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供女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老矣 书名:回到清末当悍匪
    朝鲜将会进入东北的版图,而不再是以一个藩属国存在,这是王一制定好的策略。(.天才只需3秒就能记住)朝鲜于中国而言,狗狼之国。或为狗,摇尾乞怜,或为狼,不是哈士奇。

    当然,朝鲜与之前东北所扩张得到的广袤领土都不同,这里人口要多上许多,因此问题也要多许多。不过因为安东的存在,大量朝鲜纺织女工早已经开始进入东北范围进行工作,同时工厂还利用晚上时间进行汉语培训,所以朝鲜北部的整合其实早已经开始。

    赵宁厦监国的第一条政令,就是为应对本的威胁,请求东北自治区派兵进驻。王一直接弄去了两个师,然后开始在各地修建基地,同时开始招募朝鲜兵员。而海军开始正式进驻釜山,仁川,元山,建立军港和造船厂。

    第二条,成立新政府,面对全国进行招募考试,择优录用,然后在东北接受培训。

    第三条,就是修建联通安东和海参崴两个方向的铁路网,本来这事一定会受到事大党的全力反对,不过这些守旧的老头子,现在都成了金玉均手下的亡魂。而剩下的那些人,在赵宁厦,金植,鱼中的全力压制下,也没了往的气势。因此已经不足为虑。

    第四条,广开新学,选拔青年去东北留学,推广汉语教育,将汉语定位官方语言。

    第五条,建立与东北自治区接轨的新型税制。

    第六条,鼓励工商业发展。招募民众去东北务工,劳务输出。

    第七条,推广新型农业和牧业。

    第八条,选派民众代表去东北进行旅游访问,促进民间交流。

    现在所有国家都看出来了,朝鲜这是要加入东北自治区啊。现在朝鲜内部声音颇为杂乱,有同意欢喜者,有愤慨反对者,不过更多的朝鲜普通民众是在冷眼旁观。

    王一不在意冷眼旁观,一旦利益链条被建立起来,关系也就建立起来了,在辅以相应的政策,加之方便的陆地交通交流。在这个有铁路和飞艇的年代,朝鲜离东北很近,进到比大清大多数地方都要近。

    关于朝鲜的事清廷并不想和东北过不去,因为南方还要依仗所谓的南洋舰队。原本在朝鲜的一千五百人,如今全部撤回,连袁世凯都被调往北越战场。

    半年后,赵宁厦正式宣布申请加入东北,后来*经过杨秋兴和政议局商议同意,然后在当年的人民代表大会上进行审议,最后终于获得通过。从此朝鲜成了东北自治区的一部分,而赵宁厦也成了东北自治区的名誉副总理。

    这些事不过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王一没有过多过问。此时他正在和两个丫头谈论,柏林西非会议的事

    “英国人当初怎么会邀请我们去参加这个会议?”沈雅芝靠在王一怀里,奇怪地问道。

    “还不是我们手里的抗生素闹的,不过因为我们给了他们配额,所以英国人才邀请我们的。”

    千佳看着王一,一脸不信。

    王一这时笑了起来,揽住丫头的小蛮腰,道:“好吧,其实事是这样的,我在美国的盟友杰克*史派罗几年前曾经资助过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做约翰*洛兰,不过后来改了名字,成了现在亨利*莫顿*史丹利。”

    “这人是干什么的?”

    “他是英裔美国人,职业是记者,供职于《纽约先驱报》。因为前往非洲搜寻失踪的冒险家戴维*利文斯通而闻名于世。1874-1877年间,他从桑给巴尔岛出发,深入大陆,环绕维多利亚湖,至坦噶尼喀湖,过卢阿拉巴河,下刚果河,穿过乌干达等地,直达大西洋南岸。1878年的时候,欧洲那边成立了所谓的国际刚果协会,起初的目标是注重刚果地区的经济发展工作,不过后来被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买通,成了以慈善为幌子的帝国主义扩张组织。当然如今这位国王,也是我们的合作者之一。”

    王一此时起,从一旁的书桌上拿来了一张地图,之后给两个丫头指点起来,道:“1879年,史丹利再回到刚果,这次他不再是为探险,而是作为利奥波德二世的探子,谋求建立一个刚果的国家。同时,法国的海军军官皮埃尔?萨沃尼昂?德-布拉柴到达刚果盆地西岸,并于1881年在布拉柴维尔(今刚果共和国首都,金沙萨)建立了法属殖民地。而葡萄牙由于曾经与刚果帝国签署过条约,所以在1884年2月26与英国签署条约,希望阻止刚果协会扩张到刚果对大西洋的海岸线。除了以上国家,其他欧陆国家也想在非洲建立殖民地。法国在1881年占领了突尼西亚和今刚果共和国的领土,又在今年得到几内亚。1882年,英国占领名义上属于奥斯曼帝国的埃及,并因此控制了苏丹与部分的索马里。在1870年与1882年,意大利夺得厄立特里亚。德国也在今年把多哥、喀麦隆与西南非(今纳米比亚)纳入为他的保护国。”

    “那我们参加会议有什么好处?”两个丫头现在也习惯了王一的思维,没好处,他是不会去的。

    “这次柏林会议利奥波德二世成功就有关非洲贸易之事,说服法国与德国。在葡萄牙的倡导下,德国首相奥托*冯*俾斯麦邀请了奥匈帝国、比利时、丹麦、俄罗斯、法国、荷兰、葡萄牙、瑞典与挪威(挪威在1905年前以共主邦联之关系属于瑞典)、西班牙、意大利、英国与奥斯曼帝国,再有就是我们一共十四国代表参加柏林会议,以达成共识。不过真正唱主角的却是英国,法国,德国,葡萄牙。会议首先要解决的是刚果问题,而这里面我们算是比较特别的。因为我们与英国关系良好,与德国关系也很不错,但是与法国关系敌对。而比利时利奥波德二世在刚果的权益有40%其实是归我们所有,因为亨利*莫顿*史丹利爵士在非洲的探索活动,我们也是主要资助人之一。”

    “这么说,我们在非洲也有领土了?”

    王一摇摇头,道:“没有,我们暂时还伸不到那么远的地方。”

    “那倒是可惜了……”两个丫头完全没有丝毫成为帝国主义头子的觉悟。

    “没什么可惜的,虽然无法获得领土,但是我们可以利用手中的筹码做许多事。现在法比和葡为争夺刚果河(今扎伊尔河)流域发生矛盾。英支持葡的要求,但遭到德法反对,这些国家对英国在非洲的扩张充满戒备。”

    “我怎么听着这关系有点乱,我们是被英国邀请的,他和葡萄牙一起对抗的法国和比利时。而我们和法国是敌对,但是和比利时又是开发同盟……”

    “就是这样……不过这次柏林会议今年应该不会有结果的,明年还差不多。”

    王一对非洲表现得很平静,但实际上则不然。至少在马达加斯加,王一就通过旗昌洋行与当地的领导人赖尼莱亚里沃尼取得了联系,提供军事装备,武器弹药,还派人进行军事训练,以对抗法国人的殖民入侵。而作为回报,马达加斯加向东北运送了大量初级农产品,还有石墨。当然,最受两个丫头喜欢的,就是各种宝石。

    除此之外,王一在1882年获得了布尔人,英国人和德国人的同意,在阿扎尼亚,也就是后世的南非。目前的德兰士瓦共和国首都比勒陀利亚东北33公里处,取得了附近400多平方公里区域内的土地。代价是五万英镑!同时附加的条件是,大商向这里的提供大批包括阿司匹林,多种抗生素和胰岛素在内特供药品,并且修建了一所新式医院。这年头,大商的药品在国外跟黄金的价格差不多。(.最稳定,)当然为了安全,王一还是派出了一支两千人左右的保险队,配备了相当的重火力。省得一些人太过眼红,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来。除此之外,平民也有一万来人。

    这片区域在后世有个名称叫做普列米尔,是世界著名的超大型金刚石矿,南非最大的金伯利岩岩管,因为产出了3106克拉的浅蓝色名贵巨钻库利南(cullinan)和599克拉的百年钻(centanaryme)而闻名于世。

    在普利米尔之外,王一在1879年以英商查理*法玛的名义在瓦尔河上游地区购买了3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价格极其便宜,目前已经回到王一名下,作为农场正在被耕种。王一派在那里的保险队从最初的五百人,增加到现在有了小三千人的规模,平民人口也接近两万人,而且规模还在渐扩大。从这里出产的粮食供应附近英国人,布尔人,还有德国人。当然只要出得起钱的,大商都卖。因为价格合理公平,所以受到点当地各方势力的欢迎。

    这里在后世也有个名字——约翰内斯堡。

    王一今年的目标就是将两块临近的非洲领地连在一起,目前工作正在进行。

    与欧洲国家的殖民统治不同,王一的大商在非洲奉行的是平等互利的外交政策。虽然也称不上好人,但是在一群欧洲匪徒中间,倒是显得鹤立鸡群,别树一帜。因此也博得了非洲本地黑人的好感,又因为大商对非洲领土没有丝毫要求,至少表面上没有,所以布尔人对大商也没有戒备。总的来说,大商在非洲经营得不错,所有行为都与商业农业有关。目前不过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前面提到的两颗巨钻都已在普列米尔被找到,皆被安全送回国内。秉着财不外漏的古训,这件事短期内肯定是不会向外公布了。而约翰内斯堡的金矿,王一短期内还没有开采的打算,至于什么时候开采,海军能够开过来之后再说吧。

    1884年12月24,王一带着两个丫头一起参加大商工业实验室一帮老外举办的圣诞晚宴。如今的工业实验室,科研人员的总数已经接近一万人,涉及科技发展的各个方面,其中四分之三是外国人,而这些人中也有四分之三的人数加入了东北自治区。而目前排队申请加入的外国人,仅王一知道,就有两千人。

    现在的圣诞节也已经有了后世的气氛,中国人作为一个喜感民族,基本上别管哪地方的洋节,都能过上一过。当然,对着穆斯林说圣诞快乐的,也大有人在。

    沈丫头现在正在举办慈善募捐,她现在把大商灯泡厂的所有事都推到了童千佳上,自己则全力投入到了红心会的慈善事业中去。东北各地希望小学的建立,医院的建立,贫困家庭的扶持,戒烟毒等等。总之和公益有关的事,丫头都会全力参与。她目前的社会声望,甚至隐隐有了超越东北自治区总理杨秋兴的趋势。在民众中口中,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渐渐有了个红心娘娘的外号。

    今天这个场合,沈丫头当然不能错过开拓自己慈善事业的机会,因此一来就很活跃。老外倒是对此非常支持,捐献的额度不断提升,不过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总捐款已经达到了三万银元的规模,远超王一的预期。

    千佳此时笑道:“先生,我现在在大商照明一个月使劲努力,赚回来的也不过五十万银元而已。可雅芝姐这才多长时间,就弄到三万银币了。”

    王一一笑,道:“行了,你也别羡慕她了。对了,你们的气体激光项目进行得怎么样了?”

    一听这话,千佳有些垂头丧气,道:“还在做,好麻烦!”

    “没事,心急吃不了豆腐,总会有突破的时候。”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这时楚原说总理杨秋兴来了电话。王一纳闷了,这货怎么把电话打到工业实验室来了。

    “我是王一!”

    “先生好。”

    “你丫的找我啥事?别说你是想和我说圣诞快乐的。”杨秋兴是王一的文班学生,所以私下里王一跟他说话从不客气。

    “先生,圣诞快乐!”杨秋兴故意和王一开玩笑。

    “别竟来没用的,说正事。”

    “是……是……是……”杨秋兴此时笑了起来,王一本能地觉得不怀好意。只听他道:“这不月初的时候,我们不是帮助朝鲜平定了开化党的政变么!”

    “嗯!”

    “那边那位监国赵宁厦如今是食不知味,睡不安寝,就怕咱们玩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那。后来为了安他的心,大商朝鲜分公司的总经理金植英,给他出了个主意……”

    “什么主意?”王一的不安感觉越来越强烈。

    杨秋兴大笑了起来。

    “你这乐是什么意思啊?难不成他们还要贿赂我?”

    “不愧是先生!一猜就中!”杨秋兴感叹道。

    “贿赂什么?给钱……我擦泪,不会是美色吧!”

    杨秋兴爆笑,道:“赵宁厦从朝鲜收罗一番后,找到了四个丫头,给您送过来了!”

    “啥?”

    “估计现在已经到您办公室了……先生,您好好享用啊!”之后杨秋兴直接挂了电话。

    尼玛,坑爹呢是不?不知道我家里已经有俩了!你弄一个来也成啊?这么多人的,谁受得了啊?

    回到童千佳边,沈雅芝也结束了募捐,看来高兴。不过看着王一的表,奇怪道:“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王一一想也别瞒着了,于是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朝鲜监国赵宁厦为了安心,从他们那边找了四名……”

    “四名什么?”有时候也不得不佩服,女人在这方面的直觉。王一后半句话还没说出口,就立刻感到了冲天的杀气。

    “女孩!”

    预想中的暴打倒是没出现,当然也没出现苦大悲戏,两个丫头更多是好奇。不过王一那更多的是失落……

    “我说你俩不吃醋?”两个丫头笑着摇摇头。

    “不心疼?”

    “为什么要心疼?”沈雅芝表耐人寻味。

    “你未来的相公我,可是要为国捐躯了!”

    两个丫头笑弯了腰,道:“狗嘴吐不出象牙。”

    到晚会结束之后,两个丫头显然对朝鲜送来的四个女孩有着比王一还大的好奇。王一说实话,并没有丝毫的期待。就这年代的审美水平,他可是从老照片上领教过的。再加上传统朝鲜人的长相……王一一闭眼,就是一个激灵。

    返回学校办公室后,金植英正在这边等着呢!一见王一回来,这货立刻迎了上来,笑道:“见过先生。”

    王一也不知道说他什么好,摆了摆手。

    金植英这时又开始给两个丫头行礼,道:“见过二位小姐。”

    “免了,免了,新来的人呢?”沈雅芝笑问道。

    “在屋里。”说着金植英一开门,里面坐着四名穿着朝鲜传统服装的女孩。

    王一看了一眼,发现年纪都不大,十四五岁,长得倒是……嗯,金植英这小子不错!我喜欢!

    四个女孩一看王一走了进来,而且后还跟着金植英,立刻就知道了他的份,起行礼,没想到说的还是汉话,齐声道:“奴婢见过大人!”

    王一一皱眉,道:“以后别让她们称自己奴婢,说自己名字就可以了。”

    “是,先生。”金植英知道王一的脾气,对玩虐没好。转过来,对着四名女孩,道:“跟董事长介绍一下自己的名字。”

    “奴婢金儿。”“奴婢林泰熙。”“奴婢韩秀晶。”“奴婢姜佳仁。”

    其他三个女孩不敢看王一,只有第一个金儿偷看了一眼。不过看到王一也在打量自己,立刻吓得低下了头,脸色通红,心如小鹿乱撞。王一穿着一自己根据后世款式定做而来的休闲西装,只是在这个年代看起来有点不伦不类。

    四个女孩兰秋菊各有所长,真为难赵宁厦怎么选的,估计也是怕把握不住王一的口味,所以一样来了一个。

    “她们会说汉语么?”沈丫头这时和童千佳走了进来,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四个女孩,完全一副大妇风范。

    “只会一点点,现在还在学。”金植英恭谨答道。他可不敢表现太过张扬,毕竟今天往先生边送女孩子,一个不好就把面前二位给得罪了。

    “这样啊!”

    “小姐放心,她们的语言有专人进行训练的。”

    “识字么?”

    “也在学。”

    “语言和文字倒是要抓紧了。”沈雅芝道:“怎么也要先学会汉语,不然根本没办法进学校上课读书。”

    “是!属下会加紧的。”

    “那就让她们先跟我们一起回家吧。”千佳这时道。

    “是!”

    王一在一旁看得有些傻眼,心说这是怎么个意思?我这正主还没拍板呢,这两个丫头就定下来了?

    “先生还有什么问题?”看到王一言又止的模样,沈雅芝奇怪道。

    王一想想,算了。

    如今王一早已经不住在学校内,学校规模十分庞大,住在其中人来人往的得不到安静。后来大商建设的总经理为了拍王一马,硬是在距离工业实验室十几里地的地方。引附近的河水扩建一片巨型湖泊,内中只有一岛,名曰:宁岛。

    其上戒备森严,都是大商保险队中精挑细选的战士负责执勤,配备着从伊尔76弄下来各种现代武器,总人数三百人,全是王一的亲卫。而附近不远处还有一座空军基地和一座陆军基地。空军每天都有侦查飞艇24小时在附近警戒,一旦出现问题。空军可以在十分钟内赶到现场,而陆军也不过十五分钟而已。

    上岛之后,四个朝鲜女孩跟在沈雅芝和童千佳的后,亦步亦趋,都有点紧张,谁也不敢说话。

    王一和金植英说着朝鲜的事,慢慢地在后面走。

    “如今朝鲜已经有了第三步兵师和第三炮兵师,你回去让席本雄从朝鲜人中招募新一个步兵师团出来。”

    “是!”金植英拿着小本记录着王一的话语。

    “总人数不超过一万六千人,走两步两炮的配制。同时对全体士兵进行汉语教育,这点必须做到。待一年之后,在扩招一个步兵师。”

    “这……是不是有点多?按照现在朝鲜的经济能力似乎不足以负担这样多的部队……”

    “没问题的,你们放心扩招,我已经和杨秋兴总理说好了,每年的国防财政预算中,会朝鲜进行专门的补贴。”

    “两个师团,这钱可不会少啊!”

    王一摇摇手指,笑道:“错了,不是两个师,而是每年扩招一个师,最后要达到陆军四个师的规模!”

    金植英大吃一惊,想了想,旋即明白过来。“先生是准备剑指东瀛?”

    “难不成还留着他们?”

    金植英想想,然后坚定地点点头。“这么做也是永绝后患!”

    “以后席本雄就是朝鲜总指挥,你负责经济工作。我会让赵宁厦,金植配合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金植英考虑了一下,道:“是不是能再给我们多派一些人手?”

    “可以!”

    “还有就是在铁路建设完成之前,是不是能先把空中航线建立起来?”

    “这方面航空公司有他们自己的打算,我可以帮你联系,至于具体的事,还要你自己去谈。”

    金植英点头。

    “你也要理解航空公司,如今自治区在北方一直与沙俄人交战,那边需要大量的物质补给,而铁路目前运力有限,因此航空公司很大的运力都在被用在那边作为补充的。当然,你想建空运的想法也很好。朝鲜目前原始落后,见到我们的飞艇,估计普通民众在心中也会对我们自治区多几分向心力和敬畏出来。”

    “先生所言甚是,我也是这样考虑的。”

    “这事我尽量帮你协调吧。”王一想想又道:“目前我手头还有一些项目,许多都需要大量人力进行生产,你挑几个带回去,在朝鲜建厂。不要太亏待那边的工人,明白么?”

    “是的,先生。”

    两人说话的时候,沈雅芝和童千佳带着四个女孩已经进了大型的新式玻璃温室,这建筑在四个朝鲜女孩眼中,与传说中的水晶宫无异,里面遍植奇花异草,假山池塘,景色非凡。不过没等几个女孩欣赏里面景色的时候,迎面几条大狗奔了过来,里面有哈士奇,黄金,松狮,拉布拉多。各种奇形怪状的大狗,让四个女孩花容失色。

    沈丫头回头一笑道:“不用怕。”说着跟着几条大狗玩了起来,千佳也跑了过去。

    这时从主楼侧门内走出两人,一男一女,都是人到中年,西式管家打扮。其中男子是名英国人,材高大,虽然在说汉语,而是鼻音很重,但很有气势。女子则是大清人,年轻时应该颇具风韵,只是如今脸上少了几分表,看起来有些严厉。

    “小姐回来了。”两人给沈雅芝和童千佳施礼。

    “弗兰管家好,寒云管家好。”两个丫头给两个管家还礼。

    王一现在也算*了,家中请了个英国管家,而寒云则是从皇宫里出来的,后来又在欧洲接受过贵族教育。她是大商专门培养的一批礼仪师中的一员,现在成了王一的女管家,地位自然非凡。

    “主人!”男女管家也给王一施礼。

    王一点点头,道:“这四个女孩是朝鲜监国从朝鲜送过来的,你们帮着安排一下房间吧。另外所有一切必要的学习都由寒云管家负责。”

    “是!”

    四个女孩就这样被安排下来,别看王一家大,但其实人并不多,亲卫们也在岛的外围并不到内院来。所以即便是圣诞前夜,整个庄园平常是非常安静的。

    主楼是座三层新式建筑,看起来很是简约大方。正厅有一棵圣诞树,闪烁着彩灯,很是漂亮。几名仆人正在摆放餐具,见了王一等人纷纷施礼。

    新来的女孩们对这里显然非常好奇,四处张望着,虽然还有些紧张,但是也被这里的奢华所震惊。

    因为有专门的女语言教师一同前来,所以交流上并不是问题。在寒云的带领下,四个女孩去换衣服,毕竟穿着韩服,过圣诞节看起来也有些别扭。

    王一则会自己的房间洗了个澡,之后换了一宽松的便服,这也是后世的样式。

    吃过晚饭后,王一在弗兰地陪伴下又和金植英说了会儿话,因为舟车劳顿,没多久金植英就显现出了困意,于是王一便放他去睡觉。之后他一个人到了书房,从还活着的平板电脑中抄写东西,这活儿他都干了快十年了,可是2tb的资料真不是短时间能抄写完的。

    看到两个丫头的房间熄灯之后,王一把偷偷摸到她们的房间,把礼物放在她们头的大袜子里,这也是每年都会有的固定节目了。

    生活就这样平静地度过着,一个月后,朝鲜来的女孩已经能够进行一些简单的交谈。她们发现自家的男主人似乎与外界传说的并不一样,大商的董事长在东北乃至整个大清那是何等遵从的存在。女孩们原本以为王一是个老头子,事实上连赵宁厦也是这样认为的。可是见了王一之后,女孩们才发现自己大错特错。面前这个长相平凡的男孩,就是王一,就是大商的董事长,外边传中财神和阎王的混合体。

    因为不能交流,王一也没和这些女孩说过什么话。他会的朝鲜语,除了阿尼哈撒哟,就是偶吧,查朗依,一类的,显然不太适合与小姑娘们说,否则很是败坏自己的高大形象。

    这夜晚,王一把遗传学一篇重要论文抄写完成之后,伸着懒腰长出了一口气,活动活动后,离开了书房。走廊里二灯开一,因此略显昏暗。王一在路过朝鲜女孩们的房间时,隐隐听到了一丝哭声。心中不由一动,看着那个房间的大门,仔细回想了一下,应该是那名叫韩秀晶女孩的房间。

    这女孩长得跟后世的金泰熙有些相似,不过还要再美上几分。

    王一想了想,便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而入。

    女孩显然没想到王一会进来,大吃一惊,旋即反应过来,给王一施礼。

    “秀晶见过主人。”

    屋里没开灯,不过也没拉窗帘,月光透进来,照在窗边女孩的脸上,银色的光晕很朦胧,却让王一产生一种奇怪的错觉,似乎见到了指环王中的女精灵。

    王一随手关上了房门,这个动作明显让女孩体一颤。

    王一自己倒是没注意,轻轻来到女孩边,伸手帮她擦去了眼角的泪痕,之后拉着女孩在边坐了下来。

    “你为什么哭呢?”

    韩秀晶低着头,不敢说话。

    “想家了吗?”

    这句话女孩似乎听明白了,点点头。

    王一这时站起来,走到窗边,望着天上的月亮,也是长叹一口气。

    “我也想家啊。”

    女孩以为自己听错了,所以脸上露出疑惑的表

    王一转过来,靠着窗台,笑道:“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看来这段时间女孩的汉语水平确实提高很快,旋即便用有些生硬的汉语回答道:“都没了,被坏人杀,杀没了。”

    王一一皱眉,略带不喜道:“赵宁厦做的?”

    女孩连忙摇摇头,用生涩的汉语回答道:“赵大人……是……好人!要是……没有……赵大人,秀晶就……饿死了。”

    韩秀晶此时脸色通红,显然怕王一误会了赵宁厦。

    王一一笑,道:“我知道了,赵宁厦是好人。”

    女孩看王一很和善,也跟着笑了起来。

    两个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与这样一个异国他乡来的女孩聊天,王一倒觉得满新奇的。

    说到底,不同民族的人和人之间,还是有共同之处的,诸如最基本的感。就像后世来的王一并不喜欢本人,但是却喜欢本的动漫,什么虫师,灌篮高手,阿兹漫画大王等等,他也喜欢本的电视剧,例如《医龙》,《codeblue》,《joker不被原谅的搜查官》。在看这些东西的时候,王一并没注意到里面的主角是本人这种事,他看的是动漫和电视剧里面的仇,恩怨纠缠。这是人共通的地方,因此也容易产生共鸣,跟一个人国没有多大的关系,反倒是跟人不人关系更大些。

    1884年就在这奇怪的气氛中离去,如今已经到了1885年。

    北越战场如今开始新的变化,清军方面,西线滇军和黑旗军已于1884年10月底进抵宣光城下,正在竭力围攻,可惜进展不大,即便数十倍于敌,依然如此。

    东线桂军也陆续补充了兵力,调整了部署:以驻谷松的苏元、陈嘉所部十八营为中路;以驻观音桥的杨玉科、方友升所部九营为西路;以驻车里、那阳一带的王德榜所部湘军十营为东路,话说这位终于赶到了前线;另以叶家祥所部淮军五营、董履高所部桂军五营驻谅山为后应。此外,马盛治所部桂军六营仍驻新街一带。以上共有兵力五十余营,约二万人。

    为了策应西线的军事行动,打乱北圻法军西守东攻的作战部署,清政府曾命令东线清军乘北圻法军转入防御之机,主动出击,先发制敌。但是,潘鼎新根据李鸿章“切勿攻坚伤*精锐”等指示,仅以小规模的出击牵制船头方向的法军,作出一点策应西线作战的姿态。12月16,中路清军二千人在纸作社(船头东北)伏击法军巡逻部队,毙伤敌军百余人,取得了胜利。年底,东路湘军进至船头东面的丰谷,准备配合中路进攻船头。

    1885年1月3、4两,法军终于开始有所行动!丰谷清军突遭法军四千余人猛烈攻击,王德榜督军苦战,死伤颇多,因缺少后装枪,而且子药已尽,势难抵御,于是被迫丢弃大量物资,撤回车里。潘鼎新恐法军由那阳迂回苏、王两部之后而攻取谅山,急忙从谅山调淮军两营守那阳,并要求清廷迅速增援。

    在此以前,两广总督张之洞也认为法军专注谅山,“桂军各道分防,兵力尚薄,必应由东路再增劲兵,以收犄角夹击之效”,于是有了这番说法,一位老英雄才得以再次出世。

    他就是冯子材!

    话说自从刘坤一对他排挤打击,张之洞暗中使力,广西巡抚徐延旭也因为他曾经弹劾过自己,上任伊始,就把他侄子冯兆金撤职斥退,向他示威之后。这位65岁的老将,终于怀着“为有老罴(pi二声)卧当道,肯教牧马渡临洮”的愤戚心解甲归乡。

    不过他老家钦州毗邻越南,法国侵略军步步进,窥视南疆的消息不断传入他的耳中,也容不得这位“御外至强的沙场老将骑驴长啸返江乡,闲看时贤补时局”。他忧心国事,多次派人深入越境,探听法人虚实。

    可等到1884年3月北圻失守,黄桂兰畏罪自杀,徐延旭上京当了替罪羊,死在半途中后,清廷担心地除了台湾之外,还有路上人手的缺失。此时终于有人想起了冯子材,不过现在朝廷派来的是潘鼎新,这是李鸿章的人,本来*经过慈禧一番整治,淮军的根苗就所剩不多。现在老冯又跑来分权,李鸿章当然不会同意,可是人家一片拳拳报国之心,也不好太过拒绝,于是就找了一个理由,说他年老血衰,不是法军对手,只给了他一个督办高、雷,廉,琼4府25州县团练的名义。

    冯子材在一无实权,二无饷源的况下,几个月间,成立了9个州县的团练,其中他亲自挑选和训练的500名钦州练勇成为后“萃军”的骨干。

    等到1884年5月的时候,张之洞就任两广总督,先赶跑并且间接死了张树声,之后就想起给淮军找麻烦的事。虽然他在京城时,为保了徐延旭当上广西巡抚,没少给冯子材在慈禧面前进义正言辞的谗言,可是毕竟没有当面撕破脸。加之冯子材主动上书,要求统率1.5万军队,从钦州进入越南东北的广安,海阳,开辟陆路第三战场。张之洞一方面欣赏这个大胆的想法,另一方面也想给前线的潘鼎新找点麻烦,于是就同意了这个要求。

    可是没等冯子材出发,前线就况大变。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清末当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