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风雨之后无彩虹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老矣 书名:回到清末当悍匪
    本国内,本政府比历史上晚了三天才拿到壬午军乱的消息,其后明治天皇召开御前会议,一帮元老经过一番讨论之后,决定由外务卿井上馨坐镇本下关遥控指挥,把吉田二郎任命为全权委员,带领四艘军舰,三艘运输舰,以及一千五百名士兵前往朝鲜问罪,同时查清花房义质的去向和生死。【 ]

    本舰队到达朝鲜外海的时候,忽然遭到三艘不明份的武装船只攻击,他们虽然全挂着黑骷髅旗,但其实每面旗帜的样式都不一样,有一面为牛头骷髅,一面是独眼骷髅,还有一面的骷髅脑袋上带着一顶草帽。

    海军部的人到是认出了对面的船只,对着吉田二郎道:“大人,那是传说中的海贼船,船速极快,火力凶猛。”

    说话的时候,对方已经开炮,因为距离比较远,所以误差也比较大。可没等吉田二郎来得及放松长舒一口气,对方的第二轮火炮已经了过来。

    虽然旗舰扶桑号上有四门240mm克虏伯火炮,外加船艏艉各有一门170mm火炮,还有6门12磅炮,但是因为速太慢,精度不佳,所以对海贼少有威胁。另外三艘分别是东舰,比睿舰,龙骧舰,况也差不多。

    说来四艘海军战舰还好些,至少还能还手,可是后面那三艘运输舰,就倒霉了。开战后一个小时,运输舰就有一艘被击沉,其他两艘都各中了两炮,一艘眼瞧着失去了蒸汽动力,眼下只能靠风帆航行。另一艘则被打断了三根桅杆中的一根。

    商毅看着对面的本舰船,心说,这本人怎么能这么点背呢!自己不过在朝鲜西部外海巡弋,结果就遇上了。

    君子级驱逐舰在船速上达到了最快速度32节,是舰速度的两倍还多,采用双联45倍径,120mm速炮。依靠迅捷的速度和持续而凶猛的火力,他们不断压制本战舰。东舰此时已经起火,另外三艘战舰也被打得灰头土脸。

    不过此时有军士报告道:“总指挥,我们船上的燃油不多了。”

    商毅点点头,道:“询问侠士号和刺客号况。”

    不多时,传来消息,另外两舰同样燃油消耗严重。毕竟在外海转了不少时间,虽然那时航速只维持在15节,但是架不住出来时间长。【 ]

    商毅一想,算了,既然知道本来了,总参谋部那边可能会有安排,自己没必要把本人全部送到海底。而对方毕竟还是有一定反击能力的,万一点背挨上一炮,自己这船也难受。

    “通令全舰队,回港!”

    本人本来都已经有些绝望了,可就在他们震惊的眼神中,对方竟然莫名其妙地掉头扬长而去,就像两个小时前,莫名其妙地开始攻击一样。

    “八嘎!”吉田二郎骂了一句,说不出的窝火,同时也长出一口气。“立刻救助落水人员,扑灭火灾!”

    本人忙起来,心中那叫一个憋屈!前后两个多小时,己方竟然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运输舰沉了一艘,剩下的所有船只都不同程度地受到损伤,仔细一统计,死了三百来人,还伤了二百人来人。

    从白天折腾到了天黑,吉田二郎终于下定决心,继续前往朝鲜。

    王一已经拿到了本人前往朝鲜的消息,根据商毅等人的估计,他们应该是前往济物浦,也就是仁川登陆的。不过被商毅打了一顿之后,就不知道是不是还前往了。

    1882年8月18终于有确定的消息传来,吉田二郎一行在济物浦登陆。

    朝鲜人见到本人觉得很奇怪,本人怎么穷成这样了,战舰都破得快沉了,怎么还开过来了?莫非讨要维修费用来的?

    吉田二郎见朝鲜人议论纷纷,气得差点大开杀戒,不过终于还是忍耐住了。

    8月22,吉田二郎带人进入汉城,军队却留在了济物浦。

    在兴宣大院君的陪同下,朝鲜国王李熙予以接见,吉田二郎当面递交7项要求。

    “我们要求修复本驻朝公使馆、对兵变中被杀的本居民予以赔偿、将兵变主谋者交给本、扩大本在朝鲜的商权、在朝鲜京城驻扎军……”

    朝鲜国王李熙没说话,大院君瞪了吉田二郎一眼,道:“不必再说了,我们不会答应你们的要求的!”

    吉田二郎盯着他,然后冷冷道:“既然如此,就准备兵戎相见吧!其后的一切后果都将由你方承担!”说完转了离去了,之后赶回济物浦,准备与朝鲜开战。

    大院君虽然说得很强硬,不过却只是嘴上强硬,他手下的朝鲜士兵早被上次的江华岛云扬舰事件吓破了胆。一听要再次与本人作战,不少人都开了小差。

    正当大院君一筹莫展的时候,北洋道员马建忠忽然率200名清兵于8月24进入汉城,“居中调停”,受到朝鲜上下的一致欢迎。而此时广东水师提督吴长庆和统领水师提督丁汝昌率3000名清军已陆续在朝鲜马山登陆,并抢先吉田二郎所率军于8月25进入汉城,准备以宗主国份问兵变之罪。

    军营中马建忠,吴长庆,丁汝昌三人正在谈话,忽然有手下兵丁前来回报,道:“大人,营门外有自称大商朝鲜分公司的二人求见。”

    马建忠和丁汝昌都是北洋的人,所以对大商非常熟悉,而吴长庆久居南地,虽然也听过大商的名号,但是感觉没那么真实而深刻的印象。

    “有请!”马建忠和丁汝昌带头出门迎接,吴长庆一看,也跟着出去吧。

    金植英和席本雄两人在营门口站着,外边跟了四十人的马队护卫。

    马建忠,丁汝昌,吴长庆那都是知兵之人,一看大商保险队的军容,就都暗自吃了一惊。领头两位年轻人背后跟着那四十人,骑着高头大马,全都短发无辫,穿着奇特的军装,带着钢盔,挎着造型奇特的钢枪,腰间插着两把手枪,一旁还有马刀……以及一些他们不认得的东西。

    此刻,他们都只是安安静静地骑在马上,可即便这样,一股子彪悍之气依然是扑面而来。王一给席本雄那五百人可都是在外东北与沙俄人上打过仗的。他们跟哥萨克骑兵对过阵,屠过俄国正规军团,一个个手上最少都有十五六条人命。

    “好兵!”三人都暗自点头。

    金植英和席本雄此时才翻下马,抱腕拱手道:“见过诸位大人!”

    “在下大商朝鲜分公司总经理,金植英。这位是我们这边保险队的营长,席本雄!”席本雄一般在这种场合不说话。

    “免礼,免礼。”吴长庆算是明白了,怪不得几个月前那位大商董事长,敢兵发京城,吓得京师一帮大臣们滚尿流,感人家手底下有这么一帮骄兵悍将。

    之后一帮人进了军营,席本雄只是大致瞧了几眼,便对这帮清军没了多少兴趣。

    进入大帐各自落座之后,马建忠此时道:“不知今次朝鲜军兵叛乱,贵公司可有损失。若有损失,我们可让朝鲜进行赔偿。“

    “谢大人好意,我们公司一切安好。”金植英笑道。

    “那不知二位今次前来所为何事?”丁汝昌道。

    “是这样,本已于几天前在济物浦登陆,并且在大院君拒绝了他们公使的要求之后,有进兵汉城的迹象。”

    “此事我们已然知晓。”

    “那不知大人怎么处理眼下乱局?”席本雄终于开口说了话。

    “这个……我们尚未决定!不知你们大商的意思是?”

    “我们董事长希望我们的经营能够在朝鲜顺利进行下去,而大院君采取闭关锁国的政策,对我们很不利,因为他不能继续执政。”

    “莫非是让闵妃的人再回来?”马建忠皱眉道。

    金植英笑着点点头,道:“确实如此,不过朝鲜是我大清的朝鲜,如单独交给一个人,显然不符合我们的利益!所以,我们打算给诸位大人推荐一个人!”

    “谁?”丁汝昌问道。

    “此人叫赵宁厦,乃是神贞王后的侄子,此人称不上多有才干,不过对我们大清却是十分的遵从,非常听话!”

    三人旋即明白了金植英的意思,这就是明摆着干涉朝鲜朝政,扳倒大院君,迎回闵妃,地支持赵宁厦,找一个大清在朝的利益代言人。

    三人没表态,丁汝昌忽然道:“留一个赵宁厦倒也不错,不过大院君我们该怎么处置?”

    “若是三位愿意,可以进把他绑回国内,如是三位大人嫌麻烦,交给我们大商也可以。我们当然不会杀死他,留他一命,再把他抓在我们手心里,至少对跟本人,俄国人,还有其他国家眉来眼去的闵妃有个制衡。若是她真不识相,到时我们再大院君推上位也就是了!”

    现在吴长庆,马建忠和丁汝昌算是明白了,在大商这帮人眼中,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以德报怨,君子风范。完全是的国家利益计算,一切为了大清。

    “那本人呢?”吴长庆道。

    “这事我还想请大人您派人前去说明,告诉本人,我们能够接受的条件,就是重修本使馆,赔偿方平民损失,共计十万银元。其余条件一概不予接受!”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清末当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