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积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老矣 书名:回到清末当悍匪
    “如果这么要求,本真与我们开兵见仗怎办?”马建忠有些忧虑!

    “哼!”席本雄冷哼了一声,道:“他们敢!?只要他们敢对我们的人动手,我们大商在安东的第三步兵师,绝对不会放一个活着的本人离开。【 ]”

    “不知一个步兵师是多少人?”吴长庆并不知道大商一个师的配置。

    “一万三千多人,战斗部队有两个步兵团以及两个炮兵团。”在军事方面,金植英并不插嘴,席本雄继续道:“若是方强行派兵登陆朝鲜,我们大商三天内可以再调第三骑兵师,第三炮兵师进驻,并且开始在海上发动攻击,海参崴和营口双向出兵,截断本一切多外贸易。若有必要,还会攻击其港口设施,派陆战队登陆作战。”第三骑兵团和第三炮兵团是保险队新招募的两个军团,而短期内将不再增加新的师团。今后一段时期,重点将放在海军和空军的建设上。

    席本雄这话说得理所应当,到把吴长庆,丁汝昌和马建忠吓了一跳,心说,那不成了国战了!不过一想大商有这准备,那自己还怕个

    金植英和席本雄走了之后,三人商议该如何决断,有了统一意见之后,吴长庆命人给北洋直隶总督张树声传去消息,之后又通过天津给中国驻大使黎庶昌发去电报,让其强硬对待方要求,甚至不惜兵戎相见!

    张树声一听,大商竟然准备出面,他自然求之不得。朝鲜问题已解决,这功劳跟大商没有半点关系,全都落在他北洋上。而他张树声当然就是首功之人。虽然李鸿章是北洋的顶梁柱,可张树声也不介意在老李不在的这段时间里,给自己提升一点威望。这要是万一……万一自己真取得什么不世之功,朝廷也不好再我走人不是?

    对于大清的强硬态度,本方面感觉有些突如其来,一时间倒有些不知所措。

    不过吉田二郎显然还不知道眼下的具体形,在拒绝了大清的谈判请求之后,他立刻带兵准备攻入王宫,没想却棋差一步,被吴长庆抢了先。

    后来与边人一商议,觉得强攻不是办法,自己这点人真把清国人惹急了,未必就是对方的对手,于是又在第二天登门准备和谈。可就这么一夜的功夫,他忽然发现清国所有将领的态度大变,从原本的愿意和谈,变成了极度强硬。【 ]

    “这也未免太强硬了吧!”返回本军营的吉田二郎有些晃神。“到底出了什么事,事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大院君知道了清会面的事,不过他并没停下手来,依然在不断地扩张自己的实力,结党营私,扩编军力,同时挑起事端,鼓动百姓。

    “大人,清廷将军吴长庆邀请您明到军营访问。”

    大院君眉头一皱,想了想,觉得自己得罪不起清国人,便道:“好吧,就说我明准时到访。”

    第二天,吴长庆给大院君举办了盛大的欢迎仪式,之后,二人进入大帐。

    说起来吴长庆并不会朝鲜语,而大院君也不会说汉语,但二人竟然能够顺利进行交流,而使用的方式就是笔谈!

    “国太公,不知您打算如何解决朝鲜眼下的局面?”吴长庆提笔写道。

    “自从妃与人签订卖国条约之后,现下无论东洋,还是西洋,皆觊觎我朝鲜之物产,利用不平等之条约,强买强卖,低价收购我方物品。以致我国境内物价虚高,百姓受苦。”

    “那国太公的意思是……”

    “驱除鞑虏,复闭国门,还朝鲜一片清净之地。”

    “这么做岂不是要违反与诸国签订的条约,他们不会同意的,到时借机兴兵,朝鲜生灵涂炭。”

    “我国之民以做好杀成仁之准备,为保朝鲜,不惜肝脑涂地,玉石俱焚!”

    吴长庆心中冷笑:“还真让大商说对了,这大院君确实不易再留在朝鲜,这么弄下去,非跟全部列强开战不可!感这老小子自己不用亲自上战场,死人也跟他没关系。不过他这么一闹,局面崩坏,真到那时,可就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其后吴长庆笔谈苦劝,大院君死不悔改,毫无放弃之意,写着写着天色已黑。

    大院君此时看了眼时间,然后写道:“上使,时间不早,下臣想要告退了。”

    吴长庆一笑,道:“国太公大人,正所谓:既来之,则安之。何苦如此心急呢?”

    大院君一愣,吴长庆给手下人使了个眼色,之后一群人冲上来,不待大院君分说,直接将其押走到了南海口,其后安置在了登瀛洲船上,一路去了营口,交给了大商。为此大商支付给了吴长庆十万大商银元的军费,以及提供了两百匹普通军马。说起来跟雇人绑票质差不多,当然此事被严格保密,不然好说不好听,对外宣称是为了帮朝鲜平乱才把大院君送往天津。

    第二天,具体时间即:1882年8月29,吴长庆,袁世凯等人率清军攻打汉城郊区的往十里、梨泰院等旧式军人及眷属聚居地,击毙了金长孙等人,抓获了170多名参与兵变的士兵。

    至此,壬午兵变结束。

    1882年8月31,在大清的监督下,朝鲜和本签订《济物浦条约》,除了重新修建本驻朝使馆,赔偿死难侨民损失之外,其余方所提条件,皆被朝鲜拒绝。尽管本威胁兵戎相见,但是朝方不为所动。后来传出大清在军营前军演的消息之后,吉田二郎才被迫签订协议。

    1882年9月7,朝鲜国王李熙派领议政洪淳穆前往忠州奉迎闵妃回宫。闵妃集团重新掌握朝鲜政权。同时赵宁厦在清廷和大商的帮助下,迅速掌控朝鲜军政大权。

    同年10月,大清与朝鲜在天津签订《中朝商民水陆贸易章程》,大清获得了领事裁判权、海关监管权、外交监督权等一系列特权,并在朝鲜的仁川、元山、釜山等港口城市设立了清国租界。在清朝的斡旋下,朝鲜也进一步敞开国门,与德国、法国等列强签订条约。

    因为大清的强硬态度,朝鲜未与本和俄国签订此协议,当然这是大商暗中运作结果。

    知道吉田二郎领舰队返回的消息,早已守株待兔的大商舰队,这次却因为大雾弥漫的关系,错失了全歼这支本舰队的机会,殊为可惜。

    不过回到国内的吉田二郎并不好受,一到码头就受到了国内舆论的强硬谴责和抨击,认为其不该屈从于清国的压迫,签订《济物浦条约》。后来以大隈重信和板垣退助为首的改进党和自由党借机抨击政府,自由民主派要求进行政治改革,最后吉田二郎被迫承担所有责任,于回国后第二天夜晚切腹谢罪。

    说起来,他就是担当了替罪羊的角色。

    王一当然没闲心替吉田二郎担心,此时他正在跟沈雅芝和童千佳两个丫头瞎掰。

    “为什么欧洲人就只能娶一个妻子?”沈丫头现在有点女权独立苗头。

    王一一脸不屑道:“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只能有一个妻子,但是却能有无数个人!在欧洲贵族的舞会上,一旦一男一女投意合,看对了眼,基本上无论双方是否婚配,其结果多半是。”

    两个丫头完全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

    王一接着卖弄道:“其实欧洲一夫一妻制的起源是这样的。一,某位国王去自己封臣家的领地上参观,其他的事这位国王陛下没印象,唯一的感觉就是这位封臣家的子女实在太多。后来他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两个丫头看着王一,要多萌,有多萌。

    这货笑道:“国王觉得自己生不过这位大臣!”

    “这有什么担心的,人家生孩子他也管!”沈丫头撇着嘴道。

    “当然要管了!你想想,国王家生不出孩子,那就代表王族衰落。而封臣家人丁兴旺,这不摆明着要谋朝串位么!”

    两个丫头一想,好像有那么点意思。

    “正因为有了这一层考虑,再加上宗教的原因,所以欧洲才实行了一夫一妻制。”王一得意地笑了起来,道:“这跟你们想的那个什么,一点关系没有,别一天竟瞎琢磨了,你们就是我媳妇,该是我的,就是我的!”

    沈丫头说不过,气鼓鼓地上来就要挠王一。此时千佳却道:“我看未必吧,我们国家自古以来不都是一夫一妻多妾制,也没出你说的状况啊。”

    “对呀,对呀!”沈丫头开始帮腔。

    王一道:“要不怎么说欧洲人笨呢。他们那边的一夫一妻相当于实行了单个家族的生育阉割。而我们实行的科举制度,限定儒学,那就是思想上的阉割!无论你剩生多少孩子,你和你的孩子都要讲求三纲五常,天地君亲师,君臣如父子,这歪理邪说。换句话说,无论你单个家族生多少孩子,你都要遵从我这个君父!不然你就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直接在思想道德上限制住你,让你不敢胡思乱想,否则就是与整个社会道德为敌。”

    沈丫头和千佳陷入了沉思……

    这时电话铃响了起来,王一一接,道:“你好,我是王一!”

    “董事长,您好,德国科学家访问团已经抵达营口,不知您什么时间安排接见……”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清末当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