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一章 白魔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老矣 书名:回到清末当悍匪
    今天注定是一个悲伤的子,尔里他们是在当地的几个小部落的帮助下,才将阵亡的族人从遥远的白桦林运送回来的。

    回家!

    这是尔里他们能为战死族人做的唯一事

    不过这些人回家带来的不是凯旋而归的喜悦和欢笑,而是举族痛哭的悲伤!

    库尔曼比克将一切看在眼中,虽然神冷峻,但是谁都看得出来他的悲伤。此时他边站着的是一位耄耋老人,双眼泛白,几近失明。让人印象深刻的是沟壑纵横的枯瘦面庞,还有佝偻而干瘪躯上留下的岁月痕迹。他站在那里,虽然手中拄着一根拐杖,但却始终像山一样。

    他是族里的老阿訇!曾经在安集延的大清真寺里给孩子们讲解经文,深受伊玛目的信任。这要是换在早年间,那就是三道阿訇中的海推布,地位遵从。如今年岁大了,才回到部落中。(伊玛目就是清真寺的掌教阿訇。至于三道阿訇,其实在十八世纪后已经不无存在。所谓的三道就是协助掌教负责唤拜的穆安津、念“呼图白”和对儿童进行启蒙教育的海推布及阐释和执掌教法的穆夫提,亦称“鸣教”、“督教”、“副教”,合称“三掌教”或“三道”。)

    论起辈分,族长库尔曼别克还要叫他爷爷。他是族中最年长者,也是族中的智慧源泉。

    在最初,阿訇就不同意偷袭光复镇,道理也很简单。就是光复镇与部落往无冤近无仇,而自己族人为了利益去攻击对方,在道理上说不过去。第二点,也是老人最担心的一点,就是他不觉得经过俄国人几次围剿却安然而立的光复镇,是自己族人可以随意欺辱的待宰羔羊。

    然而老人的话被当成了耳旁风,因为他老了。虽然族人们依然戴他,但却不在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利益的惑蒙蔽了他们的双眼,让对面的恶龙成了羔羊。另外这是安集延清真寺伊玛目在俄国人压迫下发布的任务,库尔曼比克不想为此得罪了伊玛目。

    但现在的结果正印证了老人的预言,族人们骑马离开,横尸而归!

    阿訇在库尔曼比克后站了一会儿,然后一个人回到了帐篷内,对着圣城的方向开始祈祷。

    库尔曼比克看到阿訇的行动,眼角微微抽动。当初虽然是克里木这孩子力主偷袭光复镇,与俄国人沆瀣一气,狼狈为,但实际上也是他在背后支持。

    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自大,失去了如履薄冰的小心翼翼?

    这就是真主给我的惩罚么?可是为什么这些惩罚要落在这些无辜的族人上?为什么却让我苟活于世?

    哭声在部落的上空回,并不凄厉,却痛彻心扉。

    一阵北风吹过,天空忽然下起雪来,大地转瞬变成一片苍茫。雪很大,似乎要将一切埋葬。

    在雪中,人们将自己亲人的尸体从运尸队的马匹上寻找回来。找到的自然是悲伤,而找不到除了一丝庆幸之外,更多的是无尽的担忧。

    远处传来战马奔腾之声,一些人发现了,旋即大部分人都被吸引了注意力。

    库尔曼别克眉头一皱,附近的张炳却发现了问题,立刻走到库尔曼别克边,道:“族长,那是光复镇的骑兵!”

    张炳最近一直住在马达伊尔部落,无论是出于怎样的目的,反正在克里木回来之前,或者说是有下落之前,他并不打算离开。至于认识光复镇的骑兵,打了这么长时间教导,对方就是化成灰他都认得。

    “迎敌!他们就是我们的敌人,杀死你们亲人的凶手!”

    库尔曼别克大吼一声,所有人这才反应过来,男人纷纷骑上自己的战马,连十几岁的孩子都不例外。他们失去了父亲、兄弟和儿子,确实有同仇敌忾的理由。

    虽然与光复镇打了一仗,不过库尔曼比克还真没见过光复镇骑兵的样子。这些人的装扮很奇怪,跟印象中的清兵完全不同,看起来更像是北方的俄国人,但还是有很大的区别。

    颜色复杂的军衣,军裤,军大衣,带着大耳朵的军帽,可能因为下雪的关系,每个人还带着骷髅下颌图案的口罩,外边罩着带有帽兜的白色大斗篷。大雪纷飞中,如果不仔细看,甚至很难发现他们的踪迹。

    光复镇骑兵的人数不是很多,大概只有两百人,至于是不是有后军,库尔曼别克就不清楚了。

    双方保持着距离,五百米左右,在库尔曼别克看来,这样的距离已经足够安全。至少在他的认知中,火枪虽然威力强大,但在远距离的攻击上,准度还有待提高。不过他后的张炳却被吓得够呛,如果可以,他更愿意退到千米开外,当初他的手下被光复镇狙死的可不再少数。只是在库尔曼别克面前把大话说了出去,他也不好带着自己人单独离开,只得躲在人群中,借着其他人来隐藏自己的形。

    库尔曼别克一边打量着光复镇的骑兵,一边盘算着事

    安集延位于距离光复镇西南,在费尔干纳盆地中东部,而光复镇位于阿赖山脉和外阿赖山脉之间。说近不近,说远不远,如果不紧不慢地走,而且天气正常的话,至少需要十五天以上的时间。问题是光复镇与安集延之间并非全部都是荒山野岭,中间其实隔着几座城镇。例如安集延东部有贾拉拉巴德,东南有奥什,南方有费尔干纳,这些还是重镇,其余的城镇有伏龙芝,克孜勒基亚,卡拉苏等等。

    其实从光复镇逃亡最危险的一段路就是从光复镇北行或者西行,在到达这些城镇前,穿行于阿赖山脉这段漫长而崎岖的山路。而一旦出了阿赖山脉,城镇的密度就开始大幅增加,虽然人口都不是很多。不过现在光复镇这些骑兵深入到菲尔干纳盆地盆地内部,来到安集延附近的马达伊尔部落,也是要承担很大风险的。毕竟这附近所有城镇都行动起来,俄军统领的部队将会占据人数上的绝对优势。

    等等!

    库尔曼别克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清末当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