的说的很清楚,你们清廷打与不打,我们懒得管,但是最好别再我们面前指手画脚。

    这是东北第一次和清廷翻脸,满朝重臣也没想到东北反应竟然如此激烈。当然私下里说什么的都有,有为东北鼓掌的,说他们保家卫国,国之柱石。当然也有骂东北的,无外乎目无君王,沽名钓誉等等。

    不过接下来的事,谁也没想到。

    就在东北攻击并且占领土伦第三天,朝鲜监国赵宁厦向东北发出请求,要求整体并入东北版图。李鸿章派人劝说,赵宁厦置之不理。

    法国人正在研究对策,越南形似海马,如今被大商拦腰截断。而琼州以西,整个北部湾地区都成了地,只要敢给北方法国人送给养,严复根本不管那。无论是任何国家船只,一律击沉。而大商在这里的海军实力已经完全超越了所有国家,这其中也包括英国人在香港的舰队在内。如果算上大商空军,大商在南洋的整体军事实力还要提高数倍。

    波里耶看着地图,眉头深锁,与南方的电报线已经完全被大商剪断,南北失去了联系。自己的头号手下尼格里已经负重伤,目前虽然得到了医治,但显然效果不佳。而顶替尼格里的艾尔明佳,能力有限。如果不是尼格里重伤,全军没有更好的选择,波里耶说什么也不会再让艾尔明佳来领导第一旅。

    “该怎么办呢?”

    6月15,坏消息再次传来,大商舰队北上攻击了顺化,有一千海军陆战队士兵登陆,在消灭了防守城池的法军以及仆从军后,再次返舰离开。

    波里耶明白自己不能再犹豫下去了,当便传令各地,让所有部队都放弃驻地,携带补给向河内聚集。他这么做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集中兵力南下,突破土伦城的防御。

    不过波里耶在河内集结的消息,很快便传到大商驻琼州第一飞艇大队总指挥马梦德耳中,旋即他就命令飞艇大队分波次出击,趁着法国人集结的时候,对河内展开轰炸。

    这下波里耶算倒了霉,他做梦也没想过飞艇竟然还干起了这样的勾当,六七千法军真正被飞艇炸死的不过两三百人,战斗效率并不高,但是那种巨大的压迫感,实在是让人难以忍受。

    现在波里耶南下的势头完全可以用仓皇逃窜,四散奔逃来形容。而原本就不安分的越南起义军们,现在更是欢快起来,像这样抢夺战利品的机会实在是非常罕见。唯一值得波里耶庆幸的是,清兵没有趁此机会强行出击,再次踏入越南国境,否则就真是再劫难逃了。

    不过,他很快否决了自己这个有点乐观的想法,南下道路难行,沿路不时就会遇到大商海军陆战队的阻击。这些队伍往往人数不多,基本上打完就跑,要么登船离开,要么坐飞艇离开。有时还会夜半袭营,并不一定真打,多半只是敲敲帮罗,闹得法国士兵难以入睡。等到一个个真困顿到不行的时候,死神这时就会降临。

    从河内到清化,再到荣市,河静,法军的人数大减,原本还六七千的队伍,现在只剩下四千七百多人。波里耶知道,在这么下去,不用大商出击,自己的队伍没等到土伦就要彻底崩溃了。

    土伦城在被打下的一个星期后,法国南方增援军队就打了过来。

    在土伦负责防御任务的是这支海军陆战队的队长,付冬,手下三千人,而面对的敌人达到了五千人的规模。重武器有六门105mm加榴炮,十门75mm野炮。轻武器则是保1式卡宾枪和保1式狙击步枪,另外还有保1式通用步枪,以及60mm的迫击炮。

    因为阵地在之前就已经设立好了,与东线冯子材的清兵不同,付冬对修建堡垒没兴趣,他更习惯在地下作业。战壕配铁丝网地雷,加上掩体工事,别说五千法军,就是再来五千,他也有自信顶上几天。

    而此时法国人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为了营救在北圻的部队,新任法国总理亨利*布里松已经下了严令,无论花费什么样的代价,一定要把北方的受困士兵救出来。

    起初,法国的指挥官凯伦达中校并没有把大商的海军陆战队放在眼里。大商的舰队也许很厉害,飞艇也许很强大,但是作为曾经的世界第一陆军,法国人不相信大商的海军陆战队可以阻挡住自己前进的脚步,尤其是他们兵力严重不足的况下。

    最先发动攻击的是阿尔及利亚兵团,这些黑人不顾一切冲了上来。没多久他们就进入了正面雷区,这可不是清军拿竹筒子制作的土地雷,而是大商兵工厂特别制作出来的各种反步兵雷,爆炸式,跳跃式,碎片式等等,凯伦达在后面看着,发现大商的地雷都快玩出花来了。而自己的仆从军则到了大霉,死的还好说,那些被炸断腿的才是真正的悲剧。

    哀嚎声响彻四方,原本骄傲的法国士兵也有些胆寒了。人家还没开枪呢,黑人们就退了回来,说什么也不进攻了。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清末当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