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七十八章 风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老矣 书名:回到清末当悍匪
    更新时间:2013-02-20

    新清rì报手中掌握的东西是一份盛京交管部门的内部文件,上面所写的东西其实在后世的天朝并不少见,就是盛京交管部门把交jǐng的奖金与所获得的罚款数量挂钩。/也就是说,一名交jǐng罚得越多,他的收入也就越高。

    主编康先生很有眼光,也很守承诺地在第三天一早就将此事登报曝光。虽然社会上也有了一丝关注,但是并不算引人注目。不过同rì以刘委员为首的几位人大代表在市人大委员会正门口略带作秀xìng质的慷慨陈词,算是彻底改变了状况。他们的痛心疾首,感叹人心不古的呼吁,立刻吸引了社会公众的目光。紧接其他的报纸和广播媒体的跟进,接连数rì的连篇累牍,扩大报道。再加上闻到**气味的廉政署的强势介入,对这场突如其来的政坛风暴起到了火上浇油的作用。

    一时间舆论哗然,民激愤,对盛京市zhèng fǔ的批评声此起彼伏,甚嚣尘上。

    面对天下百姓的悠悠之口,整个盛京交管系统全部被送到了风口浪尖上,连带着盛京市zhèng fǔ都成了替罪羔羊。主管交通运输的副市长郝龙,盛京市交通局局长张白,交管队队长陈其,三人在盛京市的人大质询会上被一帮市人大代表骂了个狗血淋头。

    与后世的天朝差不多,现在的东北自治区实行的就是一党一派制。党,自然就是执政党。不过东北自治区止党派政治,因此名义上是无党制,而后世天朝是一党制,其实二者的差别不大,要想从政都是需要进入体制内。/

    至于一派,当然就是反对派。后世天朝的反对派,王一想想就觉得心惊跳。国内的,国外的,东方的,西方的,勾搭连环,讲不完,也说不清。总说tg专政,没有制衡势力,可是真算起来,天朝的反对派无论规模和势力,他们自称第二,估计也没谁好意思说第一。国际上最招人厌的北棒子,至少国内还安稳许多。天朝是从里到外,也不知怎么那么多人关心她,大部分还都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而这一世,东北自治区的外部环境要比后世天朝宽松许多,这是好事,也是坏事。后世那种以鹰酱为首对天朝全面战略包围的架势没了,那种全面关注天朝十万年的气势也不见了。王一为了让东北自治区有充分的制衡力量,弥补后世那种国外自认道德制高点的监督,于是彻底给了人大代表们监督zhèng fǔ的权利。

    也正因为了有了这份权利,才有了今天这场引发社会议论的争议。

    郝龙回到市府后,也不说话,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今天这番质询成了他人生的奇耻大辱,秘站在门外有点担心,可又不敢敲门,生怕再惹郝龙不痛快。

    新清rì报爆出来的这份交jǐng队的内部文件,而交jǐng队归陈其管理,而陈其是张白的人。虽然平rì里张白和陈其对郝龙也很恭敬,但是算起来,双方并不是一派系的人。

    东北自治区如今统御面积广大,虽然号称无党派制度,但实际上内部自然不可能是铁板一块。里面各种利益集团纠结,相互制衡,再加上外部监督,达到政治上的平衡。

    王一手中掌控着保险队,国家的暴力机关。掌控着安泰粮油联盟,也就是粮食。另外还掌控着大商集团,东北最重要的核心工业生产力和竞争力。所以东北乱不起来,所有的东北自治区的掌权者们都明白,想要推翻王一,如果换在十年前,也许还有可能。而现在的他大势已成,东北大部分的利益集团都围在他周围,通过政议局分享东北的政治利益。动王一,就是动所有人的利益,没人希望破坏蒸蒸rì上的稳定局面,除非他根本就不是东北自治区的势力。

    王一统治东北,这是大环境。不过这并不妨碍各个派系相互之间争夺利益,人有远近亲疏,自然而然地会因为各种原因聚集在一起。政治上相互帮忙,渐渐地就会形成所谓的派系。

    当然,东北的官员制度这几年逐步完善,虽然不能止派别存在,可也在很大程度上压制了不同派别之间的利益争斗。

    郝龙起站到窗前,望着市府大楼下广场上的人来人往,心中却想着今天的事

    此时有一个人走到了他背后,轻轻拍了拍他肩膀。

    郝龙回头一看,连忙问好。这人四十岁上下,个头不高,但是脸上的微笑却总能让人感觉如沐chūn风,他叫欧阳中鹄,东北首都盛京城的市长。

    说起欧阳中鹄,后世知道的人怕是不多,不过他徒弟那可是天朝近代史上响当当的人物——谭嗣同!

    欧阳中鹄生于1849年,祖居浏阳普迹青龙头,后来迁到浏阳县城营盘巷。同治十二年(1873)中举,第二年考授内阁中,受户部主事谭继洵之聘,教其子嗣襄、嗣同。光绪九年(1883),欧阳中鹄进京参加会试未中。原本历史中,他应该返回老家,继续教授谭嗣同兄弟学业,可这个时空历史却在此时发生了转变。在政治上主张变法的欧阳中鹄,听闻东北自治区的威名,一想自己反正大老远地来了一次běi jīng城,索xìng在去东北看看。于是从běi jīng到天津,然后乘船前往东北。后来¥经张家引荐,王一就安排他进入了东北自治区最核心的总理府,不过他初来乍到地自然不会留在总理府中委以重任,只是在挂个名,没多久就被下放地方。干了四年,政绩斐然,于是被调回盛京城,一步升天,成了市长。

    欧阳中鹄在东北政治体系中,算是没有派别的一类人……也可以说是自成一派。明面上从不结党营私,实际的政治生活中却八面玲珑。

    “玉中,辛苦了。”

    玉中是郝龙的字,欧阳中鹄这样称呼也是礼貌,不然直呼人名,在这个年代跟骂人差不多,只有王一不在乎这种礼节。

    郝龙叹了一口气。

    “市长,此事怕是不能善了啊。”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清末当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