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奥林匹斯神山上的奎托斯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老矣 书名:回到清末当悍匪
    工业实验室的阶梯教室中,王一正在讲课,下面的人既有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也有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他们中有清国人,也有外国人,但他们都有一个份——大商学者,虽然职位各不相同。

    因为进行了电磁波的验证试验,所以王一在世界上获得了巨大的声誉,不过接下来,他却以一篇论文在世界上引起了巨大的争议——《物理学中的燃素——以太》。

    今天就是王一在工业实验室将论文发表的子,整个会场一片安静。而当这个题目被写在黑板上之后,就像清水被投入了沸油,议论声轰然而起。

    王一并不说话,只是在讲台上微笑,直到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之后,他才继续道:“我的实验很简单,因为在人们的观念里,以太被当做绝对静止的参考系。那么我们可以做这样一个设定,当地球通过以太运动的方向,也就是当我们对着光源运动时,我们测量到的光速应该大于相对光源不运动的光速,也就是在运动垂直方向测量的光速。”王一做着解释。“因此由于光在不同方向上相对于地球的速度不同,所以到达我们眼睛的光程差也不同,所以如果以太存在,我们将看到干涉条纹。”

    其实王一所做的就是后世著名的“失败”实验,迈克尔逊——莫雷实验。

    他的讲诉很缓慢,不过所有人都得很冒汗。他如同恶魔,要勾引所有人跟着他一同堕落。沈雅芝和童千佳也在现场,虽然完全听不明白王一在讲些什么,但王一侃侃而谈的表现还是在不知不觉印入了两个女孩的芳心。

    “最后很遗憾的告诉大家,我在试验中,没看到任何的干涉条纹,光在任何方向上,速度都是一样的。所以我得出的结论是——以太并不存在!”

    要知道此时正是经典物理学的黄金时代,物理学家们认为自己已经解决了全部的物理学疑问,他们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转行从事其他领域的研究。而当王一,这位工业实验室的总师,被欧洲人称为东方牛顿的物理大家,抛出这样一颗炸弹的时候,他们眼中似乎见到了整个经典物理学大厦的摇摇坠。

    说起来很奇怪,王一如天使般验证了电磁波的存在,因此也为经典物理学的大厦盖上了最后一层的屋瓦,然后现在他又流露出恶魔般的本,通过否定以太的存在,顷刻间让将整座经典物理学房倒屋塌。

    不过此时他又加上了他的第二个法码,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也许说群山更合适些。

    “下面公布我的第二项实验!”众人还没有从震惊中缓过神来,王一又开始他新的刺激,这是预期外的公布。

    “我们知道一个物体之所以看上去为白色,是因为他反了所有频率的光波。反之,一个物体看上去是黑色,那就是吸收了所有频率的光波。那么这里我就要提到一个概念,黑体!所谓的黑体就是吸收全部外来辐的物体。例如一个空心的球体内部被漆上吸收辐的涂料,而外壁上开个小孔。当一束光线从小孔中入后,光线被完全被吸收,那么小孔看上去就是绝对的黑色,这就是黑体。”

    王一停顿了一下,接着道:“在讲述实验之前,我先给大家看两样东西,这是计,这是罗兰凹面光栅,通过他们我可以精确得出能量分布曲线。”

    “我从经典的力学思想出发,假设黑体辐是由符合麦克斯韦速率分布的分子发出来的,然后通过精密的演绎,我得出了辐能量分布定律。”

    王一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公式(维恩分布公式)。

    “后来,我就进行了测定,发现结果很好地符合了我的公式。不过这里面就存在一个问题,想来诸位也有发现,我们都知道辐是电磁波,是一种波动。而我用了一种经典粒子的方法去分析,似乎有点南辕北辙的味道。于是我就在想,是不是黑体的温度加的不够高。所以后来我就开始验证自己的公式,果然问题就来了。当我把黑体加到了1000多k的高温后,我在进行测定,却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在测到短波范围内的曲线时,我的公式符合的很好。可在长波方面,实验结果就和公式出现了偏差,后来我发现在长波范围内,能量密度与绝对温度成正比。于是我就试着修改,后来得出了这样一个公式。”

    王一在黑板上又写下了一个新的公式(瑞利——金斯公式)。

    “不过此时又出现了一个新的问题,因为这明显是拆东墙补西墙的行为。短波范围内第一公式适用,而第二公式不适用,但长波方面内则完全相反。这形就像我有两衣服,一是衣服合适,但裤子太长。而另一是裤子合适,但衣服太小。于是我就有了一个想法,能不能把把这两衣服混合一下,然后选出一的衣服出来?”

    所有人都好奇地听着王一接下来的讲述。

    “要把两衣服混合在一起,我能想到的最简单方法就是数学中的内插法,结果在某一时刻,我成功了!我对比了数据,发现无论是在短波,还是长波,所有的数据都很符合。按理说,我应该高兴才是,可我就是高兴不起来。因为我知道这样一个公式的背后一定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可是我却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这算怎么回事啊!”

    这事确实很可笑,教室内的气氛为之一松,大家都笑了起来。

    王一此时却忽然正经起来,教室内的气氛又为之一紧,道:“我知道公式里隐藏着一个至关重要的东西,他关系到整个力学和电磁学的基础,他就像一场风暴,他终会到来。”

    所有人都开始闭气凝神,等待着最后经典物理学审判的到来!

    “一段时间之后,我开始整理自己的思路。我发现如果从玻尔兹曼运动粒子角度来推导辐定律,得到的就是第一公式。而使用麦克斯韦的电磁辐,得到就是第二公式。在所有的尝试都失败之后,我尝试着从玻尔兹曼的角度来看问题,于是在其中引入了熵和几率。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我发现仅仅引入分子运动理论是不够的,在处理熵和几率的关系时,要想让我那奇怪的公式成立,就必须有一个假定——假设能量在发和吸收的时候,不是连续不断的,而是一份一份的!就像我们在买东西时用到的钱,他都是一份一份的,只是单位不同,或者是元,或者角,或者是分,而我把这最小的一份叫做量子!”

    这话出来的一瞬间,整个教室内陷入了极大的混乱,因为王一的观点之叛逆,甚至可以说是与有史以来所有的物理学家观点都相反。在这个年代,数学推导的物理学,连续是其中最重要的基础,同时也是微积分的根本基础。王一的观点完全可以说是将经典物理学从根上刨断。

    之后王一就开始宣读他的新物理学圣经,不过对经典物理学的支持者来说,更像是撒旦的宣言。量子这词提前二十多年出现在世界上,王一知道他绝对不会一帆风顺,注定了一路曲折。

    而他也从未像今天这样觉得自己无耻,数代人的努力被自己占为己有,这其中就有普朗克,瑞利,汤姆逊,因斯坦,德布罗意,还有薛定谔!一个个星光灿烂的名字,在人类的历史中,全是被仰望的存在。他们为人类所作的贡献,虽然很少被人铭记,但他们对科学探索的执着和大无畏,对真相和本源的向往与追求,远高于同时代的所有政治领域和军事领域的屠夫们。他们才是历史的进步推动力,而不是那些霸占了战友的埋骨之地,只懂得对自己国家和人民欺诈,甚至动刀的既得利益者们。

    但即便如此,哪怕成为自己最厌恶的一类人,王一也要在所不惜!为了中国,为了东北,为了将整个中华民族从血与耻的历史漩涡中拖拽出来,王一就必须让大商成为世界的标杆,让工业实验室成为古希腊神话中的奥林匹斯神山,而他王一就要成为自己最不喜欢的政客和军队领袖,成为宙斯!虽然看起来更像是……奎托斯!

    只要大商在中国的东北竖立起来,威名远播,它就会像一块光芒万丈的磁石,吸引中华学子,投到科学和祖国的建设事业上来。而他王一就会像一个榜样,感召着追随者前仆后继。

    回顾中国近现代史中所受的屈辱,一帮人给出了太多不着调的理由。

    政治落后,体制落后,军事落后……一堆堆的落后,但在王一这个医学生看来,根据他对人脑和心理学的了解,出问题的不是那些无聊的东西,仅仅只是人出了问题——所有人,一个时代里的所有中国人!

    王一可以用伊尔76上的武器弹药消灭整个京城中所有的满清贵族,但对整个中华民族来说,这有什么意义?

    革命的真谛不是要了谁的命,而是给所有人换一个思想,换一个脑子。

    人不变,中华困局无解!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清末当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