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审讯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老矣 书名:回到清末当悍匪
    王一坐在椅子上,桌子对面坐着一名神憔悴的男子,只见他一支胳膊上抱着纱布,头发散乱,双眼通红,黑眼圈很重,不知多久没有睡眠。手脚被固定在椅子上,无法动弹分毫。两盏强光灯照在他的脸上,让其看起来像刚从地狱中被捞出来一般,惨白的吓人。

    “方管家,我东北一向讲求坦白从严,抗拒从宽……嗯,反了。”王一的声音百无聊赖,一开场就说了一个没什么笑点的玩笑。[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神麻木的方管家终于尽力让自己的双瞳有了一丝活气,焦距聚集在王一脸上,好半天才终于有了颤抖的反应。

    “你……你……你是王一。”

    “咱们不是才见过没几天么!河内宴会的时候,方管家喝的可好?”王一脸上带着微笑。

    自从那位沈家十六爷被王一一枪打死之后,整个妄图攻击天寰宾馆的反叛者,就在王一亲卫队强劲火力镇压下,舍得崩溃。三十人多人撵着五百人满大街逃窜,偶尔几个敢于反抗的,在班机枪的火力下,也不过是百发子弹的事。也幸亏天寰宾馆地处幽静,周围民宅甚少,不然少不得要连累周围的平民。

    光靠亲卫队这几十人自然不可能将反叛者尽数抓捕,其中自有一些逃了出去,后来西贡各路保险队赶来,才将他们一举成擒,其中的波折也不必一一讲述。

    方管家虽然体强健,不过怎么说也上了些年纪,逃跑注定不是他的专长。就在十六爷被王一崩了之后,天寰宾馆内的狙击手就开始火力全开,他倒是没成为狙击手们的直接攻击目标,不然此时在王一面前的就不是活人,而是一具死尸。可是也该着他倒霉,一发子弹在穿透一名反叛者的口之后,去势虽减,但依然让方管家的胳膊挨了重重一击。本来就不甚灵活的方管家,自然成了亲卫队的俘虏。再加上其他叛乱者的供认指点,最后妄图逃脱升天的仅有一点希望也随之破碎,方管家这才彻底死了心。

    大概是出于士为知己者死之类的天朝传统思想,别看方管家成了俘虏,可是却坚守本心,死活不愿配合东北报局的审讯。而负责审讯他的,正是之前去码头查找沈九的赵敏峰和刘月梅一队探员,之前就把沈九逃脱看成奇耻大辱的他们,这次算是铁了心要撬开方管家紧闭的嘴巴。不过成效并不明显,也是东北用拳脚相加之类的刑法,不然多半王一见到的很可能是只猪头。

    “你们这点着两只强光灯,不让人睡觉的招数,是谁想出来的?”方管家能成一大家族管家,当然不是普通人,虽然几未眠,强光照面,可神智在此时已然清醒。

    “不好意思,正是在下。”王一笑得有些腼腆。倒是让对面的方管家有些无语,旋即也觉得好笑,苍白的脸上带出了一丝笑意。

    “这招……还真不一般啊。”

    “承蒙夸奖。”

    几句话说完,两人之间忽然变得有些沉默,这倒让方管家觉得有些稀奇,王一此来一定是来审讯自己的,若自己猜的不错,用刑的可能不大,因为真要用刑,也轮不到王一动手,那剩下的……只有收买一途了。

    “不知董事长此来见方某,有何贵干?”

    这是明知故问,王一自然明白,他倒是干脆,直接说明来意。

    “让你投诚,将功赎罪。”

    “哈哈……”方管家干哑着嗓子笑了起来,王一觉得很奇怪,这有什么可笑的。

    “王一,你虽然贵为东北之王,一方之主,但你却忒也地小看人。我方某人虽然不是高义之辈,但是沈家对我有知遇养命之恩,你以为凭着一些收买的手段,就能让方某背主求荣,苟且偷生么?”方管家的声音不大,但绪却很激动,一副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的架势。

    “哦,原来方管家说的是这事。”王一忽然恍然大悟。“方先生,此事你可以放心,我根本没这个打算。”

    方管家本来听慷慨就义的,结果一听这话,来了个烧鸡大窝脖。

    “你……你……你不是要来劝说我的么?”

    “我当然是来劝说你的,不过……”王一随手从怀中掏出一张信封,随手打开,从里面拿出几张黑白照片。赵敏峰和刘月梅正站在王一后。本来看着方管家那样就不顺眼,现在还敢和王一顶牛,当真反了天了。

    照片自然不用王一拿个方管家看,赵敏峰直接走上来,然后把那些照片一张张放在了方管家眼前。王一此时就像穿越前电影中的黑帮老大,把玩起了手中转着的一对核桃。而赵敏峰则像一名黑帮小弟,脏活,累活,加黑脸,全都是他一个人的事。

    “这是我们局子里的弟兄从福州送回来的,怎么样,这照片上的人你可都认得?”

    方管家因为被审讯多时,视线聚焦变得很费力,不过当看到照片上的人物时,脸色却变得铁青起来。

    “啧啧,这丫头漂亮啊,许配人家了吗?这小媳妇也不错,你老小子艳福不浅啊。”赵敏峰现在看起来就像一个流氓,嘴上吧嗒着,拿方管家的女儿和小妾开起了玩笑。

    “你!”

    “你叫唤个什么!”赵敏峰根本不以为意,伸手在方管家脸上拍了两下,继续看着照片道:“这是你老母么?这是你老爹么?这是你家那根独苗吧,看年纪倒是不大,有十岁么?说起来,现今这个世道可有点乱,拍花子四处流窜,万一你这儿子被人拍走了,或者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傻了,聋了,瞎了,甚至死了,你方家是不是也就绝后了?”

    看到自己父母和儿子,方管家终于没有了之前从容的姿态,状若疯狮,在铁椅上不停的挣扎。

    “王一,你个王八蛋,有本事冲着爷爷来,别竟弄些下的事!”

    赵敏峰反手抽在方管家嘴上,立刻让他嘴唇冒出血来。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清末当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