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很简单的两个条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老矣 书名:回到清末当悍匪
    张树声和唐绍仪的交谈还在继续。【 ]

    “这个……听说贵集团在对本作战时,动用了一种能够飞天之船?”张树声最初听说时,还以为是手下人信口雌黄。

    唐绍仪微微笑道:“的确如此。那种武器叫做飞艇,可以空投炸弹,看起来虽然威力惊人,其实远没有想象中那般厉害。”

    这话张树声根本就不信,能飞天的船还不厉害?

    “请恕本官冒昧,不知……不知本官能否有机会去奉天亲自拜会一下董事长他老人家,然后顺便参观所谓的飞艇?”

    “这个么……”唐绍仪没想过张树声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不过很快就道:“这事我会向董事长先生进行转达。”他没说可以,也没说不可以。事实上,这也不是唐绍仪能做主的事

    “那有劳了。”

    当王一拿到消息之后,他正在大商烈士陵园给徐晓开追悼会,大商第一批文武学生基本全员到场。赵子光也已经从战场归来,中间路程出了一些小麻烦,不顾都顺利的解决了。他边此时正站着一个女孩,妹妹,赵兰。这段时间,女孩已经不知道哭了多少次。赵子光心中哀叹,可是也没有太多劝慰的办法。唯一能做的就是给徐晓报仇,可惜自己还是没能亲手炸沉罪魁祸首凯旋号。

    追悼会后王一带着吴晓,商毅,赵子光等人离开。战斗虽然结束,但是战争却还没有完结。

    当夜晚,唐绍仪就在北京发布公告,敦促法联军投降,否则不排除全面轰炸本的可能。其后英国公使格维纳和美国公使杨约翰联手斡旋此事,三天后,大商终于和法代表坐在了谈判桌前。

    这次领军的就不再是唐绍仪,而是他的师傅赵烈文。方代表是外务卿井上馨,大使榎本武扬。法国则因为离得太远,所以只有宝海自己参与此事。

    列席会议的除了格维纳,杨约翰之外,还有俄国公使布策,清国代表北洋大臣张树声,其余还有许多小国大使进行旁听。

    “我方要求法联军承认失败,同时赔偿两国因为擅动刀兵给我集团带来的巨大损失……”赵烈文侃侃而谈,不过一旁的俄国公使布策此事脸色并不好看。【 ]之前他就知道赵烈文其实是大商的人,不过这次公然出现在谈判现场,显然也大商准备揭开最后的遮挡,不再在东北共和国的事上有所遮掩。换句话说,你们沙俄能拿我们怎么样?而驻守伊尔库茨克的斯科别列夫将军已经就飞艇的问题向布策询问过意见,很显然这位中亚屠夫已经有了退兵的想法。

    宝海看着赵烈文道:“我们不过是输了一场战斗,而没有输掉战争。所以我们法国不会向任何人屈服。”

    本的井上馨不说话。

    赵烈文此时一笑,看了在场人一眼,旋即道:“既然你我双方无法达成共识,谈判也没有意义,那我们就退席了!”

    说完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赵烈文带着唐绍仪以及所有文官,神放松地离开。

    第二天便传出消息,大商舰队再次出动,开始四处攻击法客船和货船,而大商的两艘蝮蛇飞艇也再次飞抵本上空,在扔下了几枚炸弹后,扬长而去。

    法国人和本人终于坐不住了。

    再次找到英国公使格维纳希望开始重新调停,这次没等法国人说话,本外务卿井上馨就道:“赵先生,对于贵集团的提议我们可以予以考虑。不过还是希望您能把贵集团的要求说出来,也好让我们能够仔细讨论。”

    这不就是谈买卖么,你连价都不开,我们能怎么办。总不能买东西自己开价吧,那叫什么事啊。

    赵烈文终于带出了笑模样,干巴瘦的一个老头,笑起来其实和善的,不过那话一说出来,没把在场所有人吓死。

    “我们大商的要求很简单。本归还琉球,这是结束战争的前提,而我们要求的赔偿并不高!第一,赔款白银一亿两。第二,割让虾夷!”

    尼玛,井上馨没直接骂出来,这还不高!

    英国大使格维纳和美国大使杨约翰也被吓了一跳,要不是赵烈文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他们还真以为面前这清国老头疯了。

    “这不可能!”井上馨怒道:“北海道是我们国家自古不可分割的领土。”

    赵烈文依然不紧不慢道:“别以为我没读过书,虾夷本来跟本就没有关系,上面居住的阿伊努人被你们称为异国之人,毛人和外夷人物。你们也不过是这几年才在上面垦田,种植,并且还大肆破坏了岛上面的生态平衡,我们不过是让阿伊努人再次过上他们祖祖辈辈希望的生活!”

    本的所有代表都是脸色铁青!

    “既然双方无法达成共识,我们就退席了。完全没得谈么!那就打仗定输赢吧,不过也好,我们董事长很想去贵国的京都大阪等地,居住看看,听说那边保留了很多唐时的建筑,颇具古风。”

    赵烈文刚要起,英国公使格维纳连忙道:“且慢,赵先生,大商不是提出两点要求么!既然第一条暂时没有共识,那咱们可以从第二条谈起。贵国不是有句话,叫先易后难么。”

    杨约翰此时也道:“赵先生,既然是谈判,没必要动不动就离席,这样不就没得谈了么。”

    赵烈文一乐,想了想道:“既然二位公使先生如此说,我们大商也不能不开面不是,那就谈第二条。”说完他给唐绍仪使了个眼色,道:“少川,上账本,咱们把这几年的帐都算一算。”

    其他大使一看,好家伙真专业,还有账本。

    “第一条,本强行吞并我属国琉球,并将其改为冲绳县,软迫其国王,后屠杀其上岛民,罪大恶极——赔款三千万两。”

    “第二条,本借牡丹社事件在我国台湾岛大肆屠杀其上原住民,并且迫我政府赔款五十万两。罪大恶极——赔款三千万两。”

    “第三条,本派云扬号炮舰,暗中探查我属国朝鲜海域水文地质,测绘海图,图谋不良。其后受到朝军炮击之后,不思己恶,强用刀兵,仗着船坚炮利,登陆屠杀朝鲜军民。并且其后借助武力胁迫朝鲜签订卖国的《江华条约》,在朝鲜攫取大量不法利润。赔款三千万两。”

    “第四条,本不顾天下道义,与法人狼狈为,罔顾事实与公理,一心想吞并我大商之基业,其可憎,其心可诛,赔款白银三千万两……不过我大清乃是天朝上国,礼仪之邦,不屑与你这等撮尔小国一般见识。本来总额一亿两千万两白银,如今把零头抹去,直接赔付一亿两就可以了。”

    整个谈判过程中,赵烈文和唐绍仪都没看法国公使宝海一眼,策略很清楚,法两国况不同,一谈一打,法国这边大商肯定是没完。

    这天的会议当然不会有什么结果,格维纳和杨约翰觉得这么谈下去,双方分歧依然严重。第一条,直接要虾夷,大商虽然说得满口仁义道德,但是谁都看得出来,他们就是想要肢解本,让其无力为继。第二条,就是敲骨压髓。一亿两白银,就是白银再不值钱,可一亿两也够本不吃不喝挣个三年的。

    “看来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大商真要派兵登陆本,凭借他们与俄国正规军打得难分难解的实力,恐怕本还真防守不住。再加上那些恐怖飞艇的帮助,真把大商急眼了,王一那个流氓可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格维纳对王一也没什么好印象。

    杨约翰点点头,道:“我的看法也与您相同,过于消弱的本不符合我们的利益。况且大商在东亚没有本的牵制,对我们来说也不是好事。”

    格维纳陷入沉思,其后好半天才道:“不然由我们两国给本提供一些贷款,其后再提供一些技术……”

    王一定下的一亿两白银其实就是奔着英国人和美国人去的,当初大清战败,他们的银行就来提供贷款,这次不过换个对象而已。既然有钱就都扔进来吧。

    旁听的张树声这次也算见识什么叫做狠人了,大商给本的条件很简单,要么亡族灭种,要么选择接受条件。用王一的话说,既然你不知廉耻地主动投怀送抱,我要是不把你弄得仙,实在也对不起这场缘分。

    三天之后,大商给本下了最后通牒。

    “限方在北京时间1882年11月3晚二十二时之前,做出最后答复,否则我大商将要把整个东京夷为平地!同时逐步开始展开登岛作战,彻底把本从地图上抹去。”

    这时一条条消息开始向本传递,本民众震惊地看着事态的发展,愤恨者有之,悲伤者有之,绝望者亦有之,人们都在等待明治天皇的最后决定。是战,是和,就在今晚。

    大商的飞艇开始逐渐升空……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清末当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