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三章 忠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老矣 书名:回到清末当悍匪
    听到亚历山大三世的咆哮,所有人都站起来,躬道:“臣等无能!”

    站在父亲后的小尼古拉此时终于按耐不住,高声道:“陛下,臣愿前往远东为帝国尽忠报效!”

    坐在前面的老尼古拉大公虽然脸上没什么表,但心里却暗骂儿子沉不住气。亚历山大三世愤怒的脸色终于有了些许缓解,也知道自己有些失态。

    因为有了小尼古拉带头,其他将领也开始纷纷请战。整个会议室里群激奋,似乎恨不得立刻全员冲到远东,与东北保险队决一死战。米柳金安静地看着,在沙皇没有询问自己之前,他并不想开口。对于这位一手策划指挥实施第十次俄土战争的老人来说,早已经超脱了战争本的层次,更多的是从一种更高的层面在思考问题。

    渐强盛东北自治区与江河下的奥斯曼帝国不同,在远东,在东北亚,东北自治区唯一一个可以称作敌人的国家,只有本。但是敌人并不等于对手,本在东北面前根本就是毫无还手之力,所以东北整个后方可以说是十分稳定。而在这方面,俄国的况却比东北要危机的多。欧洲列强云集,实力此消彼长的变换过程中,这几年国与国之间矛盾渐加深,再加上俄国历来的强势风格,自封欧洲警察,君主世界的维护者,全斯拉夫主义的推广者,宗教的捍卫者,因此在欧洲树敌颇多。现在东北敢倾尽全力,毫无顾忌地攻击沙俄,但沙俄却没有这样的底气,他们始终要在欧洲保持足够的驻军,否则一旦欧洲列强们伺机而动,俄罗斯帝国就有崩溃的危险。

    不但在欧洲如此,亚洲也是一样的况。虽然从本心上来说,俄国瞧不上大清国,若是没有东北自治区的存在,大清就是他们嘴边的肥,只要一有机会,就可以毫无忌讳的大吃特咬。然而今时不同往,自从与东北开战之后,俄国人对大清表现得低调了许多。在新疆问题上,远没有了当初的强势。因为俄国人明白,从某种意义上说,大清的存在对东北自治区实际上起到了非常大的牵制作用,虽然东北自治区名义上还隶属于清廷,但谁都明白,现在的东北早已不是清廷可以控制的存在。看看唐绍仪在北京城的地位,清廷那几个铁帽子王爷见了都要点头哈腰的。而且北京城里有地位的满人,谁不是靠着家族在东北发财养活。那些与东北老死不相往来的,自觉不与反贼为伍的,当初的恭亲王奕䜣牛不牛,不照样落了个跳楼的下场。

    可也正因为如此,慈禧太后对东北的顾忌也就可想而知了,新觉罗这个姓氏早已失去了往统治华夏的威力,整个皇室论地位的尊贵显然也及不上如今宁岛上住着的那家人。东北越强大,大清皇室对东北的顾忌就越大。从这一点上来说,只要俄国不过分,大清就会和他站在一条战线上。虽然不至于为此攻打东北自治区,但也能在很大程度上牵制东北保险队的陆军兵力,另外还能防止东北保险队取道新疆,攻击哈萨克斯坦,从而包抄俄军后路。

    亚历山大三世终于将目光投在了自己的陆军大臣上,道:“米柳金卿,你对远东战争的看法如何?”

    众人此时也看了过来,米柳金知道,自己必须要表态了。

    “陛下,上帝赐予您的睿智,想必不用老臣多说,也知道帝国如今已到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诸位同僚在此生死存亡之秋,同心协力,尽忠报国,自然也是帝国之幸,百姓之福。然而以老臣之愚见,东北虽然是帝国心腹之患,但帝国的中心在欧洲。若是我们全力出击,恐怕……”

    这事其实谁都明白,亚历山大三世明白,周围群臣也明白,不过刚才沙皇忽然的暴怒,让所有人都不得不表态。而米柳金在俄罗斯帝国地位尊崇,连亚历山大三世都对其言听计从。在此时能够阻止沙皇冲动,给俄国带来更严重失败的,就只有这位沙俄重臣。

    如今群奋起,而米柳金却开始神冰冷地泼冷水,亚历山大三世当然脸色不会好看,其他人也是如此,这要换在往常,换在一般人上,结局不是绞死,就是流放西伯利亚。可是米柳金的话却让所有人冷静下来,大约十年前的俄土战争,俄国基本是在欧洲本土作战,当时的亚历山大二世御驾亲征,当然没有问题。可是东北远在东亚,即便是战场所在的克拉斯诺亚尔克斯边疆区,那也是比西伯利亚更遥远的地方。当地人烟稀少,若是啥皇御驾亲征,就地根本就负担不起庞大的后勤消耗。况且现在已经是夏季,军队不顾一切的集结,物资后勤的调运,恐怕整个过程完成已经是深秋时节,若是那时再前往克拉斯诺亚尔克斯。拿破仑征伐俄国的戏码就将重演,只不过拿破仑的军队变成了俄军自己,而东北却成了以逸待劳的俄军。

    有些道理其实非常简单,可是在人们众口一词之时,出面反对,其实就是米柳金自己也不愿意这样做。

    “米柳金卿的意思是?”

    “东北我们自然不能放过,不过眼下最重要的事就是稳定住前线的局势。”

    众臣议论纷纷,其实他们也不想让沙皇御驾亲征,到时劳师动众的,很容易国体不稳。只是他们同样担心远东前线彻底崩溃,东北保险队一过叶尼塞河,就可能与哈萨克斯坦等几个被沙俄兼并斯坦国的反俄势力取得联系,有了东北的武装支持和援助,那时俄国的问题可要比现在还要严重得多。沙俄现在对大清的忍让和援助,其实就是怕东北保险队取道新疆,与斯坦国内的反俄势力勾结在一起。斯科别列夫的中亚屠夫称号,在那时带来的很可能是这些游牧民族与东北联军对沙俄的血债血偿!

    ps:今天很高兴,瓦良格号满旗,站坡了!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清末当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