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老蝎子在行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老矣 书名:回到清末当悍匪
    阿穆尔河就是我们的黑龙江,阿穆尔州和滨海州就是原本江北江东的土地,后来被沙俄人强占了,起的怪名。www/.shouda8/.com 首.发从1861年沙俄颁布《阿穆尔州和滨海州移民法令》起,直到1882年颁布海路移民条例之前,迁到这片地区的移民总数是16843名,平均每年是802人。而从1869年起,移民活动基本处于停滞状态,这种况一直持续到1883年迁居南乌苏里边区的海路移民出现为止。

    黎明时分,在雅克萨以北有一处新建立起来的村镇,这里住着三十多户俄国移民,里面除了一户俄国小贵族外,其余的都是罪犯,矿工,传教士,还有负责种地的民。小镇外修着简易的木质围墙,木门紧闭。有两名俄国人正在附近的塔楼上说话,旁边放着步枪,看来是守夜之人。塔楼上有一口铁钟,一条绳子正在两名守卫边摆

    阵外的树林中,老蝎子边跟着赵长宝,这赵长宝也有个外号,叫黑狼。

    两人远远地看清了况之后,拨马返回。等到达大队之中后,其余几名领队立刻集合队伍,老蝎子开始分配任务。

    “下面说一下况,这镇子只有西南和东北两个出入口,住着三十余户人家,总人口我估算在一百人上下,除了一户贵族之外,其余都是平民或者民。距离此地最近的城镇是雅克萨,有五十多里的路程,东北方一百多里处还有一个乌尔甚屯。”

    暗刀们都知道,其实这地方就是一处孤岛。

    “发布作战任务,大牙,二毛,花脸,你们三人随一队走,蔫鸡,蝲蛄,花皮虎,你们三个跟着二队走。你们的任务就是埋设炸药,务必要在第一时间,炸蹋木墙和大门。”

    六人点点头。

    “独眼,老雕,你们也分两队,任务是清除东北和西南两处塔楼上的守卫,然后掩护大队,负责清除所有抵抗。”

    独眼,老雕,以及他们手下的八个人是暗刀中的狙击手,装备的都是保1式狙击步枪。

    “黑狼,你带一队走东北门。我带二队,走西南门。二十分钟后,我们同时发动进攻!”接着两人用手表对了时间。

    “秃子,你带着三队,负责清剿所有逃出来的俄人!”

    老蝎子此时眼露凶光道:“所有队员都听明白,本次任务的目标就是鸡犬不留,不要活口!”

    季别申科五十来岁,他就是此地的小贵族,五短材,有一个大肚子。因为被家族中其他人排挤,所以才到了这个荒乡僻壤的鬼地方来。此时他正赤地抱着一名十二岁的女奴,这丫头是他从集市上买回来的,虽然沙皇亚历山大二世要求大贵族们废除农奴制,但是在偏僻的远东,人们的生活没有丝毫的改变。昨天季别申科在女孩上折腾了半宿,再加上酒精的作用,所以睡得很死。

    天蒙蒙亮的时候,两声巨响,让他从睡梦中睁开了双眼,不过酒劲还没过,看着旁女孩惊恐的模样。他嘿嘿一笑,翻又把女孩压在下。

    女孩开始挣扎,却被他捂住口鼻说不出话来,一番折腾之后,忽然一柄长刺从他后心插入,连带着也结刺中了他下的女孩。待季别申科满口血红地回头观望时,只见一名穿奇怪军服的中国男子,正呲着黄牙对他微笑。

    “你是谁?”

    “死法不错啊,马上风!”

    两人都听不懂对方的话语。

    黑狼赵长宝把刺刀从季别申科的后心抽出,那女孩正一脸绝望地看着他,眼泪不停地流淌,嘴里说着赵长宝听不懂的俄国话或者其他的方言。她口也被刺刀刺破,不过季别申科宽厚的体,让她受伤不深。

    黑狼看着她,无奈地摇摇头,终于还是刺出第二刀,要了女孩的命。

    “下辈子,别做俄国人!”

    村镇中哭喊声渐渐停了下来,清晨的风中带着一股血腥的气味。老蝎子吸了吸鼻子,这让他困顿的精神,略微清醒了一些。此时队伍已经开始集合,缴获了一些战利品。

    “战利品回去按规矩办,牛羊能带走就带走,剩余的全部杀掉。”老蝎子转过脸,对着边的黑狼道:“放火吧,那些尸体留着,屋子全烧了,特别是粮仓以及里面的粮食。我带人去毁麦地。”

    所有事完毕之后,老蝎子带队离开。

    王一接到电报后,没有什么怜惜之

    如果是点对点,个人对个人,王一与对方有仇,杀一人足以。

    但现在的况是面对面,种族对种族,国家对国家,留对方一人就是变相资敌,即便对方是个女孩,而且从未对国人动过手。但她与其他男人的孩子呢?留女孩一命,就是留下了对付其他国人的可能。处在面中,点要为其他点着想,而不是考虑对面的点。

    这就是战争,与个人仇杀不同。

    沈雅芝和千佳这时抱着一大束花走了进来,看到王一甜甜一笑。

    昨天晚上,王一接到了大商造船厂的电话,是张敬孝打来的。

    “先生。”

    “敬孝啊,最近过的怎么样,有什么事么?”

    “先生我好,是这样,我想请两天假。”

    “怎么了?”

    “我……”

    王一很奇怪,张敬孝怎么忽然间变得吞吞吐吐的。

    “秦鸾怀孕了……”

    秦鸾就是张敬孝的媳妇,当初看王一还不顺眼。这两人结婚也有一年多的时间了,秦鸾陪张敬孝住在营口,也算夫唱妇随。

    “这是好事啊!请假准了,你想请多长时间,我就给你多长时间。”王一大笑道,这是他穿越回来后,边第一次有人生孩子……嗯,其实是怀孕。

    “那真是太谢谢先生了!”

    “你爹知道了么?”

    “我先给先生打的电话,父亲那边还没来得及说呢!”

    “明天你回八角台么?”王一问道。

    “回去,与秦鸾一起回去。”

    “那我明天去看你们去。”

    “好的,先生,学生在家恭候您的大驾光临。”

    放下电话之后,王一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沈雅芝和千佳,两个丫头也很高兴,不过旋即就讨论起了生孩子的事来。把王一听得差点一头撞死在墙壁上。心说,这人怎么还成从肚脐眼里生出来的了!还有这男女一亲嘴就能生孩子了,也太神奇了吧,那不成异形啦!我擦泪,看来附属学校的教育要提前启蒙啊,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王一很想对两个丫头说,小太爷知道怎么生孩子,可是又怕吓坏了两朵小花骨朵。不过,沈雅芝和千佳那一本正经的研讨神态,王一想乐又不好乐,最后只能闪了,找个没人的地方,放声大笑了一顿。

    话说这年头生孩子,走的还是传统那——生孩子,坐月子。

    王一到八角台之后,张敬孝正在镇口迎接,他对王一那是发自真心的尊敬。陪着他一同迎接王一的,还有泰安粮油集的总经理,张全福。他是张敬孝亲叔叔,张全宝同父同母的亲弟弟,说起来比张全德还要近上一些。

    “呀,你小子总算来了!”张全福跟王一不见外,王一一到营口,就去他那混饭吃。

    “晚上来一盘?”王一非常挑衅。

    张全福不甘示弱,道:“小样儿,看我晚上整不死你。”

    “小太爷,就怕你没那个本事。”

    张全福和王一互相叫嚣,张敬孝微笑着跟在两人后,与沈雅芝和千佳走在一起,说着一些生活上的琐事。

    来到张府门前的时候,,张全宝早已迎了出来,毫不见外地拉着王一的手,说笑着往屋里走。

    “前一阵子听说你把武校那帮小子骂了一顿?”

    “嗯啊!成天的,也不省心!”

    “你这骂得好啊!你那席话传到各地老百姓耳中,听着舒心。”张全宝笑道。

    王一知道自己在武校基地的事,根本瞒不住人。他也没想瞒住谁,只是一笑,也不答话。

    “老二,在漠河那边怎么样了?”张全宝问起了张全德。

    “还在跟着大队修路呢,不过听郑海涛说,咱们这位全德兄成天带着我帮崽子四处抓土匪。我说你老哥就不能劝劝你这位二弟,人家吉林黑龙江的土匪也没招惹我们,你都给抓来了,还要我出钱养活,这算怎么回事啊。”

    张全宝大笑道:“当初可是你同意让他去漠河的,别出事就往我上推,有本事,你自己跟他说去。”

    “我说个,我要能制住他,还找你老哥来干嘛?”

    两人一路说笑进了内宅,王一先去给张老太爷磕了个头。这位张老太爷就是当初王一在八角台大街上,用速效救心丸救回一条命老爷子。如今活得倒也康泰,听说自己的大孙子媳妇也怀了孕,老头成天乐呵的,一派安知天命,乐享前程的架势,到比王一这帮后辈活得洒脱多了。

    吃完晚饭后,张敬孝陪着王一,还有两个丫头去见秦鸾。

    王一还真没见过清朝人怀孕生孩子到底是个什么样,可一进屋,好么,所有窗户都恨不得盯死了,一点风也不让进,四下里捂的那叫一个瓷实,活像把孕妇装个罐子里给密封起来。

    “这是干嘛啊?”王一不解地问向张敬孝。

    结果张敬孝没说话呢,一边的婆子们抢先回答道:“这不是怕大少受风么!”

    “拉到吧!”王一被气乐了。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清末当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