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不成功不失败的第一次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老矣 书名:回到清末当悍匪
    清晨,当阳光散在广缘寺的大屋顶之上时,有两名男子抬着一奄奄一息的女子,从后院门走了出来。可没等他们看清院外的况时,五道影从背后冲了上来,有两人在捂住他们嘴的同时,两刀下去,直接结果了他们的命。另外三人则接过了两贼抬着的女子,捂嘴将女人送走。

    广缘寺内的其余众贼并没有发现异常的况,早起的厨子正在烧水饭,当饭好之后,敲起了铁牌,喊道:“开饭了,开饭了!”

    在这年头,吃饭可是件大事,众匪大部分还睡眼惺忪的,随便披着件衣服就从各自房间走了出来。从厨房拿起一张粗面大饼,就着一碗近乎于清水的点油青菜汤,然后就像恶鬼投胎般地西里呼噜大吃起来。

    正此时,忽然寺院墙上架起十把长枪,枪口瞄准着吃早饭的众匪,有一年轻人高喊道:“我们是八角台团练,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立刻放下武器,双手抱头蹲地。若是负隅顽抗,格杀勿论。”

    在这喊话进行的同时,三十名武班队员手持扎枪或大刀,已经冲进院内。将所有还在震惊于眼前况的众匪,打翻在地,直接上了绑绳。

    可就在此时,却出了意外。原来匪首李二白并不与自家的匪众一起用餐,所以吃饭的时候,他还在屋子的土炕上抱着娘们儿睡觉。可毕竟当贼数载,警惕远高于常人,听到院中动静不对,便立刻披上衣服,然后一掌打晕了已经惊醒过来的边女人。抄起旁的长枪,这也是整个广缘寺唯一一把后装线膛枪,恰巧与王一他们手中的枪一样,也是夏普斯m1859。这枪是李二白随宋三好起义时,从垄断大孤山与大东沟一线木材贸易的武装商人宓老八那边抢来的。不过现在子弹已然不多,所以李二白平时也不舍得使用。但现在是紧要关头,生死存亡的时刻,李二白也想不了那么多了,正所谓好钢用在刀刃上,他顺着窗棂纸的裂缝向外观瞧,发现冲入寺内的武班队员,并没有使用枪械。

    “还好啊!”这小子心中琢磨着。

    正巧,此时有一名昨晚喝多了的土匪从自己的屋里走了出来,忽然发现眼前的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外围院墙上的那些持枪武班队员,一部分负责压制院中的众匪,另一部分则负责监管闭门的房屋。偶然一见土匪从屋里走了出来,负责监管那间房屋的队员就下意识地开了一枪,他枪法很好,那土匪被直接击倒在地。

    可就在此时,隔壁的房间忽然被人一脚踹开,一件大物冲了出来。还没等众人看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负责监控房屋的几名武班队员骤然间从放松状态进入到了紧张状态,“邦,邦”就是几枪,结果打完才发现,被打中的只是一把残破的太师椅。所有人都意识到,上当了!

    李二白这时突然从屋里冲了出来,对着院中的武班队员就是一枪,有人一声惨叫,显然中了子弹。

    趁着众人惊愕之际,李二白迅速冲入房屋间的一条过道,等大家再去追赶的时候,只见这家伙真是狗急跳墙,三两下便爬上了后院一丈二尺高的围墙,之后翻而过。待去看时,他已经冲下了周围陡峭山坡的密林。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了。

    郑海涛负责侦查,所以他认识逃跑之人就是匪首李二白,气得一拍大腿。

    “的,竟然让李二白跑了!”

    “刚才跑的就是李二白?”项龙也气得够呛。

    不过今次负责指挥行动的不是他们,而是平里在武班中不显山不露水的吴晓。

    吴晓是武班中二连三班的一名普通队员,年纪还不到二十。这次他的作战计划获得王一的赏识,有了点特种作战的味道。虽然还称不上完善,但比项龙和郑海涛的强攻计划强了很多。

    跑了李二白,吴晓此时也有些自责,惭愧道:“对不起,二位连长,是我布置不利,所以才跑了贼人。”

    “跟你没关系,都是放枪的那帮小子,开枪也不看清楚,几人一起打把破椅子做什么!”

    王一这时带人走进了寺院,笑道:“行了,行了,李二白跑就跑了吧。一连一班和二班负责警戒,三班看押土匪。二连收缴贼赃,然后将他们带回八角台。有什么经验教训,我们回去在总结。”

    “是!”所有人给王一行了个军礼。

    “带我去看看那名受伤的队员。”到了清末这么长时间,王一依然是自己那空军军装,背着背包,挎着95式,带着手枪和手雷。除了手机因为没电,不能使用之外,其余之物都还正常。

    队员们对95式当然好奇,不过也没谁敢多问。

    躺在担架上的那名队员名叫张狗子,其实伤势并不严重,那时李二白也来不及瞄准,开这枪主要是为了引走队员们的注意力。只是这张狗子实在太背,子弹倒是没直接打中他,而是打在地面上,变成跳弹后划破了他的脚面。好在伤势也不是太严重,在经过王一的消毒包扎后,养几天也就没事了。

    这广缘寺里的贼赃还不少,虎皮,狐皮,人参,鹿茸,这是贵重的。至于其他的,都是一些生活用品。倒是另外翻出了近两千两的金银,让王一有了点惊喜,也算发了笔小财。

    回转的路程上,还没等王一到八角台呢,张全德就带着全副武装的团练冲了过来。后来一看是王一,立刻叫嚷了起来。

    “你小子就不能让人省省心啊!”张全德笑骂道:“剿匪有官府,有团练,怎么也不用你来吧!”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王一在那义正言辞地装正经。

    “这些土匪怎么处理?交给官府?还是你有其他的打算?”

    王一一乐,被押解的匪徒一看,心里就觉得发毛。

    “我的意见么……嘿嘿,我说老张,你忘了我本职是做什么的么?”

    张全德想了想道:“大夫!”

    “没错!”王一脸上这时又换上了一副悲天悯人的慈悲表,像是要为理想而献的圣徒。“我希望能在东北推广科学的医学。”

    “科学的医学?”张全德听不懂王一的话。

    “简单说,就是好的医学,无论是中医,还是洋医,只要有用,我就要推广!我不要中国人成为东亚病夫。”

    对于中医和西医,王一其实也是很矛盾的。在医科大学的时候,教授们的意见就不统一。不同科系,不同教授之间的观点,就是完全不同,有些可以说是针锋相对。一部分教授是完全否定中医,认为其不科学。一部分则是完全肯定中医。但是更多的则是认为中西医皆可用,有用即可。

    西医一般来说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很少把人体当做一个整体来看待。当然近年随着基因遗传学的展开,西医也开始有了这方面的研究。而中医却正相反,讲求表里兼治,整体治疗,但问题是中医的理论实在是让人有些难以琢磨。而且社会上经常有人鼓吹,中医纯天然,对人体伤害小,王一听完觉得跟放没两样。西医在虚假宣传方面的问题更多,特别是那些蛋白质类的保健品。吃什么蛋白,补充什么蛋白,完全欺骗民众不知道蛋白质进入人体后,需要分解成氨基酸才能吸收。姑且不论吸收的效率,即便氨基酸被吸收了,之后被合成什么蛋白质,也是不确定的事。与其吃这保健品,还不如吃鸡蛋和鲜呢。

    “那你的意思是?”

    “若是可能,之后我要建立医学院!”王一看着那帮土匪,眼神就像在看着解剖实验室的大体,或者药理实验室中的蟾蜍和小白兔,心中琢磨着,这帮罪大恶极的人,要是直接杀了,那是多可惜的事啊!至少也为祖国医学做些贡献啊!

    张全德完全不知道王一要把这帮土匪当做人体标本的想法,要真知道了,估计能吓出一白毛汗。

    因为先到文武学校,所以王一也没有去八角台,直接将土匪们和被土匪劫持的妇女交给了张全德,其后的处理。无论是交官,还是直接给埋了,他也懒得理会了。至于那些妇女,王一还是让张全德好生照看。老张有些为难,不过还是答应下来。

    与张全德分开之后,王一便带着武班的队员回转驻地。

    吃过午饭后,在他的主持下开了全员的表彰总结大会,连受伤的张狗子也躺在担架上参加。

    “总的来说,吴晓指挥得不错,虽然跑了李二白,但瑕不掩瑜。大家给他呱唧呱唧!”

    阶梯教室内,掌声响成一片。吴晓脸皮薄,跟大姑娘似的,脸色通红,很不好意思。

    王一这时摆了摆手道:“下面开始总结此战的问题,不过评论要对事不对人,都听明白没有?”

    “听明白了!”

    “谁先说?”王一一看没人说话,就直接开始点名。“项龙!”

    “到!”

    “你先说!”

    “是!”项龙站得体倍儿直,道:“我认为在取得院内土匪压制的同时,有一部分枪兵就应该下来,配合院内的矛兵和刀兵,对房屋的残匪进行清剿。要是这样,李二白就没了逃跑的机会。”

    “郑海涛,你的意见呢!”王一没表态,接着继续问道。

    “我认为项连长的说法虽然正确,但若是强攻房屋的话,今天恐怕就不是张狗子被跳弹所伤这么简单了,很可能在李二白的负隅顽抗下,我们会损失一名弟兄。”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清末当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