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强吻

    还没等刘晓曦反应过来,他又返出了厨房。

    这顿饭刘晓曦做的很好,但是她自己吃的没滋没味,曹晓昆却吃的很香,不时还贫嘴逗的李燕虹直笑。

    饭后刘晓曦正要收拾桌子,家里电话响起来:“李大夫在吗?刚送来个外县的难产产妇,我们处理不了,另一个值班大夫正上手术台呢。”周值班的基本是实习大夫和年轻医生,挂电话的大夫听声音很年轻带着颤音。李燕虹接起电话,简单询问几句,立刻要走。李燕虹人缘好,脾气随和,家离着医院也近,节假遇到难题求助她都成了小大夫的习惯和共识。

    “阿姨我送您。”曹晓昆站起来。

    李燕虹这回没客气:“好,楼下不容易打到车。”

    两个人急匆匆就走了,刘晓曦长出一口气,她懒洋洋的开始收拾碗筷,又开始抹灰、扫地、拖地、收拾屋子,这些家务都是她主动承包的,可这些活还没干完,房门又响起来。

    “晓曦,是我。”门外的声音很烈。

    她去打开门,看着门外的曹晓昆,人家冲她一笑闪进来顺手把门一关:“不想让我进去?”

    刘晓曦终于爆发了:“你怎么又回来了?你有完没完?我怕你行了吧?”

    曹晓昆不怒反笑:“想轰我走?告诉你,以后你家就是我的第一食堂,我和人民群众打成一片。”

    自己一边说一边往里走,刘晓曦只好跟着进去,曹晓昆猛的站住,一回,盯着刘晓曦看,这要是换成哥哥刘鹤羽气自己,刘晓曦准扑过去捶哥哥几下,可是面前的腹黑男不是她哥哥。

    曹晓昆却很诧异的看着她:“哎你这样子是在索吻吗?”他一个箭步过来,一把抱起刘晓曦,刘晓曦吓坏了,刚想叫,人已经被曹晓昆扔到上,人也顺势欺上前,用上半压住她的上半,一低头就吻上去。

    刘晓曦本能的蜷起腿用膝盖拼命顶曹晓昆的体,手也使劲去推他,可曹晓昆一句话不说稍微一用力,就把刘晓曦摆正到上,自己整个人压住她。刘晓曦哭无泪,她不敢置信,这个男人大白天就敢在她家这样肆无忌惮。她被吻的天昏地暗,喘不过气,曹晓昆稍微一放松,她就想叫,可那个男人会立刻再用唇堵住她的唇,不让她叫出声,刘晓曦嘴里只能发出“喔喔”的声音。

    不知道何时刘晓曦的体变得柔软起来,她已经有点缺氧的感觉,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曹晓昆这时才放缓自己的动作,松开她的体,用手拿开刘晓曦头上因挣扎和紧张而汗湿的一缕头发喃喃自语:“晓曦,我做了好久和尚了,对不起。”

    刘晓曦挣扎的坐起来,推开曹晓昆,带着哭音:“我现在就给我哥打电话告诉他你欺负我。”她翻,去找自己的的手机,曹晓昆赶紧奉上自己的手机:“用我的打吧。”

重要声明:小说《官二代迷情:花开欲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