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灭金丹 联蒙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老矣 书名:回到清末当悍匪
    金丹道事件,一场后世教科书上根本没有提及的种族屠杀,间接导致了外**立,波及范围包括吉林,辽宁,河北。【 ]时间从1891年11月11始,到1891年12月29,聂士成抓到装成女人想要逃跑的杨锐为止。在前后不过四十多天的时间里,叶志超在战后上报清廷的战果统计,共杀死金丹道徒2万人,这其中大部分人皆是罪有应得。至于当地蒙汉平民死伤,则根本没有一个确切的统计。仅有《朝阳县志》上提及,建昌、朝阳两县死者已超过10万人。李玉廷《教匪亲历记》上说,赤峰县死者约4万,那么假设平泉州死者与赤峰县相当,再加上金丹道徒死亡数量,则此次暴乱造成的死亡数字当在20万左右!

    因为金丹道的原因,导致蒙古族北迁。暴乱部队进入卓索图盟的土默特左旗,仅十多天就杀死一万多蒙古人,近一千个村庄被袭击、破坏,十余万蒙古人被迫背井离乡、流离失所、迁往他乡。当时蒙古人口最多的敖汉旗现在仅有两万多蒙古人,也是因为当时遭到金丹道教虐杀和逃往他乡的缘故。

    而这些逃亡的蒙古人,许多都加入了蒙古各旗部队。

    其后蒙人死难者家属向汉人施展报复的行为与俱增,汉人虽然不敢明目张胆的为自家死者报仇,但往往会向官府挑起诉讼,而地方官也未接受之前的教训,继续胡乱判案,又逮捕了许多蒙人。蒙人自以为是苦主,因此愈发愤恨。于是,谣言再度传播起来,或说蒙人杀汉人复仇,或说汉人杀蒙人雪恨,只是大乱方息,双方无力进行大规模争斗,只能互相隔离,彼此戒备,直到民国年间,势依然如此,不曾稍有缓解。

    后来在蒙古地区爆发的诸如乌泰王叛乱,巴布扎布叛乱以及外**立等事件,均有当地人以及因乱外流者的参与,可见当地人对内地人及内地政府之不信任态度的严重。追本溯源,皆与此次金丹道叛乱埋下的血仇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这里举一个例子:

    海森,是内蒙古卓索图盟喀喇沁中旗岗岗营子村人(今内蒙古赤峰市宁城县天义镇岗岗营子村)。原为李鸿章帐下分管外交事务的“秘书”,本通晓五国语言。后成为外**立的重要创始人,**立宣言的起草人,外蒙第一位内阁总理。

    这个年轻时曾经崇拜汉文化,甚至立志要娶汉族女子为妻(他的妻子确实是汉人)的青年,后来变成了疯狂的仇汉极端分子。之所以有这样的转变,其原因其原因就在于1891年的金丹道暴乱。海森属于喀喇沁蒙古,是金丹道暴乱遭难的地方。当时匪军大量屠杀蒙古人,喀喇沁蒙古人有10多万被杀,剩下的喀喇沁人向北部逃往。当时,金丹道占领过的地区,蒙古人只有百分之十存活下来了。他们都是躲藏在汉人朋友或者亲戚家里幸免遇难的,也有许多藏匿蒙古人的汉人被杀。【 ]www\.shouda8\.com 首..发

    王一对这段历史并不了解,他上学时也只是为外**立,国家失去大片疆土,感到很惋惜。不过那时的他就在想,为什么原本深受中原文化影响,在大清羽翼庇护下,生活了二百年左右的蒙古人,会选择听从一个相当于外人的沙俄人的挑唆。那时的沙俄人在远东远称不上强大,再没有西伯利亚铁路的况下,他们连兵力运输和补给都是问题。而事实上,他从大清掠夺的领土都是在大清自顾不暇之际,讹杂过来的。那为什么蒙古人会选择听从沙俄人的挑唆,为什么会一味着想要独立,为什么汉人政府的民国一上台,他们就选择了离开?

    后世的历史书上少了这一块拼图,那就是金丹道事件。

    王一现在也不知道,屠小花发现的这个金丹道后世竟然惹出了这样大的乱子。只是他本能地感觉到,一旦民族问题被挑拨起来,若想要化解将非常的困难。

    现在蒙民与汉民之间的矛盾主要有:土地问题,蒙地放垦,汉人开始是寄人篱下,后来反客为主,蒙古族生存空间益狭小。风俗问题,比如蒙古人环保意识强,止随意砍伐,但汉人没有那样的意识,经常到山里偷伐柴草;蒙古人不拘小节,汉人认为粗鲁;汉人心思细密,蒙古人认为小气。不同的经济头脑使得在各种利益交往中,蒙古人往往吃亏。以致后来有些汉人就发展到欺骗,即使官司打到官府,汉人也能说会道,蒙古人有理也说不过。蒙古上层王公和汉民结仇,蒙古族社会当时还残留一些奴隶制残余,很多主仆关系、主仆相称。蒙古贵族们平作威作福惯了,还用以前对待奴仆的方式对内地迁来的汉人,汉人极为不满。

    “这货想要炼金丹,哥们成全他。”王一最恨这种在国家内部调拨种族问题的混蛋。

    大商在辽西地区,并没有太多的势力渗透过来,主要是因为过于接近北京城,王一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双方在这一点上算是彼此有所默契。

    “不过现在看来,自己不能顾及那么多了。”王一盘算着。“看来伯都讷的经验可以应用在这边,不过让谁过来驻守呢?”王一一时之间也拿不定主意。

    “小花,金丹道的骨干分子全部查清后,一网成擒。杨锐就不用留着了,其余人送去大孤山挖矿,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放回来。”

    “知道了,队长。”

    回到办公室后,王一直接给朝阳佟家打电话,道:“你好,我是大商董事长,王一。”

    接电话的是佟家的管家,一听是王一,吓了一跳,立刻道:“董事长,您稍等,我马上去通知家主。”

    佟家的家主名叫佟百龄,虽然用汉名,其实是满族人,今年五十多岁,人很精明。听到是王一来的电话,眉头一皱,不过声音却带着笑意,道:“董事长,你好,我是佟百龄。”

    佟家是泰安粮油价格联盟中的一员,平常在大商年会或者粮油联盟的见面会上,佟百龄和王一一起吃过饭,聊过天。王一对他印象不错,很精明的一个人,大商的许多产业中,也有佟家的股份。而佟百龄对王一绪是比较复杂的,一方面是震惊于大商的强势和超强的赚钱能力。面对那些曾经需要自己家族仰望,甚至卑躬屈膝,在朝阳叱咤横行的大家族,如今一个个的江河下,薄西山,在自己面前摇尾乞怜。佟百龄心中是充满了欣慰的。正因为自己的决策和坚持,佟家才搭上了大商这条大船。但是另一方面,他同样感到忧心!他毕竟是满人,他那与众不同的长远眼光已经看出,大清王朝如今的局面与那些曾经的朝阳名门望族一样,行将就木,烂到了根上。虽然想要挽救,可是佟百龄却无能为力。

    今天王一突然给他打电话,多少让佟百龄有些吃惊。因为不王一很少给佟家打电话,可这一打来,佟百龄心中就隐隐有了一种预感,有大事要发生。

    “老哥,最近怎么样,体还不错吧。”

    “呀,托董事长您的鸿福,老子老骨还算硬朗。”

    “我这边新开了家医院,提供健康保健检查服务,我给所有的大商的朋友都提供了这福利,每年一次体检查,免费的。您老哥什么时间方面,就过来看看。”

    “那真是太谢谢您了,小老儿有时间一定过去看看。”

    两人先说了一阵闲话,其后王一才讲到了正题上。

    “大哥是这样,最近我得到消息说辽西地区出了一个金丹道,领头的是一个叫杨锐的人。此人满嘴胡言乱语,欺骗普通民众。当然若只如此,我也懒得理他,不过他为了发展自己的教徒,扩大自己的权势,公然挑拨蒙民和汉民之间的关系。”

    “那董事长的意思是?”

    “这帮人我不会留着。”

    佟百龄知道了,王一这是在跟他通气,别到时引起周边地区的恐慌,惹出什么乱子。

    “董事长,我明白了,到时我会出面,安抚朝阳地区民众的绪。”

    “那谢谢老哥了!”王一笑道。“不过我今天要说的,其实是这第二件事。”

    “董事长请说。”

    “蒙汉之间的问题,不能总这么悬而不绝的拖着。随着蒙地放垦面积的增大,满汉之间的矛盾只会越来越激化。我不希望有大规模满汉对立的况出现!”

    佟百龄也知道王一说的意思,事实上,对于这个问题他自己也早就有了察觉,可是却没有好的办法解决。

    “董事长不说,我也想向董事长请教的,蒙汉问题由来已久,董事长您有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没有?”

    “老哥说的是,问题确实很严重。今天我杀了一个杨锐,明天就可能蹦出第二个,第三个!……不过说到底,满汉之间的问题,其实就是土地问,而归根结底,却要落在经济上了。汉人需要耕地来养活自己,蒙人需要牧场来养活自己,当两者重合的时候,问题也就产生了。”

    佟百龄听着,点点头。

    “董事长说的是,那有什么办法解决么?”

    “我会要求清廷停止放垦……”

    “这个……董事长,来我们这边种地的汉民大多可是从外地过来的,要么是因为饥荒,要么是家乡土地兼并严重,您这样做不是相当于直接断了他们的生计么!”

    王一并没有回答佟百龄的话,反而说起了不相干的事

    “老哥知道英国么?”

    “知道!”

    “那老哥知道英国是靠什么发展起来的么?”

    “好像是纺织工业吧。”

    “算是,那老哥应该知道纺织的大工厂里需要大批人手,可这些人手是从哪来的么?”

    说起这事,佟百龄就真不知道了。他虽然看过大商文化出版的一些书籍,但是对于外国历史,他本并没太多喜

    “还请董事长指教!”

    “圈地运动!简单说呢,就是英国当时因为羊毛出口和羊毛织品出口,带来了大量的收入。那时的贵族发现,十亩牧场获得的羊毛收益要远超过二十亩耕地的收益,所以他们开始圈占公有土地,缩小佃户土体,为的就是用更多的土地进行牧业生产。而同时,那些因为土地被圈占而物价可归之人,最后只得进入那些纺织工厂中做工谋生。”

    “莫非董事长的意思是把这些没有土地的汉名都转移到工厂中去?”佟百龄忽然明白了王一的想法,一想似乎真的很可行。

    “差不多!一方面我们开办许多的纺织工厂,把没有土地的汉民招入其中进行工作,发他们工资,给他们住房,让他们的孩子接受现代教育。另一方面工厂也需要原料,这样蒙人的牧场就可以为我们提供羊毛,我们可以为他们提供技术。如此一来大家的利益就结合在一起,随着时间的推移,矛盾也会逐渐化解开来。”

    佟百龄心中盘算了一下,觉得可行,笑道:“董事长真神人也!“

    “没老哥你说的那么夸张,这都是李霸山在大庆……嗯,就是伯都纳总结出来的经验。”

    跟佟百龄通过电话之后,王一又给建昌,平泉,锦州,赤峰,义州,宽城子等多地大家族发去消息,邀请他们参加会商,后来一些开明的蒙古王爷也参加会议,最后共同成立的由大商轻工牵头的仁和毛纺联盟。

    王一之后给直隶总督张树声发去电报,要求他向朝廷提出停止蒙地放垦,把多余农户转成城镇人口,让他们进入工厂谋生的提议。并且把金丹道的事讲说一边,张树声觉得有理,便上书到了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最后慈禧一听是王一的主意,大概是看在两家合伙做公益的面上,决定在哲里木盟,卓索图盟,昭乌达盟和锡林郭勒盟四地试行,待效果良好后,再行推广。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清末当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