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六十三章 改良惹的祸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老矣 书名:回到清末当悍匪
    更新时间:2013-01-03

    铁良走了之后,一帮兵头轰然大笑,袁世凯却是愁眉不展。说实话,他并不想得罪铁良,这货是个能吏,有点本事,而且经常喊着狂的满族民族主义口号,在满人中声望rì隆。

    徐世昌这时也暗自摇了摇头,原本双方的矛盾还不公开,现在却是直接打脸。不过转念一想,双方利益本就不在一条线上,相互之间是争权夺利的关系。反正自己这些人不得罪铁良,铁良也不会放过自己。与其这样,还不如给铁良添点堵。总之一句话,知道你过得不好了,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十多天之后,袁世凯带着成立第四镇的奏案前往京城去拜会荣禄,希望第四镇能尽快建立。可能是出于补偿的原因,毕竟把第一镇不声不响地交给铁良,对袁世凯来说,确实有点卸磨杀驴的意思。而荣禄这名袁世凯的上官,也知道自己和朝廷的做法不地道,再加上他本人其实也看重袁世凯的,所以也希望给他一些补偿。

    第四镇的成军被批了下来,袁世凯返回驻地,正好荣禄也要去视察新军的训练况,便和袁世凯一行人一道前往小站。两人一路说说笑笑,都有点志得意满的神采飞扬。本来么,荣禄如今是rì渐被老佛爷器重,新军的训练况,清廷上下除了还在东北参加东俄边界谈判的醇亲王之外,大部分都表示满意。当然,主要是老佛爷满意,所以其他人有意见也都不敢说。而袁世凯是有了第四镇建立的官面文书,如此一来自己手中又多掌握一镇的兵权。即便这一镇还没影,可也最近难得的一件喜事不是?

    谈笑风生中路途也不再遥远,袁世凯一边走,一边跟荣禄汇报着最近的工作感悟,对朝廷的忠诚,还有对未来事业的憧憬。荣禄也将自己对畅通官路的美好畅想与袁世凯联系起来,意思也很简单,我吃,你喝汤,咱是一人得道,你跟着鸡犬升天。袁世凯听这话当然高兴,只要能升天,当鸡犬又如何?

    然而现实总是比理想残酷……

    一行人刚到小站就听附近的居民吵吵嚷嚷地在谈论什么事,后来袁世凯派人一打听才知道,第一镇与另外两镇竟然大打出手了。据说除了没动枪之外,能用的都用了。死伤况如今还不得而知,不过荣禄和袁世凯不用想也知道,事的严重程度恐怕要超出他们的想象。如果解决不好,不但袁世凯要掉了脑袋,甚至作为上官的荣禄也要丢官罢职。

    “都给我让开!”

    这时候袁世凯也顾不得其他了,跟荣禄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带着人快马加鞭地赶往新军军营。一路上鸡飞狗跳,新军大营里面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好在袁世凯从军多年,之前在朝鲜和越南更大的军乱也都见识过,知道当下必须要当机立断。一挥手,亲兵护卫们立刻明白了他意思,把枪全都端了起来,瞄着混乱的人群。他们是清一sè的德国进口毛瑟步枪。这枪是德国从东北自治区大商兵工厂引入的设计图,其原型就是后世的毛瑟1898,自己略加改造。

    “都他妈的给我住手!”袁世凯一声大吼,一见没人打理他,从腰间拔出手枪,对空就是三枪。

    当兵的对枪声自然都很敏感,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齐刷刷地愣在原地,望向开枪的方向。大部分人心里还纳闷,暗叫一声坏了!这是哪里来的二货,竟然还动起真家伙来了?可一看是练兵帮办大臣袁世凯,所有人才恍然大悟。不过老袁的脸跟紫茄子似的,平rì里跟袁世凯关系不错的军官们,现在也不敢开口说话了。

    这次军乱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双方都没动枪,其实也不是不想动,而是枪械都被严格控制着,放在军械库中,擅闯军械库者如谋反。为了增加说服力,袁世凯在那边还架设了几从东北购买的马克沁重机枪。仅此一点,就见识过此枪威力的所有人都失去了挑战这里的勇气。

    新军的枪支使用条例很严格,除非真有什么行动,或者进行实弹shè击训练,不然即便发枪到士兵手中,也不发子弹,或者限制子弹的数量。所以在大多数的况下,新军士兵都是拿着假枪在训练。

    小站虽然在天津附近,可是离着京城也不是很远。所谓的北洋京畿六镇可都是名义上的现代陆军,清廷也明白,这些人如果居心不良,京城对他们来说基本上就是不设防。而袁世凯为了让清廷安心,所以才设立了如此严格的枪械使用条例。可即便这样清廷依然不放心,不然也不会放人铁良夺取第一镇的军权了。

    一看所有人都老实下来,袁世凯一摆手,打架双方在亲卫们的火枪压制下,乖乖地分成了两方。说是第一镇与其他两镇之间的斗殴,其实并不是全员参加。因为新军营分成好多个部分,各镇有各镇的驻地。而发生械斗地方是新军总营,也就是袁世凯平rì办公的地方。

    他粗略一看,场地里有至少三百来人。虽然与新军的规模相比,似乎比例不高,可也毕竟是几百人啊!

    一见双方停战了,铁良不知从什么地方转了出来。乌眼青,再加上鲜血淋淋的肥脸,袁世凯见到之后就是一皱眉。

    “袁大人!此事你可要给我们第一镇的兄弟一个公道!”

    他这话音还没落地,王士珍和冯国璋也从人群中跑了出来,一看这二人也不知道挨了多少打。

    “大人,莫信铁良血口喷人!”两人异口同声道。

    “到底怎么回事?”

    说话的却不是袁世凯,而是跟在后边的荣禄。军营里面最乱的时候,他躲在外边没进来,生怕袁世凯控制不好,在把自己牵连进去。不过现在军乱平息了,自己这个上官自然要出来主持公道。

    其实这次的事很简单,铁良,王士珍和冯国璋聚在一起,是准备讨论新军一些改革事项的。不过第二镇有名军官在讲诉自己意见的时候,多次提到了改良这个词。说起来也是铁良这人小心眼,或者是当年在东北游学的经验给他了太大刺激。也难怪,东北自治十来年,虽然留辫子的人还有些,不过张口祖宗,闭嘴王法的,却是少之又少了。毕竟经过自治区多年教育,再让所有人回去给清廷当奴才,那也是逆着历史车轮而行,基本都是不愿意的。所以铁良这货在东北没少遭白眼,这也养成了他敏感的xìng格。而改良这词,怎么听,怎么是要了他铁良的命。再加上前一阵子双方矛盾激化,本来一场在平常不过的军事会议,吵到后来,竟然成了斗殴。

    这种事别说袁世凯想不到,连荣禄听着都觉得荒唐无比。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清末当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