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山雨欲来的朝鲜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老矣 书名:回到清末当悍匪
    自从上次安排老同志们坐了飞艇之后,平里都在大商附属学校教书或者泡图书馆的杨守敬,忽然跑来找王一,说是要给他配一架飞艇。#百度搜(手打吧)阅读本书最新手打章节#王一还以为这人神经了,后来才知道,他是想通过飞艇拍照,来制作精细地图。

    王一纳闷了,杨守敬虽然是研究地理的,但好像不该是这个研究方向啊!印象中他应该是玩历史地理的大家,怎么连精密地图都玩了?

    不过既然他要玩,那就玩吧。从空军抽调了四个人,又从工业实验室找来几个人,他们专门成立了一个小组,后来屠小花和吴晓又都派人参与进来,之后还专门改造了一艘蝮蛇飞艇,其上加装了目前大商光学最先进的光学拍照和测量设备,至于能不能用,还需要什么改进,那就不是王一愿意心的事了。

    那天谈完朝鲜问题之后,其他人离开,沈雅芝便拉王一去了画室。丫头学了油画,王一就成了模特。丫头画画,他就看手上的材料。这是大商咨询关于本最近的一些列动态,他对本这段时期的历史不是很了解,知道的内容甚至比朝鲜还少。他真能说上名字的,也就那么几个人。至于本的国内局势,完全就是一片空白。

    1881年,当明治三杰西乡隆盛,木户孝,大久保利通先后死去之后,本政治上呈现出两派对立的况。一派是以内务卿伊藤博文联合萨摩藩和长州藩,以及皇室公卿组成的藩阀政府。另一派是自由民权派,分成两党。一党是1881年由板垣退助成立的自由党。另一党是1882由大隈重信成立的立宪改进党。虽然是同派,但两党之间并不和睦。其中大隈重信很有名望,不过在明治14年政变上,被伊藤博文排斥,从此伊藤也成了本政界的头号人物。

    1881年2月,本政府派伊藤博文出使欧洲,考察宪政,通过考察,他对英、法、德三国宪法加以比较,认为英国宪法中“国王虽有王位而无统治权”,“与我国国体不相符”;而“德国政府虽采众议,却有独立权”,“君主亲掌立法行政大权,不经君主许可,一切法律不得实行”,“可见,邦国即君主,君主即是邦国”。对德国宪法推崇备至,认为适合本国

    目前他还在欧洲没回来,显然本所有人都在等待他的归来,因为一个新的政治制度将在本建立。(w/w/w.shouda8.c/o/m 手、打。吧更新超快)

    “本人还真是励精图治啊!管怎么闹,也比大清那帮人靠谱多了。”王一暗自摇摇头。

    一幅油画当然不能一蹴而就,但是王一再怎么瞎,也看不出沈丫头画的是自己。可他还是很明智地夸赞丫头画得很好,不然今天绝对不得安宁。

    六月初的时候,盛京将军崇绮来到营口,陪他一同前来的还有左宝贵。上次吉林将军铭安针对大商的布置,即便有了太后的手谕。崇绮依然保持了中立,而左宝贵也没参与其中,因为他们知道保险队的实力,不敢贸然轻动。

    说起来自从大商开办之后,奉天的税收已经翻了一番,再加上山东,直隶,山西等地移民的不断到来。人口也于1881年,第一次达到了一千万的水平,相信在不久的三五年,人口可以轻松达到两千万,甚至更多。

    “两位别来无恙?”王一依然客气,不过现在他与大清官员之间总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崇绮和左宝贵对视了一样,不由都心内暗暗叹气。

    “董事长,您的体可完全可完全康复了?”左宝贵问道。

    王一笑着点点头,道:“有劳二位费心,请坐,不知此次前来有何指教?”

    崇绮一笑道:“是这样,听闻大商开办了大商陆军军官学校和大商海军军官学校,朝廷的意思是希望能够派人员过来学习。”

    王一笑道:“可以,不知道送多少人进来?”

    “陆军六十人,海军三十人!”崇绮道:“学费当然由我们来出……一切用度按照正常学员的收费即可。”

    “这事倒是好办,不过我们这两所学校进入是非常严格的,这可跟份无关,用句我们大商的话说,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

    “这样当然最好!”崇绮捻着胡子笑道。

    “还有军校中军纪森严,止喝赌抽,一旦违反,下场都不会太好。”

    “可以!”

    “学校本有成绩要求,一旦无法达标,第二年重读,若是第二年依然通不过考核,那就会被直接劝退!”王一看着二人,笑道:“可以么?”

    “这个……”

    “放心,我大商的教官一向一视同仁,谁都是一样的虐待。”

    “如果是这样,可以!”

    “最后一点,我大商的保险队员必然要在毕业前去各个战场执行任务,有许多都会有生命危险……”

    “当兵要怕死,留着何用!”左宝贵脸色不太好,觉得王一有些小瞧人。

    “呀!”王一给左宝贵倒了一杯茶,道:“左大人息怒,咱们是先小人后君子,省得以后真出问题,解决起来麻烦。”

    “应该的!“崇绮当起了和事老。

    大概也是看出来大商保险队在军制上的好处,最后这九十人的名额被南洋北洋以及中央瓜分。其中北洋人数最多,陆军三十人,海军十八人。而南洋是陆军二十一人,海军十二人。中央就是选出来的八旗子弟,又因为本没有海军,所以只有陆军九个个名额。

    这些人无论是南北洋,还是中央八旗军官,在两所学校中都非常好认,因为只有他们还留着辫子。

    不过这些人真正能完成学业的人并不是很多,事实上,用凤毛翎角来形容也不为过。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的基础太差。不管是从大商附属学校出来的学生,还是从保险队中选拔而来高材生。能进入陆海学校的比例非常少,由此可知竞争之激烈。

    后来这种九十上学,一两人毕业的局面确实太伤人,后来清廷南北洋的大佬们和王一一商量,干脆这帮学员进入两所军事院校前,先要经过三到五年的培训,之后参与大商的统考,合格者才可以进入学院。

    这样一来,况好了很多。九十人中,终于有三十人能够正常毕业了!

    伊尔库茨克位于伊尔库茨克州在中西伯利亚高原南部,贝加尔湖以西。南同蒙古相邻。面积76.79万平方公里。伊尔库茨克市是东西伯利亚第二大城市,位于贝尔加湖南端,安加拉河与伊尔库茨克河的交汇处。属大陆气候,严寒期长。

    说实话,伊尔库茨克附近资源十分丰富,这让王一眼馋不已。

    斯科别列夫刚刚视察完军队,天色已然暗了下来。回到自己的房间后,他在书桌旁坐下,回忆着去年的那场战争。

    “东北共和拥有非常先进的武器装备,他们的步枪,马枪,连珠枪,火炮,远远超出了帝国现在的装备水平。虽然他们的士兵训练水平还有待提高,不过经过了去年的一场战争,再经过冬季的整训,我不知道自己现在手中的部队是不是还能像去年那样游刃有余。总的来说,我们去年的战争虽然没有失败,但是我们也没有取得丝毫的战果。东北共和军在格尔必齐河和额尔古纳河沿岸的防线非常坚固,他们依托堡垒要塞,再加上长距离火炮的火力支援,即便在面对帝国正规军队的时候,依然打得非常顽强。我甚至这样认为,即便我们的军力再增加一倍,结果还是不会有丝毫的改变……”

    斯科别列夫陷入沉思,手中提着的鹅毛笔悬在半空。

    黑夜深沉,一月的伊尔库斯科也看不到半点意,屋外狂风大作,如人心一样冰冷。

    忽然听到敲门声,斯科别列夫一惊,旋即体靠在椅背上,放下了手中的笔,道:“请进。”

    副官走了进来,道:“将军,刚刚得到的消息,东北共和国海军攻击了我国的鄂霍次克海沿岸城市,包括克克拉,乌利亚,鄂霍茨克。我国驻华大使布策出面劝阻,他们不予听从!”

    斯科比列夫看着地图,摇摇头,心说:“帝国的麻烦来了!”

    1882年,朝鲜的国门终于再次打开,在英美两国的联合运作下,朝鲜终于同意与他们签订通商协议。不过由于大商的干预,朝鲜保留了自己的财税权,只不过还掌控在大商手中。

    闵妃集团效仿大清的“洋务运动”,设立统理机物衙门,并分别派使团赴大清和本访问。1881年又创立了一支新式军队——别技军,由闵妃的侄子闵泳翊掌管,并且延聘本人充任教官,大商在此问题上并没有多说什么。

    因此缩减了旧式军队的规模,将京军五营军(训练都监、卫营、龙虎营、总戎营、御营军)缩编为武卫营和壮御营,超过半数的旧式军人被迫解甲。这本来就引起了旧式军人的不满,而缩编后的武卫营和壮御营的士兵并未得到良好的待遇,由于兵曹判书兼宣惠厅堂上官闵谦镐克扣军饷并中饱私囊,加上连年的旱灾和各国的掠夺贸易,武卫营和壮御营的士兵已经连续13个月没有领到军饷了。与此同时,别技军的装备和待遇却远高于旧式军队之上,而且由本人充当教官,这又引发了旧式军人的极度反感,蔑称其为“倭别技”。武卫营和壮御营弥漫着怨恨的气氛。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清末当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