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 餐前会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老矣 书名:回到清末当悍匪
    “最近那条锦鲤似乎没出现在碧塘?”中年人问道。

    “没有。”年轻人略带犹疑道。

    “看来是游去南边了,听说那边最近水势比较大。”

    “应该是。”年轻人想了想,有些担心道:“不过昨天似乎有一批小虾被大鱼送去了南边,看来也是应该发现了最近水有些浑,提前做了准备。”

    “放心吧,几条臭鱼烂虾,还逃不出龙王的手心。”

    将鱼露放在厨房之后,年轻人和厨师们打过招呼,之后跟中年人告辞离开。屋外的天空有些沉,年轻人抬头望了一眼,心中暗道:“臭鱼烂虾么?”旋即将不安的绪排除掉,自己走到门口,看到了年轻女子正坐在那里。

    “没苍蝇吧?”

    “没有!”女子一笑。

    “这样就好,鱼露送到厨房了,我们也走吧。”

    “钱收回来了么?”女人不漂亮,不过看样子却很顾家。

    “嗯,大叔让我们继续抓鱼,做鱼露。”

    女人微微一笑,点点头,拉起丈夫的手,夫妻俩并肩离开。

    看到王一回来,韩秀晶笑着迎了上来,王一跟她说了几句话,林泰熙这时扑了过来,笑道:“秀晶,你看先生买回来的小玩意。你看好玩不?”

    都是木头做的动物小玩具,有小鸭子,小狗,小猫什么的,看起来很可

    韩秀晶伸手在林泰熙的小脸上掐了一下,然后笑道:“可,不过再可,也没我们家泰熙可。”

    被掐小脸的林泰熙像是一只受惊的小鹿,惊慌地脱离了韩秀晶的魔掌,躲到了王一的背后,其后对着韩秀晶撅嘴做着鬼脸。

    王一好容易把她从背后拉了出来,将她揽在怀里,笑道:“行了,行了,对了秀晶,晚宴准备得如何了?”

    “一切就绪!”

    “果然我们秀晶最能干了。”王一调笑道。

    “别,别。”韩秀晶摇着小手,低头道:“先生,我没帮什么忙,主要是王总管在劳此事。”

    王风这时就在旁边,连忙谦虚道:“都是秀晶秀在指点我,不然我还真不能这么快就完成准备工作。”

    王一对着韩秀晶笑笑,道:“辛苦王总管了。”

    晚宴从晚上六点开始,不过这时只是一些餐前小酒,宾客们可以随意走动,大家在一起聊天。正餐要到七点半才开始,王一那时才会正式在众人面前路面。而之前这一个半小时,他只会与当地重量级的人物会面,商谈关于北越发展,以及附近地区局势的问题。

    王一的书房面积不小,虽然比不得宁岛,但是容纳十来个人并不是很大的问题。一般宾客都会在花园里聊天,没谁会不知趣地过来凑闹。

    “感谢诸位前来,在此我敬大家一杯。”王一坐在宽大的老板椅后边笑道。林泰熙,韩秀晶,楚原站在他背后,十分安静。外边由王风总管照看,透过窗户,王一可以看到忙碌的影。

    屋里受邀的宾客都站起,韩淑奇作为一省之长,带头回道:“董事长,您太客气了。”

    “今天是私人的聚会,大家放轻松,不必拘谨,可以畅所言。”王一此时道。

    他虽然这样说,不过其他人显然对他这位大神敬畏有加,真正敢说话的其实并没有,一个个谨小慎微,连韩淑奇都不例外。所以王一还要自己开话题,道:“北越是我东北自治区在东南亚五省的最核心区域,工业发展的龙头,而诸位皆是北越的头面人物,代表着我们东北自治区在北越的实力。如果遇到什么问题,大家都可以在这里提出来。我会尽全力协助……”

    在座之人听完之后,你看我,我看你,似乎都希望对方先发言。不过此时一名年轻人却站了起来,众人转脸一看,原来是最近在河内以及在北越地区风头正劲的武原清。武家从清法战争之后,就开始顺着东北的风向大举投资,积极响应东北的号召,在基础工程方面,多次与大商集团合作。在沈雅芝的红心会公益事业中,也是多有赞助。

    武原清是武家的代表人物之一,这次能够代表武家参加与王一的会面,其在家族中的地位,自然可想而知。

    在今天初到之时,韩淑奇就已经屋内所有人向王一做了引荐。当然,记住,记不住,是另外一回事。不过此时的王一确实对面前这名青年印象深刻,毕竟在在一帮老头子中间,这人多少有点鹤立鸡群的意思。

    武原清显得很有教养,起后微微给王一施礼,不过最让王一感到奇怪的是自己后的两个丫头,怎么说也是难得一见的美女。而武原清竟然没有多瞧一眼,看来自控能力不错。

    “董事长先生好。”

    “哦,武先生好。”

    显然对于王一能够记住自己的名姓,武原清也有些吃惊。不过他只是微微一愣,旋即便平静道:“听说董事长有意修通广西和云南,到我们河内的铁路,不知是否真有其事?”

    王一点点头,道:“河内与沿海地区的铁路现在早已经完成,与柬埔寨和南越的铁路也正在加紧修建中,我确实有打算将铁路向广西和云南方向延伸。不知诸位觉得意下如何?”

    一听这话,在场诸人都高兴起来。现在北越与大清进行货运交换,一方面依靠海运,一方面依靠河运和陆运。不过海运只能解决向大清东南沿海地区的运输,而像云南,贵州,四川方向的运输,主要是依靠河运和陆运。陆运成本太高,运输量也太小,类似大型机械方面的货物,根本无法运输。而水运受季节影响严重,显然也不足以为依靠。所以通往广西和云南,乃至贵州和四川的铁路,一直是东南亚五省最需要解决的问题。不过因为清廷及当地民众阻挠,所以事一直没有进展。今天一看王一出面,这些人都高兴起来。

    王一这时看着他们,摇摇头。

    韩淑奇看到了王一的动作,有些不解,便问道:“先生,不知您摇头是何意?”

    “大家也别把事想得太顺利了,现在我可以告诉大家的是,云贵总督岑毓英已经答应了我的铁路计划,不过两广总督张之洞和四川总督刘秉璋,现在还没有消息。”

    韩淑奇此时笑道:“先生,两广地区我们的商贸还可以靠海运进行,而您能替我们打开云南和贵州两省的大门,我们就已经感激不尽了。而四川对我们还是遥远了些,而且那边地形更加复杂,即便同意我们修建铁路,投资也是一笔不菲的开支。”

    武原清这时也同意道:“一旦通向大清各省份的铁路同行,我们将获得一个远比东南亚五省更加广大的市场,这才是对我们最重要的。”

    “那边的民众并不富裕,除了用消费品外,我想其他的产品的市场规模,还是比较有限。值不值得经营,你们还要仔细斟酌。”王一提醒道。可是众人现在都在兴头上,虽然嘴上都连连答应,但是王一也明白,他们并没往心里去。

    后世的中国通过廉价的劳动力成本,获得的是世界工厂的称号。而普通民众的消费能力有限,在大量中产阶级出现之前,真正拥有消费能力的只有那些所谓先富起来的人,这些人是不是通过诚实劳动,合法经营,都是两说的事。放下这些不谈,后世中国的消费市场终归要比现在的大清要庞大许多,而以目前大清的富人规模,是不是可以支撑东南亚五省提供的消费品,成为一个可以经营的市场。说实话,王一并不看好。大商的眼光始终瞄向欧洲和美国,那里才是目前来说,值得经营的地方。

    王一并没有再说一些扫兴的话,虽然他不认为目前的大清市场值得开发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眼前这帮人未必不能在大清的领地上打出一片自己的天空。而作为东北自治区的暗中领导人,他所要做的就是帮助这些人实现自己的目标,同时保护他们的在华利益不受列强和清廷的迫害,这对东南亚五省的商人来说就足够了。

    至于经营成功不成功,各凭本事,各安天命。

    铁路的事谈完之后,这时另外一名商人站了起来,他叫阮福英,是前越南王室子弟,算不上根红苗正,不过在前越南皇室在南越造反的过程中,他倒是头脑清醒,拒绝了对方反叛的提议,反而主动检举揭发,现在在河内也是很有声望的人物。

    他提的要求多少有些拍马的意思,那就是大家一起向沈雅芝的红心会捐款,而所得款项全部用于南越地区这次暴雨的救灾,而多余款项则用于北越地区的教育事业建设。

    这个提议出现之后,不知在场这帮人是真的有志于公益事业,还是纯粹为了讨好面前这位东北之王,总之数额之巨大,完全出乎了王一的预料,以至于在这帮人都觉得是不是捐得太多了点。

    好在王一也算投桃报李,将一部分北越的市政建设项目分给在场这些人。当然,此事名义上是在省长韩淑奇指导下的。

    与这些人聊天之后,大家都来到花园中,这时东北报局北越地区的负责人忽然来到,王一面前,道:“董事长,有况。”

    现在老矣的右耳近乎于失聪,嗡鸣不止,十分的痛苦啊!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清末当悍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