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八章 御座大厅里的秘密会议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老矣 书名:回到清末当悍匪
    斯科别列夫离开首都圣彼得堡已经数年的时间,这次秘密返回,一方面向亚历山大三世介绍现在前线的况,重中之重就是去年损失三个师团惨败的具体原因。另一方面也是要求后方提供更多的援助,不然前线恐怕将会陷入一种可怕的恶循环。

    当然,他回来这一趟也不容易,虽然东北等地已经是开时节,但是地处北地的俄罗斯,依然是一片严寒。两个多星期的快马加鞭,对于已经习惯了军旅生涯的斯科别列夫来说,也是一次地狱般的痛苦旅程。不过作为远东战区总司令,他返回圣彼得堡,也是迫不得已。若是东北在此时发动大规模攻击,前线可就没有了最高指挥官,因此他的此次返回,已经成了最高机密。

    当斯科别列夫走进御座大厅的时候,米柳金就是一愣,他们几年前可是战友,共同参加了俄土战争。后来战争结束后,斯科别列夫被直接调往远东进行与东北自治区之间的战争,此去虽然也有几年时间,但是此时的斯科别列夫早已经没有了当初那种锋锐之气,看起来十分的苍老。

    御座大厅内金碧辉煌,丝毫不弱于欧洲其他国家的皇室宫,这里是沙俄最神圣的权利中心,充满艺术气息的奢华之下,是无尽权利带来的威严与冰冷。

    虽然亚历山大三世看到斯科别列夫时,脸上带着笑意,但是双目中却隐含着一丝郁,显然这位沙皇对面前将军的战绩并不满意。

    与斯科别列夫一同进入的还有一人,穿着军服,材魁梧,年纪五十多岁,圆脸,鹰钩鼻下留着两撇浓密的胡子。不过他的头发明显不如胡须茂密,灰白的发色,地中海的发型。

    此人名叫米哈伊尔*伊万诺维奇*德拉戈米洛夫,现任俄罗斯帝国总参学院院长一职。四十岁之前,他要么在总参学院教书,要么在担任文职。到了1869年,他成了基辅军区的参谋长。四年之后,他担任了步兵第14师师长,在第十次俄土战争期间,成功指挥该师在济姆尼恰附近渡过多瑙河,在西普卡保卫战中战绩辉煌。如今担任参谋学院院长一职,也充分显示出沙皇对此人的信任。已有风声传出,他在将两三年内,接任四大军区中,基辅军区总司令一职。

    说起来德拉戈米洛夫与现任的陆军部长米柳金,都是沙俄陆军军事思想奠基人,不过双方主张的学说却大相径庭。通过普丹战争,普奥战争和普法战争,德意志陆军已经成为世界公认的第一陆军。即便以东北保险队的实力,如果论战士的平均素质,显然也无法与德国陆军相提并论。不过王一也相信,若是东北本土主力师团与德国相比,双方实力应该不相伯仲。

    因为世界第一陆军的地位,所以德国陆军自然而然地成为世界各国的主要研究对象,于是就有了德拉戈米洛夫和米柳金关于沙俄陆军未来发展方向的争论。

    德拉戈米洛夫认为普鲁士陆军之所以强大,是因为普军的意志坚强,勇敢无畏,军械相对来说,并不重要。而米柳金认为普军的强大源于对新军事武器的研究和大胆应用。前者因为带有强烈的唯心主义倾向,所以并不为后世军事界所认同。后者相对来说,则更为人所重视。

    不过对于沙俄来说,因为科技水平落后,生产力低下,整个国家还是封建农奴制,地广人穷,苦寒之地,所以对于成天过着奢侈生活沙皇来说,他的内心中更倾向于前者。这样一个庞大的国家,人口一个多亿,所以对于沙皇来说,帝国中最不值钱的就是人,能拿人堆死的,就不是问题。再加上领土面积广大,战略纵深广阔,所以真正想征服沙俄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过沙皇从来都喜欢面向欧洲,向欧洲学习,自然也明白要想实现征服欧洲的梦想,仅仅只靠德拉戈米洛夫的理论,是不可能的。

    与美国那种天佑美国的想法有些类似,俄罗斯这个民族一项认为自己与众不同,独一无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群魔》中,通过民族主义者沙托夫之口曾说道:“真正伟大之民族永远也不屑于在人类当中扮演一个次要角色,甚至也不屑于扮演一个头等角色,而是一定要扮演独一无二的角色。一个民族若丧失了这种信念,它就不再是一个民族了……唯一体现了上帝旨意的民族就是俄罗斯民族。”

    就是这样的认识,让历代沙皇都以第三罗马自居,自甘堕落,落后于欧洲显然不能为他们所接受。于是德拉戈米洛夫现在只能是参谋学院的院长,而注重武器装备发展更新的米柳金才是陆军部长。当然,这二者沙皇都在使用,只不过考虑的方面不一样而已。

    “参见陛下,远东战区总司令,米哈伊尔*德米特里耶维奇*斯科别列夫向您问好。愿上帝保佑吾皇,直至天荒地老。”

    不管是真是假,亚历山大三世立刻从御座上起,满面笑容地走到单膝跪地的斯科别列夫面前,双手相搀,道:“斯科别列夫将军请起,这几年,你辛苦了。”

    “吾皇宽仁,臣下愧不敢当,不能御敌于国门之外,是臣下的失职。”

    米柳金此时笑了起来,道:“陛下,咱们还是让斯科别列夫将军,说说前线的事吧。”

    因为斯科别列夫此次回来的秘密,所以大规模的军事会议显然不适合召开,御座大厅内只剩下亚历山大三世等四人。若是有人走漏了消息,东北的报人员只需一封电报,就能让沙俄在远东遇到大麻烦。

    “去年的那场失利,具体原因可曾查明?”

    “这个……”斯科别列夫犹豫了一下,然后才道:“此事具体经过已经确定,东北保险队用某种手段将我们三个师团向东驱赶,后来进了他们事先布置好的包围圈,虽然我派出部队进行营救,但那时东北保险队主力正在全线进攻,我们的压力非常大。”

    “某种手段是指?”亚历山大三世忽然问道。

    斯科别列夫打开了自己带来的皮包,从中拿出了几张纸,放在了在掣人面前。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清末当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