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朝鲜终结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老矣 书名:回到清末当悍匪
    朝鲜现在被分成了三党,以兴宣大院君为首的,奉行事大主义的事大党。(赢q币,)以金玉均为首的开化党,要求的是激进改革,乃至脱离与大清的藩属关系。在开化党和守旧派之间,又产生了中间派。他们也提倡开化思想,要求效仿西方实行改革,又不像开化党那么激进,他们主张维持中朝之间的宗藩关系。这些中间派以金植、金弘集、鱼中为代表。

    清法开战之后,金玉均见了本使节竹添进一郎。说实话,金玉均虽然嘴上说得强硬,但是心里也是千般的顾虑。竹添进一郎此时却劝道:“中法开战,清国将亡,贵国有志于改革之士,不可失此机。”

    如果仅仅只是空口说白话,金玉均当然不会相信。

    “金大人如果愿意起事,我大本帝国必然不会坐视不理,除了提供必要的物资援助外,也愿意与贵方联合行动。”

    “此言当真?”金玉均眼中闪现出兴奋的光彩。

    “千真万确!”

    金玉均获得本人的承诺之后,心中多了几分把握。

    当然,所谓的起事说白了就是政变,金玉均自己有了把握,可是其党内意见也必须要统一。于是11月13,他见了洪英植,对其说:“吾辈以今之迫切之状,立于垒卵之地。不顾左右,一图变革,即因势而决策者……蔽一言,速图勿迟为上策。”而11月16,他又见了刘鸿基,说:“廷之议,存而勿论。似可假使廷无助援吾辈之意,在我国事势,今几至于背水无梁,其迫切之状,固不待廷之举动……运付之于灭,以一死之志,吾辈已有所决。”

    这二人听了金玉均的劝说,决定加入其中。其后金玉均又与朴泳孝、徐光范、徐载弼、尹致昊等人密谈。到最后,整个开化党终于统一了意见,决定起事。

    1884年11月19,金玉均入宫,游说朝鲜国王李熙,这也是他希望争取的最大目标,其言道:“若清交战则清必败亡,于当今之世,清不足以为屏,朝鲜应该提早思考万全之策。”

    李熙好半天才点点头,道:“那按照卿的意思是……”

    “独立自强,摆脱清国纠缠。”

    李熙没说话,低着头,心中甚为犹豫。即便大清在西南与法国人对战接连失利,但是这并不代表着朝鲜就有本事脱离大清的掌控。金玉均当然明白李熙的踌躇,于是添油加醋道:“大王若是愿意举事,自强自立,东洋本已经答应进行全面的协助。”

    李熙抬起头来,道:“这是为何?”

    “未来之东亚,虽有天下列强环踞,但实则乃是清争霸之局面。每一次消弱清人的机会,人必不会放过。而我国要是脱离清国的藩属,独立建国,对本来说也是千载难逢之机会。一方面削弱清国,另一方面多一盟友,他们何乐而不为呢?”

    朝鲜高宗想想,觉得金玉均说得很有道理,于是道:“卿所言甚是!”想想便写了一封密旨,授其便宜行事之权利。

    其后几,金玉均再次见到了本驻朝公使竹添进一郎,获得其再次保证。同时美国人也找上门来,愿意以低廉的价格出售给开化党三百支步枪。金玉均见此十分激动,顿时有了种如虎添翼的感觉。

    前几天朝鲜下了一场雪,气温也随之大降。不过汉城的百姓们最近却听说了一件新鲜事,官府要开设一个新机构——邮政局,而洪英植被任命为了朝鲜邮政总监,而开幕期就是12月4

    席本雄和金植英接到了总部传来的消息,立刻紧张起来。在汉城的他们本能地感觉到了一丝紧张的气氛,最近开化党人很活跃,活跃得有些不正常。两人正商议事的时候,有门卫道:“经理,营长,袁世凯在外边求见。”

    自从吴长庆被调回国内之后,朝鲜局势归提督吴兆有,总兵张光前,大清驻朝鲜商务委员陈树棠三人负责,袁世凯依然当他的军需官。这次他是受到了朝鲜的邀请,希望他参加邮政局的开幕晚宴。袁大头本能地感觉到了汉城内的异样,因此才来大商朝鲜分公司寻求门路。

    天气寒冷,袁世凯嘴里喷着哈气,不过他却有些焦躁不安。

    “袁大人,我们经理有请!”

    朝鲜分公司里有暖气,屋内十分温暖。袁世凯一见金植英和席本雄,立刻施礼道:“慰亭,见过两位哥哥。”

    金植英和席本雄连忙客气笑道:“贤弟今怎么得闲来到我们这里了?”

    袁世凯一笑,道:“一来呢,多不见,小弟确实有些想念两位哥哥。二来呢,也是有件事想要向两位哥哥请教。”

    席本雄看着面前的年轻人,袁世凯现在才二十多岁,正是风华正茂之时,个头不高,但是虎头虎脑的,办事干净利落。

    三人已经落座,他们平里都有些交往,因此也不见外。

    “有事就说吧,别婆婆妈妈的。”

    袁世凯一听这话,笑了,道:“那小弟就直说了!昨朝鲜方面给我和陈树棠大人一同送来了请柬,希望我们参加邮政局的开幕仪式。不过我最近总觉得心神不宁的,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不知道二位哥哥有没有这种感觉?”

    金植英哈哈笑了起来,摇着头,道:“慰亭,你现在都练出神功来了,还没怎么样,你就说你感觉出危险了。”

    “这不总心惊跳的么!”袁世凯也有点尴尬。

    “不过你猜的倒是不错!”席本雄此时收了笑脸,取而代之的是出奇的凝重。“你先看看这个……”

    金植英交给过来一张纸,袁世凯看着其中的内容。

    “这是……”

    看完之后,袁大脑袋是大吃一惊,好半天没说出话来,最后才一脸惊容道:“想不到,真想不到……”

    “怎么,袁兄弟不信?”金植英一笑,问道。

    “确实让人觉得匪夷所思……那金玉均我也曾打过交道,虽然对大清不善,可怎么看也不是那种……那种……”

    “脑子坏掉的……”

    袁世凯这时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不可思议地笑道:“确实如此!不过他这样帮助本人偷偷从釜山运兵,并且暗中在汉城集结,难不成是有所图谋?”

    这话一出口,袁世凯就知道自己问了个傻问题。之前金玉均和朴泳孝因为训练新军,而被闵妃和赵宁厦发配到了釜山负责管理东南诸岛问题。而釜山与本隔着对马海峡相望,这到给了他们可趁之机。利用手中的职权,从本走私军火,招募本浪人练军。后来因为要起事,为了取得更大的把握,甚至主动要求本出兵,总兵力达到了八百人。

    “引狼入室啊!”

    1884年12月4,朝鲜汉城邮政局落成,在当晚的邮政局落成仪式上,开化党骨干、邮政局总办洪英植举行宴会款待朝廷大臣。

    本公使竹添进一郎称病缺席。驻朝清军首领袁世凯也推托不去,因此中方只有总办朝鲜商务委员陈树棠出席,不过也就是漏了一面,便离开了会场。

    “清国人都不在!”洪英植有些着急。

    “不在就不在!咱们生米做成熟饭,他们到时也没有办法!”金玉均眼漏凶光,铁了心道。“开始行动!”

    洪英植一想现在也不是犹豫之时,索把心一横!派人去点火!

    开化党以“东方红”为暗号,在邮政局点火。金玉均等人事先在宴会厅周围埋伏好行动队员,准备在席上酒足饭饱之时别宫纵火,趁人奔赴火场之机逐个干掉守旧派大臣,然后控制国王,夺取政权。(赢q币,)

    当王一看到这计划时,鄙夷了半天,怎么看,怎么觉得不靠谱。因为变数太多!干什么事,计划越简单,成功率越高,而像这样弄一堆有的没的,太复杂,反而给自己找麻烦。

    果然出去放火的开化党队员忽然发现了一个事先从未想过的问题,邮政局不好放火,弄了半天也没点着!

    “这怎么办?”队员们面面相觑。后来其中一人道:“既然邮政局不好燃火,那就烧周围的房屋!”

    其他人一听,也是个办法。于是邮政局幸免于难,而附近邻里的房子却遭了殃!

    “失火了!”“失火了!”终于把房子点燃的行动队员们开始大喊起来,并且敲起了帮锣。

    卫大将闵泳翊最先听到了呼喊,于是立刻冲出邮政局。开化党正等着呢,一见是他不由分说,直接将其砍伤,可是闵泳翊毕竟武将出,皮糙厚,竟然没被砍死。仓皇中,又跑回了邮政局内。

    “有人行刺!”

    这位说完这话,终于失去力气,血污一片,扑倒于地,到是没死。

    其余宾客一见,谁还有心思去救人,真是爹死妈嫁人,个人顾个人了。大家四散奔逃,跳墙,钻狗洞,转眼间邮政局就没了人。

    “这帮贪生怕死,畏刀避剑的胆小鬼!”金玉均骂道。他本来想借此机会将所有大臣一网打尽的,没成想,出了闵泳翊这样的突发况。

    洪英植焦急,道:“现在怎么办?”

    金玉均眉梢一挑,道:“别慌,进宫!”

    进宫的路上,金玉均骑在马上,旁边还有一妇人。此人乃是宫女高氏,人称高大嫂。因为金玉均对其有恩,所以一心想要报答。

    “大人有事尽管吩咐!”

    金玉均本来沉默不语,听到此言,叹了口气,道:“依计行事吧!”

    高氏深深施了一礼,进宫之后,直奔德昌宫而去,开始在那里埋设炸药。

    此时金玉均也在德昌宫内见到了当今朝鲜国王李熙,便道:“陛下,大事不好,清军忽然作乱,火烧邮政局,形势十分紧急,还望陛下立刻去景佑宫暂避。

    景佑宫是朝鲜王室供奉先王画像的地方,其地狭,易于守卫。

    一同进宫的洪英植也道:“是啊,陛下,不能在犹豫了,迟则生变!“

    朝鲜国王李熙毕竟不是弱智,不可能空口白话地就被你忽悠,心中依然犹豫不定。可就在此时,一阵剧烈的爆炸声传来,火光瞬间映红了天空。原来是宫女高大嫂引爆了炸药,照成了清军强攻朝鲜王宫的假象。

    这下朝鲜高宗可慌了,带着闵妃,世子,大王大妃等所有王室成员前往景佑宫避难。

    再前往景福宫的路途中,金玉均忽然劝道:“陛下,眼下形势难定,若无外援,我们也是坐以待毙!”

    “那依卿家的意思呢?”

    “既然是清兵作乱,不如遣人去使馆求救。本与大清都是大国,想来有了本插手,清国也不敢太过分。”

    高宗此刻脑子就是一团浆糊,完全是金玉均说什么,就信什么,于是立刻下旨,派人去使馆求救。用铅笔写了一道教旨,上书“本公使来护朕”。金玉均把教旨交给尹致昊,让他到本公使馆搬救兵。

    这边尹致昊刚走,迎面就跑来了一帮人,仔细一看原来是刚从邮政局逃离的左营使李祖渊、右营使沈相黛、前营使韩圭稷、后营使尹泰骏和大宦官柳在贤。

    柳在贤此时前迎一步,高声道:“陛下,老奴斗胆,请问您这是前往何地?”

    高宗一见是自己的大宦官,立刻道:“听说宫外清兵作乱,金卿带朕前往景佑宫避难。”

    刚来这帮人一愣,相互看了看,清兵作乱?没见到啊!

    “陛下,老奴刚从宫外回来,并未见到清兵作乱啊?”柳在贤此时疑问道,旋即将目光望向了金玉均,洪英植等人。

    高宗一听也是一愣,道:“金卿,这是怎么回事?”

    金玉均此时也慌了,满头冒汗,自己的谎言当面被人揭穿,那自己的下场也可想而知了。可是此时仁政方向忽然传来两声爆炸,金玉均索把心一横,怒气冲冲,一脸惊怒道:“陛下,千万别被小人蒙骗!宫外清兵作乱乃是臣亲眼所见,如今仁政方向亦有爆炸声音传来,想来就是那清军攻打所致。像是柳在贤这样的佞小人,罔顾圣恩,看来也是受了清人的收买。不斩不足以平其罪!”

    柳在贤一听,这金玉均竟然要高宗砍自己的脑袋,立刻恼羞成怒,与其他四位大臣一起,与金玉均争辩起来。不过金玉均口舌甚利,几人联手也不是其对手,最后只得跟着一起去了景佑宫。有什么事,到了那边再说。

    高宗一行刚在景佑宫安顿下来,本公使竹添进一郎率五百多名军也赶到了。竹添进一郎此刻病也好了,一副神清气爽表。高宗等人见此就是一惊,壬午军乱之后,本因为大商的插手干预,并没有取得在汉城的驻军权。如今突然带着如此多的士兵,进入宫中……谁都知道事不一般,可是面对本人黑洞洞的枪口,所有人都开始保持沉默,不敢多言。

    “陛下,请恕外臣来迟!”竹添进一郎对着朝鲜高宗一施礼。

    高宗等人明知有问题,这时也不得不硬着头皮把戏演下去,道:“多谢,竹添进一郎公使先生及时援手,后本王定当重谢。”

    竹添进一郎笑着道:“陛下您客气,维护朝鲜稳定和王室安全,是我们大本帝国理应尽的义务。”

    本兵把景佑宫内外围得严严实实,金玉均一看形势稳定下来,暗中给一帮人使了个眼色,待他们离去之后,终于走到李祖渊等四名守旧派大臣面前,道:“现在况危急,我也是不得已,才请本兵前来护驾。你们为国家的营使,理应出宫保护陛下才是。”

    这四名守旧派大臣犹豫片刻,才点点头,信以为真地匆忙离开景佑宫。可到宫门时,就被暗中埋伏的开化党刺客全部杀死。

    金玉均看着四人离去的背影,一阵冷笑,然后在景佑宫外,道:“陛下有令,召左议政闵台镐、右议政赵宁夏、总管海防闵泳穆速到景佑宫见驾议事。”

    这三人都是事大党的坚定成员,其中赵宁厦跟大商关系密切。金玉均这也是假传王旨。

    当太监来到赵宁厦家中的时候,赵宁厦正在与一人商谈事,而此人不是旁人,正是大商朝鲜分公司的金植英。

    “怎么样?我们大商的条件,赵大人可愿意接受?”金植英放下茶杯,看着面前的中年人。

    赵宁厦显然心中甚至犹豫……

    “是生是死就在这一晚了……”金植英冷笑道,“大人可想明白了,我们大商的实力想必你也清楚,愿意在朝鲜帮助我们的,可排着长龙呢。只不过之前与赵大人合作甚为愉快,董事长才让我询问您的意思。”

    “这个……”赵宁厦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活像锅上的蚂蚁。

    二人正说话的时候,宫里传旨的小太监来到赵府。赵宁厦只得出外迎接,高声道:“大王召右议政赵宁厦大人觐见!”

    赵宁厦低着头,坐在座位上,仿佛没听见。

    小太监此时纳闷,旋即又宣读了一遍,道:“大王召右议政赵宁厦大人觐见!”

    赵宁厦还是没有反应。

    小太监急了,道:“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赵宁厦忽然抬起头来,对着下人摆摆手,道:“请小公公去下去喝茶。”

    小太监还想反抗,旋即就被一帮五大三粗的下人捂嘴拉出屋外,至于最后是什么下场,那就不得而知了。

    金植英这时从后堂走了出来,笑道:“莫非赵大人还下不了决心?”

    赵宁厦叹了口气,看来还是进退两难,十分的犹豫。可就在此时,一名家人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大惊失色道:“大人,左议政闵台镐和总管海防闵泳穆在宫门前遭人行刺,现在双双亡了!”

    “什么!?”赵宁厦立刻从椅子上站立起来。

    金植英此时大笑道:“看来大人是下定决心了!”

    原本侍候在高宗边的宦官柳在贤,忽然被金玉均等人强行带走,之后丢了命。高宗对此视若不见。在开化党主导下,赵宁厦因为违抗王旨而被免除了官职,并且被判了斩立决,如今正派兵前往捉拿。

    话说大清驻朝商务委员陈树棠从邮政局回到公署后,立刻就知道了开化党政变的消息。袁世凯即带队至邮政局,却寂无一人。又至宫门巡视,宫中亦无动静。汉城街道、宫墙四周亦无一人。看时间不早,他才收队回营。

    这时金植找上门来,此人就是之前被派往天津学习技术那一批朝鲜青年的领头人,因此与营关系良好。

    “大人不好了,以金玉均为首的开化党人发动政变!”

    房间里现在有提督吴兆有,总兵张光前,大清驻朝鲜商务委员陈树棠,还有袁世凯,以及聂士成等人。一听此言当即大吃一惊。

    “如今本兵已经占据了王宫,若是强攻,必然会因此误会……”袁世凯此时建议道。

    吴兆有和张光前觉得有理,不过他们二人也拿不出什么办法。后来还是袁大头出的主意,道:“这样,我们向高宗上书,要求与人一样派兵保护,同时立刻向天津请示该如何处理!”中朝间的公文都要靠北洋的兵船送到天津的北洋衙门,往来一次需要好几天时间。如果按常规请示,重大事变的应对决策必由清廷最高层来拍板。

    正当众人在军营中商议事的时候,汉城王宫方向忽然传来剧烈爆炸声,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怎么回事?”吴兆有站起来,对着手下人问道。

    袁世凯连忙给亲卫使了个眼色,有人立刻出去打探消息。

    屋内忽然变得极为安静,静的可怕,坐在位置上的袁世凯皱着眉头,自己一定是忽略了什么事本人和朝鲜人的开化党新军都在王宫,我们大清又没人动手。此时谁还能对朝鲜王宫发动攻击呢……

    袁世凯突然间恍然大悟,怎么把他们给忘了!

    此时跑去打探消息的士兵终于跑了回来,满头大汗,呼哧带喘地回报道:“报告诸位大人,朝鲜右议政大臣赵宁厦正带着……”

    “说!”

    “带着东北自治区保险队,近三千人发动了对王宫的进攻。”

    “什么!?”

    所有人都吃惊不小!

    “现在况如何?”

    那士兵张口结舌,面红耳赤,跟见了鬼差不多,道:“全……全……全杀了!”

    整个朝鲜王宫随着保险队的推进变成一堆瓦砾,沿途所见只要是抵抗的朝鲜人,一律格杀勿论,而本人就更不用提了。

    金植英此时谈笑风生地与赵宁厦说着话,不赵宁厦显然就没有这个兴致了,神色黯然。他们现在在保险队的后队中,有专人保护。席本雄带兵发动攻击,事实上,现在整个王宫都被保险队包围。

    “三千人……”赵宁厦怎么也没想到,东北自治区竟然在朝鲜来了这么多人。而这个数字只有一个意思,朝鲜天变了!

    “以后赵大人就是朝鲜的总督了,我们还要精诚合作啊!”

    赵宁厦管怎么说也是朝鲜人,看着自家王室被人屠戮,心可想而知。

    金植英背手而立,此时笑道:“赵大人,我知你心。不过我在此倒是要问您一个问题。”

    “金经理请说。”赵宁厦很恭敬。

    “客气……我问得很简单,我们该如何评价一个政府,是好,还是坏呢?”

    “这个……”赵宁厦猛然间还真说不出一个标准。“还请金经理指教。”

    “很简单,我们董事长说得了,标准只有一个,就是看这个政府是在为民谋利,还是在与民争利!”

    “为民谋利,还是与民争利?”赵宁厦思考了起来。

    “赵大人,您觉得你们的王室,是在为民谋利,还是在与民争利呢?”金植英一阵冷笑。

    赵宁厦陷入沉默,无法回答,因为一切都显而易见。

    景佑宫已经乱作了一团,金玉均与本公使竹添进一郎站在一起,焦急道:“公使先生,外边发生了何事?”

    竹添进一郎脸色铁青,道:“八嘎,是大商保险队,他们对王宫发动了攻击。”

    “怎么会是他们?”金玉均感觉难以置信,如果清国人发兵他还能理解,可是大商为什么要发兵呢?

    竹添进一郎不说话。

    高宗这时传唤金玉均,见到人后立刻道:“金卿,这外边是发生了何事?”

    “启禀陛下,是大商保险队谋乱,发动了对王宫的攻击。”

    竹添进一郎安慰道:“陛下放心,我们大本皇军一定会保卫您的安全的。”说着这位本公使给手下士兵使了个眼色,几名本兵冲了上来,立刻接管了整个景佑宫的防务。

    开化党的洪英植此时怒道:“你们要做什么?”

    “保护你们陛下的安全,怎么,洪大人还不同意!?”竹添进一郎看着洪英植冷笑道。

    洪英植与金玉均不同,虽然他是开化党人,但是他坚决反对让本人参与进来,但是眼下的况,完全轮不到他们反抗。洪英植看了一眼,竹添进一郎边的金玉均,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一跺脚,转离开了。

    在这个过程中,朝鲜国王李熙表现得很老实,而闵妃抱着自己的儿子,与一帮女眷一起,在旁边默默掉着眼泪。

    竹添进一郎站在景福宫外,与高山孝云少佐一起谈论着眼下的况。

    “竹添先生,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抵挡住大商保险队进攻的!在亚洲,我们大本才是第一路军!”

    竹添进一郎一笑,道:“这个我完全放心!早些时候,要是把全部士兵都带进来好了,这样把握也能更大些!”

    高山孝云不以为意道:“五百士兵足以,剩下三百人在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发动内外夹击。

    竹添进一郎对打仗并不是很懂,觉得高山孝云说的也很有道理。可就在这时,手下一名大尉跑了过来,一脸慌张之色。

    “大队长,大商保险队攻过来了!他们火力十分凶猛,而且……”

    正说一枚炮弹忽然从天空滑落下来,在距离三人十多米的地方爆炸,竹添进一郎和高山孝云到是无碍,不过挡在他们前面的那名大尉,此时却是浑是血。

    “八嘎!”高山孝云立刻吩咐手下士兵进行救治。

    在宫墙附近的本兵这时已经开火还击,不过宫墙外奇异的嘶嘶声,让被打成了残肢碎本兵,仿佛有了一种在撕扯破布的错觉。

    本人带进来的两加特林机关枪开始在宫门处发动反击,保险队的攻势一时间倒是被减缓下来。

    高山孝云脸上带着狞笑,在第一线指挥,道:“保持速,不要让他们有露头的机会!其他人给我狠狠的打!让他们明白,我们才是亚洲第一路军!”

    席本雄负责指挥此次行动,见到本人的加特林机关枪开始发威,冷冷一笑,对着后的迫击炮连道:“把宫门给我轰塌!让那两机枪闭嘴!”

    那连长一笑道:“放心,小菜一碟!”

    经过计算,十多门迫击炮开始同时发威,第一轮试之后,开始调整,紧接着就是三轮速。本来就不高大的景佑宫宫门已经成了一堆瓦砾。本兵的惨呼声传出去多老远,高山孝云这时也横尸当场。

    席本雄看了一眼,然后吩咐道:“机枪进行火力压制,吹号!”

    当冲锋号响起来之后,原本隐蔽起来的保险队员开始发动冲锋,没有了重火力支援的本士兵虽然能力都还不错,但是在保1式卡宾枪的连之下,连拼刺刀的机会都很难找到。刚一路面,就被保险队员一梭子扫到在地。而大商保险队向来没有留下俘虏的传统,一见敌人被击倒,第一反应就是上去补枪。

    五百名的本士兵,在三千大商保险队士兵的围困下,并没有泛起多大的浪花。竹添进一郎一见眼前形势不妙,立刻就开始收缩队伍,把还剩下的一百多人,全都集中进了景佑宫的大之内。他们把朝鲜国王李熙当作了最后的保名牌,不认为保险队会对景福宫大动手。

    “你们到底要做什么!?”金玉均此时对着大商保险队喊道。

    景佑宫的宫墙全部失守,保险队员沿着宫墙开始架设支撑火力点。这边金玉均刚一喊话,大商的狙击手直接一枪就打中了他的口,这位开化党的党魁当场毙命!今天本该是他最荣耀的一天,没曾想却成了来年的祭。不过一年之后,应该没人会为他扫墓烧纸。

    其他人一见,都吓了一冷汗!景佑宫里的女眷开始嚎啕大哭。

    竹添进一郎这时把心一横,大声道:“来呀,请陛下出去谈判!”

    剩下的本兵听到命令,直接冲上来,把已经瘫软无力的朝鲜高宗架了起来。这时,高宗的护卫想要救驾,却被本人直接开枪打死。眼下的况,本人也顾不上许多了,摆明了就是要拿高宗当人质,以此作为与大商保险队谈判的筹码。

    “你们听着,我是本公使竹添进一郎!”竹添进一郎的汉语并不太好,不过现在也顾不了许多了。“这位是朝鲜国王陛下,你们到底要做什么?还不给国王见礼。”

    席本雄看着,他真以为自己见到了神经病,一个外国国王还想让我们见礼?

    李熙此时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赵宁厦……这倒不是李熙眼神好,只是在大商一群穿着军服的士兵中间,忽然出现一名穿着朝鲜官服的朝鲜大臣,当然很显眼。

    “赵卿,速来救驾!”李熙也顾不上所谓的仪态了,活命要紧。

    本来不喊还好,结果喊完之后,赵宁厦的脸上却带出鄙夷之色。就在今晚,他也算重活了一次,要不是大商的金植英找上门来,他恐怕也和左议政闵台镐和总管海防闵泳穆一起被开化党刺客杀死在宫门前了。

    “我要被杀的时候,你关心过,过问过么?”

    金植英此时在赵宁厦耳边轻声道:“《孟子*离娄下》曾有言道:‘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

    听完这话,赵宁厦眼角一挑,没说话,直接转而去。

    金植英嘴角带出了一丝冷笑,忽然高声道:“本劫杀朝鲜国王,如今罪证确凿!……来呀,提朝鲜国王报仇雪恨!”

    李熙懂得一点汉语,竹添进一郎也懂一点,两人都是在震惊中相互对视,眼神中都残留着最后的难以置信。不过此时已经子弹纷飞,国王也跟普通人一样,挨了子弹也会死。当袁世凯等人带着清兵赶到的时候,景福宫已经被大火吞噬。

    金植英看着面前的一帮大清武官,略作哀容道:“人嗜杀成,当我们受赵大人邀请前来营救朝鲜国王的时候,国王还有闵妃等人已经被失去理智地本人屠戮一尽。”

    吴兆有看着金植英,盯着他的双眼,金植英看着他,带着微笑。

    在场的人谁都不是缺心眼,谁都明白金植英就是在空口说白话!不过,这事也没有揭穿的必要。

    “你们准备如何处理这件事?”陈树棠这时开口问道。

    “竟然朝鲜的满朝文武大员只剩下赵大人一位,当然就又他来负责管理目前的朝政。不过为了防止人借机侵犯,赵大人已经同意让我东北自治区,第三步兵师,第三炮兵师进驻朝鲜接替朝鲜防务。还望几位大人见谅。”

    赵宁厦这时终于收拾了心,补充道:“各位大人请放心,大清在我朝鲜的利益将完全得到保障,其他各国的利益也是如此。当然……如今我们也和本结下国仇,此事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当天色放亮之后,汉城的居民听了一夜的枪炮声,一个个心惊胆颤地过了一宿。各国公使也听了一夜的消息,不过当赵宁厦宣布本人偷袭王宫,在景佑宫屠杀了包裹朝鲜国王在内的大部分人员时,一个个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他们本能地感到怀疑,但是从景福宫外围抬出的一具具本兵的尸体,明明白白地向所有人昭示着事的真相。

    开化党勾结本人发动政变,谋反!

    一夜未睡的赵宁厦,有些憔悴,对着前来问候的各国公使道:“本人在汉城没有驻军的权利,而如今缺有数百士兵在他们的公使竹添进一郎的带领下进入王宫内。现在还有三百士兵待在汉城外,我已经请求保险队进行围剿。”

    美国公使这时想说话,无意中发现大商保险队的席本雄正目带凶光地望着自己,忽然才想起,正是在自己的撮合下,开化党人才从自己国家的商人手中那边购买了三百支火枪。一念至此,他终于很明智地老实下来。

    “从今天起,朝鲜将处于东北自治区的保护之下,以防范本的威胁!而鉴于眼前的况,经过与朝臣们的会商,朝鲜暂时由我来进行监政。待局势平稳之后,再由全体国人决定未来朝鲜一切事务。”

    当消息传回天津之时,李鸿章也是久久说不出话来。后来想想,把驻扎在朝鲜的军队全部撤回,也省得跟东北那帮土匪发生冲突。

    “下手还真狠啊!”

    本则是另一番景象,伊藤博文出来灭火,坚决不承认曾向朝鲜派兵,并且称朝鲜国王死得蹊跷,要求彻查。不过他的要求在大商的海军舰队和空军飞艇大队出现在对马海峡的时候,消失无踪。

    最后虽然不承认朝鲜国王为本公使所谋还,但还是捏着鼻子赔了朝鲜一百万两白银。

    朝鲜国内一片反之声,偶尔出现的几点质疑,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消失不见。朝鲜的命运已经注定,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同化之后,他们会成为大商的一个族,而不再是一个国家。

    王一相信,也许对朝鲜王室来说这并不公平,但是在东北自治区的治理下,朝鲜百姓应该能过上比王权下更好的生活。至于那些心王权的人,王一并不在意。

    这世间本无公平,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不公平对抗不公平。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清末当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