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理由

    曹晓昆看得出刘逸民的神很严肃。

    “刘叔,您有话想和我说,尽管直言。”曹晓昆跟着刘逸民进屋,刘逸民把屋门关上。

    “坐吧,晓昆,叔叔的确有话和你说。”刘逸民,“你喝点什么,茶还是饮料,冰箱里有可乐什么的?”

    “我刚吃完饭一点不渴,要是有白开水就行。”

    刘逸民为曹晓昆倒了一杯白开水,沉默一会才道:“鹤羽上午给我打过电话,说了你的意思。吃晚饭的时候我也和你阿姨、晓曦都说了,

    说实话,我和你阿姨都觉得你们不合适。”

    曹晓昆吸一口气,依然微笑着听刘逸民继续:“晓昆,你本非常优秀,家庭条件又好,我们家晓曦虽然也是我们生惯养长大的,但毕竟是平民百姓的孩子,肯定和你的见识阅历不一样,凭你的条件,想找什么样的女孩子都不难,我们家和你家门不当户不对,你和鹤羽做好同学好朋友没问题,但是婚姻大事,在中国是两个家庭或者家族的结合,我们做老人的都是过来人,考虑的就多,我们双方都慎重些的好,你说呢?”

    这番话,说的曹晓昆一时无语,他没想到平时看似随和的刘逸民直接了当的拒绝他,昨天他可以和刘鹤羽半天玩笑半认真的说这个事,但是和老人,他不能。

    “刘叔,您对我印象不好?”曹晓昆道,“您觉得我哪里不好呢?”

    “晓昆,叔叔非常喜欢你,无论哪方面:为人、处事、格、能力,但我家晓曦她不适合你的家庭。”

    曹晓昆默然,他不想现在和刘逸民多探讨什么。

    “行,刘叔,您的态度我知道了,阿姨也这样想吗?”曹晓昆还是又问了一句。

    “你阿姨也是这个意思,她觉得晓曦还小,不成熟也不着急,遇到合适的男孩子再说。”

    曹晓昆叹口气:“刘叔,老人的意见我会尊重也会考虑,但是我喜欢晓曦,不会轻易改变。”

    “晓昆,世事难料,不瞒你说,我们所里有个女户籍警,二十年前真是一枝花,家里是外县的,被市里某领导的儿子看中了,父母不同意,两个人勉强结婚,可是后来婆婆在中间总搅合,又生个女孩,慢慢两个人就不行了,那男人后来又有了新欢,离婚再娶,她现在一个人带着女儿生活,憔悴的不成样子。”刘逸民叹息到,“听说她生完孩子,父母从外县来,婆婆连家门都不让亲家进,带的小米鸡蛋什么都给扔了,说脏,坐月子的时候她就总哭。”

    曹晓昆沉默了,说穿了,晓曦的父母是担心他不能给女儿稳定的未来和婚姻,这个问题他早想过了,只是,他现在过多的表白没意义。

    “晓曦呢?她说什么了?”

    刘逸民心似乎很沉重:“我们把不同意的理由和她说了,她一直不说话,后来就哭了。”

重要声明:小说《官二代迷情:花开欲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