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心机

    夏甜从小就要容有容,要貌有貌,做什么都一帆风顺,更知道姿色对女人的重要,现在又有名牌大学的学历,她对自己的未来定位清晰起来,她觉得自己前途不可限量,和当时的男友绑在一起没意义。她要有更好的未来,留在北京固然好,但是北京人才济济,自己没有更深厚的背景,进中央台毫无希望。但是好歹父亲是省电台的老记者,现在是电台总编室主任,最关键她的爷爷曾当过一任省广播电视厅副厅长,虽然早退了,在省台人脉还有些,自己进省台是有希望的,专业对口,专业突出,在大学的时候她就是优秀的。青期的也好,放纵也罢,享乐也行,早晚会过去,但是未来的婚姻却是二次投胎的最好机会。所以她毕业后进省台总是以一副清纯的样子示人,不轻易和异出去吃饭,也不轻易交男朋友,不是没有人介绍男友给她,可是根本没遇到条件令她满意的人。光有钱没学历没地位的,她还看不上呢。她知道即使在现在非常开放的时代,好名声对嫁入有地位的的家庭来说多么重要,光有色是不够的,还得有德有才,虽然自己主持人的位置在那,但是好的名声岂可轻易毁掉?她的节目是一周五天播出,周六她经常去北京会见昔的恋人,周再回来,慰解寂寞,舒缓压力,放松心,享受*。小别胜新婚,她和初恋男友的*超级和谐,这是她一直不能舍弃他的原因。和曹晓昆交往后,她立刻停止了和前男友的北京往来,偶尔电话或者短信联系,她必须小心谨慎,不能露出蛛丝马迹,曹晓昆那样的男人岂可受得了自己的女人脚踩两只船。只是和曹晓昆交往两年,台里人人都知道她和省长公子来往甚密,却没见对方有求婚之意,让她极为恼火,几次暗示也未果。又不能太主动,她深深的失望了,她又不敢也不舍得提出分手。

    曹晓昆不是没有考虑过和夏甜的婚事,他知道自己无聊,但还是找人侧面了解过她,知道她在校内的事。说内心没有波澜那是假的。这个女人和别的男人同居三年,几乎相当于一次婚姻。没错,她在上妩媚万千、风万种,是个极好的伴和伙伴,可是一想到这是别的男人漫长培养和享受过的就觉得别扭。虽然工作后不招蜂惹蝶,可是,他潜意识中还是渴望自己未来的妻子能单纯些。

重要声明:小说《官二代迷情:花开欲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