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迷惑

    夏甜和前男友灰溜溜的赶紧走,到了楼下,前男友还没买车,小区门口半天也没打到车。二月的北京并不温暖,夏甜站在寒风中哭了,事已至此,她谁都不怨,但还是使劲捶打前男友:“都是你,都是你害我。”

    那个男人把她搂在怀里:“小甜,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夏甜把头扎在对方怀里呜呜咽咽的哭了好久。她是*吗?她自认不是,她委屈极了,逝去的青,迷茫的未来,还有边这个昔人,全都象梦一样让她起来。

    参加完同寝婚礼的曹晓昆回到省城,沉寂了几天。又呼朋唤友的召集哥们一起凑饭局,八大金刚再次聚到一起。

    大家丝毫看不出他有什么不同,但是他自己却主动向已经结婚的哥们取经:“你们找媳妇怎么那么容易呢?”

    大家关心他怎么了,他立刻告诉大家:被戴了一顶颜色属于世间男人最不戴的帽子。但是具体况他却不肯说,众弟兄嗤笑不已:“你不给夏甜戴绿帽子就不错了,她敢吗?”

    曹晓昆十二万分委屈:“我在你们心目中就这形象吗?我是一个多么忠于,追求一男一女制的男人啊。”

    大家听了他的一男一女制都乐不可支,然后有人开始讲些黄段子助兴。

    “我怎么一点没感觉到你失恋的悲伤呢?”周潇凑到他边,“不,不是失恋,**?也算不上。”

    曹晓昆不得不承认作为市长秘书的周潇观察力甚好:“美人,你虽然貌不惊人,但是言谈之间甚合朕意。”

重要声明:小说《官二代迷情:花开欲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