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四章 哗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老矣 书名:回到清末当悍匪
    许霆是保险队在柬埔寨唯一一个师团的师长,编号是东北保险队第二十一师,手下真正的战力是三个团,由两个步兵团和一个炮兵团组成,另外还有一些侦察营,机关营等等配置,总人数两万两千多人。在东北的保险队师团建制里面,差不多是人数最多的一个。其中汉族有一万四千人左右,剩下的大部分是柬埔寨本地高棉人,还有就是中南半岛上的其他少数民族。

    第一步兵团团长叫白汉生,壮族人,目前驻守在磅逊的飞艇基地,协助空军进行防守。磅逊也就是后世的西哈努克市,他这方面压力不大,因为有海军协防。去除第一步兵团外,二十一师的其他军队全部都驻守在金边,主要的两个团,分别是第二步兵团和第三炮兵团,他们的团长一个是汉族人冯林阁,一个是高棉人苏纳。[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冯林阁土匪出,后来被保险队收降。苏鲁纳出生于在柬埔寨贵族家庭,后来家道中落,一个人跑到东北做生意,后来加入保险队。在对俄作战时候十分勇敢,曾经发现过俄国骑兵联队的偷袭,为了给大队发送警报,不顾个人安危,单人独骑借着夜色向着俄国骑兵联队发动攻击。结果俄国人误以为己方行迹已经白败露,中了东北保险队的埋伏,于是慌忙撤退。苏鲁纳说来也是一个疯子,见有机可乘,竟然撵着俄国人出去二十里,杀死十余人,俘虏伤员近十人。这一仗对于俄国人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双方为此火拼多场。

    许霆现在带着这两个团长负责防守整个金边,从昨天开始的激战,虽然以龙王教为首的叛军并没有取得多少战果,但是己方的消耗亦是十分可观。

    许霆的对面此时正做着柬埔寨的现任省长苏吉,还有金边市长王恩。王恩是柬埔寨本地人,根据高棉族的传统,姓在名后。贵族一般承继父姓,平民一般以父名为姓,也有以祖父名为姓的。因而贵族的姓世代相传,平民的姓代代不同。柬埔寨人一般不称呼姓,而习惯直接呼其名,并在名字前面加上一个冠词,以示别长幼尊卑之别。

    譬如以这名金边市长的名字为例:他是名叫“恩”的男子,祖父辈呼唤,叫他“召恩”,召意为孙儿;叔伯辈叫他“克莫依恩”,克莫依意为侄儿;同辈则叫他“邦恩”,邦意为兄长。对于上了年纪的人,男子就尊称“达恩”,达意为大伯。“布恩”,布意为叔叔。

    假如因犯罪或世低被人瞧不起的人,男子就被称为“阿恩”,女子则被称为“米新”,阿、米均为蔑称。但在一般家庭中,特别是在农村,人们也常以“阿”冠于小孩的名字之前,却没有轻蔑的意思,而有亲昵的意味。跟后世我国东南沿海地区差不多。如果“恩”成了有地位的人,人们就尊称他为“洛克恩”,洛克意为先生。

    柬埔寨平民的命名一般来说是比较随意的,而要知道一个人的尊卑地位可以从他名字的音节多寡来判断。平民多为单音节,而贵族的名字却比较长。不过受法国和东北自治区影响,现在柬埔寨年轻人也开始逐渐改变这种习惯,开始向个化发展。

    不过这跟三十多岁的王恩没有太大关系,他本名就叫恩,父名奎,所以他正常的名字应该叫恩奎。不过他双亲死得早,被人卖到东北当奴隶,后来被王一带人给救了,于是感恩戴德的恩就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王恩。

    “如今形势大家依然清楚,董事长也给了意见,为了防止出现意外,他让回防的第六师减慢了行进速度,以防龙王教的人围点打援。”苏吉负责主持会议,王恩算是他的助手。金边城内的事务多由他以及手下官员负责,肩上的担子非常重。

    “敌人的数量虽然远多于我们,但只要弹药和粮饷充足,再多的人在我们面前也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已……只是我总觉得龙王教应该是不动则已,一动必然惊人。他们在南越的行动已经成功吸引了我方的兵力,如今我们兵力空虚,而他们趁此节骨眼发动攻击,若只是这种程度,似乎有点错失良机的感觉。”

    许霆说着自己的分析,周围人也都跟着不住点头。

    “我同意许师长的看法,龙王教还有后招,我们应该多加小心,以防意外的出现。”虽然许霆掌控着柬埔寨的军力,但是真正在柬埔寨做主的却是省长苏吉,不过一般况下,两人都会事先统一意见,之后才会向下传达。当然,他们其实分属不同系统,相互之间并没有隶属关系。“沈秀那边是什么意思?”

    王恩负责与沈雅芝之间的联系,此时略带忧色,道:“秀派出了边的二百亲卫,帮助我们防守……”

    “胡闹!”许霆气得把桌子一拍。“秀边总共就三百多名亲卫,万一金边出现什么意外,即便宁岛亲卫战力再强,可猛虎敌不过群狼,好汉架不住人多。如果不是我们现在兵力有限,我还要在她那边多增派一些防御人手呢。”

    苏吉倒是没说话,低头沉吟起来。

    许霆一见就来了脾气,瞪眼道:“我说苏省长,你到底什么意思啊?难不成你也同意秀将自己的亲卫派出么?”

    这话苏吉也不好接口,不过他倒是同意沈雅芝的做法。虽然亲卫队看着人数不多,但是武器之先进,战力之强悍,冠绝东北。有了他们的帮忙,金边的形势也能稳妥几分。不过与许霆也合作了一段时间,对面前这个猛人的脾气也十分了解,自己若是不能将他劝服了,之后政策执行起来也是麻烦。两人立场不同,出现不同的考虑也在理之中。

    可就在苏吉准备安抚许霆的时候,报官忽然神色焦急地走了进来,连军礼都没来得及做好,就直接报告道:“报告,接到最新消息,苏鲁纳团长手下炮兵团发生哗变!”

    ps:最近每天去医院打点滴,同时还做理疗,哎,真悲剧啊。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清末当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