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老矣 书名:回到清末当悍匪
    千佳匆忙赶回家,在门口与王一的两名亲卫告了别,可一进家门就觉得事有蹊跷。因为自己的母亲没有丝毫重病的迹象,坐在堂边的火炉旁,脸颊消瘦,气色也不太好,手里拿着一串佛珠,嘴里轻轻地叨念着。见了童千佳也没什么反应,只看了一眼,轻叹了口气,便又自顾自地念起经来,完全没了往的疼惜和关

    “娘——”千佳眼泪滴落下来。

    童屠户见了自己的女儿也没有丝毫的好脸色,骂道:“还以为你这败家的人不会回来呢!”

    见了眼前的况,童千佳一看就知道不好,转就想要向门外跑,可就在这时,他那五大三粗像极了自己父亲的弟弟——童彪,忽然冲了出来。抓着千佳的头发直接将她摔倒在了院子里,然后关上大门,双手抱,看着自己的姐姐像一件值钱的玩物,与平里帮他父亲宰杀的猪羊没有多大的区别。

    童屠户哼了一声,道:“虎子,把陈媒婆请来!”

    虎子是童屠户的小舅子,是童屠户另一位小妾的弟弟。听童屠户的话,立刻答应一声便跑了出去。

    童屠户往正堂一坐,旁边是的他的原配童张氏,下手还有给他生下童彪的那名小妾——童金氏。至于千佳的母亲只是坐在堂外,并不进来。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女人是童千佳的姐姐——童花,乃是原配所生。

    没多久虎子就带着一个拿着大烟袋的小脚老太太走了进来。

    古人给媒婆有判词:东家走,西家走,两脚奔波气长吼。牵三带四有商量,走进人家不怕狗。前街某,后街某,家家户户皆朋友。相逢先把笑颜开,惯报新闻不待叩。说也有,话也有,指长话短舒开手。一家有事百家知,何曾留下隔夜口。要骗茶,要喝酒,脸皮三寸三分厚。若还羡他说作高,抹干唾沫七八斗。

    来人正是远近闻名的陈媒婆,童千佳从前在这里住着的时候,就没听人说过这老太太的好话。

    “哟,这是怎么说的。”

    陈媒婆一进门就看到头发散乱的童千佳,心中暗道,好俊的姑娘。

    千佳站在堂上,看着屋里所有的人,那眼神让所有的人都不舒服。

    “跪下!”

    童千佳也不说话,倔强地看着自己的父亲——这个这辈子没对自己说过一句好话的男人。童屠户显然被激怒了,甩手一巴掌把千佳打倒在地,嘴角立时流下血来。童金氏此时也离开了座位,和童花一走了过来,对着千佳连掐带打,不住地骂道。

    “小蹄子,在外待了两年,翅膀硬了!还敢跟老爷顶嘴了!”

    打骂一番后,陈媒婆这时走了过来,笑道:“哎呦,诸位停停手啊,小姑娘不懂事,我来劝说劝说。”

    千佳瞪着她,平里帮王一处理公司事务,什么人没遇过,什么事没见过。瞪着陈媒婆,然后看着在场的主人,忽然拍拍上的尘土,笑着站了起来:“你们这是又打算把我卖到哪家?”

    一句话,直指在场所有人的人心。千佳母亲转动佛主的手,渐渐颤抖起来。

    “哟,姑娘,瞧你这话说的,什么叫卖!自古成亲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童兄弟已经把你许配给了城东大户虞家大少爷。海城这地方谁不知道虞家家大业大,你进了门,还能委屈了你不成?”

    “原来是把我卖给了一个傻子!我还真得谢谢你啊!陈姥姥。”

    一听到这话,再看童千佳的表现,陈媒婆忽然心里有些发毛,脸上只得干笑道:“瞧你这丫头,说话怎么还夹枪带棒的,虞家大少爷虽然人……脑子不太灵光,不过怎么说也是嫡传的长孙,你嫁过去也是当主子的。”

    此时一直没说话的童张氏也开了口,道:“陈姥姥说的是,女人家一辈子还有求个什么。”

    千佳盯着在场的所有人,冷笑道:“父亲,大娘,姨娘,你们似乎忘了一件事!”

    “何事?”陈婆婆问道,她见人也多,阅历丰富,总觉得面前的丫头和寻常人家相比,不一般。

    “你们当初可是把我给卖了,我已经不是你们童家人了!”

    “原来是为这事啊!你放心,虞家人说了,只要你愿意嫁过去,你卖契的钱,他们帮着出。”陈媒婆笑道。“多出几倍都可以。”

    就在此时,大门忽然被人推开,从外边走进了六个人,除了之前去找陈媒婆的虎子之外。另外五个人,千佳都不认识,不过也看得出来,为首的这个老头是大户人家的管家,一对黄眼珠子,带着厉,下巴上山羊胡子稀稀疏疏的,清瘦的材微带驼背。剩下四人都是五大三粗的家丁,看起来就是一脸凶相。

    童屠户一见立刻满脸陪笑地迎了上去,点头哈腰道:“虞管家,您怎么亲自来了。”

    千佳冷冷看着,虞管家也打量着童千佳,旋即一笑,对着陈媒婆,道:“不错!择不如撞,就今天了!”

    “什么意思?”千佳不解。即便要强迫自己,也不用今天就嫁啊。

    虞管家尽量表现得很和善,对着童千佳笑道:“大少爷这病可就靠你了,要是你真福大造化大,把我们少爷的病给冲好了。这辈子穿金戴银,吃香的,喝辣的,保证你荣华富贵享用不尽。”

    千佳一听,脑袋嗡了一声。

    “冲喜?”

    千佳看着屋里所有人,脸色苍白,体不能抑制地颤抖起来,一句话都说不出,眼泪不停地掉落。

    虞管家这时给后四个家丁使了个眼色,森森道:“童姑娘请跟我们回去吧!大少爷那边可等不起了……”

    千佳想反抗,又哪里是四个大汉的对手!

    “你们放开我,你们放开我!”哭嚎声传出去老远,却没人敢来过问。

    就在此时,堂外忽然一声响,众人望过去,只见童千佳的母亲已经倒在了地上,脸色铁青,表痛苦,嘴角有道黑血流出。任谁都明白,这女人服了毒。

    “你们放开我!”千佳像疯了一般,可即便这样也挣脱不开四名彪形大汉的双手,旋即千佳疯吼道:“虞管家,你给听着,今天不是让我嫁给你们虞家么!那我就是你们将来的少!你给我记住,如果你今天不让我见我娘最后一面,你就别让我成事,只要一天我大权在握,你一家老小,我全让他们死无葬之地,为我娘陪葬!”

    黑夜的灯光下,虞管家一双黄眼沉得可怕,瞪着面前的女孩,千佳却毫不屈服地与之对视,最后他终于还是微微一点头,四名大汉松了手。

    眼前的变故让所有人都愣在了当场,千佳扑到自己娘亲面前,瘦小的胳膊把娘亲抱在前,就像小时候母亲做的一样。

    似乎听到了女儿的呼喊声,千佳母缓缓睁开了双眼,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气若游丝道:“女儿啊,娘对不起你!”

    “娘……”千佳放声大哭。

    “你不该回来啊!”千佳娘略带埋怨道:“他们要把你许配给虞家那病危的傻子少爷,我反对,可这帮被钱迷了眼睛的禽兽,说什么都不答应。娘本来想一死了之,可是总觉得应该再见你一面。”

    “娘你别说了!”

    “闺女啊,听娘话,再不说,怕以后就没机会了……”说着千佳娘又咳出一口血来,千佳用袖子擦去娘亲嘴角的血迹。在大喘了两口气后,千佳娘才继续道:“女儿,记住!以后不要再被人欺负了,这里以后也不再是你家,他们跟你没有关系,他们都是死娘的仇人!”

    “娘我记住了!”千佳成了泪人。

    “俺闺女真漂亮……”千佳母嘴角带笑,声音微弱下来,颤抖地伸出手,想要摸摸自己女儿的脸颊,终于还是耗尽了最后的力气,在伸到一半时,掉落下来,永远都抬不起来了。

    “娘——”千佳一声哀嚎,只觉痛彻心扉,紧紧把她娘抱在怀里,已经快要上不来气。

    此时虞管家冷哼了一声,给手下人使了个眼色,道:“请童姑娘回府成亲!”

    四个大汉立刻冲了过来,拉着千佳就要走,千佳却像疯了一般,死死抱住自己母亲遗体。

    正此时,童家的大门被人一脚蹬开,十来名荷枪实弹的亲卫队员冲了进来。

    来者不是旁人,正是王一!

    那四名还在拉拽千佳的大汉被冲进来的亲卫们用枪托砸在脸面上,哀嚎倒地。勤务官楚原冲向那位虞管家,没想到对方还是个练家子,两人打在了一起。童家其他人,连带着陈媒婆,也都被人用枪指着脑袋,几个娘们儿都已经尿了裤子。

    沈雅芝这时已经跑到千佳边,看到千佳的样子心疼地要把丫头揽在怀里。可千佳已经认不出人,不停的反抗,后来终于认出了沈雅芝。才一头埋在丫头的怀里,泣不成声。

    “姐,我娘被他们害死了,我娘被他们害死了……”

    王一见了院中的一切,也跟疯了一般,双目血灌瞳仁,从腰间拔出92式手枪,对着楚原大吼一声:“楚原,你给我让开!”

    接着对着虞管家的大腿就是一枪。

    这虞管家也算是一名武术高手,在与比自己年轻得多的楚原对阵时,也是丝毫不落下风。可熟话说得好,神仙难躲一溜烟,你在牛叉,你在枪面前就是一个死!

    腿上中弹后,虞管家立刻摔倒在地,王一根本也不停留,接连又是几枪,直接把他的四肢给废了,然后走上前去,对着他的后脑,又是两枪,顿时是万朵桃花开。

    那景可怖之极!

    童家人见王一暴虐若此,全都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清末当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