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兴趣

    “我爸爸妈妈一直不让我谈恋的。”刘晓曦的借口十分苍白。

    “你都快21了,再不让你谈恋很快就成剩女了,你爸妈不会忍心的。”

    刘晓曦抬头看看他不说话。

    “好,我又错了,我的晓曦离剩女远着呢,再说有我在,怎么能把你剩下?”

    刘晓曦似乎真的很为难,曹晓昆认真起来:“晓曦,哪天我请你哥哥吃顿饭,我们兄弟俩个单独聊聊好不好?不用你说,我不会叫你为难的。”

    “我不是为难,我就是不知道怎么和他们说。”

    “那还不是为难?傻丫头。”曹晓昆揪下刘晓曦的耳朵,“刚才为什么咬我?真狠心,你那一嘴比端午狠多了。”

    曹晓昆站起来,俯又凑到刘晓曦边:“让我再亲下我就走,你妈说不让我去接她,因为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下手术台,我就不去了,我今晚还有个应酬。”他捧起刘晓曦的脸,认真的吻下她的额头,“你可以午睡会,大夏天的别中暑,屋里怎么不安个空调?”

    “我这屋子朝北,也不怎么,用不着空调的。”刘晓曦回答。

    曹晓昆摸摸刘晓曦的头发:“还不?看你一脸一头的汗?”

    刘晓曦这次没躲避他的手和吻,温顺的接受了:“我妈妈说夏天出汗是很好的排毒,现在人总用空调不是好事。”

    “咱妈是医生,说的有道理,你睡会,我走了。”

    刘晓曦送曹晓昆到门口:“你去哪应酬啊?”

    “现在就开始管我?”曹晓昆反问她,“大人的事,小孩不要管。”

    “我才没管你。”刘晓曦有点不好意思,“你们男人总出去喝酒就是应酬?我嫂子都愁死了,我哥本来就忙,还总有饭局。”

    曹晓昆笑笑:“鹤羽算好的了,他能推的都推,有些酒他是不能喝的,有些酒我是必须喝的。”

    宁秘书长回家和儿子宁嘉铭说刘晓曦的事,没想到儿子一点都没有:“我还绕不开刘鹤羽了呢?我都从三处出来了,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瓜葛。”

    “你看你这孩子,你和他又没有什么死仇,我一开始也不知道那伴娘是他妹妹,你爸爸我这些年,就看人眼睛毒,那女孩子第一是个福相,第二一看就很单纯,你老子难道还能害你?”

重要声明:小说《官二代迷情:花开欲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