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逼婚

    “你是不是有别的女人了?”夏甜在他怀里啜泣,“我跟你快两年了,你到底怎么想我们的关系?是不是就想玩玩而已。”夏甜说到这里大放悲声,“实在不行,我也不勉强你,强扭的瓜不甜,我们好合好散。”她今天来是有备而来的,下决心谈判一下,她不想再拖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婚,她就是要婚,以前还想过奉子命成婚,可是曹晓昆连药都不让她吃,自己每次都做保护,有几次她撒撒痴的劝他不用,曹晓昆却说:“如果我让一个女人怀孕,那一定是因为我想娶她。”这话太伤人了,尤其是两相悦的时候,这不是摆明他还没想让她当妻子吗?可是对这个桀骜不驯的公子哥,她又能如何呢?这两年,她攀附富贵豪门的心没死,但是却意识到富贵豪门之家的门绝对不想她想象的哪样易进。嫁不了省长的儿子,实在嫁不了曹晓昆这样既富且贵的男人,她可以嫁给富翁,毕竟,省电视台主持人的光环有些人是在意的,比什么演员、模特、空姐更有面子。她总不能一棵树上吊死,她的年龄没有多少优势了。

    曹晓昆缓缓的道:“你要是发现有比我对你更好的,也别委屈你自己,我是还没想结婚。”

    夏甜哀哀啜泣起来,声音小了,却更悲戚了,虽然她料到了这样的结果,可是这结果却不是她希望的,这谈判一开始她就输了一着,太着急了。她已经一个多月没见到曹晓昆了,曹晓昆不再主动约她见面,自己约对方,还总推脱忙,今天好不容易请来人家,他那冷漠的态度已经先让她乱了方寸,她本来想上后枕席之间再说,可是人家说要走。好吧,自己不是人家的那道菜,何必死缠着人家,可她还是抱着曹晓昆的脖子喃喃自语般的哀求:“老公,别这样,我都跟你快两年了,你觉得我哪不好,你说,我改。”

    看着星眸点点的夏甜,曹晓昆也觉得有些不忍,是啊,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对她心怀芥蒂?

    他很清晰的记得就在今年夏天七月份,他还开车带她去郊区玩,住在一个农家院两天。临走的时候,一些食品垃圾她收都不收,酸盒子、饮料瓶子之类的东西,桌子上到处都是:“你就不能把那些东西收拾一下?”他有点不高兴,其实这就是告诉她他的指令。

    “给他们付钱了,就应该他们自己收拾,我还管收垃圾?”夏甜靠在沙发上,一边嗑瓜子,一边懒洋洋的回答。

    曹晓昆忍着气自己拿一个塑料袋把垃圾收起来,这样的事不是第一次了,去年夏天他们几个哥们各自带着家眷和女朋友出来烧烤,夏甜就是动嘴不动手的主,临走大家都收拾垃圾,连鹤羽三岁的儿子都帮着捡垃圾,就她一副大小姐的样子优哉游哉,她连样子都不肯做一做。事后为这事他几乎和她翻脸,夏甜却说自己刚做完指甲怕碰坏了,为自己申辩,还说:“我从小家里就有保姆,我爸爸妈妈从不让我做这些事。”她很委屈,夏甜没撒谎,她一直是被生惯养长大的,大小姐的脾气早养成了。

重要声明:小说《官二代迷情:花开欲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