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 狮子大开口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老矣 书名:回到清末当悍匪
    唐绍仪并没有表现出咄咄人的气势,不过在场的诸国公使也都听得出来他话中的含义。既然你俄罗斯帝国要闹,咱们就闹吧,看看到底最后是谁着急。

    “关于我们双方的关系,我方一向希望可以找到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法,但考虑到目前的势以及贵方的态度,也许求同存异才是更好的选择。”唐绍仪依然不紧不慢地说道。对面的库满没什么表,俄方的其他代表也是如此。在场的英国公司华尔森眯了眯眼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不过法国驻清临时代办苏阿尔却开了口,道:“求同存异?”他哼了一声,略带嘲笑的口吻道:“听唐先生的意思,东俄双方现在主张各异,唯一相同的地方就只剩下停战而已。这样还想求同存异?”

    在场的其他国家的公使也都笑了起来,显然这是不可能的事

    “首先这是一场对文明国家的侵略战争,是非正义的邪恶战争,而东北作为战争的发起者,应该承担此次战争的全部责任。不但退还俄国被占领领土,赔偿俄方损失,同时对发动战争的主事者进行审判。这就是我们法兰西的立场!”苏阿尔站了起来,双手扶着面前的桌子,一字一句地盯着唐绍仪,毫不眨眼地说道。

    这是法国第一次在谈判会厨行表态,随后几名欧洲小国的公使也发出了同样的表态。会议室中的气温似乎瞬间凝滞下来,在一旁只是旁听的曾纪泽皱了皱眉,也知道眼前的势对东北非常的不利。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英国公使华尔森没有表态,不过双眼也是望着唐绍仪,准备看看他的反应。

    “侵略?非正义的战争?”唐绍仪嘴角微微翘起,语气中带着不屑。“东俄战争起于外东北,这是人驹知的事。而外东北从古至今跟俄国人就没什么关系,不过从乾隆朝之前,俄国人开始不时东进南下,伺机攫取我东北领土。就在1860年前后,我想在座的诸位依然记忆犹新,那年代所发生的战争,想必大家也不会忘记。而就在那时,我大清内忧外患之际,沙俄所谓的东西伯利亚总督尼古拉*穆拉维约夫率领军舰兵至瑷珲城,以武力相威胁当时的黑龙江将军奕山,胁迫我国割让大片领土。其行为我想在诸位主持正义的诸国公使先生眼中,该作何解读?”

    唐绍仪这话并没讲明,可是在场所有人都知道他所指的那场战争就是第二次鸦片战争,当时英法两国趁着太平天国的时候,以罗亚号事件和西林教案为借口,发动了的战争。不过今天因为顾及到英国公使的面子,至少在华尔森没有公开表态支持俄国之前,唐绍仪并不想过分刺激对方。仅仅为了几句口舌痛快就将英国推到俄国人一方,显然是非常不智的行为。

    库满对这个问题并非没有准备,冷笑道:“贵方颠倒是非的能力实在是让人感叹!也许唐先生您应该在早生个几十年,那样您就不会如此胡言乱语。别忘了,外东北是我国调停罗亚号战争而获得的贵国酬劳。若非我国出面,贵国恐怕已经亡国了。”

    东北方面的一众年轻外交官脸上都泛起了寒光,其中一人没控制住,狠狠地拍了一把桌子。就是旁听的曾纪泽也是脸色铁青,不过已经上了年纪的他,还不至于像年轻人那般冲动。

    “调停?”唐绍仪终于冷下脸来,道:“你们的行为在我国的词典里叫做趁人之危!你们比我们当初的敌人还要可恶,以兵力进犯,还恬不知耻地以调停之名,硬是讹取了我国一百五十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

    “不管你们承不承认,我国与大清可是签署过条约的。”一名俄国外交官忽然出声道。

    “那又如何?”东北的官员冷笑道。“在大清有一句话,叫以彼之道,还施彼!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如今到了,一切自然水到渠成。”

    库满此时脸色自然也好看不到哪里去,冷冷道:“这么说,贵方是想把战争进行下去了?”

    唐绍仪忽然一声大笑:“莫不是此次停战谈判是我东北自治区提出来的?”

    “你!”

    双方言语一时间僵在了一起,唐绍仪原本就是一文人,虽然在美国留学归来,可实际上本却还带着天朝儒家传统文人的气质,可是这些年在北京的经历,也让他渐渐明白了,如今这个时代,外交官的使命就是为本国利益服务。至于以德报怨……孔圣人根本就不提倡的事,自己也没必要像清廷那群腐儒一般的得饶人处且饶人。王一的大白话说的明白,时不待我,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好了,先生们,我们是外交官,不是军人。言语上的好勇斗狠,在这里没有用处。”眼看谈判要进行不下去,英国驻清公使华尔森不得不开口劝阻道。“而且这只是前期会谈,双方交换意见,弄得剑拔弩张的,对谁都没有好处。”

    华尔森的面子,唐绍仪还是要给的。如今东北已经与法国算是敌对,与俄国更是不用说了。如果现在将英国推到对方阵营,那根得罪了整个欧洲也没有多大的区别。无论东北怕不怕这种况的出现,至少在眼下,分化俄国人的力量,为东北谋取更大的好处才是当务之急。唐绍仪可不是愤青,在他的位置上要做的就是利益算计。至于游行和抗议,给谈判的对手施加压力,也不用他去心,只要在关键的时候,在民众面前表态就可以了。

    “既然华尔森先生出言,我方也在此表明立场。停战的条件很简单,俄国承认战败,北方的国境线以目前的实际控制线进行重新划分,同时归还你们侵占我大清在中亚的全部土地。作为战败方,俄国需要向我方赔偿各项费用总计三亿五千万英镑……”

    “够了!”库满霍然起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清末当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