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六章 震惊世界的大胜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老矣 书名:回到清末当悍匪
    在民乱之时,杀一帮贪官,似乎是一个好办法,不过也可能让局面更加的混乱。俄国如今也是铤而走险,被东北占领了近一半的领土,已经将他们上了绝路。虽然谈判也是迫不得已的选择,但终究是给帝国留下了一丝元气。

    杨秋兴正在总理府处理公务,外交部长赵烈文走了进来,老头子如今也上了年岁,不过精力依然旺盛,见到杨秋兴便笑道:“总理,唐绍仪从北京发来了消息,说俄国驻华大使库满再次转述了圣彼得堡方面的请求,希望停止战争,与我们展开和谈。”

    放下手中的公文,杨秋兴笑道:“他们要谈就谈吧,只是俄国的特使什么时间能到?”

    “十月中旬,现在还没有准确的子。俄国来的特使是现在俄皇亚历山大三世的叔叔——米哈伊尔*尼古拉耶维奇。”

    “呀!来的官够大的。”

    杨秋兴站起,走到窗边,望着窗外。秘书给上茶后,退了出去。

    “我们先问过军方的意思,停不停战,还是他们说了算。毕竟我们不在前线,具体况也不太清楚。不过谈判到是可以进行,保险队在前线战绩越好,我们在谈判桌上的话语权越多。当然,若是俄国人冥顽不灵,以为可以用谈判来拖延我们西进的脚步,那他们可就大错特错了。”

    赵烈文点点头,道:“总理说的是。”

    正当二人谈论谈判策略的时候,刚刚送茶之后,退出房间的秘书忽然敲门走了进来,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将一封电报交到杨秋兴手上。后者看完之后,脸上同样难以置信,略带颤声道:“赵部长,前线军……俄军溃败。”

    因为在东北自治区保险队并不归总理管辖,而是由王一负责,他的位子相当于后世的国家主席或者美国总统。当然,现在保险队效力的对象并不是王一本人,而是东北自治区。然而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以王一今时今之地位,保险队自然是对其效忠。不过王一并不准备建立一个如后世朝鲜金太阳家的封建政权,所以放开军权是其后必然的选项。而像郑海涛和项龙等领军之人,在战事完成之后,也必然是放下手中的军队,要么治学,要么干脆卸甲归田,做个富家翁。这有点像杯酒释兵权,可总比让他们始终在军职上好。王一活着的时候,一切都好说,可万一他不在了,这些领兵将军就缺少了制衡的力量,到时出现军阀割据的况,王一穿越回来的所有努力可就全都白费了。

    因为杨秋兴对保险队具体的军事部署并不知,因此对于突然出现的大胜,也感觉有些不知所措。本来准备好的与俄国谈判策略现在看来已经不足以应付眼前的局势,更确切地说,是不足以给东北带来足够的利益。所以商讨如何善后,就成了政府目前最主要需要商讨的事

    王一此时也接到了前线大胜的消息,而且知道的比杨秋兴还要详细。

    郑海涛的西路军在叶尼塞河东岸对俄军展开了包围,基本上以每天一到两个团的速度消灭着俄国人的有生力量,然后谁都没想到,这仅仅只是一个引人注意的局。真正的动手的并不是他们,而是借着北海道事件,不停压迫着本的东北保险队北方东路军,也就是项龙的部队。从西路军对俄攻击开始之后,东路军就兵分两路,一路从南,会和原本驻守在蒙古的两个西路军师团,穿俄蒙边界的西萨彦岭,绕到了俄军叶尼塞河西岸战线的背后。另一路从北沿着安加拉河,忽然在战事最吃紧之际,出其不意地攻占了叶尼塞河与安加拉河交接处的城市列索西比尔斯克,在付出巨大代价将整个城市攻占之后,北路军没有多做停留,兵锋直指南方的阿钦斯克和克拉斯诺亚尔克斯。

    两支意料之外部队的出现,彻底打破了德拉戈米洛夫的部署,俄军原本布置的战线是沿着叶尼塞河,从列索西比尔斯克开始,向南到达阿钦斯克和克拉斯诺亚尔克斯,然后再向南到达阿巴钦,最后到克孜勒为止。如今克孜勒已经失守,列索西比尔斯克被北路军攻占,如果阿钦斯克再失守,那俄军就会被彻底包围。

    而此时东北空军完全像疯了一般,飞艇不顾一切地向着俄军重兵集结的克拉斯诺亚尔克斯发动空袭,包括第一代云爆弹在内的各种炸弹被扔下,原本就不大的城市变成了一片火海。而更让德拉戈米洛夫心惊胆寒的是,东北保险队南路军已经对新库兹涅茨克和比斯克发动了攻击,这两处城市是整个俄军远东战线的大后方。其中比斯克驻扎了三个师,因为这里曾经被东北的骑兵师团偷袭过。至于新库兹涅茨克则驻扎了一个新兵师团,防御力量极其薄弱。东北攻击比斯克就是为了牵制鄂毕河沿岸的俄军部队,防止他们对新库兹涅茨克进行增援。

    在得到各方汇报的电文之后,德拉戈米洛夫也知道事不可为,趁着己方通讯还没被东北切断,他立刻下达了命令。全军舍弃一切重装,向西北方的鄂毕河撤退。

    坐镇前线的郑海涛和项龙压根没想过,一直号召士兵要拥有坚韧顽强意志品格的德拉戈米洛夫竟然事到临头之时,想都没多想就直接下令全军撤退。态度之果决,弄得二人都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可也因为这样,叶尼塞河东岸的保险队根本来不及完成对包围敌军的最后请教工作,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俄军快速撤退而去。

    当然,撤退的代价是巨大的。原本驻守叶尼塞河西岸的六个俄军军团,共计三十个师团,小三十万的人马,最后逃过东北南北两路保险队围追堵截的,只有不到其中的三分之二,而这里面还有将近八万人成了逃兵。真正逃回新西伯利亚的只有十二多万人,全部重武器和大部分粮草都成了东北的战利品。俄军的远东防线彻底崩溃,若是不在哈萨克斯坦的俄军,以及北方的俄军及时驰援,恐怕鄂毕河都挡不住东北保险队的进攻脚步。

    几天之后,东北保险队取得大胜的消息震惊了整个世界。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清末当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